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强震致91人死亡,暂无中国公民伤亡报告;出境游亟需绷紧安全弦
2018-08-07   瞭望


 龙目岛5日发生的7.0级地震目前已造成91人死亡,209人受伤

 总领馆已与37名被困中国公民(包括8名香港居民)取得联系

 目前没有收到中国游客伤亡的报告

◆ 附文:《出境游亟需绷紧安全弦》

  •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以来,仅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马尔代夫等几个热门旅游目的地就发生百余起中国游客不慎溺水身亡事故

  • “我国绝大部分游客旅游经验还非常少,安全意识很薄弱”

  • 在线旅游平台风险提示不足、目的地供应商安全服务监管不力、供应商资质审查不到位等乱象存在

  • 旅游管理部门针对出境安全的措施主要通过旅行社达成,如果游客没有通过旅行社安排,相关保障就难以发挥有效作用。同样,修订后的《旅行社条例》和《导游人员管理条例》,也缺乏足够的力量保护没有购买旅行社及导游服务的出境自助游游客。同时,自助游游客也普遍存在获取信息不及时、不对称的问题。

  • 完善出境游安全保障体系


新华社记者丨梁辉


  中国驻印度尼西亚登巴萨总领馆6日发布消息说,印尼西努沙登加拉省龙目岛5日发生地震后,总领馆已与37名被困中国公民(包括8名香港居民)取得联系,还有部分中国游客信息有待进一步核实,目前没有收到中国游客伤亡的报告。


  公告说,目前已经联系上的中国游客安全且情况稳定。部分人员已登船平安撤离,受困者将很快全部撤到安全地带。


  公告说,总领馆将与巴厘岛、龙目岛等地领保联络员和印尼相关部门保持密切联系,继续关注潜在风险和受灾情况,及时发布相关提醒,并督促印尼方加紧救援,全力保障中国公民安全。


  印尼抗灾署发言人苏托波6日上午发布的一份媒体声明说,龙目岛5日发生的7.0级地震目前已造成91人死亡,209人受伤,数千座建筑物损坏,数千名当地百姓被紧急撤离。


▲ 8月5日,在印度尼西亚龙目岛,一名伤者在医院外等待接受治疗。新华社/路透


  据悉,地震造成龙目岛西北部个别岛屿上1000多名游客受困。印尼官方正派搜救船前往组织撤离。




出境游亟需绷紧安全弦

刊于《瞭望》2018年第32期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徐欧露


  7月5日,两艘载客游船在泰国普吉岛附近海域突遇特大暴风雨,发生倾覆事故。47名中国游客遇难。


  这次事件再次对国人出境游安全敲响了警钟。如何看待出境游安全问题?各方旅游主体如何在旅游安全中担负好各自的责任?如何完善机制避免出境自助游带来的安全隐患?如何建立完善的出境游客安全保护体系?针对出境游安全的一系列问题,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给出了积极可行的建议。


火爆背后的安全隐患


  中国旅游研究院、携程旅游集团联合发布的《中国游客中国名片,消费升级品质旅游——2017年中国出境旅游大数据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公民出境旅游已突破1.3亿人次。


  今年1月出版的《2017-2018年中国旅游发展分析与预测》(下称“旅游绿皮书”)分析认为,我国出境游市场增长,得益于跨国交通的不断完善、多个国家对中国游客实施签证费减免等便利化措施、一系列双边多边旅游合作机制的建立等多个原因。


  然而,随着出境游人数的激增,安全事故也越来越多地见诸报端。土耳其热气球坠落事故、泰国皮皮岛游艇爆炸事故、巴厘岛火山喷发游客滞留事件……据文化和旅游部不完全统计,2017年以来,仅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马尔代夫等几个热门旅游目的地就发生百余起中国游客不慎溺水身亡事故。


  安世联合(中国)与北京大学不久前联合发布的《中国居民出境旅游风险报告》显示,我国2012年以后的境外旅游事故发生频率逐年提高,每年约增长2至3个百分点,预计2018年至2019年事故发生频率仍将以2.5个百分点的速率增长。


