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人破敌十万的唐朝名将,最终却死在野人手里
2018-06-11   历史教师王汉周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 明朝那些事儿 讲的历史是真的吗 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全唐文》收录了一道诏书,名叫《劳王君廓诏》,是唐朝开国帝王唐高祖李渊颁给王君廓的,内容很短,信息量却很大——“卿以十三人破贼十万,自古以少制众,未之前闻。非惟骁勇绝人,亦足显卿忠

节也。”


十三人破贼十万,世上真有这样的牛人?





01


虽然王君廓这个名字看起来很陌生,但却确有其人,他仅以十三人破敌十万,也确有其事,而对手,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王世充。

王君廓,今山西平定人,小时候既是孤儿,家里又很穷,长达后主要从事两种“职业”,一种是贩马(一说给马贩当中介),一种是偷盗,而且兔子还吃窝边草,乡亲们被他偷苦了,却又拿他没办法。


隋末时,他干脆跟叔叔说,小打小闹没意思,咱们整大的吧。

他所谓的“整大的”,就是弄一支军队为盗,叔叔说你特么这是要钱不要命,不行。

他想了个很简单的办法,就让叔叔就范了:诬陷邻居与叔母私通,然后和叔叔一起杀了邻居。

杀了人,谁还敢呆在家里?叔叔便和他一起亡命江湖,没多久就聚集了一千多人,到处劫掠,实现了弄一支军队为盗的小目标。


当他们威胁到夏县、长平时,河东郡丞丁荣想招抚,王君廓假装答应,丁荣信了,然后就上了他的当,在山谷中中了王君廓的埋伏,大败。

所谓会打仗,大概就是这样了。

兵不厌诈嘛,说白了就是耍花招。


不久他又耍了一个花招,把隋朝虎牙郎将宋老生都忽悠了。

那是和哥们儿韦宝、邓豹等人攻打今山西永济的时候,初战不利的王君廓退守方山,宋老生就追,而且逼得很紧,粮草用尽的王君廓说,好了别打了,我投降就是,宋老生说谁信啊,王君廓就来了一番哀求,也不知说了些啥,居然让宋老生“深为感动”,然后,王君廓趁他放松警惕夜里来了个逃之夭夭,而那边,宋老生还在等着他来投降呢。




02


王君廓带人到处抢劫,玩儿得倒是不亦乐乎,劫掠邯郸时,邯郸人王君愕却看出了问题,认为他既无自己的根据地,又无多少粮草,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不是个办法,最好等那些英雄豪杰决出胜利者,然后去投靠,这才是长远之计,也才能得到富贵。

行啊哥们儿,王君廓使劲拍拍王君愕肩膀,你想得比我远,可是我不晓得咋个整啊,你教我?王君愕便给他出主意说,井陉(今河北获鹿西南,冀晋结合部,素有“太行八陉之第五陉,天下九塞之第六塞”之称)那旮旯乃河北通衢要冲,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先把那里占了再说,王君廓便率军占了井陉。

然后继续玩儿“兵不厌诈”,而且跟自己人也这么玩。


公元617年,起兵反隋的李渊派人招降王君廓,哥们儿韦宝、邓豹说,看来姓李的不错,值得投靠,咱们投他去吧,王君廓说好,就是他了,咱们明天就去。

没等到明天,韦宝和邓豹就遭他突袭,王君廓夺了他们的辎重,然后投奔李密的瓦岗军去了。


韦宝邓豹觉得李渊行,他觉得李密更行,因为那时候李密的势力更大,可你们是自己人啊,为毛不好好说呢?好好说没用之后,再来这一手也不迟啊。

可是他不,他一来就玩这一手,无论对谁,看来除了这一手,他不会玩儿别的了。

可惜李密不重用他,大概觉得这人虽然是个猛人,但人品不咋地,这种人重用不得,不然早晚会吃他的亏。


傻儿也知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何况王君廓并不傻,李密这块“洼地”呆不得了,便去投了唐朝那块高地,至于“从前请你去你不去,如今没请你你自己找上门去,你还要不要脸”,对他来是不存在的。

还好,李渊不计前嫌,封他为上柱国、假河内太守、常山郡公,后改任辽州刺史、上谷郡公。






03


看来这回跟对人了,那就好好干吧。

投唐后,王君廓主要跟着秦王李世民混。


在与牛人王世充的对决中,王君廓屡立战功,比如武德三年打洛口(今河南巩县),然后又攻克轘辕(今河南偃师东南),王世充派部将魏隐反击,王君廓玩诈败,“逃跑”途中设下埋伏,大败魏隐。

