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郎神的真身究竟是哪位?
2018-07-07   叶之秋读书

  

 1、二郎的原型一:邓二郎不是二郎神

  二郎神的原型,大致有这么几种说法:一、秦代李冰本人或李冰次子李二郎;二、隋代青城山弟子赵昱;三、劈山救母的杨二郎;四、东晋名将邓遐;五、毗沙门天王的二太子独健。我们来一个一个分析。

  先排除第四种说法。明嘉靖年间所修《仁和县志》云:

  二郎神庙,在忠清里。神姓邓,讳遐,字应远,陈郡人也。自幼勇力绝人,气盖当时,人方之樊哙。桓温以为参军,数从征伐,历冠军将军,数郡太守,号为名将。襄阳城北活水中有蛟,数出害人,遐拔剑入水,蛟绕其足,遐挥剑截蛟数段而出,自是患息。乡人德之,为立祠祀之,以其尝为二郎将,故尊为二郎神。

  这个说法很晚才出现,而且所见的文献也仅仅是这部县志。这个故事与周处斩蛟的故事时代背景、情节都非常相似。古人修县志、族谱,总是将别人或前人的类似之事附会到自己家乡(或家族)名人的身上,这是非常常见的(余嘉锡的《世说新语笺疏》对六朝名士为自己家族名人脸上贴金的事情多有考辨,大家可以参见)。邓遐与二郎神的故事,大概是以入江斩蛟这一情节为结合点的。

  2、二郎的原型二:李二郎横空出世

  关于第一种说法,二郎的出现是在李冰被神化之后。“二郎”为李冰次子的说法却是唐宋时代“二郎”原型最主流的说法,很多书都有记载。

  《太平广记》引汉代《风俗通》(即应劭《风俗通义》这本书前面在说东方朔的时候提到过):

  秦昭王使李冰为蜀守,开成都县两江,溉田万顷。神须取女二人以为妇,冰自以女与神为婚,径至祠劝神酒,酒杯澹澹,因厉声责之,因忽不见。良久,有两苍牛斗于江岸,有闲,辄还,流汗谓官属曰:“吾斗疲极,不当相助耶?南向腰中正白者,我绶也。”主簿刺杀北面者,江神遂死。

  《太平广记》引唐代卢求的《成都记》载:

  李冰为蜀郡守,有蛟岁暴,漂垫相望。冰乃入水戮蛟。己为牛形,江神龙跃,冰不胜。及出,选卒之勇者数百,持强弓大箭,约曰:“吾前者为牛,今江神必亦为牛矣。我以太白练自束以辨,汝当杀其无记者。”遂呼吼而入。须臾雷风大起,天地一色。稍定,有二牛斗于上。公练甚长白,武士乃齐射其神,遂毙。从此蜀人不复为水所病。至今大浪冲涛,欲及公之祠,皆弥弥而去。故春冬设有斗牛之戏,未必不由此也。祠南数千家,边江低圯,虽甚秋潦,亦不移适。有石牛,在庙庭下。唐大和五年,洪水惊溃。冰神为龙,复与龙斗于灌口,犹以白练为志,水遂漂下。左绵、梓、潼,皆浮川溢峡,伤数十郡。唯西蜀无害。

  李冰是历史上的真实人物,他兴修水利,史书上有确切的记载。《史记•河渠书》:“蜀守冰凿离碓,辟沫水之害,穿二江成都之中。此渠皆可行舟,有余则用溉欍,百姓飨其利。至于所过,往往引其水益用溉田畴之渠,以万亿计,然莫足数也。”

  李冰造福蜀地人民,人民为之建祠。历时既久,遂有神话的倾向,于是民间信奉李冰为灌口水神。我们看到,到东汉末《风俗通》的时代,李冰斩蛟的传说已经比较成熟了。到了唐代《成都记》,就更详细记载李冰死后的种种神迹。照理说,李冰成神才是二郎神的真正原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冰又多出来个儿子李二郎。

