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和平起义,这个秘密电台背后的故事……
2018-07-10   三湘风纪

【红色故事】

湖南和平起义中的红色秘密电台

近日,在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洪家村,我们找到了当年策动程潜、陈明仁起义,使长沙得以和平解放的秘密电台旧址,当时电台工作人员的住房和最初架设电台的偏房以及隐藏秘密电台的山洞保存完好。我们全面了解了秘密电台建立背后的故事,与大家分享。


位于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洪家村的湖南和平解放秘密电台旧址


策动程潜、陈明仁起义

1948年,国民党当局已是摇摇欲坠。1948年7月,蒋介石任命程潜为国民党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钳制桂系,但对程潜又不太放心,于是任命李默庵、黄杰为公署副主任,同时还让李默庵兼任第十七绥靖区司令。与此同时,人民解放战争势如破竹、节节胜利,国民党的腐败使李默庵对国民党前途失去信心。 


程潜要控制湖南局势,白崇禧是最大的障碍,最好办法是把白崇禧最信任的陈明仁争取过来,调来长沙, 陈明仁是程潜的同乡和学生,二人关系较深,可协助程潜掌握兵权。于是国民党国防部参谋长刘斐面见白崇禧游说,白崇禧正想控制湖南,保护广西老巢,当即同意。1949年2月,陈明仁率部来到了长沙。 


程潜主政湖南后,尽管在公开场合唱了反共的调调,但也释放出信号向人民靠拢,如撤销“戡乱建国动员委员会”反动组织等。这些举动,引起了省工委高度重视,并积极开展了对程潜的争取工作。


1949年5月,白崇禧率桂军撤退到湖南,威逼有进步倾向的程潜去广州任考试院院长。程潜顿感不安,遂秘密委派唐鸿烈去香港寻找共产党组织。唐鸿烈找到了中共在香港的代表、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社长乔冠华,转达了程潜的起义意愿,乔冠华当即表示欢迎。此时,李默庵正在香港,也想见共产党负责人,程潜于是要唐鸿烈陪同李默庵见了乔冠华,李默庵表示愿随程潜起义。


乔冠华将会见二人情况电告中共中央, 6月2日,周恩来致电乔冠华,指出“争取程潜、李默庵、陈明仁站在我们方面反美、反蒋、反桂极为重要,请你们认真进行此项工作,如有可能,应与程潜或默庵建立电台联系”。据此指示,中共上海中央局指派上海吴克坚情报组策动程潜、陈明仁起义。 

程潜、陈明仁通电湖南和平解放后在长沙合影


建立秘密电台与中央取得联系

其实,早在1948年秋,吴克坚情报组就开始着手湖南的策反工作。程潜主政湖南不久,吴克坚即安排争取过来的国民党退役军官黄雍来到长沙。黄雍与程潜有师生之谊,黄雍到长沙后,很快就担任了南京中央各军事学校毕业生调查处湖南分处主任,并把昔日助手、地下党员周茂僧安置在调查处作助手。


1949年1月25日,黄雍接到了上海情报组发来的电报,叫其去上海。在上海,吴克坚、何以端二位负责人当面交给黄雍在长沙的任务:了解湖南军政界的动态,稳定程潜,促使陈明仁、李默庵及其他黄埔学生随程潜和平起义。黄雍提出了两条要求:一是请党中央派人到长沙具体指导工作;二是请拨给通讯工具(电台)和配备工作人员。吴克坚安排周竹安立即赶往长沙做争取程潜、陈明仁起义的策动工作,并架设秘密电台。 


周竹安是长沙本地人,在中共南方局社会部做情报工作。周竹安到长沙后,陆续调集人员组成了秘密情报班子,包括黄雍、周茂僧、梁宜苏等,黄雍负责了解湖南军政界的动态,周茂僧代表周竹安负责总的联络。 


1949年4 月15日,地下情报员徐淡庐将从汉口吴化之(吴克坚情报系统武汉地区负责人)处取得的电台带至长沙。随后,又将从中共东北局社会部调来的报务员赵翰林(李勇)送到长沙。5月7日,周竹安带着译电员章朴从上海回到长沙。至此,电台人员配齐到位。 


电台安置地点未定,几处地点被敌特侦测干扰,转移后又遇到了清查户口。电台如果不能按期与上级联系上,就要失去作用,周茂僧最后决定将电台转移到长沙九福乡周商农家。周商农是周茂僧的本家,曾任国民党军第五十三师中将师长,不愿打内战而解甲归田,属于爱国人士。准备妥当后,周商农派副官将发报员郑明(化名)带至家中。当晚,郑明将天线架在后院的一棵大树上,按约定时间和上级电台顺利接通了,此后每晚按时联系一次。 