  “客观来讲,相对于中国游客出境游的巨大规模,我国发生安全事故的相对数量是比较少。”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劲松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旅游本身就有系统性风险,对接的行业多、链条长,国民经济的各类供应商都会在其中出现,具有综合性和复杂性。”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说,出境旅游的特殊性,导致安全防控管理及救援工作难度更大。境外不同国家或地区管理水平各异、标准难以统一,旅游者离开本土,国家无法直接行使保护的职能;在境外,领事外交保护受限较多,导致很多事情无法快速有效解决。


  受访专家指出,目前出境游安全风险可分为七类:恐怖袭击、抢劫、盗窃、旅游欺诈、歧视与精神伤害、旅游者自身不安全行为、交通等突发事故。


  这七类风险中,恐怖袭击通常难以避免,交通等突发事故也难以避免,但可以通过提高防范意识预防。相比之下,抢劫、盗窃、旅游欺诈、歧视与精神伤害、旅游者自身不安全行为都可以通过管理等手段避免


游客安全意识亟待提升


  针对出境游安全保障,国家出台过一系列规章制度。早在2006年,外交部就建立了出境游安全预警机制。《中国公民出国旅游管理办法》《重大旅游安全事故处理程序试行办法》都涉及出境游安全问题,旅游法则对出境游等旅游安全有专章规范。根据旅游法,我国出境旅游者陷于困境时,有权请求我国驻当地机构给予协助和保护。目前,我国有260多个驻外使领馆是保护主体。


  在今年1月举行的2017年度领事工作媒体吹风会上,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郭少春介绍,仅2017年,外交部和驻外使领馆会同各有关部门妥善处置领事保护和协助案件约7万起,包括紧急协助因多米尼克飓风灾害、尼泊尔洪灾、印尼巴厘岛火山喷发受困当地的中国公民撤离或回国等重大事件。


  “感到欣慰的同时,我们也有些许遗憾。”郭少春坦言,2017年11月21日,巴厘岛阿贡火山持续喷发,当地机场临时关闭,约1.8万名中国游客滞留。而早在当年9月以来即当地机场临时关闭的不到3个月时间里,外交部和驻印尼使领馆通过网站、微信公众号先后发布了10次安全提醒,但仍有大批中国游客前往巴厘岛。


  实际上,旅游安全需要各方努力。在政府、旅行社等尽到安全警示、保障义务的同时,游客全面、及时了解旅游活动以及旅游地相关预警信息,提高对危机的重视程度,也是自身责任。


  “我国绝大部分游客旅游经验还非常少,安全意识很薄弱。”杨劲松说,有游客身体条件不具备还参与高风险旅游项目导致发生安全事故,有人携带大量现金、单独外出遭到盗抢,也有人无视境外人文习俗和法律制度,因不文明行为引发纠纷。而这些风险很多都是可以避免的。


  旅游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创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思敏提醒,对于一些潜在风险,不能抱侥幸心理,遇到安全预警、发现不规范操作等,要及时改变行程。此外要掌握基本安全常识,比如,乘坐游船要及时穿戴救生衣,当发现游船超载、没有救生衣时要保留证据事后交涉、维权、退款,但不能上船。


  很多游客对于价格的关注远多于对安全的关注,“低价游压制了成本,出事的概率可能就加大。游客应该克制对于低价的过分偏好,生命高于一切,不能只贪图便宜。”刘思敏说。


  缺乏风险防范意识还表现在,相当一部分游客没有购买旅游险的意识。有数据显示,发达国家境外旅游险渗透率约为65%,而在我国一线城市如北上广等地,境外旅游险渗透率仅为10%~20%


  刘思敏说,游客往往认为,旅行社有责任险,自己无需再额外花钱上保险。但旅行社责任险只是基础性保险,天灾、战争及旅游者自身原因造成的事故不在赔偿范围内。保险的功能不仅在于事后理赔、转嫁风险,也能为救援提供莫大帮助。比如,包含紧急救援的境外旅游保险可以在事故发生时提供及时有效救助,甚至可能雇用飞机把病人火速运出事故发生地。


出境自助游安全保障需加强


  和去年马来西亚沉船事件颇为相似的是,此次在泰国普吉岛翻船事故中涉事的中国游客多是通过在线旅游平台预订的一日游、自由行等产品。这再次暴露出在线旅游平台风险提示不足、目的地供应商安全服务监管不力、供应商资质审查不到位等乱象


