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别人把你捧上天的时候,就是你最危险的时候;
2018-09-11   洞见销售

飞箝是《鬼谷子》关于论辩术的一个重要方法。

飞是褒扬激励,箝是挟制,所谓飞箝,就是以激励、褒扬的言语去收服人心,使对方为我所用。运用飞箝之术对付别人时,要先审察、揣摩他的心意,知道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然后再靠上去说些他喜欢听的话,把他捧得心花怒放,或抨击他最厌恶的事,以便让他把你引为知己。

在他心花怒放或引你为知己之时,向你敞开心扉,交出老底,如此这般,你就可以占有主动权了。

  【鬼谷子飞箝原文】

凡度权量能,所以征远来近。

立势而制事,必先察同异,别非之语;见内外之辞,知有无之数;决安危之计,定亲疏之事。

然后乃权量之。其有隐括,乃可征,乃可求,乃可用。

引钩箝之辞,飞而箝之。钩箝之语,其说辞也,乍同乍异。

其不可善者,或先征之,而后重累;或先重以累,而后毁之;或以重累为毁,或以毁为重累。

其用,或称财货、琦玮、珠玉、璧帛、采色以事之,或量能立势以钩之,或伺候见涧而箝之,其事用抵巇。

  【鬼谷子飞箝译文】

凡是考察权变能力,都是为了征召远近人才,使之归附投奔,建立制度,管理事务,一定要先考察相同与不同,辨别言语之是非,发现言辞的表面与实际的真伪,知道是否具备某种能力的术数,确定有关安危的计策,确定或亲密或疏远的关系,这样再权衡估量长短轻重。

其中有需要取长补短的,在需要时就可以征召,可以求取,可以任用。


运用言辞中钩箝之术,引诱他人言论归顺自己,或以激昂言论引诱从而控制对方得到实情。


诱致对方实情的话,是一种游说之辞,时而相一致,时而不相一致


对于运用钩箝术也不能达到归顺目的的,或者先征召,然后排列比较;或者先排列比较,反复试探,而后就其弱点予以毁谤;或者是反复比较试探使对方暴露弱点,或者是使对方暴露弱点从而比较试探。


运用这种方法时,或者用财物或各种珠宝等给予试探,或者衡量、考察对方才能,确定去留的趋向以引诱对方实情,或者发现对方的弱点箝制对方,上述方法就是运用抵巇之术达到自己的目的。

  【事典】小卒巧言救赵王

赵王武臣派韩广到燕国,燕国人就立韩广为燕王。赵王联合张耳、陈余向北攻打;到燕国地界。

  一次赵王外出时,被燕国军队捉住了。燕将把赵王囚禁起来,要赵国分一半土地给他,才肯归还赵王。赵国十次派使者去谈判,都被燕将杀了,张耳和陈余急得无计可施。有一个干粗杂活的小卒辞别同屋的人说:“我替他们去说服燕将,然后和赵王一起回来。”大家听了他的话都觉得可笑,一个小卒竟出此狂言,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这人来到燕军的营寨,问燕将说:“你知道我来干什么?”

  “你想得到赵王。”

  “你知道张耳和陈余是什么样的人?”

  “他们都是贤德之人。”

  “你听说他们有什么打算吗?”

  “想得到赵王。”

小卒笑着说到:“你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的打算。武臣、张耳和陈余三人,轻而易宁举就攻下了赵国几十座城,其实每个人都想南面称王,谁愿意一辈子做别人的公卿宰相呢?大臣的地位和君主的地位怎么能同日而语?他们主要是担心天下大势刚刚稳定,不敢三分天下,各自称王。因此暂时按照长幼顺序,先让武臣做王,以便稳定赵国的人心。现在赵国已经安定,这两个人早就打算把赵国分开,各自称王,只是时机尚未成熟。现在你们抓住了赵王,这两个人名义上是要救赵王,实际上是希望燕国把他杀掉,然后他们好把赵国一分为二,各自为王。你想,一个赵王尚且轻视燕国,等这两位贤王互相配合,来追讨谋害赵王的罪过时,燕国不是要被灭掉了吗?”

燕将觉得他说得对,就放了赵王,这个小卒驾着马车和赵王一起回到赵国。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