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皇帝怎么喝酒
2018-08-10   北京吃货小分队

本文经 红小豆馆主(ID:yangyuanandre) 授权转载




“人生百年常在醉,算来三万六千天”,这是元朝官窑瓷器上的诗句,显示了蒙古宫廷饮酒的豪迈,虽说在此后的朝代中,天天喝大酒的事已经很少见了,但是爱酒的皇帝却也层出不穷,就拿离我们最近的清代来说,每个皇帝都有他们各自喝酒的故事,而且他们喜欢喝的酒,有不少也流传至今。



 

爱配药酒的雍正

雍正不当皇帝的话,恐怕能是个特别好的药剂师,在他当王爷的时候,就常与道士往来,酷爱炼丹等神仙方术,而且还特别喜欢配制养生药酒,清宫里记载的补益药酒,比如龟龄酒、松陵太平春、春龄益寿酒、八仙长寿酒、五加皮药酒、状元露、黄连露、青梅露、红毛露、参苓露等,大多都与他有关系。雍正八年的时候,他还特意让内务府去他的潜邸雍和宫查看当年他配制的药酒情况,如果没过保质期,仍旧调入宫内饮用。



 

世宗在位时,首创了清宫过年明窗开笔的仪式,也就是说过年的时候,大年三十那天皇帝要封笔,休息一天,等正月初一要有个开笔仪式,以示我又上班了,这个仪式所用的就两样东西,一管万年竹枝笔,一杯屠苏酒。虽说屠苏酒在古代中原地区就用于新年,像宋代王安石便有“春风送暖入屠苏”的诗句,但真正把屠苏酒用于宫廷新年礼仪的则是雍正帝。这屠苏酒便是地地道道的药酒,内中含有大黄、桔梗、白术等多味中草药,炮制工序复杂,有祛除瘟疫的效果。



 

独爱玉泉的乾隆父子

清朝皇帝里戏最多的一定是乾隆帝,他喜好附庸风雅,生活上的诸多事务,总爱在古代文人士大夫的情趣中找出说辞。比如他调制的三清茶,以佛手、梅花、松仁为茶,用雪水冲泡,不仅自己为其作诗,在重华宫茶宴上,还命群臣以此联句,极尽风雅之姿态。茶如此,酒更是如此,乾隆曾命人测量天下名泉的水质,京西玉泉山的水名列前茅,由此定下了皇家每日引用玉泉山水的习惯。


玉泉山

 

天下第一泉不仅品茶好,而且酿酒也是绝佳,在每年春秋两季泉水最清的时候,酿造上好的玉泉酒,无论平时用膳,还是宫廷宴飨,玉泉酒毫无例外地都是皇上的首选,到了嘉庆朝,皇帝更是喜爱此酒,在不提倡饮酒的清宫里,他仍然时常一天半斤、一斤地喝,嘉庆表面上看着温文尔雅,但就这酒量,也可见是个性情中人。玉泉酒的配比大致是糯米(近120斤)、淮麹(7斤)、豆麴(8斤)、花椒(8钱)、酵母(8两)、箬竹叶(4两)、芝麻(4两),如此出酒96斤,虽然有了配方,但没有玉泉山的水,所谓酿酒也是白搭。


 

慈禧太后的莲花白

到了慈禧太后掌后宫的时候,玉泉酒依旧是清宫中最常用的酒,不仅用于饮馔,而且在做菜时当料酒。不过,每到夏季的时候,一种叫莲花白的酒又称为了慈禧的新宠,常常用于赏赐她的亲信大臣。按《清稗类钞》所载:

 

瀛台种荷万柄,青盘翠盖,一望无涯。孝钦后每令小阉采其蕊,加药料,制为佳酿,名莲花白。注于瓷器,上盖黄云缎袱,以赏亲信之臣。其味清醇,玉液琼浆,不能过也。


 

也就是说瀛台附近的花心都让慈禧派人给揪光了,再配上一些中草药,专门用于酿造此酒。我记得北京大约在30年前还能见到这款酒,北京葡萄酒厂酿造,大概是49度,后来就渐渐消失了,可惜那会儿我太小,没尝过,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据说味道浓郁,且有一股清甜的药酒香,现在一些超市里卖的莲花白酒是河南产的,与当年宫里的莲花白貌似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现在我们还能见到的这些清宫用酒,主要以药酒居多,还是不是当年的配方以及炮制工艺,就不得而知了,玉泉酒没有玉泉山的水,恐怕也难再复制,而且本身它当年就不是民用酒。不过要说到莲花白,上世纪80、90年代,整个社会刚刚从刻板的体制里走出来,又受到诸多外国新鲜事物的冲击,企业的改制、关停并转,致使如此有特色的酒在市面上消失,的确有些可惜了。


本文经 红小豆馆主(ID:yangyuanandre) 授权转载


吃货们都在看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