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被大卸八块的国宝,躲过日本人的搜查,竟被叫错名字几十年
2018-09-13   小文来了


国家博物馆有一件“国之重器”,

最初是河南安阳一个姓吴的农民

在吴家祖坟发现的,

当时,十几个庄稼汉用了三个晚上,

才将它从十三米深的地下挖出来。

比发掘更艰辛的,是藏匿的过程,

因为它被发现于1939年,

而早在1937年11月,安阳就被日寇占领。

为了不被日本鬼子发现这个宝贝,

守护者可谓费尽了心思。

1937年11月4日,安阳沦陷,日军大肆烧杀抢掠,首先占领了国民党政府刚刚修建好的飞机场。机场距殷墟(商朝晚期都城遗址)很近,得知殷墟地下有丰富的宝贵文物后,1938年春,日本政府安排了一个“北支学术调查团”来殷墟进行疯狂的“考古”。此外,还利用汉奸土匪大肆盗挖殷墟文物,原本已经有所收敛的无政府状态的民间采挖重新风行起来。

遭损坟地挖出“庞然大物”

后母戊鼎出生地

1937年农历正月初五,按习俗吴培文带领家人到坟上祭祖,发现坟地遭到损坏。正月十六刚过,他们便动手挖土重建坟头,在翻土挖地时发现了不寻常土色土质。

同年3月15日晚上,吴培文的叔伯哥哥吴希增在吴家祖坟地上用探杆探找文物,当探杆钻到地下十多米深的时候,触及到一个硬物,吴希增将探杆取上来一看,发现坚硬的探头卷了刃,上面还留有绿色的铜锈,他意识到探到宝物了。按当地规定,探宝不分地界,但探出宝来,宝物所在地的主人要分得宝物售款的一半。吴希增和吴培文商定之后,当晚便破土挖宝了。

挖掘工作是秘密进行的,半夜时分,宝物被发现了,先挖到的是器物的柱足,接着整个器物显露出来,是一只大方鼎。当时,大方鼎的口朝东北,柱足朝西南,横斜在泥土里,大如马槽,但只有一个鼎耳,另一个鼎耳不知去向,人们在泥土中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找到。

第二天夜里,吴希增组织了四十多人往上提,他们在洞口上搭了一个架子,用两条粗约五厘米的麻绳,一条拴住鼎耳,一条拴住柱足,一部分人在上面用力拉,一部分人在洞下用杠杆撬起一头并将土填入底部,然后再撬另一头,再用土填起来,用这种办法一点一点地往上抬,当提到六七米时,粗实的绳子突然断裂了。此时,天将放亮,为防别人发现,吴培文一行人又将洞口堵了起来。

后母戊鼎

到了第三天夜里,这群庄稼汉在吴培文的指挥下,依照前夜成功的方式,用上新粗麻绳,不到四更天,大鼎便顺利出坑。至此,沉睡在地下3000多年的“司母戊青铜大方鼎”终于重返人间。

买卖不成反遭日本人“惦记”

方鼎的出土始终是在极为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但没有不透风的墙,挖鼎的消息还是泄露了出去。有人向当时驻东营飞机场的日本警备队队长黑田荣报告此事。黑田荣很快就来了吴培文家“参观”,还绕着鼎一边转圈一边嘀咕“宝物!宝物!”

眼看大鼎就要落入日本人的手中,吴培文的心也提起来了,再留着鼎,可能性命难保。一番商量后,他们找来了北平的大古董商肖寅卿“看货”,打算卖掉。肖寅卿来了后,出价20万大洋,却要求将大鼎分割成几大块装箱。据资料记载,农民们还真用钢锯、大铁锤,趁着夜深人静分割大鼎。虽然是受了20万大洋的诱惑,但毕竟越砸越觉得作孽,吴培文阻止大家再砸下去,决心要把大鼎好好保护起来。

