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异闻录:清迈怪谈之人皮风筝(胆小慎入)
2018-08-07   Ai泰国邦


清迈,流传着很多远古的传说……

整理丨Ai泰国邦    

来源丨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最近天气好热,真的很难打发时间,如果你也这样那就看看小说解解闷吧!《泰国异闻录》是一本国内出版的小说,讲述了南瓜和月饼二人为完成学业,远赴遥远的泰国留学,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里邂逅了一桩桩诡异故事的经历。



南瓜和月饼为了探寻事件的真相,足迹踏遍泰国全境,更加深入地了解了泰国亘古流传的一个个凄美传说。譬如至今依然让人谈之色变的“鬼妻”娜娜、轰动一时的“旅游大巴空车案”…随着一桩桩诡异故事的展开,南瓜和月饼将面临怎样的险境,这个古老的东方古国,是否能向世人揭下最神秘的面纱?

【01】第一次去泰国

 坐上飞往泰国的飞机,恐高的我清晰地感受到机舱地板把我向上顶,重心却不停向下坠的落差感,不由有些头晕目眩。


伴随着飞机的呼啸声,这架巨大的银鸟终于载着乘客们穿越云层,在距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平稳的向泰国飞去。隔着舷窗,我看到一片片曾经遥不可及的云朵就在身下,突然想到自己正在距离地面万米的高空,如果飞机失事,整个人会被摔得四分五裂,不由打了个冷战,连忙收回思绪。


本来还有一个朋友是和我一起去泰国学习,不过说好了在飞机场见面,但是他却没有来,打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眼看着飞机就要起飞,说不得只好先上了机,心中未免有些失落……


我微微闭目,忐忑的的构思着此次为期一年的泰国学习。这个神秘而又透着浓郁佛教色彩的国家,时尚和落后,财富和贫穷,毒品与人妖其妙的交织在同一个国度,让我不由神往起来,手心甚至都兴奋的有些冒汗。


“第一次去泰国?”坐在我身边的漂亮女孩用不太流利的汉语问道。


上飞机是我就注意到这个不但漂亮,而且透着高贵气质的女孩。古铜色的健康肤色,略有些棕色的长发如同瀑布般垂落在高耸的胸前。一双晶亮的大眼睛镶嵌在俊俏的瓜子脸上,秀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红润的樱桃小嘴,最妙的是笑起来左脸颊还有一枚小小的梨涡,与白瓷般的牙齿相映成辉。


当她坐在我身边时,我心脏竟然不争气得狠命跳动了几下。只是我偷偷瞥见她的眼睛时,却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我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劲。


既然这个女孩主动搭讪,我也不好意思装作没听见,再说我本来也想找机会套近乎来着,于是便忙不迭的点着头。



女孩很热情的笑着:“去泰国哪里?”我觉得脸滚烫,心说这个女孩气场真强,嘴里结结巴巴道:“清迈。”“哦?”女孩眉毛扬了扬,有些兴奋的说道,“正好同路呢,我也是去清迈。”


这种突如其来的巧合让我更是浮想联翩,正搜肠刮肚准备组织几个比较合适的句子,女孩突然又说道:“清迈有许多传说呢,你知道么?”


我被通知去泰国做交流学生后,曾经恶补了许多泰国的知识(说来惭愧,基本都是百度了许多泰国的灵异鬼故事和鬼片做为教材),倒是对泰国的传说也有一些了解,不过女孩这么问,我也没有敢随随便便回答,万一说的不对岂不是很没面子。


女孩看上去谈兴甚浓,兴致勃勃道:“清迈最著名的传说就是人皮风筝的传说。想听么?”


人皮风筝?光听这个名字就让胆子不大的我就脊梁一阵发寒,但是当着女孩面,却又不能露怯,于是便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02】清迈的人皮风筝

以下是女孩的叙述——


清迈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最早称为兰纳。早在13世纪,孟莱王就定都于此,以后长期成为兰纳泰王国的都城。


据说,孟莱王生性变态残暴,用尽一切能够想到的手段折磨虐杀对战俘和犯人。比如用钉子在脑门凿个洞,往里面灌入滚烫的热油;挖下人的眼珠,在血淋淋的眼眶里养上一堆苍蝇蛆;用烧的通红的铁丝传入耳朵,在从另外一边穿出……


(女孩说到这里,我脑补着画面,倒是没觉得特别恐怖,只觉得无比恶心……实在想不出这么漂亮的女孩竟然能这样若无其事的把这些讲出来。)


