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1566》为何成豆瓣第一神剧?
2018-08-10   叶之秋读书

  

 《大明王朝1566》为何高居豆瓣榜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其中蕴含了为人为政之道。

      今天简单说两个小人物,一个是太监冯保,一个是官员周云逸。

      冯保是东厂提督、皇宫中的太监头目,顶级大太监吕芳的干儿子。此人在皇宫之中权力极大,一心想着往上爬。但是,他年纪尚轻,修为不够,做事情还比较急躁。

  电视中重点用了两件事情提醒啊冯保还不够成熟。

  其一,奉命对周云逸廷杖二十,结果一顿乱棒打下,将周云逸活活打死。

  其二,嘉靖孤身斋戒祈雪,后来,大雪终于降临,冯保严令各小太监、小宫女不得喧哗,抢在司礼监六大太监之前,去给嘉靖皇帝报喜。

  总之,在为官上,冯保比一般人有造诣,懂得一切以领导意志为上,但是,还没有领悟政治的终极奥义。即大太监冯保与浙直总督胡宗宪都一再提到的为官三思。

  所谓为官三思,是指思危、思退、思变。

  电视剧中,1565年,因为严嵩一档把持朝政,严世藩滥用权力,打着为嘉靖皇帝修建宫殿的旗号,大肆侵吞公款,以至于年终结账时出现了将近一千四百万两的亏空。那一年整个明朝的国库收入不过是三四千万两。因此,此举引得嘉靖皇子裕王以及裕王师友徐阶、高拱、张居正等人的不满。他们便想找机会弹劾严世藩,将祸国殃民的严嵩一党扳倒。

  那一年从入冬以来,京城附近一直没有下雪。没有下雪,来年便会出现虫灾。在古代,天象往往与帝王德行关联。入冬不雪,被钦天监官员周云逸引申为上天警示,于是他公然上书,斥责户部滥用钱粮,以至于天怒人怨。

  “天怒人怨”这个帽子太重,这无异于指着嘉靖皇帝的鼻子大骂。嘉靖皇帝大怒,区区一个钦天监官员,竟敢妄揣天意,并且连户部钱粮也管起来了。嘉靖皇帝认定背后必定有人指示,于是下令廷杖二十。

  冯保经常跟随在大太监吕芳身边,对嘉靖皇帝的心意倒也能猜上几分,他逼问周云逸背后主使之人是谁,只要说出,便可保周云逸无事。周云逸就说,自己是大明臣子,出于公心,并无指使指认。周云逸既然不认账,那冯保就无法去讨好嘉靖,于是二十板子下去,周云逸就被打死的。

  被打死之后,嘉靖皇帝后悔了吗?后来,嘉靖皇帝下令吕芳,要优抚周云逸加人,并且找出将周云逸打死的太监。于是冯保被吕芳丢在雪地里,差点跪着冻死了。

  其实,嘉靖皇帝根本没有后悔。当时他就是要通过严惩周云逸,打击周云逸背后的人,他要告诉周云逸背后的人:这天下还是老子的天下!

  冯保只看到眼前利益,看到嘉靖当时的怒火,却没有看到嘉靖与裕王,与徐阶、高拱、张居正等人复杂的关系。

  比如说,电视剧中提到一个细节,裕王慨叹:我还不如你们,我见父皇还是两年前的事情。今天若非因为皇孙,我还不能见到父皇。

  裕王是嘉靖皇帝第三子,在当时几乎是铁板钉钉的皇位继承人。为何嘉靖一方面喜爱这个儿子,一方面又故意冷落这个儿子呢?

  因为裕王注定是嘉靖的掘墓人。

  为了巩固自身的皇权,嘉靖皇帝必须立太子,可是,立太子之后,便会围绕太子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这势力一旦掌控不好便会凌驾于皇权之上,对皇权形成巨大危害。

  换言之,裕王既是嘉靖的继承人,也是嘉靖后期的最强大政敌。

  且看内阁会议散会之后,严嵩、严世藩留在皇宫,伺候嘉靖,徐阶、高拱、张居正欢欢喜喜前去裕王府恭贺皇孙诞生,就可以看出,嘉靖对儿子,对皇孙的心情很复杂。

  生了皇孙,儿子裕王的权力就更稳固了。这对于嘉靖帝是一件大好事,但是,也是一件满是危机的事。

  嘉靖就能居安思危,目光长远,能稳中求变,冯保则要单纯地多。

  当然,后来在吕芳一番苦心点拨之下,冯保进入裕王府做了皇孙的大伴,修为境界明显提高,渐渐就有了大太监的架势。

        喜欢的朋友可以百度观看。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