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扬 | 乱世出教主:日本和尚与织田信长的十年战争
2018-08-04   大家


从前,我打日本战国游戏时,从来不会去选“本愿寺”这股势力,打心底里就觉得,一群僧人在乱世中折腾个啥,能成什么气候。想必,1570年,踌躇满志、正迈向“天下布武”的织田信长也是这么想来着。


1570年九月十二日深夜,位于大阪的石山本愿寺内的早钟被激烈的撞击着,就像中国的烽火台一样,早钟的告急声由近及远地向本愿寺的各个道场传播,数以万计的信徒们很快就知道了钟声为谁而鸣,本愿寺和十一代宗主显如要带领信徒们,向“佛敌”织田信长开战了!


如果不考虑日本的佛教语境的话,这当然可以看作一场“圣战”。


在日本战国时代各地大名互相征伐的政治环境里,本愿寺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本愿寺是一股极其强大的宗教势力,它所主宰的一向宗在日本各地都有众多的信徒和寺庙;但正如日本战国游戏里所暗示的那样,本愿寺又可以看作一个另类的武装割据大名,大阪石山一带的本愿寺和居住于此的宗主显如是这股宗教势力的核心所在。


图中“一向宗”即本愿寺势力主导范围。

一向宗,又称净土真宗,由法然之弟子亲鸾在镰仓时代初期(约12世纪)所创立。


虽然被称为“佛敌”,但一向对宗教信仰缺乏兴趣的织田信长并非想从宗教上毁灭本愿寺,他只是想让本愿寺迁出大阪,在政治上和军事上掌控本愿寺这股宗教势力即可,只要接受管制,让出大阪这块宝地,你们大可以继续信你的教。也就是说,这对织田信长而言并不是什么宗教战争。


本愿寺的冲冠一怒应该是出乎织田信长意料的,或者说,织田信长没有想到,这帮和尚竟然敢和他这个日本最强大名为敌。


根据《石山本愿寺之战》一书的描述,本愿寺的起兵是被迫的,是在织田信长的步步紧逼之下的反噬,宗主显如在给信徒的公开信中沉痛地写道:“为保开山祖师所创的门派不遭灭顶之灾,望各位不惜性命,恪尽忠诚,共同奋斗。”最厉害的是公开信的最后,“若不能来援,将来就不再是本愿寺的信徒”。开除和参战二选一,看着办吧。


既然起兵了,见过大风大浪的织田信长一开始还是没当回事。织田信长打心底里就是看不起这帮和尚的,“起兵的无非是穿着长袖僧衣的和尚和跟随它们的农民而已,能成什么气候呢?”(《石山本愿寺之战》,56页)


这仗一打就是10年


织田信长也为自己当初的骄狂和轻敌付出了10年的代价,甚至一度心灰意冷的放弃了统一天下的梦想。


事实上,本愿寺起兵之后没多久,织田信长的军队就全面崩溃了,日本战国时代最强大的军队被一群和尚农民打得溃不成军,这一场仗,被《石山本愿寺之战》一书形容为“气壮山河”。


之后,就是日本战国史上著名的“信长包围圈”,在这个反信长联盟中,将军足利义昭只是名义上的盟主,本愿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核心。可以说,从1570-1580这十年,织田信长的对手其实只有一个:本愿寺。


本愿寺为什么这么能打?信众圣战般的宗教热情当然是原因之一,这在世界历史上也屡见不鲜,十字军东征,阿拉伯帝国一度无敌的兵锋,宗主显如的一呼百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但在《石山本愿寺之战》中,作者武田镜村先生给我们描绘了一个日本式的桃花源,以及为了保卫桃花源而战的“自由之子”们。在日本的中世,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不受土地束缚,不在领主的支配之下,他们依靠主宰交通、贸易活动为生。他们生活在封建体制的“体制外”,是经济及政治意义上的“自由民”。虽然织田信长这些战国大名们是为了扩大领地而战,但他们也同样试图征服这些不受领地束缚的“自由民”。


