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400年!吴哥窟居然是中国人揭开神秘面纱?
2018-07-10   柬埔寨旅游攻略

很久前,柬埔寨名叫真腊,其国都吴哥城里,有一座以宏伟建筑、高超布局、精美雕刻而闻名于世的吴哥窟。后来,由于邻国的入侵,吴哥窟在历史上“遗失”了400多年,直到1861年才重见天日。而撩起吴哥窟神秘面纱的,是我国元代人周达观1296年写的一篇游记《真腊风土记》。

周达观与《真腊风土记

1295年,明末元初,温州人周达观随使团经海路前往真腊,随后他以游记形式创作了《真腊风土记》。

周达观在真腊的日子,充满着惊喜。在了解当地风土人情的过程中,他遇到在吴哥居住了35年的老乡薛生。薛生不但好酒好菜进行款待,还带着周达观四处游历。他们一次次迈过宽大的护城河,畅游小吴哥的盛殿,大吴哥城的巴戎寺,观赏盛大的斗象仪式……盛殿回廊精美的女神雕像,巴戎寺里“男人的微笑”,拔河九头蛇石雕等等,都给周达观留下深刻的印象。

公元1297年6月,在真腊呆了一年的周达观,随使团一起回国。

回到中原,周达观决定把真腊之行详细记录下来。于是就有了史地著作《真腊风土记》。全书分为总叙、城郭、宫室、服饰、官属、三教、人物、产妇、女、奴婢、语言、野人、文字等四十则分类。此书不但用绘画形式展现了吴哥城的建筑和雕刻艺术,还从城郭、宫室、服饰、三教等四十个门类,客观介绍了当地居民的生活、文化习俗、宗教信仰等情况。从地理角度来看,此书包涵了自然地理、经济地理、人文地理的诸多内容。

湮灭400多年的吴哥窟被找到

当时的真腊国,文明虽然高度发达,但朝廷的腐败也非常严重,从吴哥窟里随处可见的金塔便可略见一斑。一个多世纪后的公元1431年,日益强大的邻国暹罗派军队攻入吴哥城,真腊首都迁至金边。自此,吴哥窟湮灭在废墟莽林之中。十九世纪,真腊沦陷为法国的殖民地。

公元1860年年底,法国生物学家亨利·穆奥得到一本法文版的《真腊风土记》。他来到柬埔寨,按书索骥,披荆斩棘,终于发现了一处宏伟惊人的古庙遗迹:歪斜门柱、倒塌佛塔、断裂门梁、精美浮雕……一切的一切,无不显示这就是书中所写的吴哥窟。湮灭400多年的吴哥窟终于被撩开了神秘的面纱。

后来,吴哥窟被誉为东方四大文明古迹之一,与中国长城、印度泰姬陵、印尼婆罗浮屠齐名。吴哥窟的造型,成为柬埔寨的标志,展现在其国国旗上。

1971年,柬埔寨脱离法国殖民统治,整理文化古籍时,居然发现没有自己国家历史文献,连历史教材都没法编。这时,柬埔寨作家李添丁把《真腊风土记》从中文翻译了柬埔寨文。由此,柬埔寨人知道了自己国家历史上有如此辉煌的一页。

高棉的微笑(巴戎寺)

位于大吴哥城内,也称巴杨寺。是阇耶跋摩七世(公元1181-公元1219)晚年为自己所建造的陵寝寺院。近50座尖塔上方雕筑有一百多个大佛头像。而塔顶头像四面都刻有约三公尺见方的面容,那就是国王阇耶跋摩七世微笑的面容。

选一个清晨日出时分到巴杨寺,看一座座高高的尖塔被一道一道初起的曙光照亮,一百多个微笑的面容一个一个次第亮起,一股温暖和感动会实实在在从心底升腾,你喉咙发紧眼眶湿润,也许还会泪流满面……

那微笑已然成为这古老王国高处唯一的表情,包容爱恨,超越生死,穿过千年传递给后世。

你可以试着闭目静坐,放空身心,然后微笑!......

斗象台

宽度达350米的宽阔平台,四周用巨石砌造,石头大多雕刻成象的造型。平台前有极宽阔的广场,可以想象当年国王在接见外宾或检阅军队时的气势。可以看到吴哥王朝昔日辉煌繁荣的盛世景象。

斗象台一偶

温州人周达观作为元成宗特使于1296年到达吴哥王朝,停留一年余,撰写了《真腊风土记》。成为唯一遗世详细记录盛世吴哥王朝璀璨文明的史料书籍,也是法国人发现和挖掘被丛林掩埋四百多年吴哥窟的唯一依凭。

特别是书中有许多段文字记录,在吴哥古迹现场还可以找到相应的建筑物,不仅有十分真切的感觉,还平添了十分的亲切。

书中《城郭》一章的内容经过现代考古比对,几乎完全正确。“州城周围可二十里,有五门,门各两重,惟东向开二门,余向皆一门。城之外巨濠,濠之上通衢大道,桥之两旁各有石神五十四枚,如石将军之状,甚巨而狞,五门皆相似。桥之栏皆石为之,凿为蛇形,蛇皆七头,五十四神皆以手拔蛇,有不容其走逸之势。”

城门外桥两旁众神以手拔蛇

天宫(空中宫殿) 斗象台是吴哥王朝皇宫对外的窗口。象台后方就是皇宫。按吴哥王朝的传统,只有祀奉神明的庙宇可以用砖石材料,一般人间住宅从帝王大臣到平民百姓,都以木材构建,因而历千年早已腐烂殆尽,而留下来的都是寺庙建筑。

