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浪后的普吉
2018-09-14   南都周刊


“一般中国游客来泰国就是看海、玩海,但实际上在雨季,不一定要出海,在内陆腹地的一些文化出行,也可以感受到泰国的别样风情。” 

文 | 燕羽 


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循环用泰语、英语、中文播放着航班信息,刚刚落地的旅客们与同伴兴奋地交流,其中能听到不少中国人的声音。国庆黄金周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在国内旅行平台大力优惠的敦促之下,不少国人选择“超前”出游,一是避开假期头几天的交通拥堵,二是享受各大平台良性竞争产生的高性价比产品。


《南都周刊》的记者也迎着雨季来到泰国,强势但短暂的降雨让这个热带国家一反印象中的炎热,甚至有了一丝清爽的感觉。记者在普吉的查龙码头碰到不少出海归来的中国游客,他们身着鲜艳的救生衣,与他们脸上兴奋的神色相映成趣。面对记者的探问“对于一个多月前的事故是否心有余悸?”,他们大多咧嘴一笑,“现在肯定是最安全的时候。刚出过事儿,各方管得最严,在电视新闻里看到,连泰国副总理都出来说话了,而且现在机票酒店价格便宜,春节要一两千一晚的酒店,五六百就能搞定。”


近年来,每年一千万从中国入境的游客,对于这个东南亚旅游大国来说,带来了超过5,000亿泰铢的收入。泰国官方发布的最新数据表明,2018年上半年中国赴泰游客超过了600万人次,再创历年新高。对这一最大客源国,泰国副总理颂奇公开表态:“泰国会尽全力,照料好中国的游客。” 


泰国普吉镇老街一角


血脉交融


四到八月间,正值泰国的雨季。往年的这个时候,普吉岛上也会显得比平日更加宁静。冬季游人攒动的沙滩上,肤色煞白的东欧游客成了主流,来自高纬度地区的他们,像是难以抑制对阳光海水的渴求,在隐隐透出阳光的雨云之下,也四仰八叉开白花花的肉身,兀自享受闲暇时刻。


这个季节海上的天气说变就变,沙滩上的遮阳伞,一会就被当作雨伞用。刚才还在晒日光浴的游客,因为午后突降的暴雨,很快辘集在伞下,瑟瑟抖落身上的雨珠。


反倒是普吉的腹地,有着另一番热闹。一条拥有上百年历史的普吉老街,几条盘错的街道,和沿街康白拉度式的建筑,像是对普吉过去的完整见证。老镇的主街绵延五六百米,聚集了各式咖啡馆、当地手工艺店铺,乃至不乏在岛上定居的外国人经营的特色小店。就在街口,一家乍看不起眼的店铺,三排衣架上挑出一色纯白的服装,一架缝纫机横在店堂里兼作收银,就算是一个家庭作坊。


开口一问,见来客是中国人,女店主立马招呼内堂“管事的”来接待。原来这家店已经开了二十多年,招牌是自制自销的普吉岛妇女传统服饰,款式类似筒裙,在印度叫做“纱笼”,店主人甚至有个中国姓,姓王。这位已经年逾七旬的老人回身指指店堂深处,记者才发现微弱的烛光照亮的一小片供台,供奉着一男一女两位长者的相片,从相貌看完全像是中国人。


王先生自陈,祖上从福建飘洋过海来到普吉岛,曾祖父娶了当地的攀牙府姑娘,从此中泰血脉交融。虽然他本人土生土长在泰国,但因为王父非常思念祖国,想方设法让子女接受中文教育。 “1954年,他把我送回中国,在厦门集美上学。直到1964年大陆开始闹运动,我才回普吉,直到现在。做店游客的小买卖,养家糊口度日。”



