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深似海?近40年好友翻脸,上市公司CEO被董事长绑架13个月!
2018-09-11   i投资

9月10日,网秦创始人林宇宣布回归公司,希望带领网秦重新出发,也希望和所有老朋友继续合作,也邀请网秦老员工回家。网秦创始人林宇接任网秦CEO,并担任联席董事长,同时任命博达、周远和张跃兵为新董事。


一则看似再平常不过的消息背后,却是一件匪夷所思的创业公司董事长花费3千万元非法绑架创始人兼CEO长达13个多月的大案。


而令人称奇的是,两人竟是高中同学,至今相识已近40年,这得多大的仇怨!



林宇:生不如死!


9月10日上午9点37分,网秦CEO林宇发布微博称,“马云走了,我回来了。真巧,我今天正式回归网秦,希望带领网秦重新出发,还需要移动互联网各位同仁并@多位企业领袖,大家多多支持!向马云致敬!阔别4年的移动互联网,真是沧海桑田啊!”

林宇在微博中手动@了雷军、周鸿祎、傅盛、俞永福、文厨、马云、刘强东等人。微博中还贴上发布于汉网的《创始人林宇回归网秦及网秦(凌动智行)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的文章链接。微博发布自小米手机。



林宇称:“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即涉嫌从2016年11月到2017年底绑架我13个多月,期间我受到非人折磨,九死一生,我的家人也受到威胁恐吓。我死里逃生,很幸运被北京市警方解救。”



以下是林宇向腾讯《深网》讲述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我与史文勇相识于1991年,我们是福建浦城一中的高中同班同学。2005年,我创立了网秦,一年后他从北大拿到博士学位,我就邀请他加盟网秦,并且对外还给了他联合创始人的title,但我一直是公司的创始人和控股大股东。

在网秦多年,我是董事长兼CEO,而他是COO,我本科是北邮毕业的,而他是北大毕业的,可能他有些不甘人后,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故事。

一切都是从2014年12月,我被辞职开始的。当时上市公司已经取证了,史文勇找了他的亲属代替我在辞职声明上签字,但是我其实一直没有辞职,只是他代替我辞职。帮他伪造签字的亲属是网秦的董秘,是他太太的姐姐。

2015年初,我就跟他说过很多次,要回来管理上市公司,他每次都答应重新移交给我。因为我是上市公司大股东,我要回公司其实是不用跟他商量的,因为我当时拥有上市公司54%以上的投票权,可以调整董事会、董事长,甚至都可以重组董事会的。

当时考虑到,这对公司来说需要一个时间过渡,不能我辞职完马上又回来,这对股市波动很大。另外我创业十几年没时间好好休息,当时就想稍微修整一下好好陪陪孩子。又因为我跟他是同学,他说我想回去随时就能回去。因为我只要想回去,随时都能开董事会,作为控股大股东,要回去做董事长和CEO就是说句话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当时没有太在意或者处理这件事,他后来每次都答应了随时移交给我,但是就是不兑现。

因为是高中同学,每次他耍赖我都想算了,我们俩中间协商我要回来管理上市公司,普通人我会给3次机会,他是高中同学,我都给了不止30次机会,但是他答应之后就一直拖延。

在2016年之前,所有的外部的投资者、合作伙伴、媒体问我,我都说应该支持他,这是站在对公司所有股东和员工负责的角度,希望他个人的错误不要对公司的影响太大,毕竟创业者永远是以公司大局为重。

到了2016年,他仍然不兑现。2016年5月,我就正式跟董事会说需要解决这个问题。2016年8月他已经承认了这个错误,签了董事长的辞职书,生效日期是2016年12月31日,当时我就想给他一点缓冲,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2016年10月,我发现史文勇在2016年1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又伪造我的签名,把我在北京飞流78%的股权转走。

2016年11月初,因为跟他沟通无效,我就请了律师,准备给他发律师函走法律诉讼。

2016年11月10日晚上11点多,也就是“双十一”即将开始的时候,我回家快到小区门口,突然间五六个人从身后把我头蒙住,然后抬上车就带走,从此我就被拘禁了13个月,直到2017年底被解救。

