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灭六国,靠这两张嘴,这两张嘴的幕后是:钱!
2018-09-12   历史教师王汉周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 明朝那些事儿 讲的历史是真的吗 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公元前221年,秦灭六国。


春秋以降五百多年诸侯纷争的混乱状态终结,华夏六合复归一统。


对于这场“非常7进1”的历史大选秀,

我们通常看到的版本是这样的——

自商鞅变法,偏安西垂的蛮秦开启富国强兵之路。

到了嬴政登基,国力日盛,天下归一,大势所趋。

秦王一声“开麦啦”,像一场了无悬念的“吃鸡游戏”,王翦、蒙恬、王贲、蒙毅、李信等一干将帅,统领60万虎狼之师,只用10年,便以摧枯拉朽之势依次团灭韩、赵、魏、楚、燕、齐


历史的真相,信乎如此?

倘若你真的这么认为,那么此刻,有两个相貌怪异的柔弱文士会从千年尘封的棺材板里蹦出来,指着你的鼻子,痛心疾首声泪俱下滴纠正你的错误想法,四溅的口水将瞬间淹没你懵逼的脸…


的确,在这场惊天动地的历史风云中,六国之亡,自然有其天下大势浩浩汤汤的必然性。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说,六国就是被这两个人给“说死”的!


这两个人,

一个脸上总带着一丝贱贱的坏笑,

另一个则总是一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倔驴表情。


前一个,叫姚贾;

后一个,叫顿弱。


就是他们俩,在战国末期,凭借着两张铁嘴和诸多见不得人的龌龊勾当,把六国朝野搅了个天翻地覆。





01


秦国一统天下之旅,

目标先瞄准了韩国。


请注意,

这个韩国可不是现在朝鲜半岛上的“思密达”,

而是当年与赵魏一起三分了晋国的韩国。


在所谓的战国七雄中,

韩国可谓一朵“奇葩”,

君臣上下,

不但没人干正事儿,

而且还经常自以为是的出馊主意,

试图投机取巧,总被打脸。


比如,韩国曾经派出水工郑国去秦国,阴谋通过修建浩大的水利工程,把秦国的国力拖垮。

结果,秦国将计就计,修成了伟大的郑国渠,灌溉汉中大地,成为富庶粮仓,国力大为增强。

再比如,韩国还曾数次在楚国赵国周国秦国之间玩弄挑拨离间的伎俩,试图火中取栗,结果都弄巧成拙大败亏输。


此时之韩,已是七国中最弱,秦欲灭之,并非难事。

可偏偏在此时,混乱羸弱的韩国,冒出一个大人物来,他就是法家集大成者,韩国王室公子韩非!


韩非虽然磕磕巴巴,但有经天纬地之才。

有他在,韩国就变成了一块不太好啃的硬骨头,加之秦王嬴政看过韩非的著作后大加赞赏,爱才之心顿起,特别想得到韩非为我所用。


于是,姚贾出场了。


姚贾来到韩国,就干了两件事。

一是私下大肆贿赂韩国权臣氏族,并吓唬他们,一旦韩王用韩非变法图强,他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二是明里不断威胁韩王,快快割地给秦,并交出韩非,可免灭国之灾。见韩王犹豫,姚贾说:大王,你看卫国那么小,秦国却不打他,为啥?因为商鞅是卫国人啊,如果秦王用了韩非,那肯定也不忍心打韩国的。


如此混蛋逻辑,韩国君臣竟真就信了。

不但把最好的一大片国土南阳郡割给了秦国,还把韩非也送去了秦国。


这可把韩非气炸了,当着秦王的面,他痛骂姚贾:秦国想统一天下,怎么能用这样的猥琐小人!你姚贾就是魏国一个看大门的贱人的儿子,还偷过东西,被赵国给驱逐出境,你是个神马东西!你就知道拿着秦国的钱到处送礼贿赂各国权贵,结交攀附,不过是给自己留后路而已,秦王早晚宰了你!


姚贾面对如此侮辱,竟泰然处之,他对秦王说:大王,您合计合计,姜太公、管仲、百里奚还有那小谁家小谁,都是啥出身?!遇到明主,他们不都成就了一番功业吗!


对此,秦王一笑了之。


后面的事儿,就简单了,秦国内史嬴腾只率领五万偏师,就收拾了有着173年历史的韩国。

而一代奇才韩非,也终于客死他乡。




郭开


02


灭了最弱的韩,秦瞄准了最强的赵。


说最强,不是赵的综合国力有多强大,而是说赵国非常能打。


秦赵之间,可谓一对宿敌。

长平之战,战神白起大败纸上谈兵的赵括,坑杀赵军40万。

之后,赵国也几次击败秦军,彼此的血海深仇,一直都憋着,就等着最后的大对决!