终于有一天,孟莱王所有的酷刑都尝试遍了,再也没有新鲜花样,于是整天闷闷不乐。暴君身边自然少不了谗官和小人。见到孟莱王因为找不到新的虐杀方法而郁郁寡欢,这些人意识到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便绞尽脑汁想着各种变态的杀人方法。


终于有个叫卡迪的谗官想出了个点子:他做了十个特殊的竹签,放在巨大的桶里。清迈家家户户都要抽签,抽中签的人家要奉献上一个年轻子女,绑在皇宫门前暴晒三天三夜,同时用烈火烘烤。


等到体内的水分和油脂都烤干并且皮肤松弛时,在额头拽起褶皱的皮肤,不停地灌入润滑的松油,把人皮与身体撑开分离,由后脑沿着脊椎用刀划下,整张人皮就能完整的被剥下来。


人皮经过烘焙、脱水、碾平,成了薄薄的一层半透明人皮,再制做成风筝,由抽中签的十家放飞,谁家的风筝飞得最低,那一家就会被用各种酷刑虐杀。


而剥皮、加工、制成风筝的过程,必须由子女的父亲来亲手完成!孟莱王听到这个主意,大呼过瘾,重赏了卡迪,立刻在清迈下了这道命令!



这个命令一颁布,全清迈人民自然怨声哀道,纷纷逃亡,又被追兵追上,拴在马后面生生拖回清迈游街示众,直到被拖得血肉模糊,翻绽的血肉里面裹着黑色的泥土,气绝而亡为止。全国各地也出现了少数的暴动,但是都被孟莱王强大的武力镇压下去,起义的人死法更是惨不忍睹!


武力是最好的信仰!渐渐地,清迈家家户户都接受了这个残酷的法令,只有在心里暗暗对着佛祖祈祷:不要抽中那十个竹签就好!


抽签那天,自然是万家欢乐十家愁,没有抽中的欢天喜地,高高兴兴地回家了。而抽中的那几家,有的当时放声大哭,有的则傻了,有的却疯了似的大笑起来……而最无巧不巧的是,当桶里还剩两根竹签时,第十个竹签还没有出现,当在场的所有人看到剩下来的两人时,不禁都唏嘘起来。


这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孤儿。男的叫拓凯,女的叫秀珠,自幼青梅竹马,拓凯被称为全清迈最英俊的男子,而秀珠是全清迈最美丽的女子!


再过几天,就是他们成亲的日子。许多善良的人不禁为这对情侣潸然落泪!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高台上监督的卡迪,脸上却浮现起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拓凯和秀珠知道两人中必有一人要死,被制成恐怖的人皮风筝,自然相拥而泣。拓凯哭的甚至比秀珠还要凄惨,倒是秀珠要坚强一些,抹了把眼泪,对着拓凯说了句“来生相见!”便要去抽决定生死的那根签。


拓凯猛地拽住了秀珠,抢在秀珠前头抽了签,跑上高台交到卡迪手里。卡迪拿着手里的竹签看了一会儿,宣布拓凯没有抽中,而最后一个要被制作成人皮风筝的,是秀珠!


女孩说到这里,那双幽幽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笑得很灿烂地问道:“知道后面的故事么?”


我被女孩盯得没来由打了个冷战,通体寒冷,只觉得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在飞机上听到这么虐心的故事显然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偏偏这个传说让我听得又很入迷,听到女孩这么问,我认真想了想:“他们殉情了?”


“没有!”女孩的声音空洞而悲伤,“拓凯娶了卡迪的女儿?”

“什么?”我失声说道。听到这里,我曾设想了无数个结局,唯独没有想到真正的结局竟然会是这样的!

“没想到吧?”女孩轻轻叹息道,“卡迪的女儿,是一个怪胎!”


