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星球的美丽泪痕——曲登尼玛冰川
2018-09-11   徒步中国

本文授权转载自:白宇


千百年来 

山水风光,如诗如画 

这里是世界尽头的冷酷仙境 

但这里的人们

却有着温暖而明媚的清澈灵魂 


这样一处遐方绝域 

却拥有着

延绵不绝的蓝色冰川

和无涯苍茫的砂砾


在高原烈日的炙烤和风沙的侵蚀下

守望千年的白色佛塔

永恒地矗立在土路边上 

接受着来自世界各地信徒的顶礼膜拜 

传承着这片土地的信仰和虔诚 


湖面上总是漂浮着大小不一 

姿态各异的冰块 

湖边堆砌着林立的玛尼石堆 

飘扬的经幡在寒风中摇曳飞扬

仿佛进入一个纯净澄澈的神之国度 



这是一片被遗落在世界尽头的仙境

这是一片被太阳垂青的大地

这是一片被佛陀眷顾的圣地

这里是神之国度,是佛陀的太阳塔!


向左,或向右

人生总有许多意外的相遇

总能留下美好的回味


曲登尼玛冰川

就是这样的梦境之地

如果雪山是有灵性的

那冰川就是有生命的

在这个空气稀薄的冰川世界

你才能真正体会到“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震撼



第一次见曲登尼玛是在岗日。清晨,我裹上所有保暖的衣物走到城外的一个小土堆,往南看去国境线上雪山连绵,像极了冰与火之歌里的绝境长城。


这个星球表面最高的一片山脉,在晨曦中等待辉煌,最先被点燃的是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没过几分钟,其身前身后的一排7000米级的雪峰山尖也惹上从粉红到淡金色的妆,包括卓木玉,岗城耀,泡罕里,日玛纳,还有曲登尼玛——群山之中,它并不显眼。


▲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


▲日玛纳雪山群


白天我们沿着还在修葺的公路驱车40公里径直来到曲登尼玛雪山跟前,直到这时才感受到神山的巍峨壮阔。在西藏传说里,莲花生大师和空行母益西措杰曾经来到这里,觉得这片雪山形似一根金刚杵,于是赐名“多吉曲登尼玛”


而雪山脚下的曲登尼玛寺,正是莲花生大师出藏时路过岗巴所建,原名多吉尼玛寺,而我们来到这里,不仅仅只是为了寺庙和圣湖......


▲东圣湖


▲西圣湖

 

出发之前季爷还问我,有哪些徒步路线可以近距离接触冰川,我说这次旅行就会有啊,普南冰川和四零1号冰川,可以直接走到巨大的冰墙上,也是这次我们线路的精华。


结果到了洛扎县发现悲剧了,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和有关部门的规定,边境线附近的普南冰川以及附近喜马拉雅北坡冰川一律禁止进入。


别说通往两条冰川的公路直接设卡封路,就连普莫雍错南岸从下索村到普玛江塘乡的一段县道也不让走,我们想远远看一眼鲁娜拉雪山的增岗日和康普岗都没机会。


▲从普莫雍错北岸看鲁娜拉雪山群


▲普莫雍错南岸

 

满心期待的一场拥抱冰川的旅途就此泡汤,千里迢迢来到西藏,来到国境西南,却无法再多走近一步,心情郁闷到了极点。虽然此后行程里的玛岗桑雪山和冲巴雍错,还有卓木拉日雪山和多情错都美得让人震撼,但总还是觉得不过瘾,好在此次旅行最后一站——曲登尼玛雪山圣湖,带来了意外的惊喜,甚至可以说是此次边境雪山徒步自驾最精彩的篇章。看来老天爷是公平的。


之前听人说:如果每年来西藏旅游的有500万人,那到过阿里地区的只有50万人,而到过曲登尼玛冰川的只有500人。只有来过的人,才能体会得到这里的震撼与感动。


去曲登尼玛冰川的路并不好走,雨季还有大雨很危险。地图上搜索不到曲登尼玛冰川,经过我们实地考量,在这里分享一个靠谱的经纬度给大家:

北:27度55.7567′

东:88度12.7628′


▲穿得有点多啊季爷! 


