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村开民宿分几步?一个旅游扶贫示范村的样本分析
2018-09-19   新旅界


 

位于四川盆地东北部的阆中,是南充市代管的县级市。坐拥国家5A级旅游景区阆中古城和全国唯一的4A级风水文化景区天宫院,阆中市旅游发展迅猛,旅游业已成为阆中县域经济的支柱产业。


阆中市统计局信息显示,2017年阆中全年接待国内外游客1044.86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01.93亿元,占GDP比重近半,依托旅游业实现脱贫人数达2万余人(全市减贫总人数6.5万人),减贫贡献率达30.8%。而在2015年,阆中市全年旅游综合收入尚仅为64.1亿元。


曾经的贫困村——阆中市天林乡五龙村,也在阆中旅游的发展进程中迎来一次转变。


▲图说:天宫院▲


五龙度假区距阆中城区约22公里。从阆中火车站到五龙度假区,车程大约30分钟,沿途可以看到“天宫院”和“五龙度假区”的标识指引。天宫院和五龙度假区的捆绑推介,是五龙村乡村旅游业发展负责人、阆中古城管理局副局长宋海全所坚持的策略。“天宫院是五龙度假区最重要的核心吸引物”。在对外宣传中,五龙度假区也一直被称作“天宫院五龙度假区”。


从阆中市区出发,经天宫院后再行驶不到十分钟,抵达五龙度假区。五龙村于2014年被定为省级贫困村,有贫困户49户,贫困人口155人。2017年初,五龙村成为阆中市财政局、南充市扶贫和移民工作局与四川省政协帮扶村,3月确定以“特色旅游小山村”为发展方向,于年底创成国家3A级景区。


五龙度假区旅游扶贫项目(以下简称“五龙村项目”)通过阆中城投公司进行投资建设,打造了农耕文化体验馆、自行车骑游道、观光步道和高端民宿,由阆中文旅公司负责运营,并邀请途家旗下度假公寓品牌斯维登集团对民宿进行管理。


截至2018年9月,五龙村项目共流转土地2400亩,改造民居6栋,新建玻璃屋度假别墅16栋,共29个房间,可提供50多个床位开展民宿业务,带动五龙村村民20多人就业。自2017年10月开始营业以来,已接待游客十万余人,创收近百万元。


9个月 从开始到开业


景区游客并不是越多越好,景区风貌也不是越现代化越好。初到五龙度假区,平整的草皮、花园长椅和充满艺术感的园艺雕塑,令笔者一度恍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来到川北乡村。


▲图说:草坪上的农耕文化体验馆▲


说起五龙村项目,项目负责人宋海全惋惜地提及,五龙村于2017年3月确定打造“特色旅游小山村”,而当6月阆中文旅公司正式介入项目时,“所有的田野景观已经完全被机械化的设计破坏,留给我们的空间已经千疮百孔,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没有一片完整的田野。就连所有民居的外墙,都已经刷成白色的了。”


五龙度假区第一套民居改造动工于2017年7月,到2017年10月,旅游产业已初具规模,开始对外营业。五龙村项目高效推进的背后,是基层干部们的付出。


项目初期需要流转土地、拆迁房屋时,有的村民不理解,村干部、乡干部和扶贫驻村干部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村民的思想转变肯定是有一个过程的,好在我们克服了最初的困难。现在再去回访过去有顾虑的那些人,他会觉得自己当时很糊涂,因为现在大家都在乡村旅游里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利益。” 五龙村驻村第一书记李国富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记者。


为了和村民交流沟通,一共开了多少场会?“早就数不清了。”李书记说。


一年 看得见的改变在发生


改造一栋老房子,比推倒老屋建新房要贵得多、复杂得多。然而在宋海全看来,无论是墙上的痕迹还是木柱的裂纹,都是老房子的价值所在。


▲图说:旧家具改造的床(和可能会绊倒人的床脚)▲


在五龙村的民宿中,原有的梁、柱、夯土墙及房屋风格被尽可能地保留,废旧木材经过手工改造成为别具一格的家具,从村民家淘来的老物件变身花器。同时,老房子的通风、采光得到极大改善,猪圈摇身一变成为清洁舒适的浴室……对一套院落进行这样一番改造,包括环境、软装,费用接近200万。


