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总也少不了姜 | 如何吃姜
2018-07-11   羊爸爸


生完大女儿坐月子的时候,正值盛夏。天气炎热,让人心浮气躁。



那时的我对于带娃毫无经验。二十天左右,大女儿开始日夜颠倒,晚上十二点开始闹腾到早上八点不睡觉。我属于熬一天夜就半死不活的那种,什么都吃不下。净吃的娘酒煮过的炸姜沫配白饭,有时也吃姜炒饭,吃的蔬菜也是用姜丝炒过。梅州客家人坐月子是要吃足一个月的鸡的,有人能一天一只。而我一个月也没吃几只鸡,倒是吃了十斤姜。



因为家里没人会泡奶粉,我在月子里也几乎纯母乳喂养。因为这样的饮食,奶水很多,经常多到漏奶和喷奶。


熬了那么多天通宵,我感觉连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了。最缺觉的那天,一天加起来只睡了三个小时。


出了月子回到娘家,凌晨女儿又醒来哭,我抱着她在客厅转悠,困累不已。


“我来,你去睡吧”,我老爸对我说。




就那么一句话,就如同干吃了一口九制姜粉,从头暖到脚。九制姜粉,经过多重的蒸晒,比生姜更加的辛辣,药性也比生姜要热。打开装姜粉的盖子,能闻到非常浓郁的姜特有的辛香味。


九制姜粉



材料:姜


做法:1姜洗净,切丝,晒干,放入蒸锅蒸15分钟,取出,放冷,再拿去晒,如此反复蒸制晾晒九次(或者多次)。


2.蒸晒好之后打粉(姜粉辛辣,吃的时候酌情搭配其他食物,能和胃温中散寒,除湿,赶走体寒。)


于是,我睡了做妈妈一个月以来第一次超过三小时的觉。


醒来之后感觉自己终于活过来了。而老爸仍然抱着姐姐坐在那,似乎没动过。他说:“我怕放下来就醒了,她睡得少,让她多睡一会。小孩子就要多抱的。”



自此,他和我24小时轮流抱着姐姐睡。于是,姐姐开始睡得很多了。


因全母乳,老爸每天煮各种好吃的饭菜和补汤,我在哺乳期也没瘦多少。到出嫩姜的时候,老爸就去买来炒肉片。嫩姜脆脆的,有点微辣微辣的,配饭非常好吃。嫩姜比较少人愿意挖出来卖。老爸就去离城几十公里的农村朋友家采挖,顺便也带回了很多农家蔬菜农家蛋。


嫩姜炒肉片



材料:嫩姜,肉片。嫩姜是黄中透白的,未老未变黄的姜。


做法:

1、嫩姜洗净切薄片,肉片用芡粉生抽拌好备用。

2、下油,放嫩姜片,翻炒,放肉片,再放盐,炒至肉片变色即可。


月子里的娘酒煮炸姜沫,姜炒饭,然后吃了九制姜粉,姜枣茶等等,那个冬天,我的手脚都是暖的,不再像以前那样手脚冰凉,晚上需要泡脚才会暖,不然整晚都是冰凉的。虚寒的脾胃也好了很多,以往的经常腹胀,一生病就呕吐不止的毛病也基本上好了。睡眠也安稳了,不再老是做各种各样的梦。经常感冒经常生病的日子也结束了。


倪师说,病人来复诊时,他经常就只是问,好不好睡,脚热不热,胃口好不好。这样就完成了。胃口好,胃气恢复;脚热,全身循环改善;睡眠安稳,身体阴阳交互恢复。不用精密仪器检查也能知道身体已经开始往好的方向走了。


娘酒煮炸姜


材料:姜、娘酒(客家人称娘酒,也叫黄酒)


做法:

1.姜一斤洗净,切沫,挤出姜汁放入黄酒待用.