  《宋会要》记载:

  仁宗嘉佑八年八月,诏永康军广济王庙郎君神,特封惠灵侯,差官祭告。神即李冰次子,川人号护国灵应王,开宝七年命去王号,至是军民上言,神尝赞助其父除水患,故有是命。政和八年八月改封昭惠显灵真人。

  《宋会要辑稿》叙述始末最为详细:

  冰,秦孝王时为蜀郡守,自汶山壅江堋传,郫江下流以行舟舡,又灌溉三郡,广开稻田。作石犀、石人,以餍水怪。历代以来,蜀人德之,饷祀不绝。伪蜀封大安王,孟昶又号应圣灵感王。仁宗嘉佑八年,封灵应侯。神即李冰次子,川人号护国灵应王。哲宗元佑二年七月封应感公;徽宗崇宁二年加封昭惠灵显王;大观二年封灵应公;政和元年十月赐庙额。崇德三年二月封英惠王,九月封其配为章淑夫人,政和八年八月改封昭惠灵显真人;宣和三年九月又封其配为章顺夫人。庙中郭舍人封威济侯。绍兴二十七年九月英惠王加封广佑英惠王;一在汉州,孝宗乾道四年五月加封昭应灵公。

  《朱子语类》卷三“灌口二郎”:

  蜀中灌口二郎庙,当时是李冰因开离碓有功立庙。今来许多灵怪,乃是他第二个儿子,初间封为王,后来徽宗好道,谓他是什么真君,遂改封真君。

  宋代的皇帝和大学者朱熹都认定李二郎有种种神迹,可见这个时期,二郎神实为李二郎的观念多么深入人心。

  从李冰到李冰次子李二郎,这当中应该有一个桥梁,有一个过渡环节。有学者认为,李冰故事是受关羽故事父子同建功勋情节的同化,因而衍生出一个李二郎出来。考虑到李冰受蜀地人民供奉,而关羽又是三国时蜀国最知名的大将,这种说法不算无稽之谈。但是,为什么李二郎在三国至唐这个漫长的历史时期里都没有出现,而要到唐宋时代才出现,关羽父子故事同化说提供不出有力的证据。所以有学者说,李冰父子确实是受父子同建功勋故事的同化,但是这对父子不是关羽关平,而是毗沙门天王和他的二子独健。我们放在后面说。

  3、二郎的原型二:赵二郎的争风吃醋

  以“二郎神”为赵昱,这个说法最早见于《龙城录》。《龙城录》是托名于柳宗元的小说集,然而究竟是否为柳宗元所作,这一点学者们都很怀疑。而且,这部小说亡佚了,今天只有辑本。《古今图书集成》摘取了其中一段关于赵昱的记载:

  赵昱字仲明,与兄冕俱隐青城山,后事道士李珏。隋末炀帝知其贤,征召不起,督让益州太守臧剩强起。昱至京师,炀帝縻以上爵,不就,独乞为蜀太守,帝从之,拜嘉州太守。时犍为泽中有老蛟为害,日久截没舟船,蜀江人患之,昱濯政五月,有小吏告昱。会使人往青城山置药,渡江溺使者,没舟航七百艘。昱大怒,率甲士千人,及州属男子万人,夹江岸鼓噪,声振天地。昱乃持刀没水,顷江水尽赤,石崖半崩,吼声如雷。昱左手执蛟首,右手持刀奋波而出。州人顶戴,事为神明。隋末大乱,潜亦隐去不知所终。时嘉陵涨溢,水势汹然,蜀人思昱。顷之,见昱青雾中骑白马,从数猎者,见于波面,扬鞭而过。州人争呼之,遂没。眉山太守以闻,太宗文皇帝赐封“神勇大将军”,庙食灌江口。岁时民疾病,祷之无不应。上皇幸蜀,加封“赤城王”,又封“显应侯”。昱斩蛟时年二十六。