他还把出兵援救王世充的窦建德胖揍一顿,仅率一千轻骑,就截取了窦建德的粮草,还把窦建德的大将张青特抓了活口。

李世民搞定窦建德、王世充后,王君廓因功被封为右武卫将军,进爵彭国公。


李渊的那道诏书,也就是称赞王君廓“以十三人破贼十万,自古以少制众,未之前闻”的那道,就是搞定王世充后颁发给他的。

可惜有关史料对那场PK没有详细记录,不然咱们可以大饱眼福。


事实上,李渊最高兴的,不是王君廓以十三人破了王世充的十万人马,而是对突厥的那一战——


公元622年,平定著名割据势力刘黑闼后,王君廓奉命镇守幽州。

三年后的625年,突厥大举入侵幽州,没想到结结实实地栽在王君廓手里,“俘斩二千人,获马五千匹”。

唐高祖大喜,随即“征召王君廓入朝,赐其御马,并让他在殿上骑马而出,又赐锦袍金带,然后让他返回幽州”。


这比那道诏书,荣耀多了吧?

李渊为什么这么高兴呢?因为王君廓这回赢的是突厥,与王世充等“自己人”相比,这才是真正的敌人。




王世充剧照



04


王君廓的阴险、狡诈,甚至缺德,在平定庐江王李瑷过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李瑷,隋朝柱国、备身将军李哲之子,唐高祖李渊的堂侄,初封黄台公,李渊称帝后任命他为刑部侍郎,后来改任信州总管,又进封庐江王。


但李渊心里很明白,这个亲戚智商情商都有点欠费,不是将帅之才,难当大任,所以当他让他出任幽州大都督的时候,他不得不给他派了个能干的助手,这个助手就是王君廓。

王君廓一去,李瑷就对他信任得不得了,什么事都依赖他,恨不得把心掏给他,甚至还要和他做儿女亲家。

而他对王君廓毫无保留的信赖,最终要了他的命。


那是玄武门事变之后,李渊命人征召李瑷入朝,李瑷打死也不敢去,因为太子李建成当初想搞李世民时,曾暗中与李瑷有勾结。

既不敢去,又不敢不去,智商欠费的李瑷不知怎么办,自然要向王君廓问计,皇上不是让你辅佐我吗,需要你的时候到了,请你说说,我该肿么办?


王君廓正想立个大功呢,李瑷可以说是送上门来的“豪礼”,不收白不收,于是他说,大王您若是入朝,肯定没命,您并非手无寸铁,而是手握十万重兵,为什么要自投罗网?说完竟然哭了起来。


《资治通鉴·唐纪七》是这样记载这场表演的:太子建成谋害秦王,密与瑗相结。建成死,诏遣通事舍人崔敦礼驰驿召瑗。瑗心不自安,谋于君廓。君廓欲取瑗以为功,乃说曰:“大王若入,必无全理。今拥兵为数万,奈何受单使之召,自投罔罟乎!”因相与泣。


当然是假哭。

他还是个好演员,他的表演,把李瑷都感动了——既然你如此为我着想,我就把性命交给你了,听你的,赌他一把,万一赢了呢?

李瑷的意思很明显,要把起事的重担交给他,实际上就是把军队交给他。






05


决心下定后,李瑷就把李渊派来叫他入朝的通事舍人崔敦礼抓了,逼他交代京城的机密,崔敦礼却是条汉子,打死也不肯说,李瑷也没办法,就把他先关起来。

接下来就是调集兵力,燕州(一作齐州)刺史王诜你快来,咱们商量一哈起事的事情。


当兵曹参军王利涉得知李瑷的打算后,觉得不对头,急忙来劝谏:“大王您不能把军权交给王君廓,那人反复无常,信不得,最好尽早把他除掉,让王诜代替。”

王利涉这么一说,李瑷又六神无主了,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犹豫不决。


王君廓知道后,干脆利落地杀了王诜,然后提着他的头对将士们说,李瑷这个皇亲国戚很那个啊,居然与王诜合谋,企图谋反,不但关了皇上的使者,还擅自征兵,好在本人反应快,把王诜杀了,剩下李瑷一个人,成不了气候了,请问各位,你们是愿意跟着李瑷去送死呢,还是愿意跟我去升官发财呢?

傻子才愿意去送死!傻子才不想升官发财!将士们异口同声:“我们愿意跟着你!”


