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阴山道通向哪里?
2018-05-04   那一座城


本文转自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ID:diqiuzhishiju

阴山大道或者说白道是在魏晋时期之后中国历史上名声很大的一条通道。跨越大青山南北的这条道路,穿透的是整个阴山山脉最薄弱的部分。在以险著称的阴山,这条大道成为了保障阴山南北沟通的紧要渠道,从北魏一直到清代都体现着自己的独特价值。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看看纵贯阴山的这条大道在历史上扮演的角色。



 


条条大路过阴山


呼和浩特市北部,过坝口子经蜈蚣坝翻越大青山到武川,人们需要走一条曲折的道路。对于行人和自行车爱好者来说,这条需要翻越山口的道路是考验耐力的试验场。不仅如此,这条道两边群山叠翠、悬崖惊悚,景色也十分绮丽。由于这样的双重特征,这条路广受旅游爱好者的追捧。


呼和浩特-武川


但人们没有意识到的是,这条已经被黑色沥青覆盖的道路在历史上是以白色著称的。


呈送宋太宗的地理版图《太平寰宇记》中记载:“白道川,当原阳镇北地。至山上,当路千余步,地土白色如石灰,遥自百里即见之,即是阴山路也。”对于宋朝的官民来说,这条白色的道路是翻越阴山最好走的大官道。而且因为道路非常特殊的颜色,这里同样成为了重要的旅游景点。


问题是

当时的“白道”在谁手里

(底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


这条白道,到了清代被称为“阴山大道”或者“归化大道”,变得更加名副其实起来。对于阴山这样一个重要的地理分界线来说,这条路是少数轻松贯穿的通路之一。


不过说这条路是穿越阴山的大道还是显得宽泛了,比较严格地来说,这里的作用是作为穿越大青山的通道。而大青山仅仅是整个阴山山脉中间比较重要的一部分,不能和整个山脉等量齐观。


阴山山脉并不简单


而且,称白道为“阴山大道”在历史上也有一些问题。


白道真正体现出价值的时间比它西边的几条道要稍晚一些。直到匈奴被汉朝打到元气大伤时候,从东北而来占据了阴山以北控制权的鲜卑人成为了这里的主人,并且以大青山附近作为自己的根据地和南下的主要通道,白道的价值才开始正式体现。


鲜卑人建立北魏并设置六镇

沃野、怀朔、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六镇

(御夷镇亦是一北方重镇)

(底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


鲜卑民族从大兴安岭兴起后,一路向西寻找更好的草场和与中原联系的孔道。后来建立北魏王朝的拓拔氏根据地就是现在的武川县。后来为了防御柔然、高车等部族的袭扰,北魏皇室还沿着阴山以北筑长城、设六镇,用汉人熟悉的方法抵挡南下的游牧部落。


由此,交通的重心向东转移是情理之中。但这还不是真相的全部,西边通道所连接地区的生态环境恶化才是。由于匈奴向南避难的通道被秦汉以来的长城封锁,匈奴人赖以为生的羊群只能一直在阴山和大漠之间的草原上寻找食物。


荒凉的阴山


经过百年的过度开发,那里已经变得和今天一样寸草不生了,新的游牧民族不会对这样的土地感兴趣。


西边一片荒凉..

 


国际贸易孔道


隋唐时代到来,中原王朝空前强大时,占据北方的突厥人甚至向南归降,并使大青山成为了突厥牧产品和中原农产品的交易集散地,互市极为繁荣。而白道则是这个区域最好的交易通道,连皇帝们和可汗们会面时,也往往选择走这条大道。


所以白道的战争属性并没有那么强烈。在漫长的历史上,白道附近并没有爆发太多知名的战役,反倒成为了草原丝绸之路的南北连接线。现代的考古活动甚至在白道附近发现了大量西方货币,包括萨珊波斯拜占庭帝国的金币。


拜占庭金币


但隋唐开启的极端开放时代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由于唐朝的解体导致中原大乱,五代十国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汉民和远方国家的联系几乎因为战争被完全隔断。


对于大青山里的阴山大道来说,这个局势变化的后果就是行走的人越来越少,以至于道路逐渐为植物所覆盖,成为了一条难以通行的道路。当时中国北方的对外经济之荒凉由此可见一斑。


