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知道王毅、华春莹?这个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才是曾经中国外交部隐藏的最狠角色!
2018-07-07   今日女报

作者:德国优才计划

来源:德国优才计划(ID:ToGermany


说起中国外交部,

你会想到谁?



是怒怼外国记者的华春莹



还是霸气侧漏的外交部部长王毅?



可是你知道吗?除了他们,

中国外交部还曾有这样一个女人:


毛泽东赞她天生丽质,

周恩来为她黯然神伤,

她是燕京大学的校花,

迷倒万千男人,

连女人都折服于她的魅力;

她出类拔萃,才学惊人,

即使不攀附男人都大放光彩;

见过她的中国人都会惊叹不已,

见过她的外国人更是赞不绝口,

她才是中国外交部隐藏的真正“狠角色”!


她,就是龚澎



1914年,她出生于日本横滨,

这是一个十分不凡的家庭!


母亲徐文是与孙中山齐名的,

革命党人黄兴的妻妹,

懂英文,写得一手好字;


父亲龚镇洲,追随孙中山,

与蒋介石是同班同学,

参加过辛亥革命和反袁护国斗争,

后因被袁世凯­通缉,才带全家逃到日本,

周总理尊称他是:

“有德有年,功在民国”的革命先驱人物;


姐姐龚普生,一代才女,

新中国150余位首任大使中,

唯一一位的女性,

姐夫章汉夫,

曾任仅次于周恩来、

陈毅的外交部常务副部长。



后来袁世凯倒台,

在外漂泊的一家才得以返回祖国,

在上海扎下了根。


父亲常常把年幼的她抱在怀中,

讲述自己以前惊心动魄的经历,

并教育她:

“外国人还在欺负中国人,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只要你坚持努力,女孩和男孩一样,

将来可以为国家做许多事情!"


父亲朴素的爱国思想影响了她的一生,

从此,她一门心思放在读书上,

立志学成后要为国家做贡献!



14岁时,她进入上海圣玛利亚女中,

19岁时,便以优异成绩,

考上一流名校燕京大学历史系。

她长得清秀美丽,气质高雅,

还会一口流利的英语,

是人人皆知公认的燕大“校花”,

更是无数男生追求的对象。

当时燕大的校长司徒雷登,

对她的印象很深,

即使在很多年后的会晤里,

也是止不住的赞扬和自豪。


可当时,她心里却装不下儿女情长,

装的全都是对苦难祖国的满腔热血!


龚澎在燕大门口


1935年,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爆发,

她居然第一个报名参加敢死队,

冲到队伍最前列,挥手高喊: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停止一切内战",

警察们挥舞着棍棒和刀鞘,

很多人被打伤,可瘦弱的她却毫不退却。


这件大事发生后,

国民党封锁了当天的新闻,

对学生运动进行歪曲报道。

她见此情形又坐不住了,

立即在燕大主持召开外国记者招待会,

会上,她用流利的英文,

抨击了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

更向全世界揭露了日军在中国的暴行!


1937年,她从燕大毕业,

凭借她的家庭背景和能力,

她完全可以跑到外国去安稳生活,

可她却偏偏放弃安稳,

选择了一条异常艰辛的道路:

去延安,献身革命!




她成为了延安马列学院的第一批学员,

并担任毛泽东的英文翻译,之后,

又被分配到太行山《新华日报》社工作,

在她去任职的路上,

她恰巧碰到彭德怀司令,

两人边走边谈,

彭德怀爱惜人才,见她聪慧异常,

便把她安排在太行山八路军总部,

担任起秘书工作。


太行,人烟稀少,条件艰苦,

她一个弱女子却从未抱怨过半句,

在这里,她不仅找到了革命信仰,

更是遇到了今生挚爱之人,

之后他们共同谱写了一首,

泣人泪下的生死恋歌!


龚澎在太行给民兵们上课


1938年,

一个叫刘文华的德国留学生,

被分配到太行山,

先后担任朱德、彭德怀的秘书。


因工作原因,她和他朝夕共处,

一起起草文件,一起转移战斗……

她很好奇,他在德国学的是水利工程,

为何现在要做跟专业完全不相干的事呢?

