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展先生旧体诗作摘载
2018-08-17   上海书评



陈子展先生(1898-1990),原名炳堃,字子展,即以字行,湖南长沙人,著名现代作家和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专家。历任南国艺术学院、中国公学、复旦大学等校教授,1937年起任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抗战西迁,坚持教学,备历艰辛。1950年卸去系主任职务,此后主要从事科研和青年人的培养工作。先生早亲文史,耽读典籍,博观约取,推陈出新,代表性的学术成果有《诗经直解》《诗三百解题》《楚辞直解》《中国近代文学之变迁》《最近三十年中国文学史》等,并有杂文《蘧庐絮语》一册行于时。按针对《诗》《骚》二者之全面纵深究治,尤为展师平生着力之所在,盛业名山,足堪传世。而感讽赋吟,亦其爱好,幽奥衍遒,谓宗宋诗。今据先生亲属邹兆曼女士保存之抄件,就中选取若干首以飨读者。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陈允吉



陈子展与夫人



诗︱陈子展



诗稿系陈子展先生之子手抄


听《搬夫曲》

——赠冼星海(1936)


试听《搬夫曲》,声从愤薄来。
嗷嗷过秋雁,郁郁起春雷。
劳者歌其事,诗人告厥哀。
曲终如有问:怀抢几时开?


在新歌曲作家冼星海家里,看到田寿昌先生的一幅立轴。……冼先生嘱我为他写一副对联,或者写一个横幅,可惜我不能写。不过我在百代公司听过他的《搬夫曲》,就写了这首五律赠他。《立报·言林》,1936年8月24日)



赠徐懋庸(1936)


恨我十年长,输君为少年。
徐陈效古谊,湖海共寥天。
何以施萌隶?无为计苟全!
但容三岛在,宁死不求仙!


再赠懋庸(1936)


危机不可越,一九三六年。
备战已多国,相安能几天?
神州莫毁灭,死地得生全。
自有凌云志,吾曹不羡仙!



赠郭鼎堂二首(1941)


遂古之初孰道之?问天宁自运神思。
五经重估诗书价,三代旁征甲古辞。
哲理原从忧患得,壮心只许蠹鱼知!
史观一变开奇秘,耻抱春秋作饼师!

蜀锦翻奇自湘绮,鼎堂踵事益增华。
六朝伟辞贵创格,百国宝书供后车。
诗境别开新大陆,心花发自故柯芽。
稼轩果令江湖老,南渡词人第一家!


晚饭后与二兄(马宗融、姚蓬子)絮谈,均属予为郭鼎堂创作二十五周年纪念写诗。雨止归家,被未解,为赋长句二首(下录上诗,见1941年11月1日残存日记)。


四川青年诗人贺远明先生为诗中“蜀锦翻奇自湘绮”句写信给郭,提出不同看法,认为郭之学并非源于王壬秋。郭在其复信中说:“……子展先生‘湘绮’句似亦无大毛病。马杨设教,文翁实开其先。近世蜀中之知有朴学,不能不归功南皮与湘绮也。子展乃湘人,故不免言之亲切如此。……”(贺远明:《记与郭老的一段文字因缘》)



寿茅盾五十(1945)


雄辩固雄哉!要为大众开。
文章关世运,气节愧奴才。
不惜垂垂老,难禁字字哀。
兰台今日聚,百感一时来!


十年以来,世变日亟,而茅盾先生艰贞奋斗,不改初志。今逢其五十揽揆之辰,用撰芜句为寿。首句雄辩为小说社名,见周密《武林旧事》。末句兰台聚为文人聚会之意,见《南史·任昉传》。(1945年6月21日)



·END·


本文首发于《澎湃新闻·上海书评》,欢迎点击下载“澎湃新闻”app订阅。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访问《上海书评》主页(shrb.thepaper.cn)。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