象台后方皇宫被周达观记录在书最详细的是“金塔”,即现称空中宫殿或天宫。是罗贞陀罗跋摩二世(公元944-公元968)在位期间修建。这座石造高塔非常神秘。

《真腊风土记 》记录了这座塔的神秘传说,“其内中金塔,国王夜则卧其下。土人皆谓塔之中有九头蛇精,乃一国之土地主也,系女身,每夜则见;国主则先与之同寝交媾,虽其妻亦不敢入。二鼓乃出,方可与妻妾同睡。若此精一夜不见,则番王死期至矣,若番王一夜不往,则必获灾祸。”

其实在东方,古王朝的王一般都自称是神的化身。吴哥王朝早期深受印度教影响,九头蛇精即是印度教宇宙初创的大神Naga“哪迦”,国王与她交媾,便是另一种形式的“君权神授”的象征吧!

图为极具仪式意味的天宫,陡峻、神圣又带着神秘

登上天宫顶端的石梯。

天梯顶端俯瞰前方 一条长长的笔直的引道完整地呈现眼前。

变身塔

变身塔 罗贞陀罗跋摩二世在晚年约公元961年修建了变身塔。

原意来自印度教的轮回,相信肉体会在一次又一次的死亡里不断转换形式。国王是人神一体,变身塔也就有了国王肉身与天神结合的内涵。

神仙造型的变身塔

女王宫

女王宫(斑蒂丝蕾) 罗贞陀罗跋摩二世为感谢国师雅吉那瓦拉哈,赐赠给他暹粒河北边的一片土地。公元967年,作为高僧的国师就把赐赠的土地用来修建寺庙,供僧侣修行者居住静修。

二十世纪初法国人在丛林中发现了这处精美小巧的建筑群,惊叹于它的精致华美以及里面有众多的妩媚女性雕像,就误以为这是吴哥王妃们居住的宫殿,且以讹传讹把这群建筑称为女王宫。

蒋勋教授在《吴哥之美》中写道:斑蒂丝蕾的石雕图案,像波斯的织毯,像中国的丝绣,像中古欧洲大教堂的玻璃花窗,像闪动的火焰,像舒卷的藤蔓,像一次无法再记起的迷离错综的梦。

女王宫(斑蒂丝蕾)

女王宫门楣上的雕花极尽奢华,在阳光照射下,反映出砂岩石质中浅浅的粉红色泽,精美绝伦。

性具崇拜 上世纪六十年代欧洲考古学家在暹粒城北端的荔枝山上的暹粒河源头浅浅的河床上发现了很多浮雕,并因此认定此为吴哥王朝最早的艺术品。

这些河床上出现的一个一个圆球形的浮雕,大大小小,高高低低,错错落落布满在河床的岩石上。这就是男性阳具的象征林珈(Linga)。林珈往往插在一个方形的石雕底座上,方形底座其实就是女阴的象征优尼(Y0uni)。

吴哥文明早期,人们在崇拜生殖的仪式中,寄托着对生命萌生的庄严祝福。

暹粒河的上源,因为发现了众多生殖符号的雕刻,已逐渐被西方人称为“千阳河”。

河床上布满生殖符号的雕刻

塔普伦寺

塔普伦寺 阇耶跋摩七世于公元1186年为纪念母亲修建了塔普伦寺。

《古墓丽影》、《花样年华》等影片均取景于此。

石块和树根,建筑和蔓藤,艺术和岁月,雕刻和时间,在时光流转中变成了不可分离的共生者。……

被树木藤蔓纠葛缠绕的塔普伦寺

圣剑寺

卜力坎寺(圣剑寺) 阇耶跋摩七世于公元1191年为父亲修的父庙。

巴肯寺

巴肯寺巴肯山在吴哥城南门外,是一座不高(67米)的山丘。耶轮跋摩一世(公元887-公元908)在位期间于公元907年围绕巴肯山修建了新的国家寺庙巴肯寺。

登上巴肯山顶,可以环视山脚下全部吴哥王朝最重要的建筑。

巴肯山落日余晖

小吴哥

小吴哥(吴哥寺) 吴哥文化最绚烂的瑰宝。也是吴哥王朝国势达到巅峰时期的代表作。

吴哥寺是庙宇,也是苏利耶跋摩二世(公元1113-公元1150)为自己修建的陵寝,兼具供养毗湿奴大神寺庙的功能。

日出吴哥寺。

吴哥寺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回廊浮雕,周长达800米。浮雕描绘和叙述的是印度的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叙述着天堂地狱、战争历史,以及人世间的爱与恨。

吴哥的回廊不只是为了通过,似乎更是邀请我们停留。

巨石浮雕刻出了优美又充满活泼的生命力,是人类奇迹。

阿普莎拉(女神) 在吴哥大小庙宇遗址上最让人们欣喜常见和动容的是各种飞天女神阿普莎拉。

女神无所不在,在回廊深处的列柱上,在壁角转弯的幽暗里…她们是这些寺庙和宫殿的秩序。每一个女神都在翩翩起舞,上身赤裸,腰肢纤细,手指柔软就像一片一片的花瓣展开,也常常捏着食指、大拇指做成花的蓓蕾形状放在肚脐处,表示生命的起源,也仿佛诉说着生命的领悟,传递着生命的信仰……

千姿百态的阿普莎拉

还有太多的吴哥之美难以一一叙说,

还有很多瑰宝遗址来不及一一走过,

废墟中思考生死,

颓败中仰望繁华。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