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每天努力赚钱,却不过是“有工作的贫困阶层”
2018-08-07   看理想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贫穷的小人物,也各有各的贫穷。


很努力却没有成就,但最可怕的真相却是:可能你再努力也没用。


看过《小偷家族》,也许很多人会觉得那是一个离我们自身有些遥远的家庭。


但如果你看到这是一个典型的日本“穷忙族”家族,如果你看到,蜗居在破旧的小房中,靠偷窃为生,不过是“穷忙族”的其中一个可能性结局,那么你可能就不会觉得“小偷家族”离我们有多么遥远,因为——


在穷忙族的定义上,往泛了说,在这世上忙忙碌碌而毫无成就感,我们大部分人恐怕都有共鸣。



 1. 


前几天看到毒舌科技上的一篇文章,吴晓波:我观察10年,那些很努力却没有成就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从负债切入分析穷人之所以穷的原因,并贴出一张“屌丝告别曲线”,即银行负债率越低,就越难摆脱穷屌丝的命运。





文章最后得出结论:


穷人或者所谓的普通人:是手里有多少资源,才敢办多大的事儿。

富人:是想到某些事儿,目标定下了,并为之开始筹措资源。


我斗胆简化一下,也就是说,只要我放开手脚花钱,信用卡、花呗欠的钱越多,就越有可能成为有钱人?


感觉已经听到了亿万剁手族的欢呼,还有角落里阴谋论者的窃窃私语:一定是资本家的骗局!


客观地说,文章立意是在于“不应该储蓄未来,而应该投资当下”。这个论点不能说错,但安放在所有“穷人”身上,其姿态大体上可以说“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殊不知,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贫穷的小人物,也各有各的贫穷。


很多时候,穷不是个人问题。很多时候,很努力而没有成就感,也许并非是你努力不够,或努力得不对,而是,再努力也没用。


12年前,NHK拍摄了一部日本的“穷忙族”,就讲述了一群拼命工作而致富无望的人。



 2. 


*注:以下均为影片中化名,涉及金额已化为人民币



小山良人


34岁,高中毕业,赶上泡沫经济,一直靠打零工维生,在道路施工现场做了两年保安,是他干得最久的一份工作。


影片中,他走进介绍所,希望能找到以前干过的保安工作,但只找到一份高楼清洁的工作,并且最终因为他没有固定居所而在当天撤销了合同。


这一晚,他从垃圾堆里收集了旧纸箱板,在街头入睡。


但他并未就此作罢。第二天,他仍然来到介绍所,试图寻找对居所没有要求的工作,找到了两家外地的建筑公司,因为没有前去面试的交通费,小山最终放弃。


即使如此,他还是在两个月后找到了一份地下车库的洗车工作,只不过每月工资依然不足以租房。




铃木勇治


74岁,经营一家以近邻和农户为客源的西服裁缝店。


店铺位于仙北市角馆厅,曾经是当地最繁华的街道,拥有四十家餐饮店,但如今店铺相继关门,店主也大多去了秋田市和东京等地。现在,铃木先生的工作只有一些改尺寸的活儿。


来店里定制新西服的客人,从20年前的每年一百多套,减少到如今的一年一两位客人。


为此,铃木先生想方设法节衣缩食,他已无力纳税。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乐观地坚持着这一家与妻子共同经营了四十年的店铺,虽然妻子已是一个卧病不起、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痴呆症患者,每月在他身上还多加了四千元的医药费。


如果有一天他不再付得起医疗保险,他将只能依靠最低生活保障,但要接受救济,是不能有银行存款的,铃木先生存有七万块,是为妻子丧葬准备的,绝对不能挪用。



山田铁男


50岁,同时在三个加油站打工,为了维持生计,也为了给两个儿子攒下上大学的钱。


彼时,他就职一家公司,年收入40万,家庭美满,未来看起来还有许多好事,直到妻子病故,公司因经营恶化而解雇了他。


如今,他一人抚养两个孩子,年收入仅仅14万,经常在深夜工作,干到天亮时,就担心家里的孩子有没有好好吃饭。


大儿子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律师,但已察觉到现实的压力,犹豫着是否应该放弃。



丘雪慧


23岁,在乡里医院的厨房工作,但只是临时工,涨工资无望,想着去城市找能够发挥才华的工作。


高中时的她,也曾年纪第一,美术作品在全国比赛中获奖,毕业后被保入札幌的职业学校,该校的毕业生多活跃于游戏设计行业,但父亲因病失业,使她不得不放弃入学。


几年过去了,父亲没有重新工作的可能,家里生计全靠她与妹妹支撑,缺一不可,但她仍然抱着希望去了一趟札幌。


在札幌工作的同学告诉她,租房,维持一个人基本生活的成本有多高,权衡之下,她回去了,坐在公交车上的她面无表情,命运摆在眼前,看不出她是否依然怀着希望,等待着也许有一天可以再出来。


这些例子里,每一个“穷忙族”其实都是拼命工作,为家庭考虑的人,接近他们每一个人,再去细看他们的生活,难道他们就应该被贴上“不够努力”“活该”之类的标签吗?


