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坐话诗经,蔼然,谦然,款款然
2018-06-23   新京报书评周刊


| 大家小书 ——

今天的“大家小书”要与各位分享古典文学家金性尧的《闲坐说诗经》。这本书读起来的感觉正如书名,通过金性尧的叙述,千年前的诗人仿佛在与你娓娓对谈。扬之水曾对这本书做出这样的评价:“一种轻裘缓带般的雍容自信,蔼然,谦然,款款然。于历来的龃龉纷纭处,提纲挈领举其要,教人一目了然。”


点击收听


《闲坐说诗经》

金性尧 | 著

北京出版社

2016年7月


|  作者简介 |


金性尧

(1916-2007)

别号星屋,笔名文载道,浙江定海人,民进会员,当代古典文学家、资深出版人。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上海文化出版社、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上海古籍出版社编辑。个人著作有《闲坐说诗经》、《夜阑话韩柳》等。


| 书摘 |


这首《关雎》的原意,后代学者说法纷歧,有的说是写文王想念他的未婚妻姒氏;有的说写姒氏为文王得到妃嫔而高兴,即颂扬姒氏宽容不妒,等于为多妻制强作粉饰。


那么,这首诗究竟是什么样的诗?情诗!《诗经》中的情诗多得很,《关雎》列在第一首,姑且当做最早的情诗,也用不着再在文王、姒氏身上钻牛角尖,而且,果真是文王想念未婚妻之诗,还是情诗。


《诗经》中“君子”的概念弹性很大,因诗而异,不过总是指有人格的上等人,《关雎》中的那个君子,姑且说他是一个少年书生。诗的地点是西北水乡,雎鸠也有以为即鱼鹰,据说雌雄有固定的配偶,也跟鸳鸯相类了。它在水滩上张着翅膀呼唤伴侣,即是求偶。长长短短的荇菜(莕菜)随风飘浮。这样的景物本来很平常,可是一进入这个斯文青年的眼里,感情上就起了不平常的本能性的反应。他已经看中了一个姑娘:“窈窕淑女。”窈窕指姿色漂亮,但色美不等于性善,淑就是指她的性情。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少女,就像长短不齐的荇菜中最悦目的一棵,可是一直没有办法和她接近,因此使他烦闷苦恼:“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游哉(自叹没有把握),辗转反侧。”这是说,他在睡意朦胧中还在想念她,想念无法代替现实,于是而翻来覆去地度着漫长的暗夜。每一个尝受过单恋的相思之苦的青年,读到这里自有深切的体会。


这种描写手法,我们今天已经看得多了熟了,如果现代诗人的爱情诗也这样写,人们会嫌他落入俗套,可是出于两三千年前的诗人之手,不能不惊佩他的独创性的表现力。“辗转反侧”四个字,包含这个少年男子多少深刻曲折的感情,真说得上一往情深了。只是前人采摘的果子,不要现成地去拾来吃。


最后,男主人的愿望实现了,这个姑娘终于成为他家里的新娘。通过什么样的途径达到目的?诗中没有明说,却以剪影式手法从侧面来表现:“窈窕淑女,琴瑟友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诗人先以琴瑟的铿锵之声,后以钟鼓的繁促之音,暗示婚礼的隆重而欢乐。先说“友之”(亲爱),后说“乐之”,又体现感情温度的上升。有情人终成为眷属,诗人为他们而高兴。《诗经》中用“琴”字七个,“瑟”字十个,《大雅》与《颂》中皆无琴瑟字,可见琴瑟还为普遍,这个新婚之家却有了琴瑟,可见其门第之高。


《关雎》所以为全书之首,不是没有道理的,但它又是情歌的滥觞,后来的一些士大夫却对情歌歧视轻蔑,摒斥于正统文学之外,《诗经》却成为庄严的经典作品,连应试的考相公也必须熟读,并由此将两者分为雅俗正邪。


| 购买链接 |


“大家小书”系列丛书已出版100多本,我们会从中选出30本名家名作推荐给大家,涉及历史、文学、艺术、建筑等等各个方面。“大家小书”古典诗词类套装已经在书评君的小铺上架,点击下方图片可了解详情。


↓↓↓

点击链接了解丛书详情

大家小书:古典诗词类套装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