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汉系列丨借故离席 回归灞上
2018-06-10   闻古知新


△ 溜之大吉  


在这场宴会上,虽然刘邦全程示好,但他与项羽之间的较量一刻也没有停止过,除了项庄舞剑,连樊哙的每句话和每一个动作,无不是在与项羽过招。

 

此起彼伏的杀气让刘邦有些心有余悸,还要继续吃这顿饭吗?自己还吃得起吗?随着樊哙的落座,刘邦决定无论如何,还是先出去透透气,跟兄弟们商量商量再做决定,于是以如厕之名抽身而出,顺便叫上了樊哙和张良。

 

走出帐外,张良和樊哙拉着刘邦寻了一处清净的地方,轻声说道:“沛公,这宴会上危机四伏,您不如趁现在速速离去吧,谁知项庄一行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方才确实凶险,但我若是就这样不辞而别,恐怕有失礼节啊……”

 

此时的樊哙着急了:“沛公,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今我们都快成为人家菜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了,哪还顾得上什么礼节!

 


刘邦一时之间还有些犹豫,樊哙不禁再次催促,最终刘邦决定就这样默默离去,并留下张良善后,毕竟在人家家里一声不吭地全走了确实不太好。临走前,刘邦留下了一双白璧和两只玉斗,算是给项羽和范增的礼物,以抵他擅离之过。

 

做好决定之后,刘邦便留下了那百余名随行骑兵卫士,带领着剩余四名亲信悄然离去。看着刘邦安然离去的身影,张良便在军门外来回踱步,一面为刘邦争取时间,一面琢磨应该如何跟项羽解释刘邦的离去。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朝着张良的方向缓缓走来。

 

这个人便是陈平,是项羽部下的都尉,因久不见刘邦等人回军帐,便被项羽派出来寻找。但默契的是,当陈平看到张良独自一人时,二人竟默契地没有过多地谈论刘邦的去向。

 

我们之前在楚汉序篇里面讲到过,陈平是能与张良并列的谋士,如果张良玩的是阳谋,那么陈平擅长的就是阴谋。或许以陈平的心思,不难猜出刘邦的去向,但他却没有追究,甚至与张良一起为刘邦的出逃赢得了时间。难不成,项羽家除了项伯,又出了一个“叛徒”?我们在此留个悬念,日后再讲。

 


经过一番思量之后,张良整了整衣襟,转身走向了项羽的军帐。不知这时候张良的心中,是否会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感觉呢?

 

见到回帐的只有张良一人,范增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未等范增开口,张良向项羽行礼陈谢:“沛公不胜酒力,不能亲自告辞。特派我奉白璧一双,敬献上将军;玉斗一对,敬献范大将军。”

 

“沛公此时何在?”项羽不解,开口问道。

 

“沛公听说您有责备他的意思,此刻已经抽身离去,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军中了。”说出这句话的张良显得正气凛然,仿佛已经做好了承受项羽怒火的准备。然而项羽却什么都没有说,直到在回营的路上张良还在想:项羽这番行径究竟为何?是太过仁义?还是太过自负?

 

直到最后一刻,项羽似乎都不明白刘邦的离去究竟意味着什么,但他能感受到的就是来自亚父范增的怒火。刘邦的脱逃,使范增怒不可遏,当着项羽的面拔出剑将他的那对玉斗当场击碎,怒斥项羽“竖子不足与谋”



什么意思呢?说白了就是“我怎么摊上了你这么个败家玩意儿?!”说罢,便愤然离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项羽和亚夫范增之间产生了无法磨灭的裂痕。

 

再来看看安然回归的刘邦,没有人知道刘邦回去之后都做了些什么,但在第二天的清晨,许多人都看到了曹无伤血淋淋的首级被悬挂在城楼门外……

 

惊心动魄的鸿门之宴就这样伴随着范增的怒火和曹无伤的身首异处而落下了帷幕,那么接下来等待项羽和刘邦的又会是什么呢?

 


——  ——



责   编   @   一       廿

编   辑   @   朱亭折扇 

手   绘   @   随       便 



【闻古知新说明】


● 原创文字,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欢迎个人转发、扩散。

公号转载请后台留言联系我们。

关注请长按二维码

本公号文章系列

上古  /  春秋  /  战国  /  百家  /  成语 

公号导航栏可提取全系列文章


▼ 阅读原文,查看官网详情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