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汉系列丨燕韩反叛 赵王被贬
2018-07-19   闻古知新


△贯高护主


在刘邦分封完各路王侯后,这天下看似是安定了。尽管看着本该属于自己的地盘活生生地被七个异姓王分去了大半,但刘邦也是无可奈何。


毕竟这天下不是他一个人打下来的,吃独食这种事,此时的刘邦也是有心无胆,心里不痛快,也只能派人去抓一些项羽的旧部来出气。这刘邦一出气,却是吓坏了燕王藏荼。


因为自从巨鹿之战起,藏荼便一直跟随在项羽左右,后随项羽入了关中,被封为燕王。因此一听说刘邦正在大肆捕杀项羽旧部,便日日梦见刘邦说要送他去见项羽。于是,就在刘邦登基后几个月,惊恐不安的藏荼选择了反叛。这下倒是合了刘邦的心意,趁机拿下了第一颗异姓王的人头。



其实,在刘邦分封的这些诸侯王中,只有燕王藏荼是真心诚意反叛的,而其他王都有一些“被反叛”的意味在其中,比如韩王信和赵王张敖。


先说说韩王信。从版图来看,韩国的地盘是最小的,韩王信本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好好过日子,奈何“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其封地颍川郡一带乃兵家必争之地。此等重要的军事重地刘邦必然要捏在自己手里,于是刘邦便让韩王信搬到了太原郡,即今天山西北部一带。


当时正是边疆匈奴猖獗的时候,韩王信看打不过这些兵强马壮的匈奴,便向汉王求救,没想到等来的不是救兵,而是刘邦的责难和猜忌。


历史总是何其得相似,当年的章邯不也是这样的境况么?所以,章邯投降了项羽,韩王信也反叛刘邦,投靠了匈奴。


此后,韩王信伙同匈奴更是反过来攻打太原,逼得刘邦亲自率领三十二万大军前往平叛。却因刘邦轻敌冒进,在平城(今山西大同)被匈奴围了整整七天七夜,差点被匈奴捉去做了羊倌。最后还是听从了陈平的建议,靠贿赂匈奴头领冒顿单于的妻妾阏氏才得以脱险,史称“白登之围”,而韩王信在与汉军的交战中战死。


韩王信本无反叛之心,但刘邦有意杀他,自然有得是办法,冤吗?挺冤的。但还有更冤的,就是赵王张敖。


张敖是前赵王张耳之子,我们前面说过,张耳和刘邦情同兄弟,还订了儿女亲,这张敖便是刘邦之女鲁元公主的丈夫,也就是刘邦的女婿。按理说都是自家人,虽然总说家贼难防,但就当时的情况,怀疑谁也怀疑不到张敖身上吧?但刘邦却不这么认为。



刚从匈奴的手中逃脱,三十二万汉军差点全军覆没。在返回途中路过了邯郸,刘邦就想着去女婿那儿坐坐。但毕竟打了败仗,自己的失误也不能责怪军中将士,于是可怜的张敖就成了出气包。


张敖好歹也是一国之主,但面对老丈人,也是端茶倒水尽心尽力地伺候着,哪怕是亲儿子也不过如此了,但刘邦完全不买账,整天对着张敖骂骂咧咧、呼来喝去。面对这样的刁难,张敖是大气都不敢出,反倒是气坏了赵相贯高,贯高还特意发明了一个词来形容张敖:孱(音同馋)王。


这“孱”就是懦弱、卑微的意思,看得出来贯高是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意味。看着刘邦这么欺负张敖,贯高索性怂恿张敖杀了刘邦:这样一个没有素质、不讲礼仪的痞子,怎么配当君王?



杀汉王?何况还是自己的老丈人!张敖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更是急得连自己的手指都咬出了血。但在贯高看来,士可杀不可辱,赵王宅心仁厚可以不计较,但作为臣子的他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君王被这样侮辱?!于是便计划了一起谋杀,却以失败告终。


事发后张敖和贯高被捕入狱,酷刑之下的贯高依旧是忠心护主,一口咬定张敖对刺杀一事并不知情。见身为人臣的贯高如此忠心,刘邦对此事也从轻发落:贯高被赦免,张敖被降为侯爵。


张敖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封地和王位,至此,刘邦便悄无声息地解决掉了第三个异姓王。



——  ——



责   编   @   一       廿

编   辑   @   朱亭折扇 

手   绘   @   随       便 



【闻古知新说明】


● 原创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欢迎个人转发、扩散。

公号转载请后台留言联系我们。

关注请长按二维码

本公号文章系列

上古  /  春秋  /  战国  /  百家  /  成语 

公号导航栏可提取全系列文章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