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中国的友谊勋章
2018-06-13   光明日报


这两天,一则新闻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来华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的俄罗斯总统普京被授予了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最高荣誉的国家勋章——友谊勋章


国家主席习近平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授予首枚“友谊勋章”。图/新华社 


友谊勋章,一般授予在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促进中外交流合作、维护世界和平中作出杰出贡献的外国人,这也是该勋章设立两年半来的首次颁授。


自2000年以来,普京先后19次来华访问或出席活动,是来华次数最多的大国元首,获颁这项殊荣可谓实至名归。在颁授仪式现场,要问我最关注的是啥?当然要数佩戴在普京总统身上金光灿灿的友谊勋章啦。


友谊勋章(金灿灿的,妥妥儿的C位!)


勋章对于中国而言,其实是一种舶来品。在1890年之前,中国历史中几乎并没有出现过勋章的身影。现代勋章起源于欧洲,最早则是来源于欧洲骑士团的标志,后来才渐渐演化为体现骑士等级和荣誉的区分物。


嘉德勋章(The Most Noble Order of the Garter‎)

授予英国骑士的一种勋章,起源于中世纪,

是今天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骑士勋章英国荣誉制度最高的一级。


那么,我国古代有没有用以彰显功勋和荣誉的标志物呢?


当然有,传承自战国时期的玉带、唐宋时的金银鱼袋、鱼符(装在鱼袋当中)、明清时期的蟒袍,清朝的顶戴、花翎、朝珠,以及在古代历史上威名赫赫的铁卷,都是皇帝用来赏赐给建功立勋的臣属们,以辨别尊卑的器物。


金鱼袋


唐代鱼符

(别看我呆萌,我可是尊贵的象征)


如果看过清宫剧的同学们,对于皇上们那句“来啊,夺去他的顶戴花翎”的台词一定不陌生。


(夺去顶戴花翎的痛,谁能懂?)


然而,随着晚清时期国门洞开,中外交往日益增多,外国官员多照外交礼仪赠予清廷外交人员本国勋章,而清廷对他国外交人员的赏赐之物在外国人看来,实在是有点儿游离于国际惯例之外的小任性。



深感不能再任性下去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便在1891年奏请勋章章程,建议以国旗为蓝本,设计了被后人形容为“土洋结合”的双龙宝星勋章。牵头拟定五等十一级的《宝星章程》的,正是当时人送外号“鬼子六”的恭亲王奕訢。中国最早的勋章——双龙宝星勋章由此诞生。


第一版一等三级“御赐双龙宝星”勋章


1896年,清廷一改之前的腰牌形制,颁发了第二版双龙宝星勋章,结合了世界各国勋章的通行式样,保留了原先区分等级的东珠、红珊瑚和蓝宝石,以及双龙、如意云纹、满汉文等,统一将勋章改为外国的六角星芒。同时勋章开始配以与等级对应的不同颜色的绶带。


一等三级双龙宝星勋章(土萌土萌哒)


双龙宝星勋章的制作也有严格的规定:一等、二等的六级勋章都是由总理衙门和内务府制作;三等以下则可由奏请颁赏的衙门,按照朝廷制定的样式制造颁发,执照则由总理衙门统一加盖关防。


清光绪手绘双龙宝星勋章图解及颁布条例


获颁勋章的人职业众多,既有外国官员、贵族和军人,也有科学家和教育家等。和今天一样,当时颁授勋章在外交场合就有以示友好的礼仪作用,出访巴黎和伦敦的清末名臣郭嵩焘曾在日记中记载过这种现象。因此,德国、日本、比时等国的贵族跟官员,都曾获颁等级不同的双龙宝星勋章。


德国海军上将库尔特•冯•普利特维茨获得过一等三级双龙宝星勋章。


奥匈帝国上校米歇尔•冯•福尔纳的画像,其中可以看到一等双龙宝星的星章和佩戴在右胸下方的副章。

民国时期,向外国人颁发勋章的行为被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所承袭。如北洋政府设立的文虎勋章、白鹰勋章,就可以颁给对中国军事行动有所帮助的外国人。


六等文虎勋章


国民政府的采玉大勋章可“特赠外国元首”(并未实授过),卿云勋章可授予“对国家著有勋劳之公务员与贡献卓著之非公务员或外籍人士”。


采玉大勋章


从世界范围看,外交人员、国务活动家等政界人士以及国家领导人,是获得外国勋章最多的群体。这也是国际交往的场合当中彰显友谊的一种常见方式。例如2017年7月访俄期间,普京就向习主席授予了俄罗斯国家最高奖章“圣安德烈”勋章。



这枚勋章是俄国沙皇彼得一世设立的俄罗斯历史上第一枚勋章,可见俄罗斯对中俄关系的看重和对习主席的尊敬。


“圣安德烈”勋章(the Order of St. Andrew the Apostle)

是俄国第一枚勋章,也是俄罗斯的最高勋章。


因此,咱们这次高大上的友谊勋章和授勋仪式也标志着咱们正式在这方面和国际接上轨了!

看到这里,相信不少同学有个疑问,为啥世界各国的最高荣誉勋章都设计得跟个“大金链子”似的呢?


这种设计的初衷很简单,与众不同且辨识度高。严肃地说,就是戴着显眼。因此,在不少西方国家,只有最高等级的勋章才会采用这种设计。


我想这也是作为我国对外最高荣誉勋章的友谊勋章没有采用传统的左胸襟授方式,而是借鉴了金色项链下坠勋章形制的重要原因。



虽然看上去像是“大金链子”,但各国的项链式勋章从“章”到“链”都是经过相当考究地设计的。作为从古至今都美学天分爆表的中国人,我们的友谊勋章自然也不例外,一眼就能够看到满满的中华传统文化元素。



包裹着白鸽、地球和两双紧紧相握的大手等勋章主体的荷花,无疑是颇为重要的设计元素。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由数十个活字组成的“和”字方阵,让不少人直到现在仍然印象深刻。中国人对于“和”的追求可以说是一以贯之的。



由于“荷”与“和”、“合”谐音,“莲”与“联”、“连”谐音,中华传统文化中,经常以荷花(即莲花)作为和平、和谐、合作、合力、团结、联合等的象征。将象征“和”文化的荷花用于表彰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的友谊勋章,可谓再合适不过了。


细看友谊勋章的链环,共有4种不同的设计。


有“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曾被定为国花的牡丹;

还有被古人誉为“兰之香,盖一国”的花中君子“国香”兰草。

其中融入了青叶翠绿、四季常青,象征友谊长存的万年青;

有承载着“谦谦君子”之风,自春秋战国时期就作为社会交往中馈赠品和信物的玉璧;


说了这么那么多,就一个字儿——美美美美美!


看看精美的友谊勋章,再看看为了举办此次峰会而整装待发的大美青岛,此刻我只想说一句“厉害了,我的国!




内容来源:中华文化溯源

本期编辑:宗小宁、王佳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