而他说:“我是效法鲁迅先生,

鲁迅先生本来是学医的,

可他认为医治中国人的灵魂更重要,

就从事了文学创作,

等赶走日本鬼子,革命成功后,

我还是要当我的工程师,

好好建设自己的国家。”


他的赤子之心深深打动了她,

两人之间产生了别样的情愫。

1940年,他带着她在一棵杨树上,

郑重地刻上日期和两人的名字,

杨树见证,以你之姓,冠我这名,

这就是他们的婚礼,

如此简单,又如此美好!


然而新婚燕尔还不到一个月,

为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

她就被调到重庆去协助周恩来。

分别前,丈夫跟她约定,

每隔10天就给她写一封信,

等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

就是两人团聚的日子。


可他们都没料到,这一别,

竟是再也无法相见的死别!



丈夫按约定给她写信,

粉红色的 “鸿雁”在太行穿梭,

可1942年,她接连几个月,

都没收到丈夫的信件。

之后沉重的打击接踵而至,

她先是自己因太劳累病倒了,

接着,又收到父亲去世的噩耗,

在这煎熬的日子里,

她多么期盼丈夫带给她安慰,

她盼啊盼,

结果盼来的是更残酷的事实!


原来,刘文华为救国殚精竭虑,

结果不幸患上急病,英年早逝,

战友们悲痛地取出他留下的挎包,

只见里面装着的是:

龚澎的一缕黑发,

龚澎书写的英文信,

龚澎参加一二·九运动时留下的照片

……

他的包里、心里装的全是她!


周恩来将刘文华临终前写的遗书,

转交给了她,她颤抖着双手捧读:


“我的妻子,我在想她。

我如有不测,让她嫁人。

只要她不脱离革命,

她就永远是对得起我的。”


字字句句,肝肠寸断!

一向坚强的她彻底被压垮了,

她泪流满面,痛不欲生。


很久很久后,她才终于擦干眼泪,

她说:

我会更注意自己,

并不是希望多活几年,

但愿能使活着的时候,

多做一些有益于民族、有益于党的事,

在这大时代中,

我绝不会被私人的感伤所湮没,

因为这不是父亲教养成人的我,

也不是文华所期望的我。



之后,

她全身心地投入到战斗中去,

在重庆扮演起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她是周恩来的得力助手,

不仅担任周恩来的外事秘书、翻译,

还是中国代表团的新闻发言人,

每天和各种外国记者打交道,

她讲的英语十分流利,无懈可击。

而当她脱下军装,换上旗袍,

那真真是一位绝色佳人,

美丽优雅,风情无限,

爱慕她的男人不计其数。


但她令人倾心的绝不是美貌,

是她那极其卓越的能力和人格魅力,

就连外籍人士都被她彻底征服了!



龚澎与周恩来、外国记者合影


司徒雷登在和毛泽东会晤时,

面对她,

一脸骄傲和赞赏的对毛泽东说:

这是我以及我们燕京最出色的学生。


《纽约先驱论坛报》记者,

约瑟夫艾尔索普因她的魅力而发狂,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

一见到她就容光焕发,

英国大使馆的人也喜欢她。


曾当过宋美龄私人顾问的,

加拿大国际友人文幼章称赞她是:

潮湿的地下室里的一朵长茎花。


王炳南的德籍夫人安娜利泽博士,

在书里曾是这样描述她的:

聪明的龚澎,天生丽质,

犹如画中描绘的美人。


 著名学者费正清说:

我发觉龚澎对她所认识的每一个人,

都产生了一种驯服功能。


著名外国记者爱泼斯坦说:

龚澎很美,但是我们信服她,

还不光是因为这个,是因为她说真话。


周恩来也称赞道:

“没有人能够代替她”。


蒋介石更是感慨:

为什么国民党始终找不到,

像龚澎一样的外交人才!


龚澎与周恩来


1943年,在周恩来的撮合下,

她和著名外交家的乔冠华结为伉俪,

人们都衷心地祝福她,说她是,

断肠人遇到了心上人。


龚澎和乔冠华


1945年重庆谈判,

人们总能在毛泽东身边看到她的身影,

她是毛泽东的翻译,

并安排了毛泽东,

与所有外国重要人物的会面与谈话。



她还是翻译《红星照耀中国》的第一人,

组织发行了宣传中共的《新华周刊》。



著名外国记者斯诺、毛泽东与龚澎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

年仅35岁的她,

在外交部担任起第一任《新闻司》司长,

是当时正司级干部中唯一的女性。


同事们都对她赞不绝口,

因为她友善,对下级没有任何架子,

从不做什么说教。

大家敬重她,把她当作良师益友,

连生活中遇到问题都要向她讨教。



而她在这个职位上,

一做就是长达15年之久,

在中国外交部历史上仅此一例,

为什么?因为她太厉害了!


