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锦棠收新疆(5) ---- 大智大勇平兵变
2018-05-04   老邓的财经茶馆

  本系列之前的文章:

不应忘却的超级民族英雄 ---- 刘锦棠!

刘锦棠收新疆(1)--入疆前的情况!

刘锦棠收新疆(2)--入疆第一战!

刘锦棠收新疆(3) ---- 智取乌鲁木齐

刘锦棠收新疆(4) ---- 贪功的金顺

  上文说了金顺一顿坏话,本文先说说他的好话,再讲刘锦棠的智勇。

  清朝统治,讲究满汉大员各半。所以即使汉军善于统兵打仗,还是应该扶植一些满人,以安朝廷之心。曾国藩初建湘军之时,就大力扶植满人塔齐布,连续保举他升官。塔齐步确实能打仗,也很感谢曾国藩的提携。但后来塔齐步盛年突发急病去世,曾国藩不得不和另一位满族大员官文搞好关系。在左宗棠平定陕甘回军、新疆叛军时,也在满人中寻找能打仗的。金顺属于矮子里面拔高子,还算比较能打,大局面也能配合,所以左宗棠对他多有赞誉。

  在中俄交涉接受伊犁的问题上,金顺也立场坚定,坚决主张收回伊犁。后来当曾纪泽赴俄重新签订中俄条约时,金顺积极筹办交收伊犁事宜,同时着手策划收回伊犁后的重建工作。应该说,在捍卫国土方面,金顺有大功劳。他虽然贪功,但比较清廉,所以其嫡系对他非常忠心。史载金顺在1886年去世时“身后不名一钱”,部下200多人步行5000多里,将金顺的灵柩护送至京师。

  不说金顺了,该回头说刘锦棠了。刘锦棠在乌鲁木齐练兵,一件重要的大事是军饷问题

  实际上,人们当兵打仗,主要是混口饭吃。如果不死,当兵很可能是一条升官发财的捷径,所以绝大多数人没有什么崇高理想。对于刘锦棠的湘军来说更是如此:如果你是湖南人,长驱几千里到陕西、甘肃平定回乱,本来就够烦心的,平完之后还不能回家,还要去更远的新疆。大多数人会想:“新疆那么远,气候和湖南大不相同,经常数百里荒无人烟,新疆平不平跟我有什么关系?老子凭什么为一个虚无缥缈的目标打仗?你们这些达官贵人在后面享福,我们在阵前卖命也不是不行,但军饷总不能少吧。”

  这和当前的形势是一个道理:股市那么差,高层“保护投资者”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但高层偏偏仍要狂发新股,散户很难挣钱,挣钱的都是权贵。所以大多数人都很现实:别跟我喊花里胡哨的口号,拿点实惠的出来。如果要打仗,权贵们冲在第一线更好。

  所以,在各阶层矛盾巨大的情况下,将领要统兵打仗,除了要有谋略,还必须身先士卒、公而忘私才行。否则当官的让士卒卖命,自己在后面贪污受贿、喝兵血,当兵的看不到北京城的情况,但对自己军队的将领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如果将领不能有一颗公心,不能善待士卒,军队就没有战斗力。

  刘锦棠恰恰是身先士卒、公而忘私之人。所以他率领的军队,战斗力极为强大。

  但即使如此,军饷问题也时时困扰着刘锦棠。清朝末年,朝廷财政日益空虚,除了八旗军能勉强保证军饷,一般的军队都靠自己筹饷。当年曾国藩筹饷就极为困难,先号召乡绅捐款,捐了几次没钱了,幸亏战功卓著,朝廷让他当两江总督,算是“扶正”了,他可以名言正顺地抽税了。但即使如此,地方官员仍处处掣肘,因为当时每个地方督抚都有自己的军队要养。征伐新疆以来,左宗棠虽然是陕甘总督,但陕西、甘肃都是穷地方,新疆尚未平定(陕甘总督管理的地区是清朝最大,包括新疆),所以左宗棠主要靠胡雪岩在江浙一带弄钱,并向英国的银行借钱。借了几次之后还不上,或者总是借新债还旧债,后续的钱就不好借了。刘锦棠在前线打仗,对此毫无办法。