【03】蛊书里的蛊术

 以下是女孩的叙述——


卡迪的妻子是他的表妹,他们生下的女儿,据说在出生时就把接生婆吓疯了。谁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但是据后来仆人说,那个女孩生下来的时候,有一只眼睛,就被额头上多长出来的一块红紫色的肉坨遮挡住了。


她下巴尖的异常,而且只有半边脑袋,后脑像被刀削似的整整齐齐平着长下来,左手臂与躯干被一层薄膜紧紧粘着,双腿像海豚下面一样是个圆滚滚的肉条,全身长满了细细碎碎的鳞片,活脱脱像一条变种的蛇。


卡迪当时大怒,就想把这个怪胎杀掉!可是毕竟是母亲心头掉下来的肉,妻子苦苦哀求,说既然是佛祖让她降生到这里,就有她的道理。


于是那个女孩像狗一样被关在屋子里,不能见人,每天只有母亲给她送饭,她只能隔着窗户看着兰纳城明媚的天空。


母爱固然伟大,可是也在不经意间,会对女孩子流露出厌恶的表情,这一切都深深刺伤了她!但是这个女孩却有着黄莺般的歌喉,异常聪明的头脑,然而常年被鄙视和嘲笑以及幽闭的环境,让她也拥有了比蛇蝎还恶毒的心肠!


在那间幽暗潮湿,长满绿苔的屋子里,经常出现毒蛇、蜘蛛、蜈蚣、蟾蜍这样的毒虫。有的时候肚子饿了,她会象蛇一样在屋子里爬来爬去,抓这些毒虫吃。直到有一次,为了抓一只老鼠,她从墙洞里发现一本残旧的书。那本书上没有字,全是些稀奇古怪的图画,而聪慧的她竟然通过图画看懂了这本书的意义!


这是一本蛊书!

直到有一天,当她隔着窗户看到了英俊的拓凯和美丽的秀珠给馋官家里送玫瑰时,她被拓凯深深地迷住了,也疯狂地嫉妒着秀珠!


于是,她想到了蛊书里的一种蛊术!于是,便有了“人皮风筝”的献计!


竹签做了手脚,最后两根签,都是特殊签。当拓凯抽中了特殊签冲上高台时,爱情终于被恐惧和求生欲望击溃,当卡迪悄悄对他说可以活下来,只是要牺牲秀珠娶他女儿时,他犹豫着答应了!


人皮风筝残忍的制作过程,也只是蛊术的一个步骤!


当人皮风筝放飞之后,吸取了太阳的阳气,就可以完成这个蛊术最后的程序——换皮!另外九户人家的子女和飞得最低的全家,只是一个骗局的牺牲品。


秀珠的皮是拓凯亲手剥下来的,据说拓凯剥皮时很悲伤,垂死的秀珠勉强睁着一双美丽的眼睛对拓凯说:“来生再见!”时,拓凯含着泪答应了!而那天,几乎所有子女剥皮的父亲都疯掉了,唯独拓凯冷静的有些残酷!


他的心,已经被求生的欲望变得邪恶残忍了。

风筝放飞结束,那张人皮风筝被送进了府邸。


换皮的过程不得而知,但是当拓凯看到卡迪的女儿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听说过未婚妻是个怪胎,本来心中充满了恐惧,但是当看到和秀珠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他面前时,又闻到了奇异的香味,不由心神荡漾,完全被迷住了!


他不知道的是,卡迪女儿用了尸油制作的迷情香水,可以让心仪的男子完全陶醉,哪怕面前是一直母猪,也会毫不犹豫的疯狂爱上。


而那些尸油,是从烈火烘烤的十个人身上提炼的!

女孩说到这里,端起一杯清水润了润嘴唇。我则听得心中万般滋味,不知道说什么好。


【04】繁华官邸化成灰

 成亲那天,卡迪家里祝贺的人络绎不绝,当来贺亲的人看到新娘与秀珠一模一样时,都惊讶不已,但是很快注意力都被满桌异香扑鼻的各类菜式吸引了。而拓凯只是痴痴迷迷的看着新婚妻子发呆。


谁也没有注意到,新娘虽然笑容如花,眼神中却透着深深的悲伤和凄厉的怨气。宴席上一位德高望重的僧侣,双手合十,眼观鼻,鼻观心。泰国是佛教之国,对僧侣异常尊重,这位僧侣面前桌子上的珍馐佳肴更是数不胜数,可是僧侣却完全没有动过一筷子。


宴席进行到一半,当新娘新郎来到僧侣这桌敬酒时,僧侣深深的看着新娘,把那一杯素酒倒在地上,仰天长笑而去,只留下了一句话:“劫是劫,报是报,人皮裹蛇心,患难无真情!”


