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人的艺术形象,是如何变坏的
2018-08-10   新周刊


本文已获授权

来源:壹读(ID:yiduiread)

作者:三三


出家人,一向信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面对性的诱惑,能在一众妖艳jian货的勾引中坐怀不乱,

但在很多文学影视作品中,人家好好一个禁欲和尚,却偏偏被写成了淫僧。有xxoo行为不说,还专门安排僧人当主角,和俗人谈恋爱?

why文学作品里的僧人都很色情?


暂时比较清白的出家人

任何一样东西,在刚出现的时候,因为新鲜,都会自带滤镜,具体情景请参考男女刚谈恋爱的甜蜜值。

佛教同理。

西汉末期,佛教传入中国。这时的佛教还比较原始,组织方式沿袭了印度的僧团制度,僧人们只用遵守僧团内部的规矩,至于世俗政权,是不太care的。再加上出家人恪守四大皆空,不带一点人间烟火气,也带上了神圣光环。

《世说新语》里记载了二十多位僧人和当时名士的交往,从这些交往中可以看出僧人们在中国的早期形象。

如竺法深,见朱门和跟游蓬户没得啥子区别,不为金钱所动,僧品还是很正面的,

如支道林,能说会辩、见解独特,王羲之都被他讲的《庄子·逍遥游》所折服,

总体来说,在《世说新语》中,僧人的形象都比较积极。


形象开始滑坡

东晋时期,佛教被统治者盯上了,一些统治者开始利用佛教来教化百姓,很多人开始追随佛教,出家为僧。

魏黄初中,中国人始依佛戒,剃发为僧。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随着僧人增多,不符佛教的行为也开始出现。佛教史料《高僧传》就记载有真假和尚存在:

澄道化既行,民多奉佛,皆营造寺庙,相竞出家,真伪混淆,多生愆过。

梁元帝萧绎,就被和尚绿过

事情是这样的,萧绎有个妃子叫徐昭佩,俩人感情不咋地。但徐昭佩人到中年,又不受宠,只好找别人通奸,瑶光寺的智远和尚就是她一个偷情对象。除了和尚,徐昭佩还和萧绎的亲信暨季江搞上了,暨季江搞事之余不禁感慨:

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溧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犹尚多情。

从此徐昭佩就以成语“徐娘半老”的身份名垂千古。这事也充分说明,出轨,绝对不能和文艺会写诗的人搞。

佛教人数大增,加之僧尼们并不受自己统治,统治者感觉到了危险,开始灭佛。著名的,是南北朝时期的三武灭佛。到了隋唐,佛教又重新得到统治者的宠爱,在唐玄宗时期,统治者还从僧团中夺得了僧人的控制权,僧人从此得受统治者支配,成为维护统治的工具。

于是隋唐时期,佛教大兴的同时也在统治者控制下开始了本土化。僧人形象,在文学作品中也有好有坏。破戒的僧人,在这一时期的文学作品中多被叫做“异僧”。异僧们的行为主要有三个,一是僧人不守佛教清规戒律。南朝时期,梁武帝曾颁布《断酒肉文》,下令禁止出家人吃肉喝酒,但唐朝的《太平广记》中有很多出家人违反此规定的记载。

二是贪得无厌,原本该无欲无求的出家人居然爱起了钱财。唐高祖就因此处置过一批僧人和寺庙。

《旧唐书》

第三个,就是僧人开始在文学作品中色情化。《大唐新语》、《纪闻》等作品中都出现了不少僧人破戒xxoo的形象。


彻底崩坏

僧人形象彻底崩坏,在文学作品中以淫出名,被冠以“淫僧”之称,是在元明清时期。

元代,藏传佛教中的密宗开始自上而下盛行。而密宗最为人所知的,是男女双修法,人称欢喜佛法。

双修法,三言两语很难以解释,在佛像上的直接体现是这样的,

胜乐金刚和其明妃金刚亥母

女身称作明妃,至于两人在干啥,佛教的解释是通过 “以欲止欲”,借和明妃的修炼,达到修炼佛法、超然欲望之外的目的。粗暴理解,有点儿以毒攻毒的意思。

但这些高深的理论俗人不懂,也根本不!想!懂!凡人之所以称为凡人,就是肤浅得只看表面,淫者见淫,于是这佛家双修法就被当做了人间性教材……

元代统治者推崇藏传佛教的就有这个因素。谁说世间没得双全法?欢喜法就可以!不负如来不负,到头来哪个都不耽误:

