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被清宫剧占满眼睛,不如来欣赏这幅历尽波折的盛典图
2018-09-13   新京报书评周刊

近日,北京的首都博物馆正在举办以“都市•生活——18世纪的东京与北京”为题大型专题展。此次展览中展出了以朱圭刻本制成的一幅刻本手卷,此卷涉及清康熙年间一次重大的庆典。


以这次盛典为材创作的《万寿盛典图》,历经波折,而曾经庋藏乾清宫的绢本也被烧毁了。如今,《万寿盛典图(市井卷)》应该就是现在惟一存世的、由王原祁统制、由冷枚等宫廷画家绘制的《万寿盛典图》绘本。


最近,随着《如懿传》、《延禧攻略》等剧集的热播,不少人都被清朝的宫廷生活吸引,借此契机,与其被清宫剧占满眼睛,不如来欣赏这幅历尽波折的盛典图。



撰文  | 褚朔维

 

公元1713年,清康熙五十二年,原本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年头,但这一年对于康熙皇帝来说却十分重要。这一年玄烨已亲政四十四年,而这一年又恰好是康熙帝六十寿诞。皇帝自己和他身边的诸大臣以及九卿詹事科道,则早在两年前就已开始擘画万寿庆典事宜。自康熙四十九年(1711年)十月至五十一年(1712年)十月,康熙即四次下发圣谕给户部及礼部,以谦恭之词过问万寿庆典的具体安排。


五十二年三月十八日,康熙六十寿诞当日,自西郊畅春园,经西直门至紫禁城神武门,庆典场面钜为盛大。当日,康熙行辇卤簿仪仗出畅春园,浩浩荡荡,行程数十里。沿途各王公贝勒、各部大臣,九卿詹事科道于道路两侧搭棚建台五十余处,结彩恭贺。盛况斐然。为记载这一盛况,庆典过后不久的四月初一日,一个叫做宋骏业的兵部右侍郎奏请康熙帝,愿为康熙自西郊畅春园回驾紫禁之盛况作长画以为纪念。圣上恩准后,宋骏业即绘出一个稿本,这个稿本历史上也被称作是“宋骏业稿本”,这个稿本可以说是康熙万寿盛典图的第一个版本。然而,不幸的是,绘出稿本后,宋骏业便因病而殁。虽然宋骏业稿本现已不知所终,不过,我们也可以从后续接手宋骏业工作的王原祁口中对这个稿本略有了解。


在记述《万寿盛典图》的“画纪”中,王原祁曾上奏圣祖皇帝,称“宋骏业所钩之稿,止有一半,其半尚未钩出”;又称,“所钩图稿,止有城外一半,自西直门至景山一路尚未钩出。”宋骏业去世后,圣祖皇帝在处理汉官过多参与党争时曾下谕这样评价:“宋骏业以能画在内廷行走,乃一险人,专事结党,学问不及朕,知而远之,姑念其内廷效力,给与半葬。”想来,王原祁在奏折中说宋骏业稿本“不无疏密参差之处”,与圣祖皇帝之前圣谕中对宋骏业的贬谪之语也不无关系。


 首都博物馆展出的《万寿盛典图》朱圭刻本手卷(局部)


宋骏业去世后,五十二年五月三日,圣祖皇帝命养心殿监造赵昌传旨王原祁,将宋骏业稿本传至王原祁手中,令其接手前者未竟的工作,继续《万寿盛典图》的绘制。王原祁其后审视了宋骏业稿本,继而“率同冷枚等在臣私寓宋骏业所钩未完之稿细加斟酌,并城中各处,钩画完全”。而王原祁提到的由冷枚等人“钩画完全”的画卷便是呈送圣祖皇帝的一个“送审稿”。这应当是《万寿盛典图》的第二个版本。十分值得庆幸的是,冷枚等人绘制的这个“送审稿”可能是最接近所谓原本“万寿盛典图”的一个绘本。


这个版本于康熙五十二年岁末进呈康熙御览。嗣后,康熙御批,冷枚等人所绘的初本甚得圣意,遂命王原祁于内务府造办处领绢,由冷枚等十三人绘制《万寿盛典图》正卷,并且命翰林院待诏曹日瑛录写“图中各处匾额、对联各体字样”。据文献记载,参与《万寿盛典图》绘制的,王原祁作为总裁官,统制盛典图相关各项事宜;而王原祁之外,冷枚负总责,尚有徐枚等十三人作襄助,绘制正图。此图卷于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正月画竣,后入藏紫禁城乾清宫,并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这便是《万寿盛典图》的第三个版本。


