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Lonely Planet的编辑独自国外旅行时,what happened?
2018-09-19   孤独星球杂志



在莫桑比克“丢”了背包

马特·菲利普斯

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的目的地编辑


当时我刚从马拉维过境进入莫桑比克,还没理出头绪,就从黑市换汇商那里换了些钱。不久后,我把背包放在一辆平板卡车后面,准备搭着这辆车去东边160多公里外的下个目的地。就在此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骗了20美元。我赶快找到刚才换钱的那个人,和他礼貌地理论起来。就在此时,那辆卡车——连同我的背包一起绝尘而去。我开始狂奔着追车,可是司机并没停下来。


我万分沮丧地坐在马路牙子上,简直想不出比这更糟糕的情况。然而,奇迹般的,15分钟后那辆卡车居然载着我的包返回来。原来司机只是四处揽客去了!我喜出望外,连忙跳上卡车后车厢。大概我如释重负的样子太明显了,同车的乘客都感受到我刚才的紧张,尽力让我高兴起来。

莫桑比克©dragonfly.co.za

我们挽着手坐在车厢边,脚垂在外面,向海边驶去。一路上他们请我吃甘蔗,还教会我啃甘蔗的正确方法。当车停下,大家去路边摊吃烤鸡时,还有位乘客为我付了这顿饭的餐费。从沮丧到成为大家庭的一分子,真是精彩的一天。自此以后,非洲人民的慷慨和热情总能带给我惊喜。


困在越南

杰克·帕尔弗里

Lonely Planet网站助理编辑


不知是因为又一阵鸡尾酒桶难闻的气味,还是那位年轻背包客在身体重要部分点着火的卖弄,周二晚上的9点半,我决定离开芽庄。我确信自己会在河内获得解脱。但当我到达火车站后,却被告知所有的夜班火车都已预订一空。我当时头脑发热,一意孤行,跳上出租车就直奔机场

河内©trover.com

一小时后,我到达了这处偏远的设施,但很显然晚上这里已经关闭了。我一边咒骂自己的愚蠢,一边准备在空荡荡的停车场对付着过夜。不久后,一位骑着破旧自行车巡夜的保安摇醒了我。他暂时放下自己的职责,开始了和我一整夜的聊天。他叫Duc,是个烟不离手的河内人,来芽庄当了保安。在吞云吐雾的间隙,他告诉我他家在河内仍开着餐馆,坚持让我一到河内就去他家餐厅吃饭。甚至还给他的妈妈打了个电话,让她准备迎接我的到来。

第二天我乘飞机来到河内,按照Duc留的路线找到他家的餐厅。这家简朴的小店深藏在老城区纵横交错的小巷里,我在这里受到了热情招待,享用到了在越南最棒、最丰盛的一餐。最欣慰的是,并没有鸡尾酒桶出现在眼前。


在老挝茫然无助

塔斯林·瓦比

澳大利亚和太平洋岛屿的目的地编辑


当我独自在老挝旅行时,曾搭乘过一班白天从首都万象开往南部非热门旅游城市沙湾拿吉(Savannakhet)的长途汽车。不幸的是,这车大半夜把我放到城外就开跑了。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我查了下地图,最近的旅馆至少也在1.5公里以外,我只好背着背包向东走去。

沙湾拿吉©visit-laos.com

在世界的这片角落,街灯尚属难得的享受。我很快就发现自己正沿着漆黑的郊区道路前行。看门护院的狗的吠声有些吓人,盖过了给我鼓劲的蟋蟀叫声。我盘算着不然在沟渠中过夜得了,这么想着,自己就流下了眼泪。

突然,我听到了轻便摩托车的“嗡嗡”声。虽然看不见司机,但我赶紧跑出来,伸手拦下车。这是位16岁左右的年轻人,他在路边停下,看起来非常困惑,大概也不明白荒郊野外怎么会有位胖乎乎的白人女孩站在马路中间哭哭啼啼。我给他看了地图,比划着自己想找到睡觉的地方。他让我在后座坐好后,便带我在温暖的夜风中飞驰进城。我被这个陌生人的善意感动,心情变得轻松,甚至开始大声笑出来,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沙湾拿吉©missadventuretravel.com

他送我到青年旅舍,“砰砰砰”地扣门,直到有人出来开门才离开。这只是简单的善意之举,但此后,每次旅行这一幕都会伴随着我。只要有机会,我都会为其他茫然无措的旅行者做出同样的举动——把善意传递出去


  在威尼斯当“电灯泡

路易丝·巴斯特克

Lonely Planet网站助理编辑


对于自由行的旅行者来说,预订团队游有时会挺麻烦。提前预订会限制临时起意的探险行程,但等着与新伙伴们结盟又可能会错过一些热门体验。而且,自由行旅行者总是受制于最低成行人数这一规定。我在威尼斯参加皮划艇团队游时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不想冒着抢不到团队游名额的风险,我匆忙加入一个已经达到最低2人要求的团队游。但我万万没料到:人家是来庆祝不久前的订婚的。

威尼斯©studentsinwarsaw.com

他们两人一看到我这个满脸喜气的英国女孩穿好救生衣加入他们的甜蜜约会之旅后,尴尬无比,很快就把前后座双人独木舟换成了两只单人皮划艇。如果说两人能成伴,那三人成群绝对迷之尴尬。我们只好安静地下水,彼此勉强地微笑。

幸运的是,我们最后都玩得很尽兴,这趟团队游也成了我整个旅程的亮点。不过当我偶尔想象着他俩翻看度假照片,看到浪漫的船游之旅被一个因撞上贡多拉而尖声大笑的英国妹子抢镜时,我的罪恶感还是会袭上心头。



本文改编自《孤独星球》杂志2018年6月刊

孤独星球杂志,部分来自网络

内容未经允许一律禁止转载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