相比于普南冰川和四零1号冰川,曲登尼玛1号2号冰川(又称冦拉岗冰川)虽然体量偏小,但是更加精致,可以说是教科书一般的冰川地貌:


高耸在视线最高点的是雪峰山尖

北坡雪线之上是粒雪盆

两侧脊刃之间是冰斗

冰川盘亘其间

海拔落差好几百米

冰舌末梢有着明显的断裂面

暴露出冰川年轮的纹理

都是时光的烙印

冰碛湖散发着静谧而寒冷的气息

蓝得有些不真实。



想要到达冰川,必须先绕过冰碛湖,无论是东圣湖还是西圣湖,湖左边的岩屑坡都非常陡峭,无路可走,右边的山势稍缓,贴着湖边勉强可以走。一开始我们徒步前往东圣湖,从停车场大约步行20分钟就能走到湖边,而冰川就躺在直线距离一公里的南边。


我并不确定能否沿着湖边走到冰川上,只想着能靠近一些去观赏巨大的冰舌末梢,果不其然,艰难地沿着湖岸走了近半小时,距离冰川仅剩不到百米的地方,一处陡峭的岩壁拦住去路,往山上攀爬绕行或者是抓着岩壁走,都有掉进冰湖的危险,我想着还是安全第一,只能返回。


▲前往东圣湖冰川的路到这里就过不去了


接下来继续来到西圣湖停车场,这次整个队伍10个人里只有我,达沃斯和季爷三个人选择下车徒步前往湖边。停车场往前一点儿便是浴池,许多当地人来这里用富含矿物质的圣湖山泉裸身洗浴,就是为了能够治愈身体病疾。


我和达沃斯刚刚迈上阶梯就见到右前方十几米外一个全裸的妇女正在擦拭身体,饱满的乳房格外显眼,怎么说呢,不觉得色情或诱惑,只感受到大山怀抱中滚烫的生命力,我跟达沃斯不敢多看,径直上山。



徒步一公里多,爬升150米左右,我们来到西圣湖边,眼前的景象与刚才的东圣湖相似,但比东圣湖更美,也许是海拔更高的缘故。西圣湖有相当一部分的湖面结了一层薄冰,水面上还漂浮了数以千计大大小小的冰块。仿若冰雪奇缘里的仙境,稍微大一点的浮冰非常坚硬。


▲从西圣湖右边的湖岸可以走到冰川旁边


冰川映着的湖面好美。我们爬到了崖口,这种感觉像是到了天涯海角或者说是天堂,美到我不想下来,想永远的留在这片净土地上。冰湖中遥望曲登尼玛冰川,像是凝结住了的波涛汹涌的浪潮,散发着一种魔法般的魅力。更近的时候,才发现这些凝固的波浪上,都带着奇异的纹路,看上去更像是童话中魔法师的作品。



这次湖边的路比刚才东圣湖的要好走,甚至湖边窄窄的沙滩上可以看到其他徒步者的脚印,走了20多分钟后我终于来到冰川脚下,刚好遇到三个人从冰川上走下来,他们嘱咐我不要太靠近冰舌末端,很不稳定,持续有碎冰断裂坠入湖中,但是沿着冰侧碛倒是可以放心往高处爬。


我踩在稀松但冻得坚硬的土坷垃上一点点爬升(其实土层下边也是冰),左手边是洁白的冰墙反射着耀眼的阳光,另一侧是脏兮兮的冰碛和砾石,泾渭分明,相对来说大陆性冰川要比海洋性冰川更加干净,比如贡嘎雪山海螺沟那种海洋性冰川就会比较“脏”。



