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汰“水课”取消“清考” :本科教育该如何发力?
2018-09-14   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

点击上方蓝字 可以订阅哦!




阅读背景

近日,大学本科淘汰“水课”、取消“清考”的规定引起舆论热议,有观点表示,这是教育部直面大学本科教育“痛点”下的“猛药”。截至9月10日,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共监测到网络新闻1527条,报刊新闻57条,App文章1810条,微信公众号文章2068条,微博832条。


舆情热点


日前,教育部印发《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加强本科教育再次“加码”。其中,淘汰“水课”、取消“清考”两项规定引起广泛关注。

《通知》要求,各高校要全面梳理各门课程的教学内容,淘汰“水课”、打造“金课”,合理提升学业挑战度、增加课程难度、拓展课程深度,切实提高课程教学质量。要结合办学实际修订本科人才培养方案,新方案要从2018级学生开始实施,持续抓四年、全程管到位。

此外,《通知》还指出要切实加强学习过程考核,加大过程考核成绩在课程总成绩中的比重,严格考试纪律、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

媒体披露,所谓“水课”,就是非专业教师开的课程,内容平淡、枯燥、肤浅,但考试非常容易通过。“清考”则是指课程期末考试没有通过,补考也没有通过,学校会在毕业前再给一次或两次考试机会。一般来说,“清考”的考试要求都不太高,目的是让绝大部分此前“挂科”的学生都“过”,这也被质疑为最后关头的系统性“放水”。

消息一出,立即引发舆论热议。有人认为,这一步高校改革是向部分国家大学“宽进严出”的政策看齐;同时,也有观点认为,我国在小、初、高教育理念中,应试的压力贯穿其中,而大学阶段让课业负担突然松弛起来。所以,给大学生增负,必须纳入到整个教育体制改革的逻辑下审视,要明确其初衷是倒逼大学生提升自主学习能力,而不是使毕业率与其他国家接轨。

9月8日,新华网发布题为《和“清考”说再见 本科生增负增什么》的文章,就“增负”内涵,如何落实等问题采访了有关专家学者。此外《光明日报》《科技日报》《北京青年报》《新京报》纷纷刊发文章,就教育部直面大学问题出“狠招”的现象进行深入探讨,相关讨论仍在持续进行。


网民评论选摘


@sandy丫丫:非常支持,这不仅可以有效提升课高校教学质量,也有利于大学生整体能力的提升。

@一只穿秋裤的羊:大学更应该培养的是综合素质。怎样打造更多元、有用、适合学生的课程才是更重要的,一味地增加课程难度和考察难度只会让大学素质教育倒退,大学生有可能更加难以适应社会。

@园艺:上大学可以容易一点,可是毕业论文及学位一定要严格,这才是正途。

@文大妮子:感觉学生的压力更大了,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严格”出来的,现在接轨大学又要增负,一点喘气的机会都没有了。大学增负的同时,中小学要持续减负啊。


媒体观点



@人民日报:这是让大学回归应有分量

教育部发通知,决定对本科教育合理增负。新生尚未松口气,“大学=放松”的预期就被打破。淘汰“水课”、打造“金课”,增加课程难度、加强过程考核,如此提升教育含金量,是让大学回归应有分量。本科不牢、地动山摇。严进也严出,是扭转“中学玩命、大学玩笑”的良方。


《南京日报》:教育提质,就业率需“打假”

大学生能成功“混”到毕业证,可不是瞒过高校的结果,而是多少得到了高校的帮助。“水课”为什么要开?“清考”制度为什么出现?还不是因为如果毕业难、就业难,这所高校就不那么好招生了?所以高校有意无意地放松把关,通过给毕业证放水来给毕业生就业统计数据“助攻”甚至掺水,是有利益驱动的。从培养人才的角度来说,高校当然应该严格把关,但如果没有强有力的驱动力去倒逼,难保高校不会阳奉阴违,私底下继续给学生放水,因为“你好我也好”。


