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秦创始人林宇:被董事长绑架13个月 拳打脚踢、电击、生不如死
2018-09-11   腾讯科技

点击上方“腾讯科技”,选择“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来源 / 深网ID:qqshenwang)

作者 / 王潘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客户端,关注科技页卡,查看更多科技热点新闻


划重点:


  1. 那13个月对我来讲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中间还换过城市,每天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只有在横竖两米的范围内活动,而且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得我全身是伤。


  2. 我是董事长兼CEO,他是COO,我是北邮的,他是北大的,可能他有些不甘人后,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故事。


  3. 2016年11月10日晚上11点多,我回家快到小区门口,突然间五六个人从身后把我头蒙住,然后抬上车就带走,从此我就被拘禁了13个月,直到2017年底被解救。


  4. 绑架团伙说,雇佣者花了三五千万雇佣他们的,你想能花三五千万来绑架,那交易就得是三五十亿了,只有这样才能将成本控制住1%。


9月10日,网秦创始人林宇宣布回归公司,希望带领网秦重新出发,也希望和所有老朋友继续合作,也邀请网秦老员工回家。


与此同时,林宇与自己的高中同班同学、网秦原董事长、凌动智行CEO史文勇的矛盾也开始公开化。林宇称:“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即涉嫌从2016年11月到2017年底绑架我13个多月,期间我受到非人折磨,九死一生,我的家人也受到威胁恐吓。我死里逃生,很幸运被北京市警方解救。”


史文勇则发布声明称:本人与其声称的立案事宜无关,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本人在公司正常履职。



林宇(左)与史文勇(右)


林宇告诉腾讯《深网》,史文勇作为与自己共事十多年的联合创始人,也是认识超过27年的高中同班同学,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会被对方绑架13个月。


“那13个月对我来讲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中间还换过城市,每天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只有在横竖两米的范围内活动,就跟电视剧《鹿鼎记》里面铐鳌拜是一样的,而且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得我全身是伤。”林宇说。


林宇说,那13个月自己的精神状态差极了,当时的体重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都不到110斤了,瘦了四五十斤。


不过,腾讯《深网》向史文勇本人求证,对方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以下是林宇向腾讯《深网》讲述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我与史文勇相识于1991年,我们是福建浦城一中的高中同班同学。2005年,我创立了网秦,一年后他从北大拿到博士学位,我就邀请他加盟网秦,并且对外还给了他联合创始人的title,但我一直是公司的创始人和控股大股东。


网秦上市


在网秦多年,我是董事长兼CEO,而他是COO,我本科是北邮毕业的,而他是北大毕业的,可能他有些不甘人后,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故事。


一切都是从2014年12月,我被辞职开始的。当时上市公司已经取证了,史文勇找了他的亲属代替我在辞职声明上签字,但是我其实一直没有辞职,只是他代替我辞职。帮他伪造签字的亲属是网秦的董秘,是他太太的姐姐。


2015年初,我就跟他说过很多次,要回来管理上市公司,他每次都答应重新移交给我。因为我是上市公司大股东,我要回公司其实是不用跟他商量的,因为我当时拥有上市公司54%以上的投票权,可以调整董事会、董事长,甚至都可以重组董事会的。



当时考虑到,这对公司来说需要一个时间过渡,不能我辞职完马上又回来,这对股市波动很大。另外我创业十几年没时间好好休息,当时就想稍微修整一下好好陪陪孩子。又因为我跟他是同学,他说我想回去随时就能回去。


因为我只要想回去,随时都能开董事会,作为控股大股东,要回去做董事长和CEO就是说句话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当时没有太在意或者处理这件事,他后来每次都答应了随时移交给我,但是就是不兑现。


因为是高中同学,每次他耍赖我都想算了,我们俩中间协商我要回来管理上市公司,普通人我会给3次机会,他是高中同学,我都给了不止30次机会,但是他答应之后就一直拖延。


在2016年之前,所有的外部的投资者、合作伙伴、媒体问我,我都说应该支持他,这是站在对公司所有股东和员工负责的角度,希望他个人的错误不要对公司的影响太大,毕竟创业者永远是以公司大局为重。


