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王”:对日本人就得手黑!
2018-06-12   最爱历史


1

 

1911年,当听说武昌起义爆发后,36岁的张作霖(1875-1928),屁股坐不住了。

 

当时,东三省内部也陷入“保皇还是革命”的历史抉择关头,于是,张作霖自作主张,立即率领自己的全部7营人马,日夜兼程从辽西北出发前往省城奉天(沈阳),大有先入关者先为王的气概。

 

东三省总督赵尔巽此时正为革命党人的崛起头痛不已,所以,当不请自来,自称“下官迫不及待,率兵前来勤王”的张作霖抵达奉天时,正被新军包围的赵尔巽已来不及多想,立即任命张作霖兼任中路巡防营统领,以加强军力暗中对抗革命党人。 

 

▲“东北虎”张作霖。

 

在赵尔巽的精心布置下,奉天省内的新军将领们被邀请前来议事,当张作霖跟随赵尔巽最后出现的时候,只见张作霖手里拿着一个羊肚毛巾包,一进屋,就将毛巾包“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怒吼着说:

 

“妈拉个巴子,这是炸弹!今天谁要是敢说妨碍皇上的话,咱就戳响它,谁也别想逃出这屋子!”

 

2

 

“东北王”张作霖的崛起,辛亥革命是个重要的转折点。

 

辛亥革命前,他只是个出身穷苦人家的孩子,卖过烧饼,做过木匠和兽医,做过骑兵,后来又投身绿林,做过黑社会和民团首领,到1902年他接受清廷招安后,心中也时时观望局势,一会为俄国人效力,一会为日本人效力,一会又念叨着要“勤王”护卫清廷。

 

由于读过一段时间私塾,所以尽管张作霖后来沦为土匪,但身材瘦小的他看起来却文质彬彬,对此有人说他是“北人南相”,表面看起来似乎并无草莽之气。 

 

年轻时的张作霖。

 

1902年接受清廷招安后,张作霖以假装宴会等手段,诱杀了此前和他同为绿林兄弟出身的杜立三等匪帮,由于“剿匪有功”,他被升任为巡防营统领,此后,他还将陶克陶胡等叛逆驱赶进了沙俄境内,解决了威胁东北多年的边疆大患。

 

后来,东三省总督徐世昌的总参议周树谟问张作霖说:“你当年为何接受招安?”对此张作霖直言不讳说:

 

“回禀大人,我想升官发财!”

 

辛亥革命时,清廷岌岌可危,但在东北,后续接任的东三省总督赵尔巽却在张作霖等人的支持下,强势捕杀革命党人张榕等人,一度控制形势,赵尔巽自然是喜出望外,向即将覆灭的清廷保举张作霖为关外练兵大臣,并赏戴花翎,以总兵记名,并将张作霖提拔为第二十四镇统制(相当于师长)兼奉天巡防营总办。

 

张作霖,由此一跃而起。

 

民国建立后,张作霖所部被改编为陆军第二十七师,张作霖以陆军中将衔任师长,时年只有37岁。

 

1915年,就在袁世凯酝酿称帝之际,张作霖前往北京觐见袁世凯,一见到袁世凯,他扑通一声就跪下,大声叫着说:

 

“奉天第二十七师师长张作霖,奉诏觐见,请大总统训示。”

 

袁世凯于是“和颜悦色”地将张作霖叫起,说,“张师长,现在民国了,不兴跪拜啦。” 

 

袁世凯称帝时,穿着洪宪帝制朝服的张作霖。

 

为了在大佬袁世凯面前装出一副粗俗无知、胸无大志的样子,张作霖在袁世凯面前频频爆起了粗口,一会一个“妈拉个巴子”、“操他个祖宗”,然后表起“忠心”说:

 

“我就是大总统磨道上的驴,大总统咋吆喝,我咋走,还不会走差道。 ”

 

停留北京期间,张作霖还故意指使手下们频频出入北京的妓院,闹得乌烟瘴气,搞得京城里到处议论,说来了一帮奉天(沈阳)的土包子莽夫,整天逛窑子、开洋荤。

 

别人以为他粗俗无比、不堪大任,而张作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所以,当1915年底袁世凯在称帝前“论功行赏”,将“劝进”的功臣之一张作霖封为二等子爵、盛武将军时,张作霖,可一点也不意外。

 

3

 

尽管信奉“强人逻辑”,谁势头大就跟着谁转,但势力不断壮大的张作霖,野心也在不断膨胀。

 

1918年,张作霖出任东三省巡阅使,成为奉系首领,对于自己在乱世中的崛起。张作霖虽然文化低,却很有心计,他时常以李渊自居,并督促儿子张学良要读《贞观政要》做李世民。 

 

▲中年时期的张作霖。

 

