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之乡:“我在我的世界里,感到永生不灭和凄凉”
2018-08-10   孤独星球杂志




“你们生活在狭隘的人世上,任凭命运摆布。而我在我的世界里,感到永生不灭和凄凉。”这是罗马尼亚国宝级诗人米哈伊·艾米内斯库的诗句。提起罗马尼亚,人们的第一印象往往就是“吸血鬼”德古拉伯爵而号称“德古拉城堡”的布朗城堡(Bran Castle),虽然和德古拉的原型“穿刺公”弗拉德(Vlad the Impaler)并没有什么太大关联,但本就格外显眼的哥特式外形,加之竦立在山石上的威风之势,使其毫无悬念地成为了“吸血鬼文化”的象征符号。

布朗城堡©️romaniatourstore.com

作为罗马尼亚最值得“打卡”的王牌景点之一,熙攘的人群或许会破坏古堡本身的阴森氛围,但只要登上最高处环视四周,仍会发现绝妙的景致——待到月黑风高时,把守在道路拐弯处的布朗城堡,似乎就将化身蝙蝠蹲坐于此。几座角楼是它折起的翅膀,透出灯光的圆窗监视着紧张的夜行人。

布朗城堡©️sputniknews.com

如果时间宽裕,不一定要急着返回半小时车程外的布拉索夫(Brașov)过夜,倒是可以在拉斯诺夫要塞șnov Fortress停住步伐,细细品味。

拉斯诺夫要塞©️shegby.ru

拉斯诺夫要塞是一座由高墙环绕的中世纪村落,店铺、住宅、教堂、兵器库等一应俱全,只是如今大多化成了废墟,一派沧桑。有意思的是,这一带正是好莱坞电影《冷山》的取景地,片中所叙的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乡愁,竟然浮动于150年后的罗马尼亚山村。

拉斯诺夫要塞©️expedia.co.in.

在喀尔巴阡山的另一侧,位于此地的小镇锡纳亚(Sinaia有一座佩莱斯城堡Peles Castle,散发着卡通般的童话色彩。佩莱斯城堡落成不久,锡纳亚就成为了东方快车的停靠站点。直到今天,这座离首都布加勒斯特只有1.5小时车程的“罗马尼亚最美火车站”,仍然迎送着世界各地的游人。

佩莱斯城堡©️eater.com

如果说和德国新天鹅堡有几分神似的佩莱斯城堡和德古拉伯爵的风格相去较远,那胡内多阿拉县(Hunedoara科尔温城堡Corvin Castel则能让人充分体验到吸血鬼古堡的氛围——长长的廊桥跨过深邃的溪谷,连通着峭壁上方的城堡,据传“穿刺公”曾在这里被匈牙利人囚禁了7年之久。绞刑架默立在高耸的尖塔下方,高墙环绕的庭院只能沐浴短短几小时的阳光,宽敞的骑士大厅唯有在斜阳残照中才透出光亮。

科尔温城堡©️about-planet.ru

除此以外,这里的游人要稀少得多,以至于当你踩着簌簌作响的木地板,走在迷宫般的城堡内时,很有可能在某个猛回头的瞬间,就把自己吓了一跳!




几乎所有旅行者迈入特兰西瓦尼亚Transylvania时,都抱着寻找吸血鬼的想法。不论最初的目标能否实现,这片土地上那一座座古城的迷人光景,总会在不经意间烙印心头。


布拉索夫©️balkantrails

12世纪开始,德意志(撒克逊)移民在时任匈牙利国王的邀请或允许下,进入特兰西瓦尼亚,屯垦戍边、兴建城市。“七城之地(Siebenbürgen)”也就成为特兰西瓦尼亚的德语俗称。其中,布拉索夫、锡比乌、锡吉什瓦拉,历史街区保存得尤为完好,教堂、老宅和弹石路围绕中心广场,弥漫着浓郁的中世纪风采。


布拉索夫©️yandex.by

作为“吸血鬼城堡”的游客集散地,布拉索夫总是一副游人往来的热闹景象,它被称作罗马尼亚最大的旅游城市。古城三面环山,有登高俯瞰点坦帕山(Tâmpa),维也纳和伊斯坦布尔之间最大的哥特式教堂——黑教堂(Black Church),以及可能是全欧洲最窄的巷子——绳索街(Rope Street)。