2014年北京故宫博物院展出的《万寿盛典图》重绘本(局部)


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正月初八日,朝廷方才开印复朝,王原祁便再次上奏,请编图书,责成翰林院于《四库全书》中编入《万寿盛典初集》。按照此书卷前刊列,《万寿盛典初集》的监修官是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王掞,总裁官则为户部左侍郎王原祁。然而,这个王原祁却于《万寿盛典初集》尚未修竣便去世了,其后则由其兄弟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王奕清接任总裁官一职。为纂修《万寿盛典初集》,朝廷又命书画镌刻名家朱圭根据冷枚等人的绘本镌刻出有一个刻本,刊载于《万寿盛典初集》之中。这便是《万寿盛典图》的第四个版本。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万寿盛典初集》修竣后,又由宫中武英殿刊刻五十套,分赠王公贝勒、各部大臣,九卿詹事科道。2001年,学苑出版社根据乾隆帝皇十一子永瑆成王府旧藏《万寿盛典初集》卷四十一和卷四十二(现藏首都图书馆)影印出版了朱圭的《万寿盛典图》刻本。


嘉庆二年(1797年)十月二十一日傍晚(酉时)乾清宫突发火灾,大火首先从乾清宫的东暖阁东面穿堂的楠木格子燃起,随即引燃乾清宫,并迅速延烧至左右两侧的弘德、昭仁两殿,及后侧的交泰殿。收藏于此的《万寿盛典图》也在大火中被付之一炬。嘉庆之后于乾隆八十寿辰时又命江南织造安排绘师依照朱圭刻本重新绘制了此图卷,这个版本可以说是《万寿盛典图》的第五个版本。这个版本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2014年,北京故宫博物院建院九十周年举办“天子万年——清代万寿庆典展”时展出的就是嘉庆二年的这个“重绘本”。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最接近曾经庋藏在乾清宫的那幅被烧毁的《万寿盛典图》的应该是民间流藏一幅绢本设色手卷,这幅手卷即冷枚等人分段绘制并呈送康熙审阅的那个稿本的一段。此幅手卷起于西四北大街般若庵,(图2-1)止于西直门内大街广济寺。此卷从起首至终结只是绘制了圣祖皇帝行辇未至之时的街巷,所绘制的是万寿庆典当日紫禁城外、北京城内内城中的市井街衢百态,因此,我们可以将这个本子称作是“《万寿盛典图(稿本)》之市井卷”,亦即《万寿盛典图市井卷》。


 《万寿盛典图(市井卷)》

 

由于曾经庋藏乾清宫的绢本被烧毁了,因此,这个《万寿盛典图(市井卷)》应该就是现在惟一存世的、由王原祁统制、由冷枚等宫廷画家绘制的《万寿盛典图》绘本。这个绘本起于西四北大街般若庵,止于西直门内大街广济寺。在康熙行辇未至时的街井之中,这个绘本描绘的是盛典当日紫禁城外、北京城内内城中的市井街衢百态。同时,在接近画卷结尾处,我们也可以有所发现,即有一方钤印:


“市井卷”接近卷尾处钤“宣統鑑賞”四字朱文印


据此,我们或可初步断定,这个绘本应该原属清宫旧藏,后被宣统皇帝溥仪带出宫。因此,可以说,这是一个更为值得特别注意的绘本。

 



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撰文:褚朔维;编辑:风小杨;走走。未经出版社或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人类为何迷恋咖啡,这是我听过最深刻的答案

印在烟纸壳上的老北京


直接点击 关键词 查看以往的精彩~

杠精的诞生 | 猫奴的诞生 | 晓书馆 | 4·23书系 | 好书致敬礼|2017十大好书|聚会方式|第一批90后|陈小武性骚扰事件|黄仁宇|社会我XX 孩子们的诗 | 2017年度好书 call | 至爱梵高 | 南京大屠杀 | 隐私 | 余光中 | 屠岸 | 《芳华》 | 西南联大  | 性社会学 | 11 | 秋季书单 | 江歌案 | 鱼山 | 龙榆生 | 阅读评审团 | 霉土豆 | 我和你 | 儿童性侵 | 广播体操 | 嘉年华 | 保温杯与中年危机 |《二十二》人性恶 低欲望社会


点击阅读原文,到我们的微店看看呀~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