▲图说:被保留的青冈树▲


每套改造的院落周边都会配套2-3套新建的玻璃屋别墅,一套造价为50-60万,为游客提供听虫鸣、观山景的乡村住宿体验。因为地势和周边植被的不同,每一间房都不一样,甚至可能在房屋中间看到被保留围起的青冈树。


老房修旧如旧,注重乡土性和在地性,新建的玻璃屋则提升了五龙村项目商业上的可行性。 


民宿配套有共享厨房,·可供采集食材的游客在此发挥厨艺,而厨房自备的厨师就是村民大姐。


老房改造过程中,部分房屋保留了屋主的生活空间,形成村民、游客同一屋檐下居住的格局。关于这样的做法,宋海全解释道,“主客之间形成互动。城市与乡村两种不同的文化碰撞之后,能得到更多的交流。”


以民宿为切入点的同时,五龙村流转土地2400亩,引进业主发展沃柑、瓜蒌、辣木、有机蔬菜和水产养殖五大产业,走农旅结合道路,支撑当地产业更可持续地发展。


投入产业园的财政资金量化为股权后,贫困户按每年不低于同期银行存款利率的利率获得分红。产业园也为村民提供了入园工作的机会,每天的务工劳务费约为70-80元。


贫困户从五龙村项目中获得的收益,来自这几个方面:土地流转费、劳务收入和产业园分红。


75岁的五龙村贫困户邓洪江,对于五龙村旅游扶贫项目带来的变化感受深刻。妻儿常年患病、家中劳动力缺乏的老邓此前务农每年的收入不足一千元。五龙村项目自2017年3月开始流转村民土地后,每亩土地有400至500元年流转费,为老邓带来每年2000元的土地流转费收入。


老邓担任园区环卫工人,每月又可获得500元固定收入。


除了土地流转费和工资收入,财政资金在园区的股权量化分红为老邓家户口本上的三人每年带来一共3000元的分红。此外,以国家对贫困户的产业扶持资金一万元入股产业园后,每年可为每户贫困户分红800元。加上产业园不定期的务工机会带来的劳务收入,粗略一算,五龙村项目每年为老邓一家带来的可支配收入过万。


比收入增长更可贵的,是返乡工作的机会。老邓出嫁的小女儿目前在蔬菜大棚园区工作,负责大棚管理。


从1.0版到2.0版


五龙村野外拓展训练等项目都在计划中。如今,五龙度假区已名声远播,节假日时最高房价达到700元一晚仍一房难求,民宿客人以来自成都、重庆的年轻人为主。


与此同时新旅界(LvjieMedia)记者也注意到了民宿内没有无线网络服务、从游客中心前往民宿的道路未标明为车辆单行道等问题。“民宿去年7月开工,10月开业,很多地方还需要完善。“宋海全坦言道。


▲图说:临江镇村乡村旅游开发项目简介▲


但五龙村项目所带来的示范带头效应是显著的。在距离天宫院2公里的临江镇村,占地约800亩、总投资约2.5亿元的天宫乡临江镇村乡村旅游开发项目已经启动,将成为五龙村项目的升级版。


临江镇村以半农半渔为特色,有一半的渔民,在西南地区少有。项目将围绕渔村这一定位,打造高端度假酒店、精品民宿,户外体验、康养度假、水上运动等旅游服务设施,并引入具有国际化运营能力的酒店品牌进行运营管理。


与五龙村项目略有不同的是,临江镇村项目涉及的全村50多户农户将迁入新居,而老屋和田野的原汁原味将得到最大限度的保留。关于是否要让村民整体搬迁,宋海全表示,“我们也考虑了很久。游客和村民在同一个屋檐下住,有好处也有难处。城市游客和村民的生活习惯、文化及理念,的确不同,矛盾是会有的。”


2018年9月13-14日,四川省秦巴山片区旅游扶贫干部培训暨经验交流推广会在五龙村举行,参会各级领导和企业家实地观摩五龙村项目。可以想见,五龙村项目将为更多的乡村旅游扶贫项目带来可供学习、借鉴的经验。


交流会结束后,负责五龙村项目运营的阆中文旅公司赵元高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记者,五龙村从一开始没有规划、没有设计,只能“边想、边干、边改”,到如今成为四川省旅游扶贫示范村、四川省就业扶贫示范村,正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和指导,“我感到很振奋”。


