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德勒之魂
2018-08-10   IDEAT理想家


设计师帕米拉·尚希里(Pamela Shamshiri)正以外科医生般的精确辅以独特的创意修复着建筑师鲁道夫·麦克·辛德勒(Rudolf Michael Schindler)于1947 年设计的别墅。她与孩子们生活在这里,并力图保护建筑遗产并致敬传统。




 帕米拉· 尚希里在厅里旁边是她多年前买到的 Pierre Chareau 于 1924 年制作的 Nun灯。女设计师承认人们对她的看法极端,要么爱要么恨。


帕米拉· 尚希里因其室内和室外设计改造的才能赢得了在世界各地高端客户圈里的口碑。2008 年,她开始保护性修复现代派建筑师鲁道夫· 麦克· 辛德勒于 1947年设计的别墅。为使这里成为她的住宅,她花了八年的时间。



 先锋派现代主义大师鲁道夫· 麦克· 辛德勒设计的这座建筑坐落在加利福尼亚式花园中,仙人掌科的多种植物并不需要太多的雨水。设计师优先考虑的是房屋对这处茂盛自然的开放以使住客与之情感相通。


她说:“我早就知道这里不适合作为‘生活’场所,但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就像这扇融入绿色景致的窗户,这座令人惊艳的建筑内陈设着女主人精心挑选的家具、物件和艺术品,显示着她超凡的设计水准。“刚开始的时候,我就当鲁道夫· 辛德勒活在我们中间,我一直在问自己,如果他是我会怎么做?他会赞同我的选择吗?”这个项目变成了帕米拉· 尚希里的执念。


桌子和红色椅子,Michael Boyd 的

作品。Pierre Chareau 的灯具作品Nun。



Jean Prouvé(Vitra 品牌)的 Standard 系列座椅作品环绕着帕米拉所称为“尚希里版桌子和椅子”。



辛德勒是位极具想象力的建筑艺术大师,但他的设计原则并不符合普通家庭的生活所需。为了寻求两者之间的平衡,帕米拉· 尚希里经常在尊重原作精神还是做些冲突性处理之间摇摆。“有那么几年我非常迷惘,都没法去布置家具。


”空间的布局是那么的另类,“我得试过四十把椅子才能找到一把合适的。我面对的是位非常独特的设计师,他的观点非常明确,所以必须得到尊重。但同时又得改造得让我们、孩子们和狗可以生活其中,日常生活中的一切都得容纳进来。实在头痛。”作品完美呈现了建筑师的努力,没有一样东西是被随意处理的,所有物品独具个性。



 原本的吧台已经失踪了,帕米拉根据图纸和照片做了个一模一样的(甚至连光滑的台面都还原了,因为辛德勒希望能映射出窗外的树)。最初的设计是一张可以收入墙橱内的折叠桌,配有毛毡底垫的支柱,这是唯一为吃饭预留的地方。“因为找到了草图,我们得以复原辛德勒设计的座椅,真品目前陈列在洛杉矶艺术博物馆。我们这版填料更多,也更舒适。


著名英国建筑评论家 Peter Reyner Banham 曾说过,辛德勒在构思其作品的时候,“似乎这世界的任何其他别墅都不存在”。辛德勒重构了建筑的形式和功能,从而颠覆了传统的家族生活方式。在其职业生涯的初期,辛德勒曾考察过印地安人修建的洞穴居所。帕米拉·尚希里揣测辛德勒是不是从中汲取了灵感,从而设计一处洞穴,“可以欣赏对面或高于自己的自然美景”。这一观点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别墅的主要空间明显围绕着与地面齐平的壁炉呈几何状态展开,而砖头“地毯”又为什么呈现开裂的纹理,就像地穴一样。



 整个厅都根据原图纸和照片复原了。不对称的长沙发可以令坐着的人不必扭身就可以相互看到对方。


辛德勒没有为餐厅留位置,因为他希望人们可以围着火堆边吃饭边交流。他还设计了不对称的符合人体工效的沙发、小餐具桌,以及其他所有可以反映其观点的家具。如同所有建筑设计先驱一样,他要挑战人们的居住习惯。帕米拉· 尚希里震惊于他“在一座房子的设计中倾注了这么多的思考和激情”。



 这个空间被改为吃饭的地方,Alma Allen 的雕刻椅围绕着餐桌。吊灯是Poul Henningsen 的作品 The Plate(Louis Poulsen 品牌)。


“新”别墅


帕米拉· 尚希里成长于 1970 年代自由主义时期的伊朗。从小,她父亲的七层楼的家具商店是她和兄弟的游乐场,“每层都布置精美。我父亲热爱意大利设计,特别是 Achi l le Castigl ioni、Gio Ponti 以及 Joe Colombo。而我深受童年时光的影响。”她父母的几位朋友所居住的别墅就是 Gio Ponti 设计的,他把所有活都干了:从盘子、餐具、织物到家具设计。帕米拉· 尚希里称:“这对我冲击很大。我被征服了,一位设计师居然能无所不在,有如此全面的视野。”


