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城这位正七品小官,为何敢与朱元璋的五世孙斗……
2018-09-19   三湘风纪

“湖湘廉吏”之十五

范辂:直言敢谏的“绣衣御史”

范辂(1474—1536),字以载,号三峰,明湖广布政司郴州直隶州桂阳县(今郴州汝城县)人。明武宗正德六年(1511)进士,历任行人司行人、都察院理刑、南京云南道监察御史、四川龙州宣抚司、漳南兵备佥事、饶州兵备副使、广东参政、福建按察使、山东按察使、江西右布政使、福建左布政使等职。


拒绝馈金、弹劾阉党、揭露宁王朱宸濠谋反阴谋……范辂,这位明朝最著名的监察御史,早已置生死于度外,无私无畏,廉正刚直,正气动天地。范辂居官三十余年,家无长物,仅存俸银九十两,布衣木笏,清白之操如一日。 

 

明正德年间专门为旌表监察御史范辂而建的石牌坊——绣衣坊

 

01

一门三进士 拒绝“黑夜贿赂”

范辂出生于理学思想底蕴深厚的湖南汝城县,从小受周敦颐爱莲守拙、勤政廉政思想的熏陶。范氏家族人才辈出,仅明弘治九年(1496)到正德九年(1514),不到二十年间,范氏一门就先后出了三位进士:范渊(范辂族叔)、范辂、范永銮(范辂侄子)。

中丞公祠 


理学开山鼻祖周敦颐曾任汝城县令4年,传道授业,弘扬理学。受周敦颐爱莲思想影响,明朝时期,汝城先后出了一批刚正敢言、有廉能声的监察御史,范渊、范辂、范永銮三人都曾先后担任过监察御史、按察使等职,还出了朱海、朱守恕“父子绣衣”(绣衣,汉代以来朝廷监察官员的别称,又称“绣衣御史”、“绣衣直指”),被人们称为独特的“御史现象”。他们都具有刚正不阿、清廉守节、激浊扬清的品格,这对范辂的为官品德有着直接影响。范氏族谱里记载有范辂的一句名言:“此心若有纤毫伪,口舌飘零不得还”。


行人司行人是范辂中进士后担任的第一个官职,虽然品阶低,但履行“掌传旨、册封”等事务,代表皇帝颁行诏敕、册封宗室、抚谕四方、赏赐、慰问、赈济、祭祀等。正德七年,范辂作为副使赴兰州册封纯化王。册封各事项完成后,纯化王按常规给册封使节赠送一笔金银,以表示谢意,范辂坚辞不受。纯化王对范辂品行不了解,误以为是怕白天人多嘴杂,于是,晚上再悄悄地来到范辂住处,坚持要赠送这笔金银。范辂坚决拒绝,义正言辞地说:“难道我是趁黑夜接受贿赂之辈!”遂不辞而别。纯化王听了后,十分后悔和惭愧,也很感动,即行附诗歌一首《赋赠天使三峰范老先生还朝诗》。制作成绘有短诗的金字缎轴,骑快马追到途中相赠,以示诚意。


此诗原文是:近臣持节下龙楼,青锁郎官第一流。御牒恩传天上语,使星光照道傍邮。堂堂气象蓝山重,勃勃才华湘水流。人道桂阳多俊义,我与鲍叔仅交游。空囊果称珠玑富,马橐何需薏苡愁。此日星轺归上国,他时姓字覆金瓯。旋旆金门题事毕,好将忠悃答皇猷。


02

揭露宁王谋反 弹劾阉党、权臣

正德十年(1515),范辂出任南京云南道监察御史,第二年冬,奉旨以监察御史的身份赴江西履行清理军籍事务,时人称为“清军御史”。监察御史奉旨“清军”,其职能权力还包括监察御史本身的“巡按”任务和职权。

《范辂传记》木刻匾 


明朝时,改御史台为都察院,对监察官实行“位卑权重”的制度,监察御史虽只是正七品的小官,但是天子的代表,八府巡按,代天子巡狩,所巡按藩服大臣、府州县官诸考察,举劾尤专,大事奏裁,小事立断。《明史·官职志》称御史“主纠内外百司之官邪”,在内,作为中央监察官,设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左、右佥都御史,协管两京、直隶衙门;在外,作为地方监察官,新增六科给事中,设十三道监察御史(即十三布政使司管辖之地),谓之“巡按”。