那13个月对我来讲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中间还换过城市,每天戴着20多公斤的手铐,只有在横竖两米的范围内活动,就跟电视剧《鹿鼎记》里面铐鳌拜是一样的,而且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得我全身是伤。当年我以为这样的故事就是在电视上,在小说里才有的故事,经过这一次,我敢说这些故事应该都是真实的。

我们俩彻底闹翻,应该就是绑架案开始,因为在绑架案之前,我没有对他做任何事情,包括他把我飞流股权转走之后,我也只是找了律师,只不过准备给他写邮件而已,希望他能更正自己的错误。

绑架案这事,虽然我们认为他是背后主谋的概率极高,也有很多的证据,但是最终还是得由法庭来做定论,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在此之前,我们都只能说他是嫌疑人。

绑架团伙说,雇佣者花了三五千万雇佣他们的,你想能花三五千万来绑架,那交易就得是三五十亿了,只有这样才能将成本控制住1%,毕竟谁也不可能花10%这么高的代价来做这件事。

那13个月,他们对我是7X24小时看守,他们是一个团伙,各个环节的人加起来估计有二三十人,他们是轮番看守的,具体细节还是等警方披露吧。

他们对我拳打脚踢,进行电击,就是想制造恐惧,让我不敢逃走,用各种方式让我生理和心理都不具备逃出来的可能性。我也算很幸运,要感谢北京警方解救了我。

那13个月我的精神状态差极了,回来后就休养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时我的体重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都不到110斤了,瘦了四五十斤,我以前都是很胖的。

我回来后,还花了不少时间仔细回忆当时的线索和细节,这对警方破案很有帮助。第二梳理了上市公司过去几年我们发现的问题,这为我回公司做些提前的准备。

今年5月份,我们就已经查证史文勇挪用了上市公司5.12亿元资金,这个在5月16日就已经取证了。

这次我回来后,我太太任董事长,我任联席董事长,很多人被免职,其中包括董秘(史文勇太太的姐姐),这是董事会正式对5月16号发现的问题,对当时的董事进行处罚。因为根据相关法律,董事如果涉及重大违法行为,他就会自动失去董事资格。因为股民的钱不可能交给没有诚信的人来管理。资本市场相信你,但是如果你犯过法,就别来了。

2014年之后,网秦基本上就没做什么业务,基本就是史文勇把公司的优质资产低价贱卖了,大部分都卖给了他自己,也包括国信等等。

史文勇大量挪用上市公司的现金,5月16日查证了5.12亿元,其中一半的钱至今没有归还,这就是为什么网秦的股价我离开的时候是8美元,到现在跌到不足1美元。根本原因就是他跟他的管理团队就是个利益团伙,在掏空上市公司,低价贱卖上市公司资产,侵害了上市公司股东和员工的利益。

他肯定是希望把这些资产自己拿去IPO,2014年我就希望把飞流进行独立分拆上市,那样会让上市公司的股东受益,他的做法是把这些资产卖给他个人然后再去上市,网秦的股东是没有受益的,利益全部归了他自己。

金钱和权利面前,人性最丑陋的一面就被激发了。据我了解,史文勇在今年8月14日就已经出境了,这事应该是涉嫌畏罪潜逃。


9月10日,林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时,林宇确认上述文章系其主动发布的声明。林宇还称,已经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等所有职务,由其妻子郭凌云担任董事长。“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基于上述上市公司5月份公告中的行为决定的。”林宇说道:“我发现公司有很多问题。”

接下来,我主要会做三件事:第一是对董事会和管理层的调整;第二是纠正公司过去几年的错误,这对公司是好事,如果有人挪用资金,我们就要追回,并且让他支付利息,这是保证上市公司的权益;第三是制定新的战略,重新出发。

史文勇:有人蓄意为之!


