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国只发明了白酒,而没有发明啤酒和葡萄酒?
2018-05-23   我们爱历史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1652字,阅读时间:约4分钟



历史提问

为什么在农耕文明发达的古代中国,只发明了白酒,而没有发明啤酒和葡萄酒?



答:这个关于古代中国酿酒技术的问题里,可以说是错误一堆。要回答这个主题,就必须一一纠正。

首先一条,古代中国哪里“只发明了白酒”?甚至恰恰相反,白酒在中国古代反而出现的比较晚。以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的说法,蒸馏白酒“自元时始创”,也就是直到元代时才有。当然,在唐宋时代的文献里,也有各种饮用“烧酒”的记载。从东汉至宋金的各类墓葬遗址里,也都出土过各种蒸馏器具。也就是说,“蒸馏白酒”在中国出现,最早也就是东汉年间。中国各种酒类里,属于非常“年轻”的一款。

那么白酒出现之前,中国人主要喝什么酒?通常都是以大米小麦或者米麦混合为酒曲酿成的黄酒,颜色比较浑浊。另外还有以大米为原料,通过精细技术酿造的高档“清酒”。1974年河北平山县中山王墓发现的古清酒,历经两千年的岁月跌宕,启封时依然喷香扑鼻。古代中国的酿酒工艺,就是强到这般经得住时间考验。

以这个意义说,认为中国古代“只发明白酒”,确实小看了中国古人的酿酒实力。

同样错得偏离事实的是,中国古人哪里“没有发明葡萄酒”?

虽说中国并非葡萄酒的故乡,但以《史记》记载,西汉中期时,随着葡萄从中亚传入中国,中国原创的葡萄酒产业,很快就红红火火发展起来。《后汉书》里记载,东汉年间时,名为“蒲桃酒”的葡萄酒,就是当时用于馈赠权贵的珍品。三国时代的魏文帝曹丕,甚至发出过“道之固以流涎咽唾”的感慨,也就是一想到葡萄酒,就要流口水。谁要敢给他说“古代中国没葡萄酒”?看他会龙颜大怒不。

而到了唐宋年间时,葡萄酒的饮用,也是更加普及。诸如魏征等唐朝名臣,常喜欢在家酿造葡萄酒,还取了“翠涛”这样好听的名字。唐太宗李世民更写诗大赞葡萄酒“千日醉不醒,十年味不败”。也同样是唐宋年间起,甜美的葡萄酒,更在士大夫阶层里风行,唐诗宋词里的好些代表人物,都是葡萄酒的铁粉。当然价格也不菲,以中国最高产诗人陆游的诗句说,一杯葡萄酒的酒钱,那真是“千金论价恐难酬”,绝对高消费。

那中国古代的“葡萄酒”,到底是不是本土发明的?最直接的证据,就是中国古代制作酒曲的技术。以《汉书》《齐民要术》《北山酒经》等资料佐证,古代中国制造酒曲的工艺,本身就是独立发展的从选料到发酵技术,全是满满的中国工艺。更证明这“原创性”的,还有各种独家款式的中国葡萄酒,不但有甜美的果酒,甚至还有明代《养生八箴》里,加入滋补中药的葡萄药酒。看上去“形似”的葡萄酒,放在古代中国,却是独家技术。

然后就是最重要的问题,中国古代为什么没有“发明啤酒”?其实,早在中国白酒诞生以前,酿酒热情高涨的中国古人们,也一度开发出中国古代版的“啤酒”:醴。

这个在古代文献里,常作为甜酒饮料出现的“醴”,难道是啤酒?只要瞧瞧啤酒的定义:以麦芽为原料,加酒花发酵形成的低度酒精饮料。这标准放在“醴”身上呢?《尚书》里就有原文:若作酒醴,尔惟曲蘖。也就是说,“醴”是以“蘖”作为原料的。而以《说文解字》的解释:这种“蘖”正是大麦曲,恰与现代啤酒十分相似。这也就是说,中国古人常喝的“醴”饮料,正是古代版的“中国原创啤酒”。

如果看看《诗经》《周礼》等文献,各种关于“醴”的记载,就是扑面而来。“酌醴”的景象更是屡见不鲜。不夸张的说,在西周至春秋年间,古代中国人“喝啤酒”的风气,一度十分火热。甚至到了汉朝时,“醴”的消费还是《史记》里汉朝政府重要的财政来源。在汉朝屈辱向匈奴和亲时,还被作为馈赠匈奴的礼品,每次都把凶残的匈奴人“灌”得十分高兴。但从西汉后期起,这款火热酒类,却逐渐淡出了。

这其中的原因,明代科学家宋应星,在其著作《天工开物》里一语道破:后世厌醴味薄,遂至失传。造成这“中国原创啤酒”淡出的最重要原因,就是这“味薄”的毛病。西汉中后期,是中国古代酿酒业的井喷时期,酿酒技术的突飞猛进,令各种黄酒果酒清酒层出不穷,人们饮酒有了更多选择,度数太低的“醴”,也就越发非主流,直到基本消失。

所以说,古代中国人并非“没有发明啤酒”,之所以发明后不再喝,实在是因为中国古人酿酒的技术进步太快,酒类品种太多。古代版的中国啤酒,自然就没了竞争力。

 好物推荐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我们爱历史》商城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