朝鲜战争初期,

美国考虑在朝鲜半岛使用核武器,

当时没有多少人听说这事,

而她非常敏锐地感觉到,

无论美方是恐吓还是真正准备实施,

我国都必须获得核武器有关的情报。


她联系在欧洲的同志,

在她的指导下,欧洲的战友们,

成功获取了,

美军有关战术核武器的内部文件,

连核武器的打击范围、杀伤力,

美军如何自身防护等内容都拿到了。


这份文件对中央战略决策,

有着极其重要的参考价值,

直到多年后,毛泽东还一直,

高度赞扬这项工作的意义。



而各种影响历史进程的中国大事中,

你都能看到她的身影,

在新中国外交最艰难时,

她更是向世界,

递出了一张张友好的名片!


著名华裔英籍女作家韩素音,

是她燕大的同学及老朋友,

韩素音是混血儿,

当时中国人都对混血儿有歧视,

可她却毫不介意。

韩素音十分热爱中国,

在英国时寄信给她,一番沟通后,

韩素音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重新踏上新中国的土地,

之后韩素音几乎每年都来中国,

为中西之间建起一座相互了解的桥梁。

韩素音说:

“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

我总是遇到龚澎。”

读韩素音的故事点击此处


她还随周恩来总理出席了,

第一次日内瓦会议,

第二次日内瓦会议。

第二次会议时,周恩来亲自提名,

让她担任中国代表团首席发言人。


龚澎(左一)与周恩来在记者招待会上


龚澎在瑞士出席日内瓦会议

龚澎在日内瓦会议上与法国妇女代表交谈


后来周总理出访亚非拉14国,

她又是访问团的重要发言人。

在她的努力下,

中国成了亚非拉等国最受欢迎的国家!

龚澎出访亚非欧十四国


之后,

她历任中共香港工委外事组副组长、

北平军事调处,

执行部中共方面新闻组组长,

为新中国的外交事业,

做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



龚澎与儿女合影


直到1968年

她积郁成疾,

病越来越严重!



1970年9月23日,

《人民日报》刊登了一则消息:

龚澎同志,

于1970年9月20日因病逝世,

终年五十六岁。


她去世的消息传到周恩来那里,

总理竟黯然神伤,

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一句话:

“龚澎死了!龚澎死了……”

他不敢相信,

却又不得不相信龚澎真的没了……



而在龚澎去世一年后的,

1971年9月,

她的丈夫乔冠华率领中国代表团,

出席第26届联合国大会,

中国从此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

乔冠华在会议上潇洒地开怀大笑。


他的笑让中国扬眉吐气,

他的笑更震惊了全世界,

让西方国家看到中国外交的自信,

乔冠华的大笑成了永久的历史!


可有多少人知道,

在这经典一笑的背后,

还藏着一个美丽如花的中国女子,

为中国外交所付出的血与泪……



她是,

一个睿智博学的女人,

一个活出风骨的女人,

一个太了不起的女人,

一个有着男子气概的巾帼英雄!

她在国家最危难时,

用自己最孱弱的双肩,

撑起整个中华民族的重担,

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革命的事业,

献给她永远也看不到的未来!


当美人一朝迟暮,容颜老去,

当美人肉体消散,化为春风,

唯有灵魂的香气,才会愈久弥香,

她的生命永远被定格在了56岁,

可她却成就了一生的传奇!


“弱国无外交”,

今日中国,早已不是,

那个可以任人欺凌,

需要拼死守护的中国,

中国外交部越来越霸气,

处处彰显大国风度。

可此时我们不应该不知道,

曾经有个美丽的她站在世界舞台上,

为弱小的新中国发出最强音!

龚澎,她值得,

今天我们所有中国人的致敬!


领导说了

您点一个

小编工资涨5毛

小编:南木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