9月11日,针对林宇称遭非法绑架、虐待的说法,史文勇今日发回应称这种“像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立案都非常快,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

史文勇称,到目前为止,其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并认为“对方在媒体上擅自发布董事会新闻违法,欠缺公信力。是蓄意为之。”

史文勇全文内容如下:

1、2016年11月10日被非法拘禁;2017年12月28日被解救;再到2018年8月3月才立案,中间长达8个多月时间。一般像这样重大的刑事案件,立案都非常快,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这个是很蹊跷。据了解,这个立案相当曲折,如果媒体能采访到朝阳分局经办人,会知道当中的曲折。

2、假如案件嫌疑人身份被公开,是会影响警方办案的,这样的做法并不合常理。犯罪嫌疑人身份应由警方公布才合理合法。

3、到目前为止,史文勇本人并没有收到朝阳公安任何协助调查或问询要求。

4、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对方曾发出众多邮件、短信给公司投资人,声称史文勇违法被国际通缉等信息,这种做法严重影响史文勇本人声誉,同时这并不是一个懂法律的人能做出的事情。

5、2018年9月10日早上,对方在媒体上擅自发布董事会新闻违法,欠缺公信力。是蓄意为之。

首先作为RPL只看投票权只有30%多,对方称54%是不对的,且RPL是三人共有,三人是一致行动人。其次,对方召开的所谓董事会,包括发的新闻,公司共有11个董事,他只通知了5个董事,到场只有2位,远远没达到法定数额,公司整个是不知情的。再次董事会决议应该在48小时内在SEC网站上公布,否则无效。其发布的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是蓄意炮制的假新闻。

史文勇


公司:人事地震,连续亏损


对于双方说辞,目前警方还没有做任何表态。

以下为《创始人林宇回归网秦及网秦(凌动智行)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全文:

根据网秦2018年5月16日的公告,史文勇先生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郭凌云女士担任董事长。

许泽民先生因参与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事宜,并且向董事会隐瞒此重大事宜,免除其董事,CEO职务。由网秦创始人林宇先生,接任CEO,并担任Co-Chairman (联席董事长)。

陈亦工先生因向董事会隐瞒现金质押等重大事宜,免除其President&General Cousnel职务。

根据公司章程,B类超级投票权股票一旦发给非创始人或非创始人关联机构的独立第三方机构,立即自动转为A类一般普通股。由于史文勇,许泽民,陈亦工的执行错误,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执行违规交易,China AI交易相关的两位董事尚未获得董事会批准,属于无效。China AI的交易属违规交易,取消。

任命傅达先生,周远先生和张跃兵为新董事。傅达先生是网秦的创业元老(网秦的前10号员工),2005年10月加盟网秦,历任网秦杀毒的研发项目经理,产品经理,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周远先生是网秦的创业元老,2007年加盟网秦前在诺基亚任职,历任网秦海外业务拓展总监,海外业务副总裁。张跃兵先生是网秦的创业元老(网秦的前10号员工),2005年10月加盟网秦,历任网秦安全的研发项目经理和研发总监。胡鹏先生和齐舰先生已辞去董事职务。

黄波任总裁,负责业务运营及品质生活服务业务;程平任总裁,分管研发及负责智能出行业务;杨小掖任高级市场副总裁,兼任董事会秘书;Matt任高级IR副总裁;张楠任联席CFO及高级财务副总裁;吴疆任联席CFO及高级副总裁,兼管投资。蔡琳任人力资源副总裁;聂小雨任法务副总裁;邹仕洪任副总裁,负责创新研究院;曹锡宇任商务副总裁。上述管理团队直接汇报给CEO林宇,即日生效。

我们来看看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据官网介绍,凌动智行(NYSE: LKM)是领先的品智出行服务提供商。凌动智行成立于2005年,于2011年5月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是第一家成功登陆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公司致力于提供智能汽车技术解决方案和生态系统建设,同时提供面向消费者的其他相关的移动安全、高效的应用服务。公司目前旗下涵盖品智出行和智能汽车平台两大业务,旨在为消费者提供可信智能的服务体验。


其中,品智出行业务将通过网约车和分时租赁切入出行市场,通过差异化的车内体验为消费者提供智能出行服务。智能汽车平台业务以凌动车脑为主,通过为自营的出行业务、第三方服务商和汽车设计/制造商提供基于智能软硬件集成、车内体验、数据和运算能力的平台,创建智能汽车领域全新的价值链。