范辂出巡江西时,正值江西的明朝宗藩明太祖朱元璋五世孙宁王朱宸濠勾结太监刘瑾等人,结党营私,意欲篡位夺权,起兵谋反。有朋友劝范辂先避避风头,范不畏权贵,知难而进。


范辂与朱宸濠的斗争主要体现在反对其僭礼行为和挫败其篡位阴谋。据《明实录》记载,时宁王朱宸濠妄自尊大,要求抚、按、三司等地方官员穿朝服到王府行礼。这遭到了范辂的坚决反对,他上奏朝廷称,洪武年间就已定下规矩,州县文武到藩王府以便服行礼。朝廷准奏,“廷议请如辂言”。这里表面上是朝见诸王礼节之争,实际上,范辂此举更重要的意义是“防微杜渐,阴折其不臣之心。”


当时在位的明武宗没有子嗣,武宗的宠臣、左都督掌锦衣卫事指挥使钱宁与朱宸濠暗中勾结,阴谋以宁王的世子作为武宗的嗣子,将来入继大统。范辂对朱宸濠谋反的迹象早已有所察觉,立即联合一批正直官员上表皇帝,“请建皇储以安宗室”。此举再一次挫败了朱宸濠的阴谋。


早前,朱宸濠以重金贿赂刘瑾等人,矫诏恢复了已裁撤的护卫,掌握了一定的兵力,又蓄养亡命之徒,随意杀害囚禁不依附于他的地方官员,抢夺百姓田产,窝藏盗贼,密谋起兵。刘瑾被消灭后,他又勾结毕真等宦官作为其谋反的外援,将毕真调为江西镇守太监,毕真以操练军队的名义给官兵发重赏,大肆收买军心,打造大批盔甲,购买大批粮食,为起兵谋反做准备。


范辂无所畏惧,毅然弹劾毕真“贪虐十五事”:“先朋逆瑾……藉瑾声势,吞噬无厌。往来徐、扬之间,科敛民财数以万计,民皆衔入骨髓……”《万历郴州志》记载,“时太监毕真、都司郭宇与濠比党”,范辂“累疏极论二人贪虐,乞黜以剪其羽翼”,但朝廷的处置结果总是“疏留不报”。除了作恶多端的宦官,他还弹劾了自己曾经的顶头上司右副都御史、南京大理寺卿任汉的作风问题,弹劾卫官简文、王忠罪等奸臣。


范辂得罪了宁王朱宸濠和阉宦权臣,灾难终于来临。正德十三年,当范辂上疏劝阻皇帝外出寻欢作乐的行为时,朱宸濠和毕真等人乘机诬陷范辂“诽谤宗藩、妄议朝政”,昏庸的明武宗听信谗言,范辂被捕入狱,押解赴京。临行时,同僚们潸然泪下,悲痛不已,范辂神色自若地说:“大丈夫当如此也!”

  

03

居官三十载 仅存俸银九十两

范辂作为要犯解押赴京,朱宸濠暗中派刺客一路跟踪,意图暗中谋害范辂。一天,当押解范辂的船停靠港口时,恰好旁边停了一艘客船,当晚突然起了风浪,将范辂乘坐的船冲向下游十多里。刺客误将客船里的人全部杀害,回去向朱宸濠报功了。

范氏家庙(图片均为汝城县纪委监委提供)


入狱后,朝中众多正直的御史纷纷上疏请求赦免。关押一年多后,正德十四年夏四月,范辂被贬为四川龙州宣抚司。两个月后,朱宸濠及毕真等人举兵叛乱,仅仅35天后,就被王守仁率部平定,朱宸濠兵败被俘。


朱宸濠被诛杀后,范辂等因揭露其与宦官勾结而受迫害的一批人并未被立即平反,事后的两年里,许多正派官员纷纷上疏为他们申诉,都被明武宗拖延压了下来。


直到正德十六年(1521)三月,明武宗驾崩,嘉靖皇帝即位后,范辂才得以平反,官复监察御史原职。后来,范辂升为江西按察副使,整饬饶州等处并备,任广东参政、福建按察使、山东按察使、江西右布政使、福建左布政使等职。


礼部尚书范谦为范辂作传记赞曰:“公居官三十年,家无长物,仅存俸银九十两,布衣木笏,守父田九十工耳。为人好学,励行刚方,廉洁忠义俭约、恤寡怜贫,彰善嫉恶……除逆党、劾贪污、却馈金、焚妖皮、勤政恤民。”


至今,在汝城县益道村范氏宗祠前,仍保存有一座明正德年间专门为旌表监察御史范辂而建的石牌坊——绣衣坊,它是我国现存唯一一座专门表彰监察御史的牌坊。(蒋伟)


编辑:李晓玲

校对:方可、尹骁

更多精彩 为您推荐

她是谁?湖南这位女县长威震敌胆

【荐读】做人做事做官“十大关系”

勤政恤民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