后母戊鼎

从这开始,吴培文的家成了日本汉奸时常“光顾”的地方。

第一次,日军100多人闯进吴家大院,由于此时大鼎被村民重新埋入地下,并用杂草、垃圾、旧土掩垒成粪堆状伪装起来。日本人进村后,跺开吴培文的家门,翻箱倒柜搜了个遍,可并未注意藏着大鼎的粪堆,最后只得空手而返。日本人走后,吴培文将大鼎转移到了自家马棚。

第二次,日军来了三辆大卡车,一进村,就架起了机关枪。有人给吴培文报了信,吴培文急急忙忙检查了马棚的伪装,又泼了些泔水后从家里逃走了。很明显,日本宪兵队这次已经知道司母戊大方鼎的埋藏地点,他们一进吴培文家的院子就奔马棚去了,掘地三尺,一无所获。吴培文听到了日本人收兵的哨声后,立刻跑回家,直奔西屋马棚,谢天谢地,大鼎仍在。吴培文大叹“大炉有灵,天助我也。”

吴培文老人在后母戊鼎出生地留影

吴培文老人在讲述这段历史时说,他家有两个马棚,一个是东院马棚,一个是西院马棚,西院马棚在东侧,东院马棚在西侧。可能是那个汉奸告诉日本人是西院马棚,他们就在西侧马棚挖,这里距埋大鼎的埋藏位置有几米远。

这之后,吴培文花20大洋从古玩商处买了一个青铜器赝品,藏在自己家炕洞里。过了几天,日本兵和伪军又进村了,直扑吴家后院,扒开吴培文的睡炕,抢走了那个赝品青铜器。不久,日本人发现上当了,就又端着刺刀和冲锋枪进了村,直奔吴培文家的方向。

后母戊鼎

老人说:“村前也堵住了,村后也堵住了,我有把手枪,别在腰里,遇到他们,就撂倒一个再说。”他怀着拼死一搏的心奔村子后跑去。一路上躲过了几个日本兵,眼看快出村子了,一个日本兵用刺刀从后背抵住了他:“什么地干活?”吴培文稳了稳神,一想,日本人30岁以上的都认识中国字,就蹲在地上写:家里有病人,看医生。日本人一看笑了笑,就让他走了,吴培文松了一口气:天助我也。他一路狂奔,直跑得精疲力尽,才在一个小煤堆后歇了下来。

没想到日本人还是从后面追了上来。就在日本人越走越近,离吴培文几米远的的时候,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晴朗的天空,霎时刮起一阵黑风。老人回忆说:“那风有十一、二级,刮得人睁不开眼睛,就咱俩面对面,都看不见对方。这时,我就听日本人吹响了集合号,然后他们走远了。”老人说:“我过去既不相信神,也不相信鬼,这一次我信了。”

吴培文工作证

虽逃过一难,但吴培文的行踪已经被日本人盯住了,回到村子后,他担心日本人再来,只好将大鼎秘密托付给自家兄弟,远离家乡避难,直到抗战胜利才回到安阳。

抗战胜利大鼎上交国家

1946年6月,当时的安阳政府一位陈参议打探到大鼎的下落,他劝说吴培文等人把大鼎上交政府。时任安阳县古物保存委员会主任陈子明和国民政府安阳县县长姚法圃带着一班警察,将大鼎从吴家大院东屋挖了出来。这一事件登载于当时的《民生报》:“7月11日夜派队并商得驻军X部之协助,至该村掘至终夜,于天明12日早晨将古炉用大马车运县存放古委会内。”此文中“古炉”即后母戊鼎。

马衡(中)陪蒋介石(右)观看后母戊鼎

曾任国立中央研究院院长的蔡元培先生,倡议国立中央博物院(今南京博物院)收购、拨交、发掘、集中一批全国第一流珍品,其中便包括后母戊鼎。1948年,大鼎在首都南京首次展出,据记载,蒋介石曾亲临参观,大鼎轰动了整个南京城

每天学点文物知识
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点击阅读原文 一键开通掌上私人博物馆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