2017年以前,公司业务覆盖移动安全和移动娱乐,见证和经历了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全过程,后转型智能汽车和出行领域。


品牌历程:


2018年, 网秦更名为凌动智行。


2017年,网秦对业务格局进行调整,锁定智能汽车为公司未来新的发展方向。


2016年,网秦明确移动娱乐方向的全新战略,重点发力以秀色秀场为主力产品的“秀色娱乐”品牌。


2015年5月,网秦形成了以移动安全、移动企业(国信灵通)、移动医疗为主的技术类业务线(即N线)和以 移动娱乐(秀色)、移动游戏(飞流)为主的娱乐类业务线(即Q线),简称蓝莓战略。


2013-2014年,网秦转型平台,整合旗下产品,形成移动广告、移动游戏、企业移动化、移动安全、移动医疗五大平台业务,让个人用户、企业用户都能安享移动生活。


2012-2013年,网秦定位移动服务提供商,通过投资、收购的方式并入了飞流、国信灵通等移动服务,业务线也从最初的安全产品拓展至手机游戏和企业移动化。


2005-2012年,网秦产品全部围绕移动设备安全,推出网秦安全、私密空间、家庭卫士、防盗宝等针对性安全产品。


凌动智行以手机杀毒系统研发起家,此后将业务拓展到网络游戏,曾收购过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股份,发布了《龙之召唤》《三国战神》等游戏。


但凌动智行最近的业绩表现并不能让人满意。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公司2017年净营收为5761万美元,比2016年的6060万美元下滑5%,2016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276亿美元,2017年归母净利润净亏损为527.4万美元,出现持续亏损。


今年1月,凌动智行宣布董事会批准了更名计划,该计划围绕作为“品智”出行服务运营商的新定位而展开。同时提议将其名称由“网秦移动有限公司”更名为“凌动智行有限公司”,并将股票代码从“NQ”更改为“LKM”。


今年5月15日,凌动智行发布公告,在2017年20-F的最后编制过程中,公司管理层发现了关于定期存款5.12亿元的分类有误,并通知了审计委员会及其独立会计师。管理层还确认,与定期存款有关的某些协议,如联合托管协议、质押协议和史文勇相关个人银行贷款协议,本应予以披露,定期存款在公司截至2016年底的经审计财务报表中,应被列为限制性存款。


该公告同时指出“一个由独立董事组成的委员会在外部顾问的协助下,一直在调查本公司一名前高级主管提出的指控”。


延伸阅读:独立调查结果摘要


9月11日,凌动智行通告了其独立调查结果摘要,该独立调查由其董事会独立特别委员会主导并由其独立法律顾问Loeb&Loeb LLP执行。 同时,公司宣布了其董事会的变更及其为加强公司治理和运营控制而采取的补救措施。


1.特别委员会和提交董事会的报告


背景


由独立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于2016年成立,负责处理有关因一项调查而引起的关于公司内部监管问题的指控,该项调查涉及林宇辞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及董事会决定由史文勇接替林宇担任董事长。Loeb&Loeb最初于2016年11月被聘为特别委员会顾问以调查这些指控。


2018年上半年,由于受到了更多指控,特别委员会的调查范围相应扩大以同时处理这些问题。


2018年8月27日,Loeb&Loeb向董事会口头报告了调查结果。


调查发现的内容涉及公司大股东之一、RPL控股有限公司的相关事项。RPL的唯一股东是一项史文勇及林宇作为其主要受益人的信托。林宇曾为RPL唯一董事,直到2016年发函宣布辞职,此后其职务被史文勇取代。


与本公司及其董事会有关的主要调查结果


Loeb&Loeb认为董事会得出下述结论适当(i)2014年12月,林宇辞去公司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职务,以及(ii)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辞去上述职务的辞职信是未经其本人授权或批准的。


然而,Loeb&Loeb发现林宇宣告辞职时公司披露的原因(“与公司无关的个人原因”)与顾问应管理层要求答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工作人员随后要求提供与“个人原因”性质有关的更多信息时给出的原因不符。在该答复中,“健康原因”被提出作为林宇辞职的基础。 由于公司管理层成员知道林宇的辞职与他因非公司关联事项受中国政府调查有很大关系,因此该陈述并不准确和完整。


