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头:联合国难民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大象文摘
2018-05-04   大象公会
本文由公众号「布鲁科夫」(ID:bulukov1989)授权转载,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关注。



撰文 / 科夫



今天黑镜头栏目的主题是:


泰国


但故事却无关于泰拳、人妖和毒品,而是大家在题图里看到的那群人,他们也不是泰国人,而是身处泰国边境难民营的柬埔寨人。


泰国是一个有神奇近代史的国家,虽然军事政变频繁,但好像每次都是军民一家亲,其乐融融就把事给办了。二次大战,世界各地打的是血流成河,唯独泰国这边是另一番光景,据说泰国是太平洋战场上唯一一个既没有被日本也没有被美国轰炸的国家。六十七年代,席卷东南亚的红色革命绞肉机,好像也没对泰国造成什么影响。


这些经历都不得不让人佩服泰国王室和精英阶层的智慧非凡。可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国家,发生了在联合国难民史上最骇人听闻的一件事。


1、


故事还得从泰柬边境的一块古迹说起。1953年,柬埔寨获得独立,之前没有人在意的吴哥文明的边缘寺庙——柏威夏寺一下子成了热点地区。这个寺庙在法属印度支那和泰国划定边界的时候被偷偷划到了法国一边,在殖民地时代,泰国当然不在意也没多说什么。


*如同当时的中国一样,详细的边界概念本来对于泰国人来讲就十分模糊,更别说地图测绘了,所以这个划界的过程顺理成章就由法国人一手操办。


可是到殖民者退出时,这片寺庙随即变成了塑造“民族历史记忆”的重要场所,泰国和柬埔寨都声称对此地拥有主权。为此双方先是口诛笔伐,大打口水仗,最后把事闹到了海牙国际法庭。



国际法庭判柬埔寨胜诉,但却把寺庙周边的土地判给了泰国,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景象,一块柬埔寨的飞地出现在泰国国土上。


而且,说它是飞地一点也不为过,柏威夏寺所在的地形比较特殊。从泰国这边上去只是个小山坡,而在柬埔寨这边则是个高度有五六百米的大悬崖。




这个悬崖就是罪恶发生的地点。


2、


1970年,柬埔寨军队司令朗诺发动政变,“老朋友”西哈努克被迫流亡北京。朗诺上台之后随即修复了与泰国的关系,但是没过多久,红色高棉崛起,柬埔寨大规模的内战爆发。


此时虽然柬埔寨国内动荡,但是由于红色高棉的控制力较强,并没有出现柬埔寨难民大规模涌入泰国的状况。1975年,政府军最后一直部队在柏威夏寺附近向红色高棉投降(历史的轮回:1998年红色高棉也是在这块地方向政府军投降的)


时间来到1978年底,越南在苏联的支持下大规模入侵柬埔寨,短短几个月就控制了柬埔寨首都,扶持了傀儡政权。此时出现了各方都没有想到的局面,大批柬埔寨人越过泰柬边境的密林,逃入泰国境内。泰国边境一侧一下子就建立起了多个庞大的难民营。



越过边境的柬埔寨人



一望无际的难民营



1979年刚刚到达难民营的妇女和孩子



在难民营里等待分发食物和水的柬埔寨人,1979



难民营里的年轻妈妈和她的孩子


3、


1979年6月12日,泰国军政府突然通知曼谷的各国使馆,泰国要驱逐一批难民,各个使馆被允许收留1200人,其余的将全部遣返柬埔寨。美、法、澳等国的外交官匆匆赶到难民营带走了一批人,其他的则全部不知所踪。


后来才知道,这些人全部被泰国军方带走了。1979年7月12日,泰国军队将大约4.2万名柬难民驱逐到柏威夏寺的悬崖边上,强迫他们走下五百多米高的悬崖峭壁离开泰国,由于人数众多加上地形险要,摔死在悬崖下的不计其数。更可怕的是,悬崖下方的森林里密布了柬埔寨政府军、红色高棉和越南的地雷。


后来根据联合国的统计,这次事件直接造成了三千多人丧生,另外有七千人下落不明,考虑到地雷的威力,这七千人的命运可想而知。


可惜的是这次泰国军方的罪恶行动是秘密进行的,除了一个美国外交官在路边看到了使往柏威夏寺的车队,几乎找不到任何影像资料。


4、


被驱逐的柬埔寨人固然是命运悲惨,可是留下的那些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常常是饥一顿饱一顿,年轻妇女还要担心会不会被看守的泰国军人卖去当性奴。


巧的是,我在找资料的过程中居然发现了1979年12月的一张《人民日报》上也刊载了一篇报道泰国柬埔寨难民营的文章,里面详细的描写了柬埔寨难民的惨状:


萨缴难民中心现在收容了三万多柬埔寨难民。这里原是一片荒野,泰国方面为了难民的安全,特意在这里建立临时收容中心,十一月七日,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已近中午,烈日炎炎,气温高达三十多度。


走进难民中心,立即感到一股强烈的难闻的气味迎面扑来。大部分难民躲在用尼龙布搭起来的棚子里,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下;许多人(包括妇女、儿童)则顶着烈日排队领取饮水和食品。难民们大都穿着黑色布衣,破烂脏污,个个面容憔悴,眼窝深陷,神情呆滞;有些儿童更是瘦得皮包骨头,看上去令人心酸。由于饥饿、颠沛流离和长期露宿野外,他们都严重营养不良,许多人患有肺结核、痢疾、恶性疟疾和其他疾病。


下面的一组图片则是来自摄影师JAY MATHER的个人网站,几张照片都是80年代初在柬埔寨难民营里拍摄的,难民们所处的状况好像和《人民日报》描述的差不多。








柬埔寨难民这事虽然在国际上影响很小,但却在泰柬两国之间留下了永远的伤痕,也许柬埔寨内战更残酷,也许越南侵略者更残忍,可是很多柬埔寨人却仇恨泰国人超过越南人。两国的极端民族主义势力也往往借题发挥,战火一点就着,前几年因为柏威夏寺这块地方,两国之间又大打出手。


历史总是这样,在残酷和更残酷的漩涡中打转,我想也正是因为如此,前段时间《血战钢锯岭》中的故事才会感动这么多人。




大象文摘是我们的新栏目。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我们也随时欢迎您的参与,留言向我们推荐您读到的低调好文。


本文由公众号「布鲁科夫」(ID:bulukov1989)授权转载,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关注。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