值得一提的是,资本对于四川乡村旅游的支持也在持续加大力度,并且逐步向川东北转移。2015年以来,四川乡村旅游投资连续两年量质齐增,受到旅游投资者青睐,民宿投资更是呈现持续升温态势。根据四川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与西南财经大学联合发布的《四川省旅游投资白皮书(2018)》,2017年川东北经济区旅游投资规模占全省实际完成旅游投资的28.8%,与环成都经济圈的投资规模差距不断缩小,其中乡村旅游、景区与基础设施投资活跃。


西南财经大学旅游管理研究所所长张梦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乡村精品民宿市场的需求潜力巨大,除本土投资者,也将各类外来资本的涌入,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


手记 


五龙度假区的名片是天宫院,天宫院的名片则是风水文化。阆中古城四面环山,三面环水,自古以来是人才辈出的风水宝地。史载唐代天文学家、风水学家袁天罡和李淳风晚年先后来阆中归隐,不约而同选择天宫院所在地定居,遂共建天宫院,逝世后分别葬于天宫院南北。天宫院古建筑群、袁天罡古墓建筑群、李淳风古墓建筑群便构成天宫院景区三点。风水学中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分别代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也就是所谓“四象”。天宫院以观稼山为镇山,其下八峰分别从八个方位拱护,四象俱全,山水皆重,是中国自然风水的典范。


有意思的是,风水文化这张名片,好用而不好推。风水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地位却颇为尴尬:相信风水、或者说宁可信其有的人多,把风水摆上台面宣传的人少——毕竟,风水学呈现给世人的面貌,始终介于科学与玄学之间。阆中古城和天宫院对很多旅行者而言,是陌生的,却是风水学界著名的朝圣地。分享五龙村项目经验时,五龙村乡村旅游业发展负责人、阆中古城管理局副局长宋海全特意以一个每年包机到天宫院祭拜李淳风的香港企业为例,说明天宫院在企业家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据报道,2011年春节黄金周期间,天宫院景区共接待游客5.5万人次;2018年春节黄金周期间,通往天宫院景区的车流量日均近2.3万余辆次。游客数量逐年上升,与天宫院配套、包括住宿、餐饮在内的旅游产品体系却并不完整。五龙村项目因区位上的天然优势,能够为天宫院提供吃住行娱的配套服务。而随着五龙民宿的人气渐升,强调依托天宫院宣传五龙度假区的宋海全也发现,五龙度假区自身的吸引力正在变大。


具有多年乡村旅游项目规划与运营经验的北京大地乡居创始人李霞对新旅界(LvjieMedia)表示,“乡村旅游发展的空间巨大,不仅北上广市民需要高品质的乡村旅游,二三线、乃至四五线城市居民也一样。”


当凭借区位优势和良好基础创造民宿奇迹的莫干山民宿行业达到饱和并进入竞争淘汰期,在拥有丰富旅游资源且受外界干扰较小的四川,乡村民宿行业正经历飞速发展,但在品质等方面仍存在诸多函待解决的问题。


以成都为例,作为最早诞生乡村民宿的城市,成都市旅游局统计信息显示2016年成都接待乡村游客1.02亿人次,占全市全年接待游客总数的51%。而2017“民宿发展与成都旅游”论坛指出:“成都乡村旅游的收入总值却远远与其体量规模不符,呈现出体量大、起步早、生产力低的突出趋势……成都有2532家民宿,但95.42%属于传统的低配经营,民宿文化对经营附加值的提升没有充分显现。”


五龙民宿开业之后的大受欢迎,是否是因为抓住了四川高端民宿市场相对空白这一机遇?五龙度假区在未来的乡村旅游市场中如何保持生命力,为五龙村带来可持续的改变?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管理学院院长厉新建认为,“设计只是支持民宿的一个因素,关键在于民宿建成之后,怎样让游客在住民宿的同时,去看民宿周边的生活方式,去了解这个地方的文化元素,通过民宿这个平台,把各种内容整合进来。”高端民宿的精髓不仅在于表象,更在于细节的打磨、在于对生活态度与文化精神的体现、在于用心讲好一个关于当地的故事。对于正在摸索中的五龙度假区,这一切都在等待时间与市场的考验。


告诉你哦

新旅界办得了高大上的海岛旅游投资论坛

(点击图片)



也谈得了接地气的旅游扶贫

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关注旅游扶贫?

因为乡村振兴,我们不止有情怀

新旅界旅游扶贫年度调查专题了解一下?

点击阅读原文

欢迎来自各行各业的朋友,聊一聊你的旅游扶贫故事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