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车蜀路 | 错走的那500多公里,收获一枚“归来仍是‘少年’”
2018-07-21   蜀锦传媒

梦寐以求的新疆之行已经结束一个月了,迟迟没有提笔写下一字半句,不是因为不知所云,而是不舍从这场美梦中醒来。

我一直以为,梦想和初心是一对好朋友,所有的梦想都源自于初心,那是一种生来的追求,是一种原始的本能。就像我对于新疆的执念。

曾听人说过,不到新疆不知祖国有多大,不到新疆不知风景为何物。看过了西藏内蒙雄伟辽阔的壮美,品味了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秀美,领略了七彩云南多彩贵州独具特色的绝美。于是,兼具上述三种美的新疆就成了多年萦绕在心头的一份执念。

对于一个常年以飞机为主要交通工具、以出差为生活常态的人来说,收获的利弊是同样多的,好处在于比身边大多数的人更早的实现了踏遍祖国河山的愿望;坏处在于总是在赶路,却没能感受路。因此,一旦有机会让我自己选择,我一定更倾向于自驾的方式去游历祖国的名山大川。

我是幸运的,赶上了这次广汽本田新疆圆梦之旅,用最喜爱的方式去到最想去的地方。是的,我真的圆梦了。

在我的记忆中有一句动人的话,“我的意中人有一天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我从未见过七彩祥云,但那就是我想象中最最美好的东西。

从仅次于呼伦贝尔的国内第二大的草原巴音布鲁克,到伊犁河谷东端的那拉提;从“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赛里木湖,到中国最美雅丹乌尔禾魔鬼城;从国门霍尔果斯,到著名的油田城市克拉玛依。

在新疆的每一天,我都活在七彩祥云里。

不忍因拙劣的文字而破坏了回忆的美感,我更愿意这些美丽的名字和画面就永远像当时与它们见面时那样留在自己的脑海里。

等等,我想说的其实是,初心。

或许总要要经历一些“意外”才能让美好来得更加深刻,这次圆梦之旅的第一关就是“意外”比“明天”来得更早。

原计划从乌鲁木齐出发沿着著名的独库公路经独山子到达那拉提,故事的开头本应是这样。当我们抵达乌鲁木齐时,独山子路段因塌方封闭....what?这意味着第一天的行程就不得不被迫调整。真的是猜对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

这里插播一个知识点:新疆的“疆”这一汉字,“弓”字表示新疆边界线之长,达5000多公里,占全国边界线的四分之一,跟八个国家接壤;“土”为疆土面积之辽阔,区域面积达166万平方公里,占全国面积的六分之一,为我国最大的省级行政区;三条杠代表新疆境内东西走向的三座山脉:南昆仑山,中天山,北阿尔泰山;两个“田”代表山脉间的两个盆地: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

我反正是信了。

因此,被迫调整行程的结果就是不得不小小的绕行一下,不多,就500公里。不要着急送出一首《凉凉》,因为多亏了这500公里,让我收获了额外的惊喜,那就是一路陪伴的雅阁混动。

自驾于我而言,除了带上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更需要一位可以保驾护航的伙伴,因此我对车辆向来挑剔。轿车,呵呵,从来不在考虑范围内,尤其是将轿车作为车队的头车,呵呵,更是不在我的认知体系中。

在辽阔得行驶数小时都看不见路之尽头的地方,眼前的景色像是慢镜头播放,一眼就能看出去上百公里。要不是对讲机里不时有后方车队要求速度慢一点,真的不觉得自己面前的仪表盘数字已经轻轻松松接近180km/h。加速之迅猛、操控之轻巧,这一点真是值得称赞的,毕竟载满4位体型大只的成人以及4个拉杆箱的车身并不算轻盈。

这里就要再说说空间了,除了尾厢空间足以满足4人出游的行李装载外,车内空间也令人惊喜。坐副驾最尴尬的就是有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即便是SUV也经常会遇到这样的窘境,而这一路除了开车,我几乎都坐在副驾位置。

雅阁的座椅实在太舒服,腰部支撑和包裹性是我们能战胜每天数百公里驾乘带来的疲惫感最有力的保障;将座椅调至几乎半躺的程度,再悄悄回头看后排的同伴,仍旧四仰八叉的熟睡着,很好,我也可以安枕了。

眼前的景色依然极富层次地、慢动作似的倒退着,几百公里过后,液晶仪表盘显示的续航里程还有780km。这是雅阁混动令我着迷的第三个原因,永远不用担心油耗的问题,即便要长途奔袭上千公里没有一个加油站,我们也依然淡定。

绕行的500公里,从戈壁、沙漠到高山、草原,从马场、羊群到雄鹰、骆驼,许多我们不曾计划过的遇见,和许多我们不曾预料到的感动瞬间。这一切,这不就是我梦寐以求的新疆吗?不就是我们此行的初心吗?在达到巴音布鲁克的那一刻,握着手中的方向盘,心中无比释然。

这一场圆梦之旅,终究是初心得以实现。

突然想到一句话: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以此结尾吧。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