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蛰存读书记
2018-06-11   夜光杯

他说趣味是有时会发觉一些珍贵的签名题字和漂亮别致的藏书票。

曾拜访施蛰存先生住宅,看不到书房,有些书是放在楼道边的,他在自己座位后,安放了一个普通的书橱,把平时要用的喜欢的书放在架上,图书并不多。

听他说:六岁时,正是宣统二年,随父母住在苏州醋库巷,元宵节时,父亲为他举行开蒙仪式,在邻居徐老夫子私塾里读了平生的第一本书《千字文》,天天背诵。父亲有十二个书箱,经史子集都有,这些书足够他读的了!后来还是父亲教他《古文观止》《昭明文选》。读《论语》《诗经》《楚辞》《史记》都不下七八遍(后来在厦门大学中文系开《史记》专题课,又从头至尾细读一遍),《水浒传》也读过很多次,他爱读唐诗,每有独到心得就做札记,才有《唐诗百话》一书问世,他也喜欢宋词,抄在本子上随时欣赏。常读《词林纪事》,至晚年主编了《词学》一刊。他读《洛阳伽蓝记》,认为在古典文学中可称“第一散文”,至于《浮生六记》说不喜欢其“苏州才子气”。在现当代文学上,喜欢冰心,认为是“洁净”之作。也喜欢沈从文《边城》,废名的《枣》及梁遇春的散文等,也是读了不少。难得的是他读完小说《洗澡》,“印象是半部《红楼梦》加上半部《儒林外史》”是一部“纯洁的作品”,但认为个别细节描写有疑点。

他对有些书的装帧颇有意见,说封面上书名字有时太大了,有些是草书,看不清什么书,有些书法很难看,却是名人题签。书脊的字太小或底色太深看不出书名,认为应改进。

晚年,施先生读书更多为“用”。他曾为了修改《鸠摩罗什》这篇已改过七次的小说,要我代他向图书馆借阅《中国佛教史》一书。他说:有时会同时读几本书,这本读几页,换一本又读几页。这种“跳读遍览”式的阅读是很特别的。他也淘书,旧日沪上常熟路、南市城隍庙等书摊常见其身影,翻书时常把手指头都弄黑了,但兴味不减!有一回,施先生曾在城隍庙一个小桥边书摊遇到阿英,他身边钱不够、老板又不肯让价,所以问阿英借一元钱,阿英连车钱借了他一元五角。在古旧书店里常遇见的是郑振铎先生。总之,他喜欢“冷摊负手对残书”的味道。他说趣味是有时会发觉一些珍贵的签名题字和漂亮别致的藏书票。



关于我们:

本公众号乃上海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新民晚报》副刊《夜光杯》的官方微信,《夜光杯》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报纸副刊,在微信平台,我们将以全新的面貌继续陪伴您。欢迎免费订阅,我们将每日精选两篇新鲜出炉的佳作推送到您的手机。所有文章皆为《夜光杯》作者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点击下面的篇目链接,可重读夜光杯微信公众号5月高点击率美文:

“小燕子”飞走了,追忆王丹凤

李大伟:六十以后

“六一”节的呼吁|智慧快餐·郑辛遥

人物|爱,就是力排众议,不离不弃

照片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