对于赵国,秦国可不敢大意。


因为赵国不但有一支久在云中草原抗击匈奴的战斗力爆表的雄健之师,还有一员在战国时代可以排进前三的旷世名将——李牧


就是这个李牧,在战国末代几乎战无不胜予取予求的秦军面前一点不怵,三番五次的教训秦国,令秦人咬牙切齿,必欲除之而后快。


果然,李牧的赵军与王翦的秦军在边境形成了势均力敌的对峙状态,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漫长的补给线,对秦军形成了巨大的消耗。


顿弱


此时,轮到顿弱出场了。


这个顿弱,是名家(战国时期以耍嘴皮子和狡辩术为主要特征的一个学派,整天讨论“白马非马”之类的闲淡)的一位名士。

他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非常非常非常能“装”。


当初秦王听说他的名声,要见他,他下巴高高扬起,说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对谁都不能参拜,要是秦王能接受这一点,我就给秦王个面子。


见面时,顿弱劈头盖脸先给秦王一顿批评。

秦王强忍,还向他讨教一统天下之策。

顿弱说,这容易,你多给我点钱,我去结交六国的权贵们,几年之后,这事儿就成了。

秦王说,这年头,地主家也没余粮啊,我没钱!

顿弱鄙视滴看着秦王说,反正呢,现在天下大势就是如此,秦出钱就能分化六国,最后一统,秦不出钱呢,那我就去游说六国,合纵抗秦,孰轻孰重,您自己掂量着办。


此时,顿弱携重金在燕赵之地,已经活动了三年多了。

他不但和秦国在赵国的商人们一起,把赵国的情报搞个一清二楚。

还搭上了当时赵国的第一权臣郭开


此时的赵王迁,本来登上王位就来路不正,还是个变态色情狂,整天就知道变着法摧残女人为乐。

而赵国的国政大权,尽在郭开股掌。


重金开道,顿弱早已经成为郭开的座上宾。


顿弱问郭开,现在秦军大兵压境,您觉得赵国能扛住吗?

郭开说,够呛啊,你们秦国太不够意思了,非要把我们赵国灭了,幸亏我们有李牧。

顿弱说,我的郭大人,你糊涂啊,你未来死就死在这个李牧上!


郭开惊讶道,此话怎讲?

顿弱说,李牧抗秦,结果无外乎胜负两端,败了,赵国被灭,你和李牧站在一起,难逃一死;

而胜了,李牧的声望必将如日中天,又手握重兵,到时你如何自处?


郭开闻言汗流浃背。

顿弱接着上条子说,郭大人,我可听说这个李牧正在私下里与朝廷里的很多官员氏族都在串联,说赵王昏聩,你是奸臣,要把你们俩全部干掉,另立新王啊!


郭开闻言而战栗,因为他太知道自己干过多少缺德事儿了,像“廉颇老矣”的这样的嫉贤妒能的勾当都和他有关,朝廷上下,积怨早已如沉默酝酿暗流涌动的火山。

再想想李牧对自己一直以来白眼,一旦李牧异动,他真没有好果子吃啊。


顿弱继续加码说,郭大人,您是个明白人,先下手为强。如果您现在把李牧除掉,秦国会给您记上一功的,未来,这也是一条后路啊。

郭开恍然称是。


不久,赵王突然召在前线谋划抗秦大计的李牧回都城议事,李牧不知有诈,一去不归。


赵军失李牧如失魂魄。

很快,相持的平衡被打破,赵国的防线全面崩溃,赵王和郭开投降,后皆惨死。

王子赵嘉带着一帮人另立代国,又扑腾几年,也被秦灭。




魏王假


03


赵之后,轮到了魏。


说起这魏国,可称为战国时代最“窝囊”的一个诸侯。

韩赵魏三家分晋后,魏国迅速成为战国最强大的霸主,魏国地处中原腹地要冲,山河兼备,土地肥沃。

加之魏文侯励精图治,启用吴起在诸侯间率先变法,魏国一时间强盛不已。

经济上,物阜民丰,商贾云集,都城大梁成为当时天下第一大都市;

文化上,名士辈出,群星璀璨,声动华夏;

军事上,“魏武卒”号称天下第一雄兵,所向披靡,几次胖揍秦国,把秦国紧紧困在函谷关以西动弹不得。


可就是这么一个最有“霸主相”的魏国,文侯之后的子孙却一代不如一代,不但国力军力大幅衰退,土地大幅缩减,四处挨打,而且大量人才外流。

吴起惨死不说,文有公孙鞅(生在卫国,宦在魏国)、张仪、范雎,武有孙膑、乐毅、尉缭,还包括文武兼备的信陵君魏无忌等等等等,可惜都不被重用。


秦军兵临城下之时,魏国的国王叫做“假”,这个魏王假,是如假包换的草包一个。

虽然国势已经衰微如此,还梦想着重现先祖的荣光,于是,上演了一出“聚贤天下”的假把式。


这时,姚贾的机会又来了,他在魏国散布谣言,说秦国选择的法家治国是霸道是邪路,魏国若想中兴,必须走王道。

结果,魏王假还真信了,用了一个叫尸埕的老学究当丞相,这位“尸大爷”为人到确实忠心耿耿,可实在不是治国之能臣,在整天的忠信仁义中,魏国终于走向了成为“尸体”的命运审判。