  老湘军本是欠饷部队,在1876年冬天,左宗棠实在筹不来钱,欠饷更加严重了。而且关内的粮草也接济不上,只够吃20多天了。军饷欠发,湘军也能理解,大不了以后回到陕西向左宗棠要钱,一起补发。但粮食越吃越少,最为动摇军心。刘锦棠、左宗棠书信往来频繁,虽然左宗棠总是保证粮食马上就到,刘锦棠也频繁安抚士卒,但大家都看到粮食始终不到,所以刘锦棠的安抚也越来越没有效果。为了节约粮食,刘锦棠只能下令细水长流。这样当兵的更生气了:本来卖命打仗就欠饷,现在居然还要饿肚子!如果你是当兵的,估计也会很生气。士气越发低落。

  而阿古柏的奸细又在军中活动,动摇军心。奸细们告诉士兵:南疆很富裕,有钱有粮有官当。在奸细的游说下,在高官厚禄的引诱下,部分兵勇的信心越发动摇。

  终于有一天,300多名步兵在奸细的带领下半夜离开军营,绕开哨卡,悄悄赶往南疆。

  这是哗变啊!

  刘锦棠在吃早饭时得报,马上召集将领商议。

  有将领说要带领骑兵追赶,不回来就杀掉,哗变要用武力平息!

  但刘锦棠决定采用“非常手段”处理。众位看官可以想想,如果是你,该怎么办?

  他让各将领回营,管好士兵。自己快速给黄万鹏写了封信,说自己一旦第二天回不来,全军由黄万鹏管理。他又给左宗棠写了封信,很显然是交代后事。然后他带领50名亲兵,骑马抄小路赶往南疆。

  去往南疆的路有七条,但在百里之外都会在一个路口汇合。所以刘锦棠选了条最近的路,打马扬鞭赶往交汇口。到了之后,刘锦棠等待哗变的士兵到来。他命令亲兵分两排站在路口,没有自己的命令绝不能开枪。

  傍晚十分,一大群士兵走进眼帘,果然都是湘军。他们也看到了刘锦棠,全都站住不动了。

  刘锦棠骑马上前,大声说道:“湖湘子弟没有孬种!我刘毅斋不相信众位兄弟真的要到南边去!为什么呢?因为众位兄弟还没有把老爵相(左宗棠)在肃州摆的庆功酒喝到嘴里去!众位兄弟看清楚,我刘毅斋只带了50骑到这里。我就是想和众位兄弟说几句心里话!你们这次离营,错在我刘毅斋!是我刘毅斋让大家受了委屈!”

  说罢,刘锦棠滚鞍下马,跪在路中央,抱着双拳大声说:“我刘毅斋向众位兄弟赔罪!”

  出了问题,主动承担责任,这就是优秀的领导者!


  哗变士兵中的奸细狞笑着走了出来,用生硬的汉话说:你刘大人果然是好汉,把脑袋献出来,让我们拎着去大汗那里请功吧!

  话音未落,枪声响起。原来他背后的士兵已经开枪,将他当场毙命。

  刘锦棠一愣神的功夫,哗变的士兵已经全部跪倒,哭声一片……

  刘锦棠也哭了,他走上前去,把士兵一个个扶起。说道:弟兄们这次离营不是哗变,不过是想吃口饱饭,所以不能按《兵勇哗变连坐法》处理,但是弟兄们擅自离营,总得处理。所以按违反营规处置,每人责打军棍二十。

  在一个很特殊的时期,有一个很特殊的将军,采用了很特殊的手段,平息了一场很特殊的兵变。大智大勇,刘锦棠!

  刘锦棠令人敬重,令人感动。但我们也要认识到:战争是残酷的,士兵也是人,需要吃喝,需要物质激励。兵凶战危,在那个极权年代,如果没有左宗棠、刘锦棠、金顺这些勇于担当、能够营造一个小环境的人,建设一支能打硬仗的军队,不知从何谈起。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可打赏作者。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可关注本号。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