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齿证明希特勒真的死了,而且饱受口臭困扰
2018-05-23   欧时大参


对希特勒遗留牙齿进行的鉴定得出结论:这位独裁者确定已经在1945年死亡。围绕希特勒牙齿的传说不但是这位纳粹元凶死亡故事的一部分,同时也揭示了冷战期间的宣传战及其残酷内幕。


希特勒的牙齿健康状况非常糟糕。这一细节听上去似乎只是有关这位纳粹独裁的八卦消息,但实际上却是希特勒1945年4月30日自杀的历史性证据之一。



一个来自法国的病理学家小组最近被允许对保存在莫斯科的希特勒残留牙齿进行检测。这些牙齿是1945年5月初在柏林发现的,此后70多年里,前苏联以及俄罗斯当局从未允许任何人对希特勒遗体残骸进行检测。研究人员得出了毫无疑义的检测结果,并将其发表在上周出版的《欧洲内科医学期刊》上。


"这些牙齿是真的,毫无疑问,"领导此次研究的病理学家查理尔(Philippe Charlier)对法新社表示。"我们的研究证实,希特勒确实死于1945年。"


研究团队这次也被允许察看希特勒的头骨残留物,以确认他的自杀方式。接受检测的牙齿与希特勒牙医的描述一致,而且没有显示咀嚼肉类的痕迹。这证明这位纳粹元首确实是一位素食主义者。


这次研究的新发现应该会平息有关希特勒在二战末期诈死逃脱的传说。但也许依然有人坚信这一说法。


"我们可以扫清任何有关希特勒的阴谋论,"查理尔表示。"他没有乘坐潜艇前往阿根廷;也没有躲在南极或月球背面的秘密基地里。"


事实上,希特勒故事的真实结尾与所有知名历史学家所相信的那样:在一片废墟的纳粹德国首都柏林,希特勒在元首地堡里与多年情人、成婚不到两天的妻子爱娃自杀身亡。


确认希特勒尸体


1945年4月30日,苏联军队已经逼近柏林市中心元首地堡不到500米处。被重重包围并且几乎无法与残余部队联系的希特勒意识到,他的千年帝国之梦已经破灭。


当天下午,希特勒与爱娃撤退到地堡中的私人住所,服用剧毒的氰化物并随后开枪自杀。当天下午15点15分左右,他们的遗骸、以及据称是动物爱好者的希特勒的两条爱犬的尸体被发现。


也许是想到意大利民众对于墨索里尼遗体的对待方式,希特勒对于如何处理他和爱娃的遗体作出明确指示:移出地堡焚烧。



直到5月5日,苏联军队才在一处弹坑中找到烧焦的尸体,并确认是希特勒本人。


"希特勒的牙齿很糟糕,而且是很有特点的糟糕。因此仅凭他的牙齿就可以确定尸体身份,"接受国家地理电视频道委托,对希特勒残骸进行研究的法医病理学家马克·本内克(Mark Benecke)在网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他认为,希特勒人尽皆知的口臭问题可能正是来自于龋齿及牙龈疾病。


苏联当局将希特勒遗骸上带有特殊假牙装置的牙齿与其牙医助理霍伊瑟曼(Kathe Heusermann)的描述进行对比。此后,希特勒的私人牙医布拉什克(Hugo Blaschke)向同盟国确认尸体确属希特勒本人。


"他的牙齿如此糟糕,以至于他的牙医也必须和他一起待在地堡里,"为霍伊瑟曼担任俄语翻译的泽夫斯卡娅(Elena Rzhevskaya)的外孙女苏姆(Liubov Summ)对《以色列时代报》表示。"有些照片简直是惨不忍睹。"


"来自巴西的男孩"


按照泽夫斯卡娅本人的说法,她被指定保管希特勒牙齿是因为上级担心苏联红军的男性官兵喝醉之后会将这些东西胡乱丢弃。她将希特勒的遗骨残骸带到莫斯科。不过,尽管苏联人很清楚希特勒已死,斯大林依然下令禁止媒体对此进行报道,以便他散步有关西方同盟国协助希特勒秘密逃脱的谣言。


"这是骗人的把戏,为了混淆希特勒尸体已经被发现的事实而进行的诡异尝试,"泽夫斯卡娅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这本回忆录虽然1965年就用俄文写成,却直到2018年3月才得以用英语出版。


俄罗斯人将这一散步假消息计划称为"神话行动"。


"有相当证据可以表明,斯大林的策略是通过制造英国人或美国人藏匿希特勒的假象将西方国家与纳粹主义联系起来,"历史学家贝弗尔(Anthony Beevor)在其著作《柏林-陷落:1945年》中写道。


由于确实有一些知名纳粹人物逃到南美洲,比如艾希曼(Adolf Eichmann)和门格勒(Josef Mengele),斯大林布下的骗局成为了有关"希特勒未死"的诸多阴谋论的起源。1976年的电影《来自巴西的男孩》让这些说法更为盛行:影片中门格勒克隆希特勒,将其作为纳粹阴谋回归计划的一部分。


霍伊瑟曼的悲惨命运


尽管电影剧情夸张荒谬,但真实历史却充满悲剧性。此后转行成为作家的泽夫斯卡娅直到斯大林死后才能吐露真相。而霍伊瑟曼的命运则要悲惨的多。


作为斯大林掩盖真相计划的一部分,霍伊瑟曼被带到苏联并被判处十年监禁,关押在古拉格劳改营,其中六年是单独收监。罪名则是协助为希特勒安装假牙。


"他们对她说,她协助安装希特勒的假牙,等同于让战争得以持续。她本可以用瓶子敲希特勒的头,"苏姆对《以色列时代报》如此表示。


而充满苦涩讽刺意味的是,根据泽夫斯卡娅的说法,霍伊瑟曼根本不是忠诚的纳粹党徒,在第三帝国统治期间,霍伊瑟曼甚至还曾将一名犹太牙医和一名前雇员藏匿在自己家中。1995年,在历史之中扮演了一个微小角色、同时又成为无数无辜受害者一员的霍伊瑟曼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去世。


(德国之声)


编辑:Thomas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