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亡国妃嫔公主沦为军妓的悲催生活
2018-06-14   叶之秋读书

   

    韦太后在金国的生活,一直是一个迷。在《宋史·韦贤妃传》中只有简单的一句:“从上皇北迁。”正史中的言辞很含糊,不过,就算是宋高宗千方百计为自己的母亲遮掩,我们从金人王成棣的《青宫译语》中也可以看出一二端倪。

 当时,金国将领珍珠大王、其弟宝山大王等人率领五千金兵,押解宋高宗(当时的康王)生母韦妃,宋钦宗的妻子朱后、朱慎妃,高宗的妻子邢妃以及多位妃嫔、公主、王子前往上京。出行的时候,为躲避宋军追击,金人命令所有人骑马快行,“诸妇未惯坐骑,纷纷坠马,欲速不前”,这些公主妃嫔,那里会乘马,走不了几步,就掉下马来。而钦宗之妻朱后、康王赵构之妻邢妃更是因为坠马而流产。而流产之后的二妃虽然得以乘车,但是依然不能停留,道路颠簸,受尽苦楚。

  出发没几天,这些昔日的妃嫔就受到金兵的调戏、侮辱,“途次,朱妃便旋,国禄逼之,又乘间欲登朱后车,王弟鞭之”。在中途休息的时候,宋钦宗朱慎妃解手,千户国禄趁机上前调戏。之后国禄更乘人不备竟然爬上朱后的马车,想要侵犯钦宗朱皇后,结果被宝山大王鞭打。不过宝山大王这些金国高级将领绝非什么怜香惜玉的君子,像千户国禄这样的低级军官,不配享用宋国皇帝的女人!后来,另一位金国的高级将领盖天大王,“见国禄与嬛嬛帝姬同马”,看到千户国禄和宋国公主赵嬛嬛同骑一匹马,很生气,杀掉了国禄,把尸体抛弃的河边,然后自己霸占了了赵嬛嬛。第二天,盖天大王又意图奸污宋高宗的妻子邢妃,刑妃以死相逼,才勉强逃过一劫。

  一路上,金国的将领经常威逼这些妃嫔公主陪酒陪唱。在众多妃嫔中,宋钦宗的妻子朱皇后才情出众,曾经当众作歌:“昔居天上兮,珠宫玉阙;今居草莽兮,青衫泪湿。屈身辱志兮恨难雪,归泉下兮愁绝。”这些妃嫔公主年纪大的不过四十余,年纪小的,不过十二三,昔日享尽富贵,穿的是绫罗,吃的是珍馐,居住在繁华富丽的殿宇,过着万人仰慕的生活,可一旦沦落成囚,受尽了敌人的欺凌侮辱。

  史料记载当时宋朝皇族被掳掠北上的妃嫔公主有三千四百来人,可是到达燕京的时候,仅仅有一千九百来人。而宋钦宗朱皇后在到达燕京的时候,被盖天大王强行留下,“(朱后)陷于契丹,遣送燕京,番官押行,强令陪饮,以死抗,不为所辱,卒于燕,年仅二十”。后来,金太宗还特意追封朱后为“靖康郡贞节夫人”,称赞她“怀清履洁,得一以贞。众醉独醒,不屈其节”。从此看来,在妃嫔中除了朱后以死抗争,保持自身的清白,诸多妃嫔几乎无一幸免。其实,就连朱后,也有史家认为是不堪屈辱的生活,才投水而死。史载“妇女分入大家,不顾名节,犹有生理,分给谋克以下,十人九娼,名节既丧,身命亦亡”。在那个生死未卜,动辄被杀的时刻,那些年轻貌美,出身高贵的妃嫔公主,只有放弃名节成为金国官员的小妾、奴婢才有可能活命。而那些年老色衰的妃嫔或者身份稍微卑贱的王女、宫女,只能够被发配到金国妓院当中,十个有九个死于非命。

  而在《青宫译语》中明确写到了韦太后在金国的结局。“赐宋妃赵韦氏、郓王妃朱凤英、康王妃邢秉懿、帝姬赵嬛嬛……浣衣院居住者。”宋高宗的母亲韦氏已经年近五十(对韦后年龄学者多有争议,本处以《宋史》为准),而朱妃和刑妃则在途中因为坠马而流产,身体虚弱,于是和其他三百多位女子被安排到了浣衣院。浣衣院从字面看,不过是洗衣服的地方,可其实却是金国的官方妓院。《呻吟语》记载说:“妃嫔王妃帝姬宗室妇女均露上体,披羊裘。”以往那些尊贵的皇帝妃嫔公主郡主等等,在浣衣院中都要光着上身,身上仅有一件羊皮衣遮住下体。而来往的也大都是金国一些下级军官,粗野不堪。浣衣院妇女稍有不从,就被毒打甚至被杀害,韦氏等人生活的悲惨可想而知。一直到宋高宗建炎四年(1130年),宋徽宗、宋钦宗被押送到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兰县),韦氏才从结束了悲惨的奴隶生活,回到宋徽宗身边。日子虽然贫苦,可至少活得有几分尊严。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