帝王大婚时,必先导入此殿。礼拜毕,令抚揣隐处,默会交接之法,然后行合卺。

上行下效,双修法在朝廷之外也变成了房中术,和淫秽色情联系在一起,再没有了宗教的庄严和神圣,僧人形象也从此大滑坡,文学作品的僧人形象也越来越和性绑定,“胡僧”就是专门使用双修法进行色情活动的僧人代表。

修欢喜法的法海

到明代,淫僧已经成为了文学作品的常驻嘉宾。

如果元代藏传佛教是俗人们的yy去掉了佛教的神圣性。那在明代,就是僧人们自己走向了世俗。

朱元璋自己当过一段时间和尚,知道佛教在凝聚人心方面的厉害。为了不让佛教威胁统治,同时也能让佛教为自己所用,朱元璋推行了僧官制度,让僧人入朝为官。他写的《拔儒僧入仕论》劝僧人说:

若仕以道,佐人主,身名于世,禄及其家。贵为一人之下,居众庶之上,高堂大厦,妻妾朝送暮迎,此非天堂者?

公开以钱、权、名和色吸引僧人为官。

在朱元璋的软硬兼施下,有很多高僧走向了官场,这也直接导致了僧人形象下跌:脱掉法袍之外,僧人也不过是个人

加之明后期,因为财政困难,僧人的“身份证”度牒开始售卖发行(明前期严格控制僧尼数量,僧尼要经过考试才能出家),很多人为了享受政府对僧人的赋税、徭役优惠,通过买度牒出家为僧。

僧人质量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很多滥竽充数的人无视佛教规定,披着僧人的名头干俗人做的事。

生活中的现实情节,在晚明文学作品中得到了狂欢。

明后期,社会崩坏,之前推崇的“存天理,灭人欲”理学让人太过压抑,人们不再继续禁欲,而是放飞自我,导致社会风气大变

人情以放荡为快,世俗以侈靡相高。

色情作品有了市场。

加之明朝后期商品经济发展,文学作品得顺应市场要求,人们喜欢看啥就写啥卖啥。性本身不稀奇,带点情节、有角色、越是禁忌和神秘的性,越让人想看不懂的,参考制服诱惑和日本AV

于是淫僧成为晚明文学作品的重要角色。

在古代艳情小说史上有姓名的“三言”—《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和淫僧、恶僧有关的作品,就占了近30%。

三言中出现的淫僧,还带点劝诫性质,作者在写淫僧时有考虑以此教诲僧人不要再堕落,

我欲立情教,教诲诸众生。


公案小说中的淫僧,有为迎合市场需求的商业化写作痕迹。

从万历中期到明末五十年间现存的11本短篇公案小说中,每本都有3%-11%不等的篇幅与淫僧相关。

图片来自《被建构的叙述:晚明公案小说中的淫僧故事

《律条公案》甚至还单独列出为淫僧列出了一个篇目——“淫僧类”。

《律条公案》小黄文一则 

这些公案小说中的淫僧故事在情节、细节上都有很多相似之处,写作上带有套路。学者苗怀明分析认为这是为了市场,作者们刻意强化僧人的犯奸行为以吸引读者。

无论是天性解放,还是基于生活的艺术创作,又或者是商业需求,文学作品中僧人破色戒这个梗是流传下来了,《水浒传》里刻画的淫僧的形象至今都为人乐道:

一个字便是僧,两个字是和尚,三个字鬼乐官,四字色中饿鬼。

参考资料:

1.“三言”中的僧尼形象及其审美价值研究[D],牛玥,西南大学,2010年4月12日

2.唐代小说中的法术僧人与另类僧人 [J],赵杏根,苏州铁道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年6月第19卷第2期

3.佛教世俗化对晚明世情小说中僧尼形象的影响[D],王煜,湖南师范大学,2014年5月

4.薛英杰. 被建构的叙述:晚明公案小说中的淫僧故事[J]. 励耘学刊:文学卷, 2015(2):241-259.,

5.为什么会有“淫僧妖道”?张彰,澎湃新闻,2015年10月31日, 

6.明代小说中佛门情欲现象研究[D], 陈苗苗,河北大学,2015年5月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