就公司剥离其子公司飞流的交易而言,Loeb&Loeb报告称没有足够证据支持以下指控:(i)公司故意试图隐瞒人民币4.4亿元银行存款的限制性性质 (ii)公司回购史文勇博士持有的5.66%的飞流股份不适当或(iii)公司管理层对上述存款构成限制性现金的披露缺乏诚信。


就公司向同方投资基金系列SPC(以下简称“同方”)出售飞流股份而言,调查发现,根据与同方签订的协议,如果同方未能支付其为该等股份支付的人民币17.7亿元优先票据,公司可收回已售予同方的股份。此外,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断定与同方签订的协议是关联方交易,需要特殊程序批准。


就内控和现金管理而言,Loeb&Loeb报告称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公司的任何董事,高级职员或雇员有能力将资金不当引流出公司或公司与中国兴业银行或江苏银行的银行业务关系不值得信赖。


就公司向China AI Capital出售B类普通股而言,调查认为该交易已按照适当程序呈交董事会,其决策并未违反公司章程。


Loeb&Loeb调查了林宇的声明,该声明称他作为RPL的唯一董事,没有签署或授权签署辞去RPL独立董事职务的辞职信。 Loeb&Loeb调查认为,公司的一名雇员拥有林宇签名印章的保管权,她曾用这此在RPL董事辞职信上“盖章”。 Loeb&Loeb进一步发现,在史文勇的指示下该员工“很有可能”这样做。 林宇曾为RPL唯一董事,直到2016年发函宣布辞职,此后其职务被史文勇取代。


2.董事会变更


胡朋先生原任董事会特别委员会主席,因此是主要负责调查上述指控的董事。此外,他还是公司审计委员会的主席。由于作为特别委员会主席的艰巨任务已完成,胡先生于2018年9月5日提出辞去董事职务,其与公司或董事会在任何与其职责相关的事项上没有任何争议或分歧。此外,董事会同意齐舰先生有关辞去公司独立董事及审计委员会成员职务的申请。


董事会对胡先生及齐先生在各自职位上为公司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为扩大独立董事人数,董事会选举Mr. Jia Lian及Mr. Xiao Yu为本公司独立董事。Mr. Jia Lian是Botongxingcheng (Beijing) Investment Co., Ltd董事长,拥有超过10年的投融资经验,于2004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工程学院。Mr. Xiao Yu是Beijing Hongyi Garment Trading Co., Ltd的首席执行官,拥有超过10年的营销和管理经验,于2004年毕业于现代艺术设计学院。


3.改善公司治理及运营控制


基于调查结果等因素,董事会认为,公司在决策和运营方面的内部程序和流程应更加有效和透明,以避免将来发生可能招致类似特别委员会所调查指控的事件。其中,预期的改进将侧重于扩大和加强管理和财务控制,以及财务和运营报告审查。


作为改进流程的第一步,董事会已免除全部现有董事会常务委员会成员职务,感谢他们的服务。被免除职务委员仍然任公司董事。 作为过渡,董事会任命Mr. Yu为审计委员会和公司治理委员会的唯一成员,并任命Mr. Yu和李宇为提名委员会成员,上述委员会其他成员将在其他董事中选择。


董事会同时决定通过任命联席董事长来加强公司的公司治理。 因此,根据公司章程,董事会选举董事迟睿为联席董事长。 史文勇博士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


此外,董事会成员正在考虑加强董事会运作的方法。 这些方法可能包括(i)增加能为公司发展作出积极贡献的新董事,(ii)改进委员会结构和运作,以及(iii)实施结构性和程序性方法,以改进董事会对公司运营的监管。


最后,为了继续改善公司的治理进程,董事们已要求管理层尽快适当有效地向董事会汇报,以供董事会作出决策实现该目标。当公司采纳并实施上述程序后,董事会将向股东及其他利益相关方报告。


本文源自上海陆家嘴并购联盟,综合自“腾讯深网”、“凤凰网”、“界面新闻”、“每日经济新闻”、“猎云网”、“网秦官网”等。

END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