锡比乌©️yandex.ru

论历史成就,2007年的“欧洲文化之都”——锡比乌Sibiu恐怕是撒克逊“七城”中最重要的一座。特兰西瓦尼亚乃至整个罗马尼亚最早的医院、学校、图书馆、银行都在这里创建,奥匈帝国哈布斯堡王朝的特兰西瓦尼亚总督曾坐镇于此,约翰·斯特劳斯和弗朗兹·李斯特等音乐名家也被吸引至此。


锡比乌©️orangesmile.com

更有趣的是,这里民宅的红瓦屋顶大都开有一排排小天窗,造型奇特,宛若一只只眼睛,或呆萌,或作偷窥状——每当傍晚的教堂钟声响彻全城,在街巷中迷路的人们被仿佛就要活起来的房屋一路目送,颇有魔幻色彩。


锡吉什瓦拉©️ghideuropean.ro 

不过若要比魔幻指数,锡吉什瓦拉Sighișoara定能夺下头魁。这里不仅诞生了“穿刺公”弗拉德(他的小屋已被改造成主题餐厅),光是山丘上那座五光十色的古堡小城,就足以让人瞬间穿越到中世纪。

锡吉什瓦拉©️mysterious-journeys.com

这样的魔力古城,一定要趁着夜深人静走上一圈:月色中,脚步回音都仿佛有了黑色的影子,在高墙夹逼的巷道中来回游走;夜猫窜上“穿刺公”的怪异雕像,扭过头来,两只眼瞳散出绿光;沿着学者阶梯的木质廊道登至山顶,路德会教堂旁的撒克逊人墓园最大程度地检验着夜访者的胆量。几个世纪以来特兰西瓦尼亚荒芜、怪诞的传闻,在这一夜的漫步中回荡脑海,给人可怖却诱人的刺激体验。





略显破旧的建筑、随处可见的涂鸦,充满情调的咖啡馆,生活气息浓郁的街巷……便是罗马尼亚的首都布加勒斯特(Bucharest)予人的第一印象。

布加勒斯特的议会宫©️javierbrosch.com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尼古拉·齐奥塞斯库的得意之作——现在的罗马尼亚议会宫(Palace of the Parliament)仍未竣工。这座明显受苏联建筑风格影响的方正大楼,曾号称仅次于美国五角大楼的世界第二大建筑,BBC电视节目《Top Gear》甚至在这儿的地下室上演了一场飙车大戏!

蒂米什瓦拉©️amp.reddit.com

而在享有“第一座自由城”、“小维也纳”美誉的蒂米什瓦拉(Timișoara),老城区鲜花环绕、至今风姿犹存;而当年曾是聚义之地的胜利广场,如今一片祥和,绿草如茵,商店和咖啡馆林立,充满着无限活力。

马拉穆列什©️wikiway.com

而位于罗马尼亚和乌克兰边境的马拉穆列什县Maramureș)则保留了原汁原味的民俗风情。古老的乡村风情和柔美的自然山水相得益彰,在晨雾暮光中恬静入画,一座座挺拔的木教堂尖塔更是点睛之笔。千百年来,这里的农民就地取材,将山毛榉变成农舍和教堂、门楣和窗棂,以及神龛和十字架的雕饰。

欢乐墓园©️travelask.ru

伊兹河谷的山坡上,著名的东正教圣地Bârsana修道院内,十余位黑衣嬷嬷过着与世无争的清幽生活;沿着蒂萨河向西,75米高的Săpânța Peri木教堂据称是欧洲最高的木建筑,俯瞰着两国边土;不远处,欢乐墓园Merry Cemetery中的墓碑被涂抹得五彩缤纷,教师、农妇、屠夫、拖拉机司机……逝者生前的形象以卡通画的方式雕刻在碑上——古老又朴实的生死观,实在是这些东正教乡民的最大福音。

©️bing.com

可以确定的是——德古拉般的传说,齐奥塞斯库式的现实,最后都将融入巴尔干半岛的热情空气中,不断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人前往这个饱经沧桑又热情洋溢的迷人国度。




本文改编自《孤独星球》杂志2018年7月刊

《孤独星球》杂志,部分来自网络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