正在围着佳肴饕鬄的贺客们没有在意僧侣说什么,只是甩着腮帮子吃的满嘴油光。


僧侣的徒弟紧跟着师父出了门,走了很远才询问为什么,僧侣长叹一声:“你总是贪这口舌之欲,殊不知已经中了邪蛊!还要你跟随我多年,倒不像那些凡夫俗子,只为六欲而活。”


徒弟大惊,僧侣从怀中掏出一小节竹筒,拔开塞子,从里面爬出一条翠绿色的小蛇。僧侣突然捏住徒弟的嘴,把那条小蛇塞了进去!


徒弟连反应都没来得及,那条蛇已经顺着他的喉咙钻进了食道!过不多时,徒弟满面痛苦,翻滚在地上抽搐着,忍不住“哇”的呕吐出来!而他吐出的沾满粘液的东西,竟然不是刚才吃下的美味佳肴,而是一只只癞蛤蟆、蜘蛛、蜈蚣这样的虫子……



僧侣悲哀的看着远处府邸:“人皮换体,尸油制香水,再用蛊虫制饭,把所有人的心神迷惑,这种凶煞之草鬼术,已经许多年没有出现了,不知道她是怎么掌握的!但是又不懂得祛除人皮和尸油里怨魂,不出一刻钟,必然会被厉鬼反噬。”


徒弟大惊,擦着嘴唇,刚想询问,看到地上的毒虫又忍不住呕吐起来。僧侣掐着手指算到:“已经晚了,厉鬼已经成形,凶煞之气再也拦不住了!”


话音刚落,徒弟看到府邸上空飞起数条白色的阴魂,纠缠在一起,竟然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厉鬼,依稀是秀珠的样子!那只厉鬼森森的望着院落,双手向上举起,凄厉的女人惨叫响彻夜空,一张血淋淋的人皮从院落飞起,像一具风筝飘在空中!


厉鬼发出“嚯嚯”的怪笑,空洞的眼睛冷冷注视着院落,院落传来了各种各样的惊呼惨叫。那张滴着鲜血的人皮风筝就像是有生命一般,不停地在空中院落来回窜梭,每次落下,都会传来更凄厉的惨叫和更多的惊呼!


僧侣已经入定,嘴里不停地念着奇怪的咒语。徒弟远远望去,从府邸大开的府门里看去,那张人皮在人群中不停地覆盖着惊慌失措的人们。


每覆盖到一个人,就把这个人紧紧包裹住,随着“嘶啦”一声响,人皮脱离时,那个人就像是被活剥了人皮,只剩下红色的肌肉和青色的血管蚯蚓般附在身体上,挣扎着跑几步,摇摇晃晃的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着,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更多的人像疯了般涌向府门,奇怪的是大开的府门却像是被有形的东西阻挡住了,明明没有什么东西,可是逃窜的人就是出不去!徒弟定睛看去,才看到有几只厉鬼幽幽的站在门口,阻挡着逃窜的人们!


不多时,几乎所有人都变成了血尸,都整个府邸成了充满血腥味的修罗地狱,被剥皮的尸体浸泡在混着泥土凝结成豆腐状的血浆里,颤颤巍巍的漾动着!



只有一个人,傻子般坐在血泊中,痴痴呆呆地看着无比恐怖的一切。


他是拓凯!

那张人皮风筝,轻轻飘到他的面前,落到他的手中,“嘤嘤”的哭着,空中的厉鬼竟然发出声幽幽的叹息。


“秀珠,我错了!”拓凯捧着人皮,喃喃低语道。

空中的厉鬼消失了,那张人皮从拓凯手里飘起,落在地上,变成赤裸的秀珠模样,乌黑的长发覆盖着秀挺的双峰,浑圆的臀部在月光下闪烁着耀眼的白。


“现在知道错了还有用么?”人皮秀珠轻叹着,托起了拓凯的下巴,轻轻吻着他,“你还爱我么?”


拓凯浑身一震,痴迷的盯着人皮秀珠的身体:“爱!”

“哈哈!”秀珠的声音忽然变得凄厉,“爱?你有资格和我说爱么?既然爱,就变成我吧!”

话音刚落,人皮秀珠从前额开始裂开,又重新变成一张薄薄的人皮,覆盖在拓凯身上!


徒弟目瞪口呆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僧侣依旧不停地念着咒语。拓凯已经完全变成秀珠的样子,神色茫然的踩着尸体和血泊,从院中走出,路过僧侣身边时,双手合十:“谢谢大师!”


僧侣突然圆睁双目,厉声喝道:“这是劫数!我无力阻止,望以后好自为之!”

变成秀珠的拓凯消失在夜色中,僧侣向院子内走去,对徒弟说道:“随我清障去吧!”


