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西野朗的“俄罗斯轮盘”,究竟赢了?还是输了?
2018-07-03   足球报


俄罗斯轮盘,相传是一种起源于俄罗斯的自杀式玩命游戏。参与者在左轮手枪的六个弹夹内放入一颗子弹,参与者需轮流旋转弹夹,把枪口对着自己的脑袋按下扳机,直至有人中枪,或不敢按下扳机为止。


第93分钟,本田圭佑气定神闲地做着准备,仔细摆好皮球、指挥队友做好反人墙,这个场景让人不由得想起八年前的南非——同样是日本队的生死战,在距离球门相似的距离,面对着欧洲球队与英超门将把守的大门,站在球前的依然是本田圭佑——而他也完成了一套一模一样的准备动作。


上次那一脚,本田圭佑让日本首次在海外打入了淘汰赛;这一次,他们期待扳倒身价十倍于自己的欧洲红魔,让蓝武士历史性地跨入八强门槛。赌徒西野朗焦虑地望着本田圭佑——他的王牌将替他扣下自己在“俄罗斯轮盘”中最后的那次扳机——赌注下齐,买定离手……




对于在2002年以及2010年已经尝到世界杯淘汰赛滋味的日本足球来说,完成出线目标远远称不上一场豪赌,所以哪怕是临危受命接手球队的西野朗都将打入八强定为自己的终极目标,就算他们早已知晓出线之后的对手无论是比利时还是英格兰,日本与其相比都不是在同一个量级之上。


“一根筋”的日本人还是毫不犹豫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要在淘汰赛上拥有足够多掀翻强敌的体能资本——即便那样的资本在悬殊的实力差距面前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小组赛收官战,实力本就有限的日本队在轮换6名中前场主力的情况下难以匹敌“最弱种子队”波兰。一球落后,西野朗再一次做出了自己的豪赌——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派长谷部诚传达了自己的战术意图,最后十分钟,让世人看到了一支为求晋级不惜颜面的日本队。



西野朗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哥伦比亚人身上,乞望南美劲旅为了晋级不再给塞内加尔人任和机会,他赌赢了,至少从结果上看,日本队惊险的进入了淘汰赛。


“之前有两次进入16强的经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为淘汰赛积蓄了足够的力量。”主帅西野朗在对阵比利时赛前说到,面对强大的比利时队,他最需要揽足的赌本,就是人心。


那充满争议的“十分钟”让这支本来已到达及格线的日本备受舆论指责,如何平息风波带来的影响,让球员放下重担是西野朗首要解决的问题。



西野朗选择了将这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挂在自己的头上,在16强淘汰赛开始前,西野朗在队内会议与面对媒体时两度为自己所选择的消极战术而道歉,随后队长长谷部诚也表示:“全队都有了一种团结在一起战斗的氛围,这是一次很好的会议。”


对西野朗这次心理按摩表示肯定外,日本队内几位大佬之后更出面指责了此前提前透露首发阵容的日本媒体,全队铁板一块的程度可见一斑。


体能储备有了,人心团结有了,传统战术打法一直都在,“赌徒”西野朗拿到了他所有能拿的筹码,创造日本足球历史的时刻就在眼前,此时不赌,更待何时?




对阵比利时,无论从从方方面面来说,哪怕做足准备的日本必然是弱势的一方。


数据的对比往往是最有力的,根据权威统计,比利时全队身价高达7.54亿欧元,位列本届世界杯32强中的第六位,而日本全队身价仅仅只有7560万欧元,一个比利时中场核心德布劳内正好等于两支日本队,虽说日本也拥有着历史最多的留洋的球员,但两队球员间实力差距之大已可见一斑。


但足球毕竟不是靠纸面实力,而是脚踢出来,一切都要场上见分晓。



西野朗是“走运的”,他遇上了一个同样偏执的对手。阿扎尔、德布劳内、默滕斯在手,马丁内斯“不甘”仅靠身体优势碾压日本,即便他坐拥8名身高185cm的高塔球员,而日本阵中仅有吉田麻也和川岛永嗣达到这一标准。