当王君廓带人到监狱把崔敦礼放出来,李瑷才知道他背叛了他。

王君廓一句话,就让李瑷的部下放弃了抵抗:“李瑷背叛朝廷,肯定是死罪,他不想活了是他的事,你们也不想活了吗?”李瑷的部下就纷纷放下武器,作了鸟兽散。

孤零零的李瑷大骂王君廓是个小人,不得好死,千刀万剐,将来下地狱,被王君廓一把抓住,勒死了。






06


别人动不动就杀人是犯罪,他杀人是立功,而且立了大功,被任命为左领军大将军,兼幽州都督,加封左光禄大夫,食邑一千三百户,赐帛千段,领导又将李瑗家里的人口赏给他(《旧唐书·王君廓传》:寻以诛瑗功,拜左领军大将军,兼幽州都督,以瑗家口赐之,加左光禄大夫,赐物千段,食实封千三百户)。


食邑一千三百户是多还是少?没有对比就没有差别,直接参与了玄武门之变的程咬金和秦琼,食邑仅他的一半多一点点,都是七百户。

朝廷对他这么好,以后更应该好好干。

那是当然。不过他干的,不是为国为民的好事,而是“骄横自恣,不遵法度”,违法乱纪,欺压百姓,什么都干。


他以为幽州那旮旯天高皇帝远,而他是那里的老大,谁也管不了他,谁也不敢管,却没想到幽州长史李玄道敢管。

李玄道是没有权力管他的,因为王君廓的级别比他高,他相当于王君廓的秘书长或幕僚长,但李玄道不怕他,多次用朝廷法度对他进行约束,当然不乏警告,你再这样的话就将如何如何。


而这一回,王君廓的表现有点让人意外,不是勃然大怒,不是打击报复,更不是想办法清除“异己”,而是“疑惧不安”。

而他,最终死在李玄道“手上”,虽然李玄道并没有弄他,也没想过要弄他。




李玄道像



07


确切地说,是王君廓的自作聪明,把自己害死了——


公元627年(贞观元年),王君廓奉诏入朝,李玄道拜托他捎封信给从舅房玄龄。

信里写了些什么呢?在好奇心驱使下,王君廓偷偷把信拆开了,一看却傻了眼。

原来那信是用草书写成的,龙飞凤舞,“乱七八糟”,他一个字也不认识!


一般人看不懂就看不懂吧,王君廓却不然,他是什么人?他是聪明人啊!聪明人便比别人心眼多,于是他想,李玄道这家伙,为什么要把字写得这么难看?肯定是故意的,是故意不让其他人看懂!为什么不让其他人看懂?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明白了明白了,老子明白了,这家伙,一定是在用这办法告发我!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而且是个大问题,去了,肯定就回不来了。

他一路走一路犹豫不决,走到渭南的时候,终于作出了决定,于是杀了驿站吏卒,逃往突厥去了。

没想到在途中被野人杀死。


王君廓这种出人意料的死法,《新唐书》和《资治通鉴》都有比较详细的记载——


《新唐书·王君廓传》:居职不守法度,长史李玄道数以法绳督,猜惑不自安。会被召,至渭南,杀驿史,亡奔突厥,野人斩之。


《资治通鉴·唐纪八》:君廓在州,骄纵多不法,征入朝。长史李玄道,房玄龄从甥也,凭君廓附书,君廓私发之,不识草书,疑其告己罪,行至渭南,杀驿吏而逃;将奔突厥,为野人所杀。


而上述史料中所谓的“野人”,并非神龙架那种野人,而是指乡民,大概取“野蛮”、“未开化”之意。

王君廓以如此“幽默”的方式死掉后,李世民对他还不错,看在他过去的功劳的份上,派人去收尸,然后把他埋了,仍然像以前那样对待其家人。


御史大夫温彦博却说,这人是叛臣,不应享受封邑,李世民便把他贬为庶人——《新唐书·王君廓传》:太宗顾前功,为收葬,待其家如初。御史大夫温彦博奏:“君廓叛臣,不宜食封邑,有司失所宜言。”乃贬为庶人。

贬为庶人,食邑自然得收回,王君廓的家人,自然享受不到之前的待遇了。


个人觉得,李玄道为朝廷除了这种祸害,尽管是无心的,但也功劳不小,应该受嘉奖,事实却相反,李玄道不但未获嘉奖,反而因王君廓反叛而获罪,流放巂(xī)州(今青海西宁),后来迁常州刺史。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