公元前225年,秦国大将王贲率军围攻魏国都城大梁,基本上没怎么打,而是引黄河、鸿沟之水漫灌大梁,三个月后,坚固无比的大梁城终于被泡塌了,魏王假出城投降,立国179年的魏国自此灭亡。





项燕


04


魏之后,轮到了楚。


楚国是当时国土面积最大的诸侯国,如果看地图,当时整个南中国基本都是楚国的地盘。

可是,这个大国除了盛产鱼米之外,也盛产昏君,其政治的落后和统治的腐朽,在列国中可谓最甚。


然而,秦国还是低估了楚国,因为楚国虽弱,但是,却有一个战神般的人物——项燕。


秦王嬴政也是有点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以为灭楚就是分分钟的事儿,派大将李信率兵20万贸然攻楚,结果被项燕诱敌深入打得大败,秦国的统一战争遭遇了第一次重挫。


秦王痛定思痛,重新启用老将王翦,率举国60万大军,再次攻楚。


而此时,姚贾等人再次发挥作用。

一方面,他们用重金收买楚国分封的权贵,掣肘分化楚国的力量;

另一方面,编造谣言,说项燕拥兵自重,不乘势主动进攻,有不臣之心。

结果楚国朝堂之上一致强令项燕主动进攻。

项燕无奈,只好放弃了原来有效战略,与秦军正面死磕,此举正中秦军下怀,很快,楚军兵败如山倒,项燕自杀身亡,楚国很快灭亡。


当然,楚国人还是喊出了“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铮铮誓言,若干年后,项燕的孙子项羽等人灭掉大秦。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馊主意:荆轲刺秦


05


灭楚之后,只剩下北方的燕国和齐国了。


燕国也是弱国。

但是,燕赵大地,多慷慨悲歌之士,燕国太子丹先派荆轲刺秦未果,战斗也很激烈,不过最终还是不敌。


燕王喜逃向辽东,太子丹幸免,也联系赵(代)国残余试图再起。

在顿弱等人的蛊惑下,燕王竟然杀了自己的亲儿子太子丹,向秦示好。结果,燕国最后的一丝血性也没了,残喘几年,最终被灭。


至于齐国,这个曾经在春秋战国时代第一个称霸的东方大国,此时,也早没了当年的豪气,一直试图讨好秦国以自保。


可是,在一统天下的如火雄心面前,跪舔从来是没有用的。

此时,顿弱等人早已经在齐国半公开的展开“工作”多年,一方面为秦国提供情报,另一方面,把齐国第一权臣的后胜等人喂了个脑满肠肥,忽悠的神魂颠倒。


当时的齐王建本来就声色犬马无甚主见,面对秦军的铁蹄早慌了神儿。这时,后胜等人彻底撕下了“忠臣”的面纱,几乎采取了完全不抵抗政策,直接就劝齐王投降,齐王无奈,只好出城降秦,而此时,齐国还有七十多座城池,和数十万大军。


后来,这个最不争气的齐王在一片松柏林之间被活活饿死。

不知道他去了地下,有何颜面去见他的老祖宗“春秋第一霸”齐桓公。




秦灭六国


06


就这样,姚贾、顿弱等人活生生“说死”了六国。


其实,这并非他们二人的个人英雄主义表演。

当初李斯尉缭等为秦王谋划统一六国的时候,就在整军备战这条“明线”之外,确定了把六国之水搞混这条“暗线”。

用史书的话说,就是“毋爱财物,赂其豪臣,以乱其谋”。


这一明一暗两条策略相互配合,强兵+利嘴,二元打击模式,成就了秦国十年间一统天下的壮丽伟业!




番外


在话题的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个有趣的现象吧——


帮助秦国一统天下的功臣中,

李斯来自楚国,

尉缭来自魏国,

蒙氏来自齐国,

姚贾来自魏国,

顿弱来自赵国…

再加上在秦国图强之路上发挥过重要作用,

为大秦之盛不断奠基的:

商鞅来自卫国、

张仪来自魏国、

范雎来自魏国、

蔡泽来自燕国…


六国人才辈出而不能用,

秦国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这背后只站着一个东西:


更确切的是:

花钱之道!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