保卫任务由周商农的一支小型私人武装和地下党所掌握的长沙地方武装第六联防区自卫大队约400人的武装担任。为防备过往军队突袭,电台搬到了屋后山上的小柴房,旁边有个防空洞,出现情况便于隐蔽,每晚由周家的长工王炳山陪同郑明去柴房收发电报。电台人员分工明确,郑明收到的电报由周商农的副官佘云山送到周永常家,由住在周永常家的章朴译成文字后交给周永常送往长沙的周茂僧,由周茂僧交给周竹安。周竹安要发送的电文也由周永常从周茂僧处取回,交给章朴译成电码后,由佘云山带给郑明发送。往来电报均事先藏在纸伞的手柄里,互送往来电报时,只取纸伞对换,无需与任何人搭讪。


毛主席给程潜回电促其下最后决心

1949年6月,湖南处在风雨飘摇之中,程潜也处在极度摇摆之中,虽然有各方面的共产党地下组织派人与之接触,他自己也派人与香港的共产党组织见了面,但还是顾虑重重:一方面担心其中有蒋介石和白崇禧的密探, 不敢贸然行事,且觉得没有一个人能帮助他与中共中央建立直接联系;另一方面,白崇禧的高压和广州政府的紧逼,也使他坐卧不安。


6月下旬的一天,程潜在省府大宴部属,自己则暗暗决定离开湖南。宴会后,李维城随程潜来到办公室,询问后知其要走,建议其先和黄雍见一面,黄雍与那边高层有联系。当晚10点,黄雍前往程潜处。


黄雍说:“颂公有什么意见,我可以代为转达毛主席。” 


程潜问道:“你有通讯工具吗?” 


黄雍说:“我没有,但中央派了人来,在乡下设有电台,颂公若需同毛主席联系,可以通过这个电台。” 


程潜决定不走了,详细讲述处境和顾虑,并草拟了一份电文交给黄雍。6月27日,周竹安通过电台传送了程潜的电文,并将其思想状况向党中央作详细汇报。 


7月2日,周竹安收到周恩来亲拟的中央回电:“27日电悉,程潜只要决心反桂,并布置截断桂系退路,表面上主张湘桂合作,以麻痹桂系,是可以谅解的。林彪同志已抵达武汉,正在觅妥人入湘与程联络,如程能秘密派人先至武汉见林则更好。程只要决心站到人民方面,应力求留在长沙,作为内应。如万不可能,则程及其部队退往邵阳,亦是保全一法,以待解放后改造。如程退邵阳则你应随程退邵阳以便联络。中央午冬。”周竹安立即向程潜转达了中共中央的意见和对他的期望。 

1949年8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二兵团的先头部队渡过浏阳河,从小吴门开进长沙城


7月4日,秘密电台又收到毛泽东给程潜的回电:“颂公先生勋鉴:备忘录诵悉。先生决定采取反蒋反桂及和平解决湖南问题之方针,极为佩慰,所提军事小组联合机构及保存贵部予以整编,教育等项意见均属可行。此间,已派李明灏兄至汉口林彪将军处,请先生派员至汉与林将军面洽商定军事小组联合机构及军事处置诸项问题。”“只要先生决心站在人民方面,反美、反蒋、反桂,先生权宜处置,敝方均能谅解。诸事待理,借重之处尚多。此间已嘱林彪将军与贵处妥为联络矣。”周竹安火急送交程潜。 


至此,中共中央、毛泽东与程潜建立了直接联系。7月2日的中央来电和7月4日毛泽东给程潜的回电使程潜深受感动和鼓舞,终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走和平道路。 


7月10日,周竹安安排地下工作人员带着程潜、陈明仁的代表前往武汉同四野部队取得了联系,请求人民解放军尽快进军长沙。 


7月18日,周竹安又接到了关于程潜、陈明仁起义部队集中地点的中央来电,详细说明了解放军的进军战线和起义部队的集结地点。周竹安将电报分别抄送给程潜和陈明仁,程潜阅读电文后十分高兴,立即亲笔草拟了致中央的复电,声明“遵命办理”。 


7月21日,为蒙蔽白崇禧,程潜离开长沙去邵阳。 7月29日从邵阳秘密返回长沙准备起义的最后事宜。 


8月4日,程潜、陈明仁通电宣布起义,长沙和平解放。8月5日,人民解放军顺利进驻长沙,接管了长沙防务。至此,长沙桥驿镇秘密电台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钟铁球)

编辑:方可

校对:李晓玲

更多内容,为您推荐

►独家!湖南97岁老党员为何这么“帅”……

►这个湖南人26岁就当了师长,他有怎样的传奇经历?


红色电台!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