  “一些互联网旅游公司对境外提供的服务项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安全性缺乏审核,安全责任和保障义务界定不清,存在较大安全风险。”事发后,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多项整改通知和风险提示,要求立即对当地在线旅游企业和平台、旅行社开展紧急排查,下架一批不合格自助游产品,并明确在线旅游企业和平台的相关责任。


  杨劲松认为,在线旅游企业和平台加强对旅游目的地安全风险的监测和预警,加强境外自助游产品审核,是应尽的责任。同时,还应当强化旅行社、在线旅游企业和平台,特别是境外目的地旅游服务商等各环节的主体责任。


  刘思敏指出,由于出境游的特殊性,对境外服务商的审核受到旅游目的地国家和地区法制环境、行业管理水平、安全意识等影响,确实存在客观原因导致的审核难、管控难。而目前,涉及在线旅游经营的法规不够完善,使在线旅游业务每个环节的经营主体责任划分不清晰,导致消费者或者追责无从下手,或者向在线旅游平台过度维权。“这需要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把责任明晰下来。”


  实际上,选择在线旅游平台购买旅游服务的多为出境自助游游客。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和携程旅游联合发布的《向中国游客致敬——2016年中国出境旅游者大数据》,2016年全国旅行社组织的出境旅游人数超过5000万人次,在出境游客中占比40%,而出境自由行规模超过7000万人次,占六成


  “自助游正在成为出境旅游的主要方式之一。”杨劲松说,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增加了安全隐患。


  杨劲松告诉记者,旅游管理部门针对出境安全的措施主要通过旅行社达成,如2017年修订的《中国公民出国旅游管理办法》,基本前提是游客通过旅行社组团出游。如果游客没有通过旅行社安排,相关保障就难以发挥有效作用。同样,修订后的《旅行社条例》和《导游人员管理条例》,也缺乏足够的力量保护没有购买旅行社及导游服务的出境自助游游客。同时,自助游游客也普遍存在获取信息不及时、不对称的问题


  加强对出境自助游游客安全保障体系建设,将其纳入旅游安全的大框架内进行管理,十分必要。


  杨劲松建议,在解决境外服务商服务质量问题上,可借鉴当前与相关国家签订整治市场秩序备忘录的经验,从国家合作角度构建信息沟通和管理互动机制,协商统一安全质量标准和规范等。此外,推动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关注出境自由行安全问题,加强部际信息共享和工作协调。在海外安全标准制定和服务提供方面,可以尝试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增强服务业性。


完善出境游安全保障体系


  受访专家指出,随着我国出境游迈入“亿人次”时代,应从多方面发力,加快建立我国出境旅游安全保障体系。


  首先,加强对国民旅游安全教育和安全意识培养,做好出境旅游宣传和引导,通过多种渠道向旅游者宣传安全知识。


  “比如在线旅游平台,在安全信息告知确认方面,简单摆一个安全提示是不够的。”杨劲松说,应进一步加强安全管理,包括对游客的安全教育以及引导游客购买旅游意外保险等。


  其次,要加强顶层设计。这既需要推动领事保护立法,也需要完善国际合作,加强旅游市场监管,并进一步完善预警、协调、磋商机制,加强海外风险评估。


  “进一步细化风险预警机制,不仅要细化信息提示内容,也要建立信息交流平台,预警不仅要传达到旅行社、在线平台,而且须传递到每一位游客。”杨劲松说。


  同时,加强对出境旅游目的地的动态管理。专家建议,可以从目的地政治、经济、文化、旅游政策、基础设施、安全状况等方面进行综合评级,动态调整。并将评级结果与保险产品定价、旅游团费等联系起来,既可以引导出境消费流向,也可以增强我国在国际旅游业发展中的话语权。


  在事中和事后救援处置方面,专家建议,应促进跨境旅游救援法制化、程序化、制度化。目前,我国已逐渐建立起一套应急响应机制,还应在此基础上形成个人、企业、非政府组织、政府协同合作的中国海外公民紧急救援体系。在与国际救援中心对接同时,通过商业保险形成商业紧急救援机制。LW


延伸阅读

☞ 泰国对普吉沉船事故立案,中方参与调查(附新闻特写)

☞ “低龄化时代”如何撑起留学安全网

长按上图,关注瞭望微信

瞭望新媒体,给你权威的新闻洞察力

总监制 | 王磊

监 制 | 潘燕

编 辑 | 唐朵朵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