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梁山好汉,我对大宋朝有点不满意
2018-08-07   花儿街李莫愁



来源:霍老爷(ID:ddz_233)



有了安全才有温饱;有了温饱,才有了阶层流动;有了流动,尊卑才有了意义;有了尊卑,才有了秩序的稳定。



01



梁山好汉的问题,就在于过于自恋,明明已经是出来表达不满了,但一定要表达出来一个意思,我过得还行,好歹我车马齐全,开封府曾经六七万一平的房子住着。

 

所以呢,皇帝还是好的,都是奸臣当道弄坏了,日子还是能过的,就是小人太多了,啸聚山林是没有的,替天行道才是真的,冲州撞府是没有的,一心报答赵官家才是真的。

 


这也就是,大宋朝的中产阶级,这些梁山好汉们,活该就上了水泊梁山。

 


02

 


这些背后的潜台词是什么呢?如果把大宋朝比做一座五层楼的话,若皇帝住在顶层,则梁山好汉最少也是二层,有些好汉甚至是三层。

 

好汉们要的,有的是公立学校不要减负,孩子要考科举,有的要的是大名府开封府房子都不涨价,至少是在我买得起二套房以前不涨价,当然我买以后最好猛涨,至于西门庆卖假药的问题,我有钱我不会吃我没有吃到我管不了好不啦。

 


梁山好汉们想的是,我不需要盖第一层,直接把我二层加固了,让我二层活得好好的,那就够了,所以宋江愤懑的,是有志难伸,封侯无门,至于放走几个大盗,对社会治安多大危害,他是不管的。


戴宗要的是,囚犯们该给的孝敬一分钱不要少,至于囚犯们的孝敬从哪来,戴宗是不管的;至于小李广花荣,豹子头林冲,心心念念的无非是扬名立万,去疆场博他个封妻荫子;至于大宋跟谁打仗,钱粮哪来,死多少人,他们是不管的。

 

他们的愿望,看起来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确幸,但其实是要满足他们,社会付出的东西要多得多,不是说他们追求幸福的愿望错了,而是说,他们的幸福生活本身,就是建筑在另一个更广大的不幸之上,而它们却一直以为,这是他们的勤奋所得。

 

公立学校不减负,那就要增加教育支出,改善教师待遇,不然谁来给你多看半天孩子,大城市的房价高,那是对无数中小城市吸血的自然结果,不然你的高薪怎么来?


03


 

这就是梁山好汉的问题,表面看,是怂,其实骨子里是坏。

 

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总能给自己想到一条退路,即使到了万不得已,他们也各有各的解脱办法。

 

比如林冲,老婆被调戏了,可以忍一忍;刀被夺了,可以解释一下;就算是被充军发配,有两个差人天天算计置于死地,被鲁智深打救了,那也不能跑的。


到了沧州牢营草料场,还是想着靠一身本事,升职加薪当上ceo,哦不,当上军官,捞了一个草料场看管的肥差,都是值得庆幸一下的。

 

这就是好汉式的庆幸,我还有希望,我跟他们不一样。

 


所以梁山好汉最大的坏,不是他们草菅人命的滥杀,而是他们固守一亩三分地的鸡贼,这些人,太懂得怎么算计了,粗莽如李逵,欺负人只会选择他惹得起的鱼牙子张顺,不会把气撒在戴宗头上。

 

到了梁山,依然要有招安一条后路留着。

 


04



至于住在第一层楼板下的人,梁山好汉是无所谓的。

 

替天行道的话,阿拉就是讲一讲,侬不要当真。


林冲到了梁山,要纳投名状,听说是要下山杀个人回来,心里一点波澜都不起的,电视剧里的林冲那是美化以后的,看见客人经过心里同情不忍下手,这是编剧的改造。


其实第一天,林冲是没有看见单身客商,不便下手,所以“闷闷不已”,第二天看见一队客商,结果三百多人,林冲不敢动手,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怎么“恁地晦气?


“第三天等到了一个落单的挑夫,可惜扔了一担财帛跑了,林冲想的是这颗人头没拿到,拿这担财帛作数,抵了投名状。


等到财帛的主人赶过来,林冲想的也是,投名状可算有着落了,并没有想过,杀害一个无辜的人,谋财害命有何不可。只可惜来人是同样的好汉杨志,本事高超,才没折了命。

 


林冲的心态,正是好汉的心态,也是社会中产的心态,凡中间阶层,特别会为自己开解,阿拉孩子要上私立的啊,阿拉通勤不能太远了,阿拉呼吸道过敏的呀,于是,阿拉做一点恶,侬要理解一下的啊。

 

但是当然,我们不能指责林冲们,在大宋,皇上要的是礼教秩序,蔡京要尊卑有别,现梁山好汉前大宋中产们想要上升有道,再往下的武大郎郓哥什么都不要,只想要好生,谁有错吗?


倒也不一定谁有错,但是每一个人关心的都是脚下的楼板,觉得可以不用建设第一层就能存在,违背了马斯洛的需求理论罢了。

 

大多数时候,是有了生存,才有了安全;有了安全才有了温饱,有了温饱,才有了阶层流动;有了流动,尊卑才有了意义,有了尊卑才有了秩序的稳定。


这是一环扣一环的问题,当你想要建设一个没有第一层的楼板时,一定是一个空中楼阁。

 


05


 

若蔡京高俅是大盗的话,那么梁山贼寇无疑是小盗,所以《水浒传》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故事?讲的是一个小盗被大盗逼着上了山,又终于被大盗算计着送了命的故事。

 

作为小盗们的好汉固然值得同情,但更令人深思的是,堂堂大宋朝,为什么一定要成了小盗,才能站在第二层楼板上。



·  END  ·

华尔街小密圈上线


希望更多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同前行

通过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添加

可长按二维码加微信群交流⬇️


更多精彩,留言区见,加备用号⬇️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