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系列丨刘章监酒 杀机暗藏
2018-08-04   闻古知新


△逝前嘱托


汉惠帝刘盈病逝后,吕雉便大肆分封吕氏宗亲,还将自己的妹妹吕媭(樊哙的妻子)封为临光侯,朝中唯一一个反对分封吕氏的重臣——右丞相王陵也被夺了实权,而王陵更是因此一怒之下辞去官位,索性闭门不出。


这下倒是称了吕雉的心意:空出的右丞相之位由原左丞相陈平接任,而左丞相的位置便被吕雉任命给了亲信审食其。一时之间,吕氏家族煞是风光。再加之吕后对于刘氏子孙的清除工作一直在持续,刘氏宗族中便始终弥漫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氛,弄得刘邦的那些子孙人人自危。


奈何吕雉把持朝政,陈平手中都城精锐部队的兵权也未能幸免。这倒不是吕后亲自要来的,而是张良的儿子张辟疆给要来的。因为在汉惠帝的葬礼上张辟疆看到吕后哭泣时并没有流泪,于是他便跟陈平说:你知道为什么皇上死了,太后却哭不出来吗?因为太后忌惮你们的兵权。不管是为了保命还是维稳朝局,只有上交兵权才是上策。由此,这守护京师的近卫军就掌握在了吕雉手中。



如此一来,吕氏家族是要政权有政权,要兵权有兵权,这就可怜了刘邦的那群儿孙们:要么被收买,对吕氏言听计从;要么迫于吕雉的淫威,只能敢怒不敢言。


但这其中,倒是有一个人例外。他非但平日里总是冲撞吕雉,更是当着吕后的面斩杀了一个吕氏族人。是谁有这么大胆量在吕氏气焰正盛之时,还敢在吕雉头上动土呢?这人便是刘邦长子刘肥的儿子刘章。


记得那日刘章奉旨入宫参加吕后的酒宴。宴会上刘章毛遂自荐请求按照军法担任宴会的监酒。这监酒是什么呢?就是酒宴上临时监察礼仪的官员,并不是什么要紧的官职,因此吕后想也不想便答应了。


众人酒兴正酣之时,刘章又有话说:“请允许臣下为太后唱一首耕田的歌谣来助兴!”


吕后笑道:“你爹过过苦日子,自然知道怎么种田,而你生来就是王孙,怎么能知晓种田这种事呢?”


“臣是知道的。”


吕后看到了刘章欲为宴会助兴的决心,却没看到那像刀锋一般寒冷的眼神。


经过吕后的允许,刘章唱到:“深耕之后,接着播种,苗要疏朗,不是同类,坚决铲除。”



就在刘章唱罢的那一瞬间,吕雉突然颇有深意地看着刘章,却见刘章神态自若,行过礼之后又回到了座位上自顾自地饮起酒来。


就在吕雉望着刘章有所思之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原来是吕氏家族中有一人醉酒离席,这就相当于是战场上的逃兵,因此被刘章当场斩杀。毕竟按军法监酒是吕雉同意的,故而即便吕雉有不快也无法治罪,酒宴也因此不欢而散。


自此后,吕氏家族的人都惧怕刘章,仗着刘章的那份胆量,许多朝中大臣也纷纷归附,刘氏宗族的势力也由此日益强盛。


死在吕雉手上的刘氏子孙也不少,为何单单这刘章如此嚣张?



这其中的原因有二。首先就是他的身份,除了刘邦的亲孙,他还有一重身份:其妻是吕雉的外甥女,简单地说,刘章是吕家的女婿。这才让吕雉对于刘章各种猖狂的行为多有包容;再者,便是这刘章的性格向来直率,这样的人在吕雉眼中不过是一介莽夫,所以也不与刘章过多计较。


然而就是这个在吕雉看来冲动莽撞、掀不起什么风浪的刘章,让吕雉一直以来的忌惮变成了现实。忌惮什么呢?兵变。


公元前180年七月,年老病重的吕雉自知时日无多,便叫来了自己的两个侄子,吕产和吕禄,告诫他们要控制好京师的近卫军,以防兵变。在吕雉的安排下,近卫军中,负责守卫宫城的南军由吕产执掌;负责守卫京城的北军,由吕禄执掌。


吕氏一族逐渐膨胀,这在刘氏宗室与朝中大臣眼中,已成了不得不除的一根刺,吕雉死后更是如此。


而就在吕雉死后,首先向吕氏发难的就是屡次触碰吕雉逆鳞的刘章。



——  ——



责   编   @   一       廿

编   辑   @   朱亭折扇 

手   绘   @   随       便 



【闻古知新说明】


● 原创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欢迎个人转发、扩散。

公号转载请后台留言联系我们。

关注请长按二维码

本公号文章系列

上古  /  春秋  /  战国  /  百家  /  成语  /  楚汉 

公号导航栏可提取全系列文章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