到了2016年,他仍然不兑现。2016年5月,我就正式跟董事会说需要解决这个问题。2016年8月他已经承认了这个错误,签了董事长的辞职书,生效日期是2016年12月31日,当时我就想给他一点缓冲,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2016年10月,我发现史文勇在2016年1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又伪造我的签名,把我在北京飞流78%的股权转走。


2016年11月初,因为跟他沟通无效,我就请了律师,准备给他发律师函走法律诉讼。


2016年11月10日晚上11点多,也就是“双十一”即将开始的时候,我回家快到小区门口,突然间五六个人从身后把我头蒙住,然后抬上车就带走,从此我就被拘禁了13个月,直到2017年底被解救。


那13个月对我来讲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中间还换过城市,每天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只有在横竖两米的范围内活动,就跟电视剧《鹿鼎记》里面铐鳌拜是一样的,而且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得我全身是伤。当年我以为这样的故事就是在电视上,在小说里才有的故事,经过这一次,我敢说这些故事应该都是真实的。


我们俩彻底闹翻,应该就是绑架案开始,因为在绑架案之前,我没有对他做任何事情,包括他把我飞流股权转走之后,我也只是找了律师,只不过准备给他写邮件而已,希望他能更正自己的错误。


绑架案这事,虽然我们认为他是背后主谋的概率极高,也有很多的证据,但是最终还是得由法庭来做定论,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在此之前,我们都只能说他是嫌疑人。


绑架团伙说,雇佣者花了三五千万雇佣他们的,你想能花三五千万来绑架,那交易就得是三五十亿了,只有这样才能将成本控制住1%,毕竟谁也不可能花10%这么高的代价来做这件事。


那13个月,他们对我是7X24小时看守,他们是一个团伙,各个环节的人加起来估计有二三十人,他们是轮番看守的,具体细节还是等警方披露吧。


他们对我拳打脚踢,进行电击,就是想制造恐惧,让我不敢逃走,用各种方式让我生理和心理都不具备逃出来的可能性。我也算很幸运,要感谢北京警方解救了我。


那13个月我的精神状态差极了,回来后就休养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时我的体重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都不到110斤了,瘦了四五十斤,我以前都是很胖的。


我回来后,还花了不少时间仔细回忆当时的线索和细节,这对警方破案很有帮助。第二梳理了上市公司过去几年我们发现的问题,这为我回公司做些提前的准备。


今年5月份,我们就已经查证史文勇挪用了上市公司5.12亿元资金,这个在5月16日就已经取证了。


这次我回来后,我太太任董事长,我任联席董事长,很多人被免职,其中包括董秘(史文勇太太的姐姐),这是董事会正式对5月16号发现的问题,对当时的董事进行处罚。因为根据相关法律,董事如果涉及重大违法行为,他就会自动失去董事资格。因为股民的钱不可能交给没有诚信的人来管理。资本市场相信你,但是如果你犯过法,就别来了。



2014年之后,网秦基本上就没做什么业务,基本就是史文勇把公司的优质资产低价贱卖了,大部分都卖给了他自己,也包括国信等等。


史文勇大量挪用上市公司的现金,5月16日查证了5.12亿元,其中一半的钱至今没有归还,这就是为什么网秦的股价我离开的时候是8美元,到现在跌到不足1美元。根本原因就是他跟他的管理团队就是个利益团伙,在掏空上市公司,低价贱卖上市公司资产,侵害了上市公司股东和员工的利益。


他肯定是希望把这些资产自己拿去IPO,2014年我就希望把飞流进行独立分拆上市,那样会让上市公司的股东受益,他的做法是把这些资产卖给他个人然后再去上市,网秦的股东是没有受益的,利益全部归了他自己。



金钱和权利面前,人性最丑陋的一面就被激发了。据我了解,史文勇在今年8月14日就已经出境了,这事应该是涉嫌畏罪潜逃。


接下来,我主要会做三件事:第一是对董事会和管理层的调整;第二是纠正公司过去几年的错误,这对公司是好事,如果有人挪用资金,我们就要追回,并且让他支付利息,这是保证上市公司的权益;第三是制定新的战略,重新出发。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