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消失”的日子里,我想起了一个封面女郎
2018-09-17   最爱历史


新闻,是历史的底稿。

我们每天睁眼看到什么新闻,

就会知道将来的历史怎么写,

比如,

写这个时代的女星名媛、封面女郎,

她们都在干什么——


拿着巨额片酬,却在偷税漏税;

获取投资内幕,拼命地割韭菜;

各种绞尽脑汁,规避国家监管;

制造桃色新闻,搏出位求出名;

……


每一个都那么光鲜美丽,

每一个又都那么精致利己。


我们能把这样的女明星,

奉为成功的榜样,膜拜的对象吗?


也许,我们无法干涉他人的喜好,

但至少,

我知道有更值得膜拜的偶像,

她不应该被这个时代遗忘。


▲她的名字,叫郑苹如


1937年7月,

郑苹如成为《良友》画报封面女郎。

齐耳卷发,眉目如画,

深深的酒窝,甜美的笑容,

这个年仅20岁的少女,一下子风靡上海滩。


《良友》是中国第一份大型综合画报,

它的封面不是明星,就是名媛,

比如胡蝶、阮玲玉、陆小曼……

按照现在的发展路径,下一步,

郑苹如就要从上海法政学院的学生,

进军上海名媛圈、娱乐圈,

大红大火,指日可待。


然而,郑苹如没有走名媛明星路线,

而是选择了一条难走得多的道路。


▲封面女郎郑苹如


郑苹如是浙江兰溪人,有一半日本血统。

她父亲郑钺,早年留学日本,

追随孙中山革命,是国民党元老。

在东京时,郑钺结识日本名门闺秀木村花子

花子对中国革命颇为同情,

两人相爱,很快结婚。


回到中国后,郑钺曾担任复旦大学教授,

还担任过江苏高院第二分院首席检察官。

由此可见,郑苹如的家庭背景相当不错,

她从小聪明伶俐,善解人意,

跟母亲学了一口流利的日语。

她对体育、文艺、摄影、社会活动都有兴趣,

还喜欢游泳,学过柔道,自行车车技很好,

会弹钢琴,能唱京剧,喜欢演话剧。

在学校,

有人叫她“校花”,有人称她“学生领袖”。


虽然身上有日本血统,

但郑苹如从小被教育爱国,爱中国。

她母亲也给自己改名,叫郑华君

表示对中国的认同,并坚决反对日本侵华。


▲郑苹如的父亲郑钺


“九一八”事变之后,

郑苹如与姐姐郑真如、弟弟郑海澄

用零花钱买了许多纸张,印成抗日传单,

跑到浦东市镇上去散发。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

她与一些同学抬来了缝纫机,

在家中缝制衣服,支援前线抗日。


登上《良友》封面后,

郑苹如被中统上海区专员嵇希宗发展为情报员。

中统方面经过考察认为,

郑苹如漂亮,爱国,有侠气,精通日语,

绝对是做特工的好材料。


郑苹如并非不知道,当一名情报员,

需要面对很多风险,失去很多东西。

但是,她的爱国心和冒险精神,

驱使她去做这样一份牺牲性很大的工作。


这种牺牲,不仅来自人身,也来自名声。

情报员要打入敌人内部,

同时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除了自己的上线,

连家人都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因此,很长一段时间里,

郑苹如顶着流言蜚语,

周旋于日本人与伪政权之间,获取机密情报。

而上海人只知道,

这名曾经的封面女郎,

成了沪上有名的坏女人。


在不知情的人眼里,郑苹如越坏,

就表明她的工作越有成效。

当时,

日本首相近卫文麿的儿子近卫文隆来到上海,

迷上了郑苹如。

郑苹如一度对近卫文隆实施绑架,

想着通过人质迫使日本中止侵华战争。

中统方面得知后,

及时制止了郑苹如这一理想主义的冒险行动。


在郑苹如获取的诸多情报中,

最重要的是汪精卫叛国的信息。

早在1938年8月,

她就得知汪将有异动,

12月初,日本人再次告知,

汪将于近日异动。

郑苹如两次都以急电向重庆报告,

可惜,两次报告均未引起重庆高层的重视。


直到1938年12月底,

汪精卫出逃越南河内,发出艳电之后,

重庆方面才知道,

之前错失了多么重要的情报,

从而开始意识到郑苹如的业务能力。

当时,中统内部有一种说法,

郑苹如是局座们的“掌上明珠”,