一向一揆,日本战国时代净土真宗(一向宗)本愿寺派信徒所发起的一揆之总称,即本愿寺信徒发动的武装起义。参与者包括僧侣、武士、农民、工商业者。1580年,本愿寺退出大坂之后,一向一揆声势渐歇至消退。


也就是说,这群人或许是真的狂热佛教信徒,为宗教而战;又或许只是浅浅的相信着佛祖,为“自由”而战。但这群目的不一的人却统一在石山本愿寺这一共同的旗帜之下,同企图支配他们信仰与自由的织田信长展开了殊死的十年战争


最后的胜利仍然属于织田信长。那些集合在本愿寺旗帜下与织田信长战斗到最后一刻的信徒们,被迫成为了日本封建制度的一部分。由此,日本中世自由民的时代宣告终结。


织田信长(1534年-1582年),日本战国时代大名,足利幕府百年乱世终结者。与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并称“战国三英杰”。上图为游戏《信长之野望》游戏中的织田信长形象。


《石山本愿寺之战》一书对这场战争作出了极高的评价,在日本历史上,这场战争也是少有的民众力量及信仰光芒的闪耀瞬间


本愿寺显如(1543年2月20日 - 1592年12月27日),本愿寺第11代门主,作为政治与宗教领袖,领导了为数众多的“一向一揆”。


而在中国历史上,有没有本愿寺和周围的这么一群人呢?奋勇却徒劳无功的在为自己的信仰而战呢?


进入我脑海的第一个就是洪秀全和太平天国。但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算。我倒不是说本愿寺的抗争就那么纯洁了,他们身上自然带有“大名”和权力之争的色彩,但洪秀全的天国不仅充斥了权力的游戏,而且他们的宗教理论体系是那么的漏洞百出,洪秀全或许能被看作一个天才的军政领袖,但绝算不上一个有造诣的宗教人士。


再想想,我决定还是把中国本愿寺的荣誉交予张鲁。张鲁在三国时代的汉中建立了中国历史上最正宗的“政教合一”政权。尽管在《三国演义》中,第三代“张天师”张鲁看起来智商不太够用,但在真实历史中它绝对就是那个雄踞汉中三十年内圣外王的“本愿寺”。



天师家族最神奇的是,尽管“汉中王”只做了三十年就被颠覆,但教主却做了两千年,被视为道教的最高领袖之一。直至今日,江西龙虎山一脉的张天师家族仍然被承认为道教正一派的正统所在。


生生不息这一点倒是很像本愿寺,本愿寺在被织田信长赶出大阪之后,虽然很快分裂为东西本愿寺,昔日如大名一般的权势也宛如梦幻泡影,成为了更纯粹的宗教组织。



京都东本愿寺。传承自显如长子教如。1592年,显如圆寂,教如继承法主之位。1593年,丰臣秀吉罢黜教如,由准如继承法主。1602年德川家康因为与教如素有情谊,将一向宗分为二派,即西本愿寺派、东本愿寺派,立教如为东派法主,准如为西派法主。


座落于日本京都的西本愿寺-御影堂。西本愿寺传承自显如之子准如


到现在,本愿寺世袭的宗主已传到24代仍然是日本重要的佛教宗派之一。据说在二战期间,本愿寺还表现得非常“忠君爱国”,积极为战争鼓与呼,还往前线派遣“军僧”,和战国时代的“体制外”“自由民”形象大相径庭。


除了张鲁以外,在小说中的中国,也有一个类似“本愿寺”的政治宗教组织——明教。在《倚天屠龙记》小说中,教主张无忌不仅是明教的宗教领袖,也打造了一支强悍的军队,主导了推翻蒙古人统治的大起义。要不是朱元璋“篡夺了革命果实”,张无忌继续干下去,未来必须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教皇”了。



看完《石山本愿寺之战》这本书,我最大的感受还是,下次再打战国游戏时,一定要选一次本愿寺,带着宗主显如和“自由民”一起踏平庸俗的军阀统治,在日本建设一个金刚怒目的佛国。


《石山本愿寺之战——织田信长与显如的十年战争》

[日]武田镜村 著 康昊 译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甲骨文丛书,2018-6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