  我们看到,这段故事与李冰故事的中心环节都是斩蛟。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赵昱死后,还有人看到他骑马踏波而去,“从数猎者”,这位后来二郎神驾鹰张犬后跟梅山七圣的形象埋下了种子。果然,到了《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就有了“时有佐昱入水者七人,即七圣”的说法。

  赵昱是道家弟子,道家宣扬他的功绩以广大本门,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宋代的皇帝姓赵,且宋徽宗又好道,但是仁宗与徽宗赐封“惠灵侯”、“昭惠灵显真人”都不选择同姓且身为道士的赵昱,可见这个说法在宋代并不流行从朱熹一口咬定李二郎不容置疑的口气,也可作为赵昱还没有上位的证明。道书《历代神仙通鉴》云:“(元至顺中)加封李冰为圣德裕英惠王,其子二郎神为英烈昭惠显圣仁祐王。”可见在元代的官方崇拜体系中,赵昱仍然是不占优势的。

  但是,宋末元初毕竟是道教的上升期(你看《射雕英雄传》就知道了),所以在民间,二郎神是赵昱的观点,似乎已经被广泛接受了。元代与二郎神有关的杂剧,如《二郎神醉射锁魔镜》说:

  我是那五十四州都土地,三千里外总城隍。吾神姓赵名昱,字从道,幼年曾为嘉州太守。嘉州有冷、源二河,河内有一健蛟,兴风作浪,损害人民。嘉州父老,报知吾神。我亲身仗剑入水,斩其健蛟,左手提健蛟首级,右手仗剑出水,见七人拜降在地,此乃是眉山七圣。吾神自斩了健蛟,收了眉山七圣,骑白马白日飞升。灌江人民,就与吾神立庙。奉天符牒玉帝敕,加吾神为灌江口二郎之位清源妙道真君。

  应该说,“清源妙道真君”,确实是封给出身道门的赵昱的封号。而将赵昱与二郎神挂上钩,是因为道家无法坐视一个民间信仰的二郎神没有根基门派,所以就将这位精英人士强拉进自己系统里的。

  但是明代的戏曲《二郎神锁齐天大圣》却说二郎神是杨戬:

  吾神乃二郎真君是也,俗姓杨名戬,幼从道士李班,隐于青城山。至隋炀帝,知吾神大贤,封为嘉州太守。郡左有冷源二河,内有徤蛟,春夏为害。吾神持刀入水,斩蛟而出。后弃官学道,白日冲升,加吾神清源妙道真君。

  二郎神又是怎么与杨戬产生联系的呢?

  4、二郎的原型四:杨二郎的横空出世

  元明时期有一种名叫“宝卷”的通俗文,相当于传单,或者是佛经、道经,是各种宗教宣扬自己教义、故事的常用手段。其中有一种名为“清源妙道显圣真君一丁真人护国佑民忠孝二郎宝卷”,也就是俗称的《二郎宝卷》。其中说到,杨天佑为左金童临凡,与云华仙子恋爱结婚生下杨二郎。杨二郎神通广大,有种种神迹。孙悟空为参加瑶池仙会,把云华仙子压在泰山之下,二郎劈山救母,又凡将孙悟空压在山下,专等唐僧取经时救出。

  在“二郎的原型二:李二郎横空出世”中引的朱熹的说法后面,其实还有一句:“而俗以演义之谬,谓神姓杨名戬,读此爽然。”说明在朱熹的时候,民间已经把二郎神称为杨戬了。而此时距离历史上真实的杨戬还不远,所以朱熹才会感到好笑(爽然)。

  孙大圣调戏杨二郎道:“我记得当年玉帝妹子思凡下界,配合杨君,生一男子,曾使斧劈桃山的,是你么?”这说明《西游记》作者默认二郎神姓杨。但是,注意——《西游记》全书从未曾说二郎神名叫杨戬。杨戬是北宋末年的真实人物,宦官一名,也曾客串过《水浒传》。二郎神为什么会和杨戬划上等号呢?实在让人费解。

