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上创造一个天堂是设计师的任务”
2018-05-04   WeLens


一提起北欧,人们的印象里简单、注重实用是它们的一大特点。线条简约,没有大红大紫的色彩配置,一眼看上去,有一种来自人内心的温暖。不只是表面好看,人在其中也很少有任何精神负担,给人一种轻松自在的享受。



上面室内空间,是北欧设计风格的奠基人,建筑设计师阿尔瓦尔·阿尔托的工作室。他是现代派建筑倡导者之一、人情化建筑的提倡者、“北欧现代主义之父”。





他出生于1898年,当时,整个世界正处于一个极具变化的时期,苏联诞生,芬兰独立,他从建筑学院毕业后,开始在欧洲旅行考察。当时,肺结核在芬兰流行,人的生命,人的生活在建筑设计中的地位突然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重要地位


1929年,阿尔托在一次建筑设计竞赛中优胜,获得了帕米欧结核病疗养院的设计权。1933年,他设计的疗养院建成。在这个建筑中,一切都围绕病人的切身感受去设计,每一个细部的处理都从病人的生活出发


帕米欧结核病疗养院内景


这座将近百年前的现代主义建筑,如今看似普通,但却从细微处散发着设计的人性化魅力。下面来详细看看:



室内颜色

Colour


疗养院室内以淡雅的蓝、黄、白色为主,目的是给病人带去轻松愉悦的疗养气氛。考虑到不少病人需要长期卧床,房间的天花板特意设计成明度较低的蓝色,降低人们在疗养中的压抑感觉。阿尔托将这种颜色名理解为“天空的颜色”,试图将外界的自然元素引入室内。




无声洗手盆

Washbasin



在疗养院的双人病房内,阿尔托设计了两个洗手池。兼顾卫生的同时,这个洗手池本身的设计也很有讲究。




为了防止水流溅到池面产生声响,影响室友,池壁靠近水龙头那面略微倾斜。水流溅到上面时会缓缓流入池底,从而避免室内病人间的相互影响。



 柜子 

Closet



病房的柜子固定在墙壁上,边角被设计成圆角。柜门和墙壁自成一体,增加了室内的活动空间,同时避免了使用者碰到柜角。柜子底部架空,也便于日后的清理。





 灯具 

 Lights 



更值得一提的是室内的照明用具,这些往往被普通室内设计师忽略的地方,阿尔托考虑非常周全,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下图中,天花板上的灯具被设计在一个金色遮光罩里,灯面向地面的颜色为乳白色,这样避免光线直接照向人眼造成不适,为室内提供更加柔和的光线。



在病房内的天花板上,有些灯具周围被涂成浅色,这样反射后的灯光会更柔和。




 楼梯 

 Stairs 



楼梯扶手背后以及室内的一些拐角处被涂成浅灰色。这些地方往往是病人们触碰最多的地方,颜色的区分可以让扶手更容易识别,另外,灰色和光滑的材质表面更耐脏,更容易清理。


                                                                                           



帕米欧椅

 Paimio Chair 



帕米欧椅,是阿尔托设计的最著名的家具之一。它的名字取自这座疗养院的名字。椅背和椅座由一整张桦木胶合板弯曲而成,椅腿和扶手也用了同样的材质,流畅柔和的曲线可以让久坐的病人呼吸更顺畅,更深入,坐卧感觉更加轻松自在。



当时在欧洲,钢等新材料迅速发展,它们可以弯曲成任意造型的特性受到人们的青睐,但是考虑到冰冷的金属材料会让病人感觉到不舒服,阿尔托便想办法让木材也能弯曲成需要的造型,于是便有了帕米欧椅。



阿尔托的设计理念,离不开他的功能主义设计哲学。每一个设计都将“人的需要”贯穿始终,摒弃了在他那个时代的装饰主义设计风格,在设计中不添加超出人们使用范围的过度装饰和功能,简单,实用,没有任何使用上的心理负担。