虽然这里有生老病死、有教育缺失等各种因素,可这也不应该成为他们活该一辈子穷的理由。



 3. 


最近一份关于美国青年的报道说,“千禧一代”越来越穷,可能是比父母赚得少的第一代人。


文中列出了几点,比如:


千禧一代接受的教育越来越好,却被迫从事零售、餐饮服务等低收入工作;

收入缩水10%的十几年里,房价却上涨了80~100%;

1/3的年轻人仍住在父母屋檐下,拥有自己的房子,是眼下不能考虑的事;

……



这些情况,换到中国又何尝不是呢?


千禧一代,在中国正是这一代的80后、90后。而这些人,正陷入所谓的“中年危机”,因艰难的生存实况而万分“焦虑”。


《2017应届毕业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显示,40.8%的毕业生认为就业很难,47%的毕业生认为就业难度可以接受;截至2017年4月1日,27.7%的毕业生仍未获得offer,相比2016年在上升,而获得offer的比例则在下降。


可是拿到了offer之后呢?


每天上下班依然需要接受身心俱疲的拥挤和长时间通勤,即便如此,还得咬牙加班熬夜;每个月工资,还得在到手的工资和房租之间进行多次换算…


看到国家GDP上升、人均收入上升之类的报告,也只能哀叹一声:对不起,我又拖国家后腿了……


有人说:“年初给自己定了今年存5万块钱的目标,刚才自己算了一下,还差7万……”


也许,中国的年轻一代正在变成穷忙族。



可为什么,我们每天已经如此努力繁忙地工作,却依然不能过上富裕生活?


有人说,那是因为穷忙族不懂规划、安于现状,或者陷入了“低效用陷阱”,一直在低效工作。但出现问题的真的仅仅是我们自己吗?


为什么明明看起来国家经济实力雄厚,GDP年年稳定增长,我们的可支配收入却似乎越来越拮据?


NHK纪录片第一集结尾,主持人说,通过采访这些人,他感触最深的是:


不管在郁郁葱葱的田园风光,还是在喧嚣繁华的都市里,光看外表,是绝对看不出穷忙族的问题存在的。穷忙族到底有多少人,这样的数据,没有一个行政部门能掌握,在真实状况无人知晓的情况下,穷忙族的问题仍在我们身边蔓延。


在毫无对策的同时,自中流生活脱落的穷忙族,正在社会底层积聚。


影片将穷忙族的根因归于社会贫富固化、市场经济的失灵、政府保障措施的僵化与缺失等等。



道长在《一千零一夜》中解读《白银资本》这本书的时候,也曾经提到这样一个说法:


《白银资本》的作者贡德·弗兰克提出,世界经济是具有周期性的,是一个循环。当经济发展到极盛时,就会随之出现许多问题,譬如人口扩张、贫富悬殊、财富集中等等,这似乎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环球资本主义的问题。


由于当下我们经济发达、产量上升、生产力提高,在这样的情况下,人口很自然就会增长。


当人口再增长、经济再发达下去,按照左派经济学家的讲法,那必然会出现一个今天我们也都目睹到的现象,就是贫富两极化


贫富两极化会带来什么效果呢?就是大部分人是低收入的。


小老百姓们就会发现自己越来越没有余钱,要过日子还行,如果没有什么太大的通货膨胀。但是这样的情况下,大众也就渐渐不可能有太大量的,对于消费的需求,用今天的讲法,就是没有了内需。而长期内需不振,将会拖低经济表现,陷入恶性循环。


是时候,正视“穷忙族”的困境了。


正如纪录片所说:这个问题不能视之为个人的责任,现在应该是我们把它看作社会的责任予以思考的时候了。”


林语堂说过一句话: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可如果活着就已用尽全力,何谈诗意的世界?



转载请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商业合作或投稿:xyj@imaginist.com.cn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