回望湖边一个红色身影,是季爷跟过来了,而达沃斯则不知去向。在季爷爬上冰川之前,我先自己往高处攀登探探路,接触到这浩瀚连绵的巨大冰体,才由衷感慨大自然造物主是多么不可思议。



时间和引力,宇宙中最伟大的两样东西

让粒雪盆里的积雪一点点结晶成冰

千万年的光阴飞逝

冰川就像是寒冰利刃

一点点切割着地表高耸磷峋的山体

水凿石穿,冰削岩碎

冰舌融化汇聚成冰碛湖

或者直接潺潺成溪流

回归到整个星球的水循环之中


冰川是这个美丽星球地质变迁的见证者,更是参与者。




我小心翼翼地站在一座小冰山边缘,回望来时的路,冰川尽头是乳蓝色的圣湖,而雪山的方向,这一道坚不可摧的冰雪长城一直绵延到山体高处的粒雪盆。



冰川有多美丽就有多危险,远看洁白光滑的冰面,其实表层都是粒雪冰,密度低呈白色,因为风化和水蚀的作用形成细细密密的冰棱,尖锐如针,很容易划破手指。


而冰川表层下边,经过充分挤压和重结晶的冰川冰才真正彰显极寒之美,那些幽蓝色翡翠色冰洞,冰隧道和冰裂缝才让人着迷,千万年来她们就在这里孤独地熠熠生辉。



我们遇到两处冰裂缝,分别是翡翠色幽蓝色,在阳光下半透明的色彩光泽都很纯粹,简直美得让人不敢靠近,生怕玷污了这份圣洁。


如果带了冰爪和冰镐,其实可以在冰川上走得更深,但这样其实比较冒险,冰体坍塌或者冰裂缝滑坠的危险无处不在,我们拍照的时候,也不敢靠近冰墙边缘,光是时不时传来的冰块挤压的隆隆声就已经让人心虚了。


▲蓝冰


▲绿冰


无比庆幸,在东圣湖尝试走近冰川失败之后,最终在西圣湖跟曲登尼玛冰川来了一次亲密接触,普南冰川和40冰川的遗憾,被完美地弥补了,只可惜其他几个小伙伴不愿意上来一直都在车里等待,我们也不好意思让队友等太久,意犹未尽也只能匆匆返回。



离开西藏回到北京之后,有一天晚上还做梦梦见了曲登尼玛冰川,梦里冰川已经完全消融,只剩下裸露的冰斗和溪流,心里无比可惜。不过的确全球变暖加剧了冰川的退缩,冰盖的消融还有冰架的断裂。


2014年骑行中尼公路时经过卡若拉冰川,当时阴天,依稀记得冰川末梢大约距离停车场两百多米,但是今年再去的时候,发现已经面目全非,冰川又退化了很多,蛮心疼的,毕竟有些风景一旦消失便永不重现了。 


▲退化严重的卡若拉冰川




Tips


1.到达方式——推荐自驾或者包车

step1

a.拉萨——日喀则——岗巴,速度快,路况好

b.拉萨——江孜——岗巴,较折腾,风景好,其中江孜S204省道到嘎啦乡是柏油路,嘎拉乡到岗巴一段嘎定线是土路且正在修路,很不好走,但江孜到嘎拉乡这段S204风景无敌,有玛桑岗雪山和冲巴雍错,卓木拉日雪山和多情错。)

step2

岗巴——曲登尼玛

岗巴到曲登尼玛冰川的路也是土路,但已经轧得很平整,比较好开,40多km的路大约1小时30分

2.住宿——岗巴镇住宿条件一般,即便最好的宾馆神水酒店,也没有抽水马桶,推荐神水酒店,楼顶天台就可以看雪山日出

3.餐饮——岗巴镇上大多是藏餐和川菜馆

4.旅游季节——10月下旬之后很多客栈餐馆都关门营业了,最好的季节是9月10月



心里淡出一点点忧伤:


时间的风景总是静默无言

冰川永远是这个星球最美丽的泪痕。


— END —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徒步中国》活动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