当时,舆论纷纷盛传张作霖有野心,“要建大辽帝国”,鉴于袁世凯称帝的前车之鉴,张作霖很谨慎,有一次对外否认说:

 

“世界的潮流也不能不看一看,现在世界政治的趋势,还允许由共和变为君主吗? ”

 

“说我要复辟,那是报纸放屁”。

 

然而,自从控制东北后,从1917至1926年,张作霖却先后五次用兵关内,且规模一次比一次大,对此,有一次在对军校毕业生致辞时,张作霖说:

 

“你们知道现今天下潮流吗?中国是谁的?就是咱们的。”

 

奉系控制北京后,张作霖怕舆论反感,也不称帝,但学着孙中山在南方的样子,也自封了个比较有“新时代气息”的“大元帅”,平日里,他最喜欢别人叫他“张大帅”

 

4

 

尽管一生与日本人眉来眼去,但涉及到关键利益时,“张大帅”,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民族主义者。

 

有一次,一位日本高官请张作霖题字,张作霖文化有限,勉强一挥而就后,落款写了个:

 

“张作霖手黑”。

 

离开后,手下提醒说,大帅,你刚才写错字儿了,应该是“手墨”,你写成“手黑”,少了个“土”字啊。

 

没想到张作霖开口就骂说:

 

“妈了个巴子,老子虽然文化低,但墨字我还不会写吗?有土,有土也不能给日本人啊!再说了,跟小日本打交道,手不黑能行吗?” 

 

任东三省巡阅使时期的张作霖。

 

1925年,张学良一手捧起来的郭松龄反奉,带着大军直接杀进东北,张作霖这次被吓慌了,急忙向日本人求助,表示只要能保住“东北王”的地位,对日本人的要求“一切都好商量”,于是日本人出兵出击郭松龄部队,加上出身绿林的老兄弟张作相的派兵援救,郭松龄最终被击溃。

 

事后,日本人要求兑现“增筑吉会等7条铁路、获得商租权”等张作霖此前允诺的事项,没想到张作霖却全部反悔,只答应以私款500万现大洋进行“酬谢”,对此,日本人对他恨之入骨,认为张作霖就是个“流氓无赖”。

 

5

 

尽管反复无常,但能在乱世中崛起为“东北王”,张作霖也自有他的手段。

 

张作霖8岁时,父亲因为赌博被仇家所杀,于是全家逃到锦州,去给别人打工度日;13岁时,由于在别人家的私塾外偷听讲学,私塾先生杨景镇非常感动,特地让张作霖免费读书。后来发达后,张作霖非常感恩,特地请杨景镇作为儿子张学良的启蒙老师。

 

控制整个东北后,张作霖重用王永江等一系列人才,撤换贪官污吏,整顿税收,经过苦心经营,到1921年间,奉天省等地出现了民富人安的局面,手里一有点钱,张作霖马上开始兴办教育,他命令奉天省内的各县知事说:

 

“各县每年的教育经费,务占全县岁出总数的40%,并将此标准作为考成各县知事政绩的主要内容之一。”

 

对于如何振兴东北,张作霖很有想法,对此他特地说:

 

“学务为造就人才之所,振兴国家之基,关系最重,而奉天又处特别地位,若不从整顿教育入手,更无以希望。” 

 

▲1926年,(从左至右)张作霖、张宗昌、吴佩孚、张学良在北京合影。

 

1923年,张作霖正式创办东北大学,当时,东北大学仅仅基建费用就达600万元,为国内之最;为了延聘人才,当时东北大学给教授们开出的薪酬更是高达360元,像章士钊这些名教授薪资更是高达800元之巨,相比之下,当时清华、北大的教授月薪在国内号称惊人,也不过只有300元。

 

对于创办东北大学,张作霖指示王永江说:

 

“我没读过书,知道肚子里没有墨水的害处,所以可不能让全东北人没有上大学求深造的机会····用钱告诉我,不管多少,我宁可少养五万陆军,但东北大学是非办不可。”

 

为了在全社会树立尊师重教的风气,张作霖也以身示范。每当孔子诞辰,他都会脱下军装,穿上长袍马褂,到各个学校给老师们打躬作揖、敬拜致礼,并且坦言说自己是个大老粗,如何教育东北的下一代,就有劳各位老师了。

 

6

 

作为“东北王”,三妻四妾自然免不了,张作霖一生共娶了六位夫人,生养了14个子女(8个儿子、6个女儿),对于家教,张作霖要求甚严。

 

平日里,张作霖甚至立有十条家规,其中就包括“严禁夫人干预政事,不听枕边风”、“严禁夫人聚众闲聊,以免滋生事端”、“严禁虐待下人”、“重视子女文化教育,延聘名师为子女启蒙”等规矩,在自己的帅府中,张作霖还设立了私塾馆,请名儒杨景镇、白永贞等人讲解四书五经,他还紧跟时尚,请徐启东为张学良教授英文,对于子女,张作霖经常说:

 

“你们在家犯错,丢的是父亲的脸;但是在外面搞破坏,坏的是全社会的风气。”

 

当时,张作霖的三夫人戴宪玉有个弟弟在帅府当警卫,这位张作霖的小舅子晚上外出游荡,居然用手枪将一条街的路灯全部打碎,张作霖获悉后,下令将这位小舅子处死,为此,三夫人戴宪玉跟张作霖决裂、削发为尼,对于别人说他这件事做的太绝,张作霖有一次说:

 

“我实在是迫不得已,我不能私亲戚以辜负家乡父老,否则还有什么脸面治理政务呢?” 

 

张作霖(中)与子女们在一起。

 

对于手下,他则用人不疑。

 

当时,各路军阀对于手下私下扩充军备兵力很是忌讳,张作霖却从不质疑,一旦有下属向他汇报“某旅要求增加多少人”、“现在又添了某某某”,张作霖一概批准,给钱给军备从不多问。

 

1918年一战后,战败的德国想将克虏伯等兵工厂的机器拆卸出售,于是委托荷兰人在上海登报公开拍卖,张作霖马上派出兵工厂厂长韩麟春前去购买,没想到韩麟春却跑进赌场将钱输了个精光,韩麟春于是发电报请罪,表示自己要跳江自杀,没想到张作霖却回复说:

 

“妈了个巴子,孬种!输了就赢回来嘛,死什么!”

 

然后张作霖又给韩麟春汇去双倍的钱,指示说一半用于捞本,一半用于买设备,搞得韩麟春流了眼泪,杀回赌场竟然赢了四倍多的钱,然后全部拿来买了克虏伯兵工厂的设备,由此,张作霖也拥有了全亚洲最大的兵工厂。

 

当时,张作霖有一个航运公司连年亏损,有个小职员就给张作霖写信建议如何管理,没想到张作霖一下就将他提拔为总经理,并且对质疑的人说:“我看这小子行,我看准的人错不了!”

 

一年后,航运公司扭亏为盈,盈利达十万大洋,张作霖对此非常开心,当面就对这位总经理说:

 

“好小子,我没看错你,这十万大洋就奖给你了,好好干!”

 

1925年底平定郭松龄叛乱后,张作霖叫来“文武百官”进行庆贺,酒过三巡后,张作霖的手下假装抬进来一个箱子,说里面都是东北文武百官里,此前暗中跟郭松龄联系的密件,看到满座惊慌,张作霖假装挥挥手说,“不用看了,当场烧掉!”

 

据说,这是张作霖听评书《官渡之战》后,跟曹操学来的招数。

 

7

 

尽管有些政绩和名声,但张作霖毕竟土匪作风。

 

1924至1928年间,张作霖从东北出兵关内,并控制了北京一带,此前,北洋军阀的袁世凯、段祺瑞虽然谈不上民主,但对于基本人权、言论自由以及尊重教育,大抵都能做到不越界,但张作霖对新闻界等人士却大开杀戒,并且公开宣称:

 

“刘邦约法三章,我就一章,不听话就枪毙!”

 

当时,奉系直接派人枪杀名记者邵飘萍、林白水,甚至派人冲进苏联大使馆、绞杀李大钊等共.产.党人,对于不听话的《京报》和《社会日报》则直接封停,北京大学等学校,也必须委派奉系钦定的人作为校长,由此导致奉系在北方丧失民心。 

 

1928年6月,皇姑屯事件现场。

 

1928年,北伐军节节挺进,由于战况不利,张学良就劝说老爹张作霖停战,以免被日本人在东北抄了后路,对此张作霖非常愤怒,拍桌子大叫说:

 

“我有30万东北军,我才不怕日本鬼子!日本人撑死了在南满有13000人,要想收拾他们,老子三天就把他的铁路给扒了!”

 

当时,日本人一直希望策划“满洲独立”,并且要求由日本军警参与东北的治安,继续筹建铁路,对此,张作霖要么故意拖延、要么直接拒绝,有一次,他甚至故意在日本公使造访时,在隔壁的房屋嚷着说:

 

“日本人趁火打劫,真不够朋友。我不能出卖东北,以免后代骂我是卖国贼。”

 

在此情况下,日本人决定痛下杀手,1928年6月,张作霖最终在乘坐火车返回东北时,在临近奉天(沈阳)城郊的皇姑屯时,被日本关东军预埋的炸药炸成重伤,随后不治身亡,“东北虎”陨落,享年仅53岁。

  

参考文献:

滕征辉:《民国大人物》

汪朝光等:《中华民国史》

齐邦媛:《巨流河》


很多最爱粉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最爱君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