  南宋洪迈所著小说集《夷坚支志》中有一个“杨戬馆客”的故事。徽宗皇帝宠臣权阉杨戬家中重门大锁,几十房姬妾如同守活寡。其中一名姬妾,用梯子把隔壁馆客中的一名青年男子带进来藏在家中,后来被杨戬发现,将其阉割,把他变成了自己和姬妾们的玩具。张政烺先生(北大教授李零的老师)认为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这件事,后来被演绎为凌蒙初《二刻拍案惊奇》中的“任君用恣乐深闺,杨太尉戏宫馆客”。

  《醒世恒言》里也有一个故事,名为“勘皮靴单证二郎神”。徽宗皇帝的韩夫人因养病下住在宦官杨戬家中。韩夫人病愈,到清源妙道二郎神庙烧香还愿。庙中有名道士名孙神通,会些妖法,变成二郎神模样,夜夜翻墙到杨戬府中私通韩夫人。杨戬找道士噀治,击落一只皮靴,顺藤摸瓜,捉到元凶。作者冯梦龙在篇末说明,这个故事“原系京师老郎传流,至今编入野史”,显然是作者根据宋元以来流传故事整理编写的。其事或有所根据,但是其情节则明显是有意编造。

  不管怎么样,南宋、金元时代杨二郎与杨戬结下了不解之缘。《西游记》作者还对杨戬有所怀疑,所以从来不说二郎神是“杨戬”,只称二郎、真君、小圣等等。《封神演义》的作者就要更胆大一点,而二郎神最终名为杨戬,《封神演义》功莫大焉。

  5、二郎的原型五:幕后英雄毗沙门天王的二太子

  传说毗沙门天王有五个儿子,三太子哪吒最受欢迎,也民间也最活跃。而二太子独健则没有那么大的名气。

  我们在说托塔天王的时候说过,毗沙门天王曾帮助唐玄宗评定西北叛乱,其中最为出力的便是二太子独健。独健在中国的轰动一时,是与毗沙门天王的信仰相始终的。前文说到,李二郎的出现,是受毗沙门父子同建功勋的同化,但是,李二郎不可能凭空出现,必然有一个演变的过程。这个演变的过程就是独健向李二郎的转化。

  独健崇拜在唐末盛极一时,蜀中自然也不例外。张政烺先生推测:“二郎神传到灌口,大约在唐代后期,后来居上,庙大位尊,李冰原来的小庙遂处于偏殿配享的地位。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文化大革命时,这些塑像被彻底破坏。此事千百年来使许多人迷惑不解,做过不少推测,主要的原因是忘记了二郎的来源。”“二郎独健在中国出的风头更大,但在名誉上却受到了抵制。哪吒是偏裨小将,不惹人嫌。二郎独挡方面,割据称雄,他的名字便被人暗中抽换了。”

  从独健到李二郎,是这一神祇中国化的过程。但是独健的信仰不可能猛然脱离毗沙门天王和哪吒三太子而独立存在。在戏曲《二郎神醉射锁魔镜》和《二郎神锁齐天大圣》中,虽然二郎神的名字为赵昱或者杨戬,但是他却还和哪吒保持着兄弟关系。这一藕断丝连的兄弟关系,昭示着二郎神信仰所有脱胎的故事母题,还是外来的。

  结论:

  二郎神信仰的来源是多元的,而不是由以上的任何一个源头直接演化而来。我认为,最初始的故事源头还是李冰斩蛟治水,唐代晚期受毗沙门天王二太子独健的影响,产生了一个与之相对等的二郎。而佛教势力的扩大,引起了青城山道教势力的恐慌,遂强力推出赵昱这个年轻有为的弟子,来争夺“二郎”名号。在获得“清源妙道真君”的称号之后,二郎又与民间信仰的杨二郎救母的故事混同起来,并牵扯历史上的真实人物杨戬,在《封神演义》等通俗文学的推波助澜之下,最终形成了“二郎神杨戬”的名号。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