Vico Magistretti 的作品 Akaari(Oluce 品牌)吊灯悬在Alma Allen 的矮桌和一张 1940 年代的摩洛哥老地毯上方。三臂落地灯Serge Mouille 1953 年的作品。

帕米拉在修复过程中对某些细节的设计也从其他建筑师的作品中获取了灵感。厨房通风管延续金属材质,是与厅里的壁炉的呼应。


若干年之后,帕米拉· 尚希里在洛杉矶和她的兄弟 Ramin 及 Roman Alonso、Steven Johanknecht 一起合开了“ 公社设计事务所”(Commune)。他们对建筑的内容及生活方式的重新思考得到了人们的认可。


之后帕米拉· 尚希里又和她的兄弟一起创立了“尚希里工作室”(Studio Shamshiri)。“对我们来说,设计就像朋友、吃饭、旅行一样,是家庭生活的组成部分……在我们这里,建筑设计、室内装饰、绘图之间没有高下等级之分。不过是不同的领域而已。我们看重的是故事的意义,因为电影对我和兄弟的影响很大。我喜欢把室内空间当成一组图画,讲述着建筑作品的故事,一处地点,一种个性,一个时代,所有这些元素相互支撑。”



 金边大镜子从视觉上增宽了玄关,突出了漂亮的原木地板。墙上粉刷的是Flügger 磨砂涂料,营造更加亲密的氛围。Goldie de Raumgestalt 的白炽灯泡进一步加强了这种温暖的气氛。


2008 年,重游这座由鲁道夫· 辛德勒设计的 Richard Lechner House 她决心买下它。“当时我并没有特别想找一处20世纪50年代的别墅,我所看重的是它内外融合的氛围,并且我希望是在丘陵地带。”此前,这座建筑已八易其主,历经六十年“改善”令原作风貌荡然无存。石膏包裹着原来的壁炉,胶合板覆盖了所有的墙体。原有吊顶天花板的魅力掩盖在十六层油漆之下,建筑师亲手设计的家具也不见了踪影。



■ Piet Hein Eek 的桌子和椅子,Jørn Utzon 的吊灯,Commune for Decorative Carpets 的地毯。帕米拉解释道:“我在买这处房子之前就买了这张桌子。其作者是最早使用回收材料的人之一。他从垃圾中设计出高端产品应该会讨辛德勒的喜欢吧。”远景是室外空间,也放置了家具。


帕米拉· 尚希里回忆道:“真的很伤感。别墅失去了灵魂。”幸亏还有当时的图片以及从圣塔巴巴拉(Santa Barbara)档案馆找回的资料,她毫不动摇地坚持了八年,仿佛从辛德勒的灵魂中汲取了能量,如今终于可以入住了。“


卧室,形同蚕茧,以木材和自然材料为主。

浴室是最后完工的单元,因而成为帕米拉的最爱……日式浴盆,扁柏木材质。顶部是 Atelier de Troupe 灯具。

辛德勒是那种根据自己想象建造建筑的设计师,所以有很多图纸与照片不一样。我得把所有能搜集到的东西拿到手后才能做出最好的决定。”有时候她还能从胶合板背后发现一些辛德勒留下的笔记和草图,记录着他如何解决几何问题和设计难题的方法。她试着去贯彻辛德勒的美学观,以现代的方式忠实地修复这座建筑。



“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去珍惜、赞美洛杉矶的建筑遗产,并在里面居住。我反对博物馆化,我们要做的是证明一座好的历史建筑物是可以用于居住并适应现代化世界的。”


Rudolph Michael Schindler


鲁道夫·麦克·辛德勒(Rudolf Michael Schindler是一位出生于奥地利的美国建筑师,其最重要的作品是在二十世纪早期到二十世纪中期在洛杉矶建造的。虽然他与一些最重要的从业者一起工作和训练,但他经常与现代建筑运动的边缘联系在一起。 然而,他创造性地使用复杂的三维形式,温暖的材料和引人注目的色彩,以及他在紧张的预算范围内成功工作的能力,使他成为二十世纪早期建筑的真正小牛之一。 



>> 滑动查看Studio Shamshiri 工作室更多设计作品 <<



 用设计向经典致敬 

 →Jeremy Callaghan

特约摄影 → Gaëlle Le Boulicaut

编辑 →Tyra、Nikki




大自然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家具


品牌与设计师的协商就像一场你来我往的乒乓球比赛


 Join Us 

一键关注,获取更多智慧生活灵感!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