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斯科尔斯
2018-08-05   天下足球
点上方蓝字“天下足球”快速关注

最有情怀的足球尽在这里


斯科尔斯有多伟大?也许718场比赛,29尊冠军奖杯只能浮光掠影地临摹他无与伦比的技术;斯科尔斯有多伟大?他是齐达内、皮尔洛和哈维这类风华绝代中场大师口中的“大师”;斯科尔斯有多伟大?也许红魔传奇博比·查尔顿的一席话更具有说服力,“我要确认的是,他存在的意义就是胜利”。当弗格森麾下的“红魔”曼联在欧罗巴大陆所向披靡之余,其实低调、内敛的斯科尔斯一直是光源体,即使曼联曾褪色了华丽,职业生涯暮年的斯科尔斯也并没有惧怕黑暗世界的到来。


如果时间往回倒流,除了曼联球探布莱恩·基德认为斯科尔斯是独一无二的天才,几乎所有人都会在第一眼看见斯科尔斯的印象里肤浅地认为“他怎么可能会成为职业球员”,从小身材十分瘦小而受到那些大孩子的嘲笑和歧视的斯科尔斯,还因为他一头金黄色的头发而称为别人讥笑口吻里的“生姜头”,站在嘲笑边缘的斯科尔斯就是用他单薄的身体和他的92班勇夺青年足总杯冠军,他的强大之处,就是你意识到他的强大之时,已经被当初质疑的自己打脸,所以他能成为1993年度最佳新秀已经证明着自己并不是滋生在森林里的怪物,而是从被怀疑的时光中,从朝夕相处的同伴中脱颖而出的天才。足球场上身体是基础条件,有哮喘史的斯科尔斯也告诫着后来人,这并不是唯一条件。


也许坎通纳1994年没有被禁赛,斯科尔斯的首秀会延迟一点,但是没有人会否定他的光芒,他既有防不胜防的禁区外的远射,也有跑动中高速斜线长传,更重要的是他的无球跑动暗涌了一波又一波进攻,也正是这些当初别人不以为然的技能成全了瘦弱的斯科尔斯一副金刚不坏之身,在你最被忽视的环节里,打破僵局的可能是圆月弯刀的贝克汉姆,横冲直撞的可能是基恩,疾驰而过的可能是C罗和吉格斯,但是临危不乱,有条不紊的拼凑荣誉大道的却始终会有斯科尔斯的印记,甚至有人说看过他踢球才真正明白那句老话“足球是十一个人的运动”。


“万金油”角色斯科尔斯在曼联阵容中既可以冲锋陷阵,又可以自如调度中场,曼联也正因为斯科尔斯的低调存在才真正成就了那个所向披靡的三冠王赛季,或许我们还在遗憾因为黄牌停赛缺席了最后的欧冠决赛,但是在庆祝的队伍中,走在最前列的斯科尔斯却可以勇敢地举起冠军的奖杯,就像他身穿的灰色西装显眼却不曾刺眼,毫不夸张地说,斯科尔斯是英国足球的瑰宝,在那些俯拾即是的荣誉里,年少时对他偏激的冷漠,迟暮时对他片面的评价都被不断更迭球场位置的他逐一覆盖,所以他也在球队四大皆空的黯淡岁月里从容地经历风雨,也正是这种弹性的生命状态促使曾经的“生姜头”淡然面对那些人云亦云的流言蜚语。对于他而言,习惯荣誉开花,也要明白光明就诞生在黑暗之中,右眼视力模糊以及困扰多年的膝上都是过眼云烟,斯科尔斯的倔强,不需要逢人只会,而是球场上无需声张的自我厚实。


没有人忘记1999-2000赛季英超第30轮曼联4-0击败布拉德福德的比赛中,斯科尔斯接贝克汉姆角球打进了一粒经典的世界波,没有人忘记2007-2008赛季曼联和巴萨令人窒息的欧冠半决赛上,斯科尔斯在次回合一记石破天惊的远射,没有人忘记2009-10赛季当斯科尔斯在联赛第35轮绝杀同城死敌曼城时,并肩而战多年的老伙计加里-内维尔走向斯科尔斯献上深情一吻,没有人忘记2010-11赛季欧冠决赛之后,梅西、伊涅斯塔、哈维、布斯克茨和佩德罗争先恐后地要和斯科尔斯互换球衣的场景,没有人忘记已经宣布退役半年的斯科尔斯在球队用兵捉襟见肘之时,果断复出的豪情,最后的联赛冠军远远不足以铺垫斯科尔斯的伟大生涯,却累计起我们最后的想念,当昨天越来越多的时候,青春里奢侈的愁一定会有一缕是射向那个低调如一的斯科尔斯,有些怀念无处遁形,因为往后的时光总会有意无意拉扯过去的他,或是比较之心,或是仰望之情。


《肖申克的救赎》里有一句“强者自救,圣者渡人”的经典台词,或许很多人还在惊讶斯科尔斯29岁就退出国家队,或许还有人惊讶他将20年的青春全部奉献在红色的曼彻斯特,其实对于内敛的斯科尔斯而言,人生的自由在于内,而不在外,所以即使35岁他也可以两度婉拒卡佩罗重回三狮军团,即使不乏豪门追求的他也可以没有经纪人,从另一个层面上说,如大众平凡人一样,斯科尔斯的第一个秘密便是“忠诚与信仰”,我们没有办法去框架一个人选择的权利,但是我们庆幸自己曾经用一个青春去目睹他的忠诚、低调和光芒。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