可见其受重视程度之高。


▲中统情报员郑苹如


1939年秋,郑苹如接到一项重要任务,

组织要她伺机接近汪伪特务头子丁默邨

必要时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他。

这是个极其艰险的任务,

但郑苹如没有拒绝。


丁默邨曾加入国民党中统和军统,

后叛变投敌,与李士群组建汪伪特工总部,

分任正、副主任。

这就是臭名昭著的“76号”特工总部。

由于丁默邨聪明而又狡猾,

并且熟悉中统和军统的内部机构,

使沦陷区的抗战工作遭受致命打击,

“76号”成为抗日志士的魔窟,

“丁屠夫”手上沾满了爱国者的鲜血。


经过制造机会,

郑苹如“偶然”遇到了丁默邨。

郑苹如曾是上海民光中学的插班生,

而丁默邨曾担任该校的校董,

名义上两人存在师生关系。

丁默邨是沪上又名的“色中饿鬼”,

看到年轻美艳的郑苹如,

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郑苹如与丁默邨的关系迅速升温,

据日本宪兵队特高课的监视记录,

从郑苹如第一次见丁默邨,

到丁默邨遇刺,

短短两个多月里,

两人来往频繁,密切交往高达50次。


▲屠夫丁默邨


郑苹如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誉,与丁默邨纠缠,

但这位美丽的女子有属于自己的爱情。

她的未婚夫叫王汉勋

中央航空学校第二期毕业生,

曾任中国空军空运大队上校大队长。

郑苹如在书信中,亲昵地叫他“大熊”,

说极想“在最美丽的时候把自己嫁出去”。


然而,1939年,肩负重任之时,

郑苹如两次推掉了,

王汉勋要她赴香港成婚的约定。

无奈之下,

两人把婚期定在抗战胜利之后。


郑苹如的父亲郑钺,

是个极有气节的爱国者,

起初不知道女儿从事的秘密工作,

因为女儿的“堕落”而关系闹僵。

但他很快看出女儿肩负非同寻常的任务,

于是每次出门前,

总是会问:“有信需要我代寄吗?”

郑苹如明白,父亲指的是寄给王汉勋的信。

后来,郑钺直接对女儿说,

为了国家,什么都可以牺牲!


▲大熊王汉勋


眼看时机成熟了,

中统上海区决定实施刺杀丁默邨行动,

郑苹如负责制造行刺机会,

嵇希宗等两人担任枪手。


1939年12月21日,

丁默邨接郑苹如到朋友家吃饭,

饭局直到下午才结束,

出来天已近黄昏。

郑苹如突然要丁默邨给她买一件大衣,

当作圣诞礼物。

此时,汽车行至静安寺路西伯利亚皮货店,

在历史的叙述中出现了不同版本:

一个版本说,

生性警觉的丁默邨并未下车,

只有郑苹如走进店里挑选皮货,

事先埋伏在那里的嵇希宗等人连开数枪,

但均未击中丁默邨,汽车扬长而去。

另一个版本说,

丁默邨陪着郑苹如进店,

很快就凭经验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于是扔下一沓钱让郑苹如自己买,

随即冲出店外,跳进车里,

嵇希宗等人措手不及,开枪时已晚了。


▲刺丁案发生地:西伯利亚皮货店


总之,刺杀行动的失败,

将郑苹如置于极度的危险之中。

中统派人说服郑苹如离开上海,

郑苹如担心自己一走,全家人将遭报复,

于是勇敢地留了下来。

三天后,她给丁默邨打电话表示“安慰”,

然后和全家人吃了最后一顿饭,

只身前往“76号”。


一到“76号”汪伪特工总部,

她就被丁默邨的亲信林之江扣押软禁。

面对轮番审讯,

她“密在心中,坚不吐实”,

为了保护组织不被暴露,

不惜再次自毁声誉,

一口咬定自己是“情杀”:

“丁默邨与我相好后,又别有所恋,

我实不甘心,就雇人开枪恐吓他。”

无论丁默邨如何威逼利诱,

她始终不改口供。


这段时间,

丁默邨与李士群争权达到白热化,

李士群逮住机会,

在报上大肆渲染丁默邨与郑苹如的桃色绯闻,

借此打击丁默邨。

据说,汪精卫为了缓和内部矛盾,

秘密下达了处死郑苹如的命令。


1940年2月的一天,春寒料峭,

郑苹如被骗上车,开往刑场。

当她得知自己将被处死后,

哭出了声,但很快镇静下来,

掏出化妆盒,补了妆。

最后的时刻,她对林之江说:

“请不要打我的脸!”