2.姜渣放入油锅,小火炸至金黄色,捞起,取一碗就放入黄酒500ml中,小火熬煮20分钟即可。(炸好的姜沫可以放入瓶子里,加点盐,可以用来配饭,配菜吃。)


姜炒饭



材料:姜一块,白饭


做法:

1姜洗净,切沫

2油锅放入姜沫,小火煎至金黄色,放入白饭,翻炒至饭粒跳动,放盐少许即可。


(适合产后坐月子吃,或者平素虚寒体质,大便稀溏或者腹泻)


干姜,气香,味辛,温。味辛辣,能散寒,温中,血得暖而归经。气香,能量往表走,能解表出汗,味辛能散逐寒气,使从汗出。


生姜性辛温,不宜一次食入过多,如果是热性病症,食用生姜时一定要配伍寒凉药物中和生姜的热性。如果手脚心发热,手心有汗爱喝水,经常口干、眼干、鼻干、皮肤干燥、心烦易怒,不宜吃姜。


清代名医徐灵胎在《神农本草经百种录》里写到:生者尤良。辛散之品,尤取其气性之清烈也。凡味厚之药主守,气厚之药主散。干姜气味俱厚,故散而能守。夫散不全散,守不全守,则旋转于经络脏腑之间,驱寒除湿,和血通气,所必然矣。故性虽猛峻,而不妨服食也。


古代没有先进的检测仪器和高深的化学知识,但是古人对于药性的研究已经非常的透彻。姜,在炮制的过程中,不同于其他药材的炮制过后越来越缓和。姜越炮制,它的药性就越热。姜,为姜科植物姜Zingiber officinale Rose. 的干燥根茎。冬季采挖,除去须根和泥沙,晒干或低温干燥。趁鲜切片晒干或低温干燥者称为“干姜片”。姜炭,取干姜块,炒至表面黑色、内部棕褐色。炮姜,取干姜,用砂烫至鼓起,表面棕褐色。如果虚寒严重,有些中医的方子里会用炮姜,因炮姜比干姜更热。


姜有各种各样的吃法,是厨房必备品。对于虚寒体质的人来说,药食同源的姜实在是大自然赠予的厚礼。我老爸就像姜一样,是老天派来温暖我的。他煮得一手好菜,还是个深受孙女喜爱的外公。随着大女儿长大,老爸每天抱着她到处走,一抱也是几个小时。再后来,他耐心地教姐姐念数字念童谣,看图片认物,骑着自行车到处逛。



姜经炮制之后药性反而越热。老爸也跟姜一样,越磨练,越坚强。


他出生于50年代,五六岁的时候,遇到全国大饥荒,饿到趴在老屋门坪上的长板凳上,差点饿死了。邻居一个叔婆,看他可怜,偷偷给他白粥吃,才活下来。他排行第九,从小缺吃少穿的,却是十姐弟当中长得最高大强壮的那个。读书的时候家里还是很穷,上学没有鞋子穿,路都是沙子路,太阳晒了之后非常烫脚,他就穿着竹壳去上学。到大一些,他就边读书边种蘑菇养兔子,换些油米钱。耕田种地什么都会做。中学的时候遇到特殊时期,每天都是去修水库。后来还去当知青,上山下乡,去荒无人烟的大山里面。有时夜里一个人穿越几百里都无人的深山老林,老爸说他从来没有怕过。后来结婚之后,做过工人,卖过菜,当过厂家,当过公司经理,也卖过皮包,做过厨师等等。为了供我和弟弟读书,老爸什么工作都做过。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那么努力学习中医,一是为了孩子的健康,也是为了能守护家里老人的健康。在老爸受寒感冒的时候,给他熬碗辣辣的姜枣茶。在他肩膀酸痛的时候,给他刮痧下针,做个隔姜灸。


姜是那么温热的一种中药材,又不起眼张扬,安静地在菜地一脚生长,守护着人的健康。愿你我身边都有像姜一样的亲人守护着,温暖一生。


文 | 刘佳

(副主任药师)

(中级班志愿者)

编辑 | 郭莎拉


相关阅读

晚上吃生姜赛砒霜?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