《嘉兴日报》:大学的快乐不该是“有毒的快乐”

如果快乐只是一种无所事事、不学无术,那么这种快乐就不值得追求。大学四年,不是打游戏就是游戏人生,如果说这也是一种快乐,那也是低级的快乐,是“有毒的快乐”。有些人在大学校园浑浑噩噩四年,然后到社会上跌跌撞撞一生,这种快乐难道没有毒吗?反之,当我们读到“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时,难道只有苦吗?分明还有一种追求知识的快乐、获得知识的愉悦,那些认真读书、学到真本事、增长真才干的学生,他们的快乐才是一种真实、充实、踏实的快乐。


舆情观察


长期以来,我国的大学教育给人的固有印象是“严进宽出”,因此,部分大学生散漫的学习态度经常为人诟病。

6月,教育部召开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高教大计,本科为本;本科不牢,地动山摇”“把人才培养的质量和效果作为检验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写好‘奋进之笔’,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要推动重点领域、关键环节改革不断取得突破”。

毫无疑问,淘汰“水课”、取消“清考”是高校提质改革中的重要一环。但需要注意的是,“水课”的形成因素并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学校、老师、学生等多方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比如,一些老师,由于科研压力大,无心教学,经常以念PPT、放视频的方式教学,而有些学生也无心学习,一心只想当“过儿”,师生刚好“各取所需”。此外,一些想学习的学生,由于大学里好的选修课不多,受人数限制,最终也只能选些‘水课’凑学分。与此同时,高校为了“招生率”“就业率”等原因,也会一定程度上给学生的课程和考试“放水”。


基于此,给大学生增负时要准确把握“合理”,尊重教育科学,不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也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而要从学科实际出发,真正体现高质量的要求。与此同时,还要注意到,这不只是给大学生增负,同时也是给高校管理者尤其是高校教师增负,那种对学生不负责、对教学不上心、得过且过的工作作风,必须改一改。


首先,在落实淘汰“水课”增负制度同时,应该进一步完善教学评估导向,改善教师考核制度,增加对本科教育的师资投入。有专家指出,目前我国对大学教师的评价重在科研,教学在其评价体系中所占的比重较低,这让一些教师缺乏投入本科教学的动力和热情。因此,就会出现一些学生所说的“教授只带研究生,给本科生上课很少”的现象。


其次,有观点认为,还需围绕扩大学校自主权和学生选择权,进行大学招生和培养制度改革,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因为,取消“清考”,建立淘汰制,面临着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中途因多门课程挂科被学校淘汰的学生,如果要继续接受全日制高等教育,有可能要一直在学校完成原有课程学习,即便是根本不擅长,或是重回高考体系重新选择。因此,或许应该进一步扩大大学和学生之间的双向选择权,大学可以淘汰不合格的学生,学生也可以有机会重新选择专业,而不用在不擅长的领域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此外,还需注意到,给大学生增负只是手段,不是最终目的。改革大学本科教育,最终是为了提高高校育人成才的效率,因此要从高校内部激发本身的创新活力。比如,严打目前部分高校“就业率”掺水的问题。而现在应届毕业生“被就业”的现象十分普遍,说明就业率掺水的情况严重。如果无法造假,或造假的成本极高,高校就只能“走正道”去提高就业率,在教学质量和教学秩序上下功夫。

(作者: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 杨蓝)

主编 / 胡永明   实习编辑 /李佳楠

人民网舆情数据

中心微信公众号

长按扫码关注我们

众云大数据开放平台

众云是业内领先的智能化舆情监测分析平台。一万家企事业单位的选择!

人民慕课

人民慕课致力于成为党政干部新媒体素养、舆情应对的网上课堂。

《网络舆情》:帮领导干部读网的杂志

     电话:010-65368404

     邮箱:wlyq@peopleyuqing.com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