而马丁内斯这一选择,也让西野朗看到了希望。只要球在地上跑,日本人就有与其一战的能力。当开场哨响起,重回熟悉阵容的日本找回熟悉的味道,用细腻的传控耐心与对手周旋,用积极的合围屡次破解卢卡库冲击足以说明一切。


不同于小组赛时的可以机关算尽环环相扣,现在这是一场真正的世界杯16强淘汰赛,想要晋级就得从对手的身上跨过去,所以对于处在弱势的日本来说孤注一掷是必要的选项。



易边再战,接过象征日本中场司令塔“7号”球衣的柴崎岳真正起到了司令塔的作用,一脚极具穿透力直塞球,让原口元气获得单对单面对库尔图瓦的机会,这次这位被称为“日本巴洛特利”的坏小子发挥出了天才本色,手起刀落拿下了日本队史世界杯淘汰赛的首粒入球。


而4分钟之后乾贵士接香川真司传球后,一脚远射世界波更是再次洞穿了库尔图瓦把守的大门。短时间内两球差距,除了落后的比利时没有料想之外,连日本球迷也没有想到幸福会来得如此突然,而原口元气的进球更是让日本队实现了淘汰赛历史突破。


两粒进球,四位进球制造者,都来自西野朗小组赛收官战所轮换的球员。这一次,他又赌赢了。




西野朗是“不幸的”,马丁内斯在比利时即将掉下悬崖前勒住了缰绳。194cm的费莱尼和187cm的沙兹利带来了主帅自我救赎的讯号——比利时人在生死关头终于祭出了本就是日本人最为忌惮的招数。


原本在吉田麻也领防下,日本后防依然可以依靠人数优势对卢卡库一人进行合围,但高点增加之后,一切部署都化为泡影。两个头球、两个进球,川岛永嗣的神奇两连扑也无力阻止对手接连不断的高空轰炸。


但追平之后,比利时人也放慢了脚步,对于强者而言哪怕进入加时赛,他们依然有足够信心淘汰对手,况且他们也已经找到日本的命门。



尝够了赌博甜头的西野朗不甘就此认命。本田圭佑终于出场,而他带给场上的信号就是“不希望拖入加时或者点球大战,希望在90分钟内结束战斗。”,场上最后10分钟,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当第93分钟,日本获得前场定位球时,这个“俄罗斯轮盘”赌局终于来到了最后,但是世界第三的比利时可不是八年前的丹麦,同为英超门神的库尔图瓦更不是八年前的索伦森,虽然本田圭佑依然踢出了八年前一样的落叶球,但切尔西门神6cm的身高优势最终挡住了西野朗的最后一颗子弹。



“赌徒”西野朗已经弹尽,2比0后的所有决定意味着他绝无可能在最后选择拖延时间的战术,即便他们正是靠着同样的方式来到顿河罗斯托夫——日本全队在角球大举压上作最后一搏,沙兹利在门前推空门读秒绝杀,比利时人复制了德国人不可思议的3比2大逆转。


如果日本队能如大迫勇也赛后所言“应该以保持2-0的心态继续踢下去”,如果他们在最后时刻选择拖入加时赛,如果他们在被对手攻入一球前就派上本田将战火尽可能烧向对方半场,如果本田圭佑最后的定位球能稍稍向左侧在偏出几公分...


西野朗会后悔吗?我们不得而知。他太犹豫了,他太自负了,“当我们2:0领先时,我没有换人。我真的还想再进一个球,毕竟我们控制着比赛。”



这场赌局伊始,这个疯狂的赌徒就希望在十六强的舞台上“以日本的方式战斗”,希望拼尽自己全力测量日本足球与世界高墙之间距离。


“这就是世界杯恐怖的地方,我们拼命去追求它了,但还是缺少了点什么。比利时队真的很强。”在2比0领先的局面下被逆转,你可以感受到西野朗的无奈:“虽然知道我们缺少点什么,可能只是一点点,但是这堵墙依然很厚。”


西野朗的这个赌局,究竟赢了还是输了?



撰稿 | 蔡宗霖 编辑 | 把球给我我要回家

---------------------------------------------------------------

本微信刊载的所有内容,版权均为足球报所有,未经授权许可,其他媒体不得转载。如需转载或改编,请联系足球报新媒体事业部。

邮箱:zuqiubao@qq.com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