“怪异杯赛”——同届不止一个冠军的“托托杯”
2018-09-13   虎扑足球

曾经决赛都没有的托托杯

足球世界从不缺少杯赛,以及与杯赛相伴的传奇故事。世界杯这样的比赛自不必说,那些老生常谈已经让人们感到审美疲劳;其他的杯赛里,无论是欧洲杯、美洲杯,从欧冠联赛到欧联杯,还是从足总杯、联赛杯到国王杯、意大利杯,每个杯赛都有自己的传奇故事和经典比赛。

但也有那些几乎没给人带来过什么经典记忆的“怪异杯赛”。国际托托杯就是这样一个比赛,以“托托(彩票)”命名的它从一开始就成为了一个将关注放在比赛之外的杯赛;在它长达48年的历史上,只有17年举办了最后的决赛。没错,一个连决赛都没有的杯赛,竟然举办了半个世纪才被取消!

这样的杯赛对于大多数新球迷来说肯定是天方夜谭。从2008年国际托托杯正式取消至今已有10年,即使是记性再好的老球迷,对这段无人关注的杯赛历史也肯定已经基本淡忘。而在介绍这个怪异杯赛,顺便唤起老球迷们的某些回忆前,或许应该先给国际托托杯下个定义。简而言之,托托杯是小球队们真正的盛宴。

【创办之初:给被淘汰者“找比赛踢”】

充满着爱与和平的托托杯,是由三个二战后中立国的足球人士创办的。三个人当中,奥地利人拉潘以在瑞士的执教经历闻名于世,曾四度执教瑞士国家队;瑞典人佩尔松是马尔默足球俱乐部的主席,当时他的俱乐部在欧洲是绝对的豪门。带领着这两人的,是瑞士人恩斯特·托曼,他在瑞士足协任职期间先后创办了博览会杯(联盟杯前身,后联盟杯改制为欧联杯),并参与了欧冠联赛最初阶段的管理工作。

曾经沧海能为水的托曼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在管理了欧冠、创建了联盟杯后,他的目光又放到了那些在联盟杯预选赛中被淘汰的球队身上。在战前的1932年,托曼曾经在瑞士国内搞过杯赛,当时他用竞猜为诱饵吸引来了博彩公司的赞助;在希望为这些淘汰球队找个比赛机会时,他再次想到了博彩业。就这样,国际托托杯应运而生,它一方面为那些没能晋级洲际比赛的球队提供一个洲际比赛机会(后来赛制有所更改),另一方面也为博彩公司提供了在休赛期可以开盘竞猜的比赛。

别觉得这样的比赛在那时多此一举。20世纪60年代的足球界还处于草创阶段,比赛不但不多,反而少的稀奇,大多数球队都要在休赛期当中靠友谊赛保持比赛状态。那时也没有所谓“科学训练”的相关指南,球员们愿意在夏天没事的时候踢踢比赛,而不是给自己的荒院子除草。

举个例子说明吧,欧冠早期豪门皇马是当时的超级球队,从来是比赛密度最高的那类。1959/60赛季,皇马在欧冠联赛中走到最后,联赛打满,还参加了西班牙“大元帅杯”(现在的国王杯)。他们一共踢了多少场比赛呢?仅仅43场!球队中出场超过3000分钟的人只有8个,和现在满世界飞来飞去的亿万富翁们完全是两个画风。这样解释一下,或许大家就能明白为什么国际托托杯这个比赛会在那个时代诞生了。

第一次国际托托杯的决赛堪称经典。在9个国家、32支球队的激烈厮杀之后,决赛竟然迎来了阿姆斯特丹德比,由费耶诺德迎战阿贾克斯。90分钟结束,阿贾克斯以4比2战胜同城死敌,夺得了俱乐部历史上第一个欧洲赛事奖杯,也开启了球队的35年光辉岁月。

虎扑

足球


【取消决赛,它渐渐沦为热身赛事】

头七届托托杯一直保持了首届比赛的水准,全欧洲都热烈响应这项没有意识形态偏见和足坛政治的赛事;从东西德到捷斯与苏联,从南斯拉夫与阿尔巴尼亚到保加利亚与罗马尼亚,很多宿敌的俱乐部都参加了这项赛事,与其他球队平等友好的场上竞技。在这几届比赛中,来自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迪斯拉法国际(现属斯洛伐克)两次夺冠,波兰球队比托姆波兰人、东德球队莱比锡火车头与西德球队法兰克福均1次折桂。

但从1967年开始,托托杯迎来了被迫改制。此前这项杯赛要决出最后的冠军,也因此见证了不少经典对决;但从这一年开始,联盟杯吸引到了更多欧洲联赛的次强,托托杯的参与者变得更弱。球队变弱了,托托杯的经费也变少了,这让主办方决定将杯赛改成单循环小组赛。由于所有参加比赛的球队都要自备路费,托托杯因此变身成为中立场地举办的大循环赛会制比赛,战绩最佳的一支球队成为“冠军”,其它球队则视比赛表现发放各种特殊奖项。所有比赛都在6月和7月举行,此后国际托托杯没有比赛,这个变动决定了托托杯此后演变的命运。

由于在休赛期举办,加上不再进行决赛,托托杯的重要性迅速降低。雪上加霜的是,次年改制的联盟杯一直拒绝为托托杯提供资格入口,这样一来,接下来的三十年里托托杯就渐渐成为了一项热身赛事。既然重要性降低,阿贾克斯、费耶诺德这样的球队也就不会再为托托杯折腰,这下,托托杯彻底成为草根球队的舞台。

70年代早期,捷克斯洛伐克球队尼特拉卫冕了托托杯,成为最早卫冕这项荣誉的球队。1984年,匈牙利球队维迪奥顿成为第一支在托托杯和其他欧战赛事中都表现出色的球队,拥有联盟杯资格的他们在托托杯中“夺冠”,并在联盟杯中闯入决赛,可惜不敌皇家马德里。