泰国普吉镇老街售卖的纪念品


开店二十多年,他眼见普吉岛上中国来客越来越多。“现在一年有一百万不止(注:据泰中旅游协会数字,实际为三百万),我们怎么能少得了这些中国客人。”王先生越说越激动,把《南都周刊》记者一行让入店内,在他看来,这些年发生在中国游客身上的变化,不仅是钱包鼓了,而且做派也跟以前大不一样。90年代初期,都是成团成团的来,服饰统一,行动拘谨。现在不一样了,从穿扮就很放得开,底气一足,气也粗了。


以至于在泰国的中文媒体上,也不乏讨论中国游客是否“文明”,甚至“指控”中国游客的喧哗、吵闹。走出国门的国人,尽管是花钱买休闲,但像是一时仍难改变国内养成的习惯,什么都要占先。王先生说,这当中有语言和生活习惯的差异,“一个是语言不通,中国来的游客有些英语讲不好,泰国大部分人华语也不好,所以做买卖的时候很困难,就会产生误解。再就是生活习惯的不同,中国人多,多了就忍不住大声讲话。你要问对中国人的第一印象,很多泰国人会说,‘讲话声音很大’。”


见证了近二十多年里中国赴泰旅游成长为占泰国旅游市场分额最大的境外游客输入国,在已有50余年历史的泰国观光协会金林弘副会长看来, “华人的根在泰国扎得很深,整个东南亚,泰国是唯一的,比如到了吃粽子的时候,当地人也就会想吃粽子,尽管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吃粽子,这个节日的来源是什么。这种文化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


安全升级


7.5事件后49天,恰逢“七七”,普吉岛上张起了巨大的白色帐篷,一场声势浩大的亡魂超度法会井然有序地进行。活动现场,参与者穿上了统一定制的白色T恤衫,胸前印有“中泰一家亲”字样,两国的国旗被设计成心形、交叠在一起;后背则用中、泰、英三种语言互译,铭写了“安全是旅游的核心”。


中国民营企业家自发赴泰参与祭祀仪式


活动持续了两天,坐落在海边的普吉石桥公园里,偌大的广场上连日有佛教、锡克教、基督教的高僧念经做法,志愿者在敞篷的一角还搭起了服务台,公众可随意入内饮茶用餐,小作休憩。“七七”当晚,泰国旅游与体育部长威拉萨也亲临现场,为逝者祈福。


如此高规格和大规模的公共祭祀活动,在泰国也属罕有。而在事件发生后的短时间内,下至民间的中泰旅游协会,上至泰国国会,一路绿灯,做出了关于保障中国游客在泰境内旅游安全的批示和规范。



追悼法会的晨间诵经仪式


据在普吉的中泰旅游协会会长说,“从来没有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我们参与了从普吉省旅游局、到省政府的安全会议、甚至曼谷都跑了好几趟,去参与国会的旅游立法委员会的会议。我算了一下,大大小小24个会议,从各个层级规范整改安全措施。”


而在此前,泰国旅游警察、泰国旅游局和海事厅工作人员已检视了查龙码头每一艘出海船只,有严重问题的船只被勒令上岸返修,救生衣或救生圈数量不全等问题的船只不允许出海,海事局勒令其尽快补齐或改善完全后再次检查通过才可出海。


旅游产业作为泰国收入的支柱产业之一,泰国也是全球旅游执法最为严厉的国家。据金会长介绍,“在泰国,违反《旅游法》的案件被归入刑事案件,比如非法经营旅行社,依法就要判处刑事犯罪,最高坐牢两年。而泰国的《旅游安全法》要求旅行社为每一位赴泰游客购买意外险,如故意或过失没有购买,初犯的旅行社,就要被责令停业三个月。”


据悉,8月20日召开的泰国政府内阁会议重点讨论了船只监管问题,泰方专门成立安全委员会、制作国土旅游安全手册,以提升安全管理。此外,据记者了解到,泰中旅游总商会和一家中国企业正计划研发一款安全手环,以即时传送游客定位、健康状况等基本信息,进一步保障入境中国游客的安全。该项目已在泰国旅游和体育部备案。