特务大队长林之江亲自开枪,

对着郑苹如打了三枪。

23岁的郑苹如倒在血泊里,

林之江随后夺走她身上的财物。


郑苹如牺牲后,

“76号”收走了她的遗体,电告郑家,

要郑家人拿钱去赎。

当时,郑家的存款早被银行冻结,

实在无力筹措,

郑苹如的遗体,从此下落不明。


▲全家福,左一是郑苹如


郑苹如罹难后,整个国家,

除了中统和郑家人之外,

几乎没有人知道她是为抗战锄奸而牺牲。


她被审讯期间,

她的父亲郑钺,

曾收到汪伪政权高层的暗示,

要他出任汪伪官职来换取女儿的自由。

正如他此前对女儿所说的那样,

什么都可以牺牲,除了民族气节。

郑钺最终拒绝了汉奸的引诱,

尽管他想起女儿就满怀悲伤。

在得知女儿罹难的噩耗之后,

他更是心情沉痛,久久无法纾解,

两年后,

1943年4月就身患癌症去世。


父亲死后,

郑苹如的妹妹郑天如避难到西南。

在成都,郑天如见到准姐夫王汉勋,

告诉他,姐姐不在了。

王汉勋不肯相信,一直追问,

郑苹如是不是在上海跟别人结婚了?

她那么漂亮,上海很多人追她,

她怎么可能等我这么长时间?


大概一年后,1944年8月,

王汉勋在执行任务时,坠机牺牲。


而在此之前,郑苹如的弟弟郑海澄,

也在重庆空战中牺牲。

当年,郑海澄从日本名古屋飞行学校,

偷偷回国参加抗战,

想进入昆明空军军官学校,

却遭遇重重审查,

他很痛苦,曾给姐姐写信,

说总要与日军拼一生死。

现在,他真的兑现了自己的誓言,

可他的姐姐早已看不到今天。


▲郑苹如与两个弟弟郑海澄、郑南阳


抗战胜利后,

国民政府开始惩治汉奸。

1946年11月,

郑苹如的母亲郑华君,

向高等法院递交申诉书,

指控丁默邨杀害了郑苹如。


1947年初,在庭审中,

审判长问被告丁默邨:

“上海有个郑苹如是你害的?”

丁默邨矢口否认,并狡辩说:

“郑苹如为人道德很坏,被告不愿说。”

审判长当场旗帜鲜明地怼了回去:

“女孩子为国家做特工,

当然是要牺牲自己贞操的。”


1947年5月,丁默邨被判处死刑,

罪状之一,是主使戕害郑苹如。

而杀害郑苹如的直接凶手林之江,

后来逃往香港,患精神分裂症,

1950年吐血而死。


随着国民政府表彰和纪念抗战忠烈,

人们才认识了一个真正的郑苹如。

文学家郑振铎在战后以郑苹如为原型,

写过一篇文章《一个女间谍》,

他在文中说:

“女间谍的生活不是玫瑰色的,

却是多刺而艰苦异常的。

但为了祖国,

她头也不回地走上了死亡线。”


▲郑苹如写给弟弟郑南阳的绝笔信


是的,郑苹如完全有资本做一个名媛淑女,

在动荡的年代,置身事外,

过上富足、安逸甚至奢糜的小日子。

但她,选择了最艰难的一种活法,

为了民族国家,牺牲小我,

包括她的青春,她的名誉,她的生命,

无欲无求,无怨无悔。


如今,我们需要思考一个问题:

在范冰冰“消失”100多天的时候,

在越来越多名媛女星,人设坍塌的时候,

究竟应该树立怎样的偶像观,

崇拜哪些真正值得崇拜的人,

才对得起当年飘逝在破碎河山中,

如同郑苹如一样年轻而美好的生命?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