在七八十年代,欧冠、联盟杯和优胜者杯的“三大杯”体系下,托托杯完全被边缘化,甚至五大联赛的小球队都不再愿意参加这项比赛。很长一段时间里,波兰、瑞典、丹麦、奥地利、瑞士、荷兰、比利时和捷克斯洛伐克的球队构成了全部托托杯的参赛球队,构建出一个“中欧俱乐部杯”;其中捷克斯洛伐克的俱乐部格外热情,整个70年代,他们每年都有4支球队参加托托杯!而到了80年代后期,瑞典和丹麦的俱乐部又统治了这项赛事。

【被接纳,成为联盟杯“预选赛”】

1995年,欧足联终于向托托杯伸出了迟到的橄榄枝。受官方的支持,托托杯迅速扩军,成为一个拥有60支参赛球队的大型赛事。参赛球队被分为12个小组,每组5支球队,在小组出线后也要参加淘汰赛。不过,全部赛程将在八月末之前结束。欧足联同时规定,在托托杯中闯入决赛的两支球队都将进入下赛季的联盟杯,不再进行决赛较量,这为托托杯接上了来自三大杯的“赛事出口”。

但时代已经不同了。这时的各大职业足球联赛都在进行扩军,俱乐部从一个赛季大约30场比赛变成了一个赛季40到50场比赛,而“博斯曼法案”的诞生则让大联赛球队与小联赛球队之间的实力差距逐步扩大。对于1995年托托杯决赛队斯特拉斯堡和波尔多来说,他们在6月24日到8月22日这两个月期间要打4场小组赛、1场1/8决赛、1场1/4决赛和2场半决赛,历经六个国家,平均不到4天就要踢一场球!当然,或许也正是托托杯激活了波尔多的战斗力,他们在联盟杯中一路高歌猛进闯入决赛,队中头发浓密的组织核心也为世人所知,他的名字是齐内丁·齐达内。

波尔多的成功让欧足联欣慰,因为这意味着托托杯竞争力得到证明。他们也将“在联盟杯中走得最远的球队赢得托托杯冠军”这个制度固定化,这成为了托托杯被联盟杯吸纳的开始。不过因为高密度的赛程,大联赛球队通常对这项赛事都非常敷衍,比如首届参赛的热刺就在小组赛中全部派出预备队球员,输给了卢塞恩、科隆和瑞典的奥斯特IF。如果说有什么值得纪念的东西,大概也就是阿兰·帕度在这项赛事上开启了自己的执教生涯吧。

此后的几年中,托托杯成为法甲的盛宴。1996年,甘冈成为三支决赛队之一;1997年,3支决赛队被欧塞尔、里昂和巴斯蒂亚包揽。1998年,瓦伦西亚和不莱梅屈尊纡贵,通过这种方式进军联盟杯;1999年,尤文也曾经参与这项赛事,但他们不出意外晋级联盟杯后,居然在第4轮就被淘汰。


【时代变迁,让“鸡肋赛事”最终淡出】

托托杯就这样保持了多年3支球队晋级联盟杯的传统。但无论欧足联如何宣传这项赛事,每年都会有不少五大联赛保级队到这里一轮游,也从来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够在联盟杯中夺得冠军。表现最好的或许是1998年的博洛尼亚和2003年的比利亚雷亚尔,两支球队都闯进了当届联盟杯的半决赛。

从2006年开始,托托杯迎来了自己最后一次改制。此时的国际足球贫富分化已经相当明显,弱队的比赛不能吸引到电视转播的青睐,同时大量赛季中的比赛也让球队们更愿意自主选择季前热身对手。在几乎所有参赛国的呼吁下,托托杯从此前的5轮比赛改为3轮,最终会有多达11支球队晋级到新赛季联盟杯当中。可以说,这时的托托杯完全变成了联盟杯的预选赛。欧足联同时规定每个国家只能有一支球队参加托托杯,在联盟杯中走得最远的球队会获得一座奖杯。

然而此时的托托杯参赛队已经无法创造什么奇迹了。06年走得最远的球队是纽卡,他们打到了联盟杯第三轮;07年是汉堡,他们打到了第二轮。最后一年的托托杯冠军则是布拉加,他们仅赢下了一轮联盟杯比赛。

彻底沦为鸡肋的托托杯被法国人普拉蒂尼换上了句号。刚刚履新的昔日球星表示,联盟杯已经失去了它作为二线洲际杯赛的影响力,作为对欧冠的补充,他提出了欧罗巴联赛。2009年,不再需要托托杯提供参赛队的末代联盟杯见证了顿涅茨克矿工夺得东欧球队迄今为止的最后一座欧洲赛事冠军。转过年来,欧联杯正式出现,也不再有人怀念曾经的托托杯了。

在改制后托托杯的历史上,最成功的国家无疑是法国,他们一共赢得了16次该项赛事的冠军。在球队方面,斯图加特凭借三次夺冠一枝独秀。不过回顾整个赛事,不莱梅和布拉格斯拉维亚则以4次夺冠更胜一筹。当然,真的会有谁把这项赛事的冠军当回事吗?其实没有人知道。

就在昨天,欧足联宣布要组建欧洲俱乐部的第三级别杯赛。毫无疑问的,很多人会本能想起曾经的托托杯。这项持续了很久的赛事因博彩需求而生,成为小球队的盛宴,并在足坛马太效应下渐渐被更高级别赛事所吸纳。在没有市场的地方创造市场,能获得很好的效果吗?看看托托杯的历史,你或许会对欧足联的举动产生一丝冷静的怀疑。

 END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