市场重塑


迄止目前,“凤凰号”事故对于中国游客赴泰旅游的影响尚未做出准确估量。但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赴泰游客已达600万人次,全年数量有望再创新高。


从广州来到泰国的小谢,刚好在“七七”祭祀仪式当天逛到普吉石桥公园。第一次出国旅游,他就选择了只身来到泰国,享受他高考后的休闲时光。尽管父母一开始有些不放心,但他在普吉旅游业从事接地导游工作的姐姐帮助说服了父母。


其实,从入境踏上泰国的那一刻,从正规渠道跟团游的客人就会进入泰国观光协会的旅游服务网络。国人赴泰旅游不管以何种方式成行,团客在泰境内所接受的导游服务原则上均须由泰方的接地社提供。用金会长的话说,“我们目前有1,600多个会员单位,其中1,100家左右是全球旅游市场从业者。如果这些会员中有被旅游部门处罚取消了牌照,协会会马上会取消它的接团资格。”


风平浪静的查龙湾码头


据金会长介绍,泰国的旅游立法和管理机制与国内存在较大的差异。民间机构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比如在立法的过程中,需要官方和从业者共同讨论,而在立法委员会当中,十几个人里面七、八个都是从业者出身。不是政府单方面说了算。”


随着近十年来中国在泰国旅游市场上所占的份额不断增加,从事中国赴泰游的从业者在泰国的地位也不断提升。金本人即是在此背景下在泰国观光协会中担任要职,“而在过去,那都是做欧美游的人所把持的。协会的会长、副会长需要经常参加国会会议,与总理、和部长直接对话,迅速反馈行业的问题和意见。”他笑称,政府对他们是又依赖又害怕,“因为我们口无遮拦,可以直接指出问题。另一方面,政府对于市场的有效干预,需要通过协会的居间作用来体现。”


依照泰国《旅游法》的规定,在当地从事旅游服务的导游需要有泰国认证的执业资格和牌照,但近年来,随着国内团的数量迅猛增长,出现了不少国内无资质导游租用当地执照带团的情况。意识到这一问题,泰国观光协会正协助泰政府正在加大引进中、泰双语人才,通过与泰国华侨大学签订协议和进一步开发在泰的中国留学生资源,来补充人才的不足,同时加大对于中国团导游的培训和管理力度,以满足市场的缺口。


普吉与曼谷、清迈、芭提雅等一线城市,目前仍是赴泰旅游中国游客的首选地点。这也造成了旺季旅游点游客较为集中的状况,为此,泰国也在积极开拓二线旅游城市,以分散客源创造更深入的泰国游体验。赵薇拍摄的节目《中餐厅》位于泰国东部象岛,因为水果充沛,自然资源丰富而出名,单单榴莲的品种,就有八种之多。


查龙湾码头一角


《英国旅游周刊》公布的“世界最佳旅游目的地(Best Destinations in The World)”调查结果中,泰国获选最适合水疗与健康的目的地第一名,在旅游性价比、当地美食、高端奢游服务等方面也受到了业界认可,全球范围内、尤其是中国市场的“泰国旅游热”仍在继续,泰国官方对此也做出了更加完善的举措。


自八月起,泰国已在素万那普机场、廊曼机场、清迈机场等5大机场全面开放了对中国游客的VIP通道。据悉,泰国正计划在原来芭提雅的乌塔堡机场扩建新的机场,让游客直接到达东部,省去曼谷转机的步骤,进一步方便游客出行和客源分流。在建中的高铁将泰国主要的廊曼机场、素万那普机场、芭提雅乌塔堡机场,连在一起,使得在泰国国内通勤的时间进一步缩短。


“一般中国游客来泰国就是看海、玩海,但实际上在雨季,不一定要出海,在内陆腹地的一些文化出行,也可以感受到泰国的别样风情。” 中泰旅游协会会长说。



来源|南都周刊



END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后台回复「小南」试试看哦~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