一个时辰之后,曾经繁华的官邸化作一汪大火,映红了半边夜空!在火光蔓延的边缘,师徒两个僧侣并肩向黑夜中走着。


“师父,我看见好像有个蛇一样的尸体。”

“嗯!”

“师父,这到底是什么邪术,竟然这么厉害!”

“不可知的东西不知为好,何须纠结。”


“哦。”徒弟再没有发问,只是假装收拾衣服,落后了师父几步远,把一本残破的沾着血迹的书卷成团塞到绑腿里面。


【05】真实还是梦境?


 说到这里,女孩久久没有说话,我听得意犹未尽,想到传说故事里面的情节,既毛骨悚然又觉得无比真实,忍不住问道:“到这里就结束了么?那个变成秀珠的拓凯呢?那个蛇人是怎么回事?什么是草鬼?徒弟往绑腿里面塞的书是不是馋官女儿从墙洞里翻出的书?”


女孩看着舷窗外面的白色云朵,声音变得很沙哑:“拓凯变成秀珠后,游走于世界各地,谁也不知道他已经是被人皮包裹的尸体,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寻找什么。”



女孩说完这句话,伸了个懒腰,我好像听到了轻微的布帛撕裂声。女孩又整理了一下头发,起身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我闭上眼睛,回忆着传说的每个细节,不知不觉间,竟然睡了过去。


飞机轻轻一晃,我猛然惊醒,空中小姐正在用和蔼的声音说道:“各位乘客,飞机即将降落于泰国曼谷国际机场,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飞机下落时会对您造成短暂的不适感,请您保持轻松,深呼吸……”


我连忙记着安全带,这才发现身边坐着女孩的地方空空如也,我清晰地记得她去了洗手间,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回来?!


我连忙按下了呼铃按钮,空中小姐走了过来,对我半鞠躬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我轻声问道:“请问刚才坐我旁边的那个女孩去哪里了?”

空中小姐疑惑的看着我,脸上闪过一丝惊恐:“先生,从上飞机的时候您身边就没有人啊!”


我心里一惊:“什么?怎么可能!”

坐在周遭的乘客听到了我和空中小姐的对话,像看见鬼看着我,从他们的眼中,我读出了“我身边确实没有人”的讯息。


我刚才看到的那个女孩是谁?难道是鬼?她讲的这个传说是什么意思?我刚才真的遇见鬼了还是幻觉?



纷乱的思绪和莫明的恐惧不停撞击着我的脑神经,让大脑刺痛起来。空中小姐关切的问道:“先生你没事吧?有什么不舒服么?”

我连忙摆摆手,尴尬地笑道:“不好意思,刚才睡着了做了个梦,现在还有些迷糊。”


“先生,在飞机上经常有乘客会出现精神错觉,常出现在恐高症和幽闭环境恐惧症患者群。您转移注意力,放松精神就好。”空中小姐的话让我踏实了不少。


“其实您身边这个座位本来是有位先生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登机呢。”空中小姐笑着说道,“我记得那位先生好像叫拓凯。听名字应该是个泰国人。”


拓凯!一阵彻骨的凉意从心里慢慢散发,冰冻了我的血液和身体。我扭动着脖子,发出“咯咯”的声响,望向身边那张空空如也的座椅,仿佛看见一道白色的鬼魂坐在那里,慢慢拨弄着手里枯黄色的人皮。


我越想越害怕,连忙把视线转移到窗外,飞机已经穿过云层,曼谷的高楼大厦就像多米诺骨牌似的罗列着,好像一推就能依次碰倒。


晴朗的天气,绿树成荫的曼谷,秀丽的景色让我轻松了许多,我甚至也相信自己刚才是因为恐高产生了错觉,也许只是一个梦,一个太真实的梦。


天空中忽然飘过一个东西,在舷窗前一闪而过,又被一阵风吹了回来。我仔细看去——空中,飘着一张枯黄的人皮风筝……


这个小说的第一部分就是这些了,还想看的后续话请在文章底部留言告诉我们吧!小编会在之后看情况给大家阅读资源。


榴莲控必吃:7家泰国最棒的榴莲甜品店!KFC的榴莲冰淇淋弱爆了~

悲情7月:泰国流失66万客源、损失370亿!这次国人用脚投票

血染泰国街头!拒绝大叔求爱,20岁美貌舞女遭当街行刑式处决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