但北方的混乱不会持续太久。随着汉地的战斗愈演愈烈,北方新的主人契丹人开始崛起。他们在突厥人与中央王朝的联系断绝以后,快速夺取发展空间,将阴山大道北端连接的阴山北麓地区当成了自己的生存空间。无人防守的阴山大道于是成了他们向南渗透的机会。


主人换成了契丹人

(底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


辽帝国建立之后,契丹人在今天的武川县设置了净州路天山县,并设置榷场和汉人做生意。榷场生意对于大青山南北的促进作用是明显的。由于此时的阴山南北都同属于同一个政治实体,交易成本很低,内向型的经济快速累积,让这里成为了北方重要的财富中枢。当然这背后,还是因为阴山大道的联通作用非常明显。


金元之际,大青山以北地区主要活动的是汪古部族。这是一支突厥人部落,唐末从新疆一带迁至大青山并世居此地。金朝时,汪古部曾在大青山后为金王朝守界壕,后归顺铁木真并协助征服了乃蛮部。今天的阴山中被人们称为“蜈蚣坝”的地区,很有可能就是从汪古这个民族的名字演变而来的。


蜈蚣坝


在汪古人镇守大青山南北的年代里,阴山大道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蒙古统治时期,整个欧亚大陆因为被强制统一在同一个政治体内而形成了千年未曾出现的超级大一统局面。原本经常会因为一些地缘政治因素而被切断的东西向通道被彻底打通,草原上的丝绸之路从未如此畅通。而阴山大道正好是连接中国北方产区和贴着阴山的草原丝绸之路的中转路线


打通了

 

 

平行线的连接者


经过数百年的开发,人们从阴山大道一路向西或向北构建起了中原通向蒙古和新疆的交通网络。比较著名的道路包括从武川通往新疆古城子(奇台县)的西路、沿召河通往乌里雅苏台的前营路、通往科布多的后营路和通往乌兰巴托的北路。


路线仅供参考...

(底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

 

这几条路对当时清王朝的作用是显著的。由于女真人和蒙古人之间特殊的历史渊源,双方其实并不特别信任对方。但是作为少数民族想要驾驭庞大的汉人群体,这两个民族从高层到民间都必须保持高度的一致性,以维持统治的稳定性。


而想要达成两个民族之间的互通互信,建立有效的道路交通系统古代最经济有效的方法。阴山里的白道为他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西部太大、太大、太大...


阴山大道和阴山南北两麓的交错提高了商业的调度效率,良好的通行条件让两侧的商业交换迅速升级。而在通道的交错处,大宗交易所需要的贷款、储蓄、中介等业务催生了非常繁盛的商业。到乾隆年间,已经在阴山南麓出现了很罕见的纯商业机构,被当地人称为“通事行”。


这些通事行在清朝的版图扩张中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军攻占伊犁,平定青海、新疆,旅蒙商又开通了一条由前营到后营、西营的“营路”。于是大青山南麓的农民、商人扩展到现在的四子王旗、达茂旗。继武川之后,此两旗也成了商路上的重要商镇。


而这些沿途的商镇为前线驻守军队提供了粮食、盐和布匹的供给,更重要的是维护了东西向通道的畅通,让中央王朝对西部边疆的控制力得以保持。而阴山之南商人们的脚步,也跟随军队沿着阴山一直远达迪化(今乌鲁木齐)。



在黄文弼的《蒙新考察日记》中,详细记载了他在路上见到的各色商人,他们经营的范围从布匹、药材、皮毛、无所不包,相当于一条弱化的西伯利亚大铁路。如果没有这条路,清政府对新疆的控制力,和新疆对内地的经济依赖性会大大下降,近代中国的版图可能又要发生大的变化。


而阴山大道起到的作用正是为人们选择一条最安全平坦的商路,连接东西两段提供了可能。

 

 


最后再让我们重温一下从过去的归化城到武川县的这条阴山大道:自归化城北行,沿河床入坝口子,蜿蜒西北行,上娱蚁坝,经关帝庙西下一公里而北行。经马家店、中店子、后店子、水泉村、什尔登口到达武川,继而就能看见辽阔无垠的大草原了。


没错,这就是今天内蒙古自治区的104省道



END



加微信号:nayizuochengg  加入「那一座城」读者会

合作咨询QQ:3159178733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