他曾说:“在地球上创造一个天堂才是一个设计师的任务。



上面是阿尔托的另一件著名设计——三腿圆凳 Stool 60


这把椅子外观看似简单,但材料只用芬兰的桦木。原本只是一件设计试验品,连名字都没有起,因为在中途,阿尔托在进行不断的调整和修改,花了五年的时间才推出,被后来诸多家具品牌效仿。




在这把椅子的包装盒上还写着一句话:“一把椅子就够了”(One Chair Is Enough),正总结了阿尔托设计风格中展示出的实用主义精神。


阿尔托设计的 Savoy 花瓶系列

瓶口的曲线,让人联想起“千湖之国”芬兰湖岸的柔美。


但阿尔托的设计也不是一味的追求极致的实用主义,他还注意将形式和功能的完美统一。在和妻子的意大利蜜月旅行中,他细致观察了威尼斯、佛罗伦萨等地的建筑,在自己的建筑中也采用了许多意大利建筑的采光方式和色彩搭配,比如他的建筑多用白色,窗户布局上更有南欧建筑特点。但在设计的过程中,他并没有一味的模仿,而是结合了北欧地区特有的色彩感知,创造出一种亲切、友好、实用的设计美学。



阿尔托曾经说过,建筑和设计不应该脱离人类本身,应该遵从与人类的发展,这样才会与人走得更加接近。


在为人设计时,设计者应该在形式感和功能性之间寻找最佳平衡点。


一个物件,既要在人的视野中体现出个人生活的品质和对美的追求,又能在使用当中,满足需求并在时间中给自身添加日益丰盈的使用感受。这都是对设计者最大的考验和挑战。


在对设计和用户体验尤其重视的今天,一加手机也从各个方面对上述考验和挑战做了自己的回应。



一加创始人刘作虎曾这样写道:


“产品是与人产生关联的事物,优秀的工业设计也应该带给人无负担、轻松自在的感受。在视觉上没有多余浮夸的设计,在功能上要以解决问题为目的,而不是过多地‘炫技’来增加用户负担。”





一加始终认为,对工业设计要保持“诚实”的态度,不要为了标新立异而去做华而不实的设计。


曾在德国博朗公司担任了 30 多年设计总监,对深泽直人、Jonathan Ive(苹果首席设计师)产生重大影响的著名设计师 Dieter Rams 在他著名的“优秀设计的十条准则”里也曾阐述过“诚实设计”的理念:


“好的设计是诚实的(Good design is honest),夸大的口号并不会使产品看起来更新颖、增加更多功能、或更有价值。”


为了接近更好的设计,仅仅是保持“诚实”还远远不够。刘作虎认为,应该将设计发挥在对用户更有价值的地方,甚至是他们不轻易察觉的细微之处。这些地方虽然不容易被肉眼所发现,但却都会体现在用户的使用体验中。


一加6玻璃后盖


为了呈现出理想的细节,一加愿意花上一年的时间对产品进行打磨,并对机身每一处的弧度、每一个线条进行细致入微的思考,甚至还考虑了光线折射在手机上的影响。


以一加上一代产品一加5T为例,因为在一加5T 投模的前一晚,决定再次做出修改,把手机的轮线往前推0.1毫米,差不多是一根发丝的宽窄。最终它的发布时间比原定时间推迟了10天。


一加5T


在刘作虎看来,这个代价是值得的,因为正是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成就了一加手机如今独有的设计语言。


刘作虎也透露,即将于5月17日发布的新品一加6,也将保留一加手机一贯的地平线和弧度设计。地平线设计能让手机在视觉上更显纤薄,它就像一个人的骨架,只有确定这个骨架足够纤薄好看,才能在此基础上进行进一步创作。


一加地平线设计


最明显的是设计中采用玻璃工艺设计,它相对于金属的好处在于,在视觉上更能营造出一种通透、明亮、纯粹的感觉。设计团队尝试了 70 多种方案,才选出效果最佳的一种。用户摸到手机那一刻的心动,也会在长时间使用后依然保留在自己的记忆之中。


而独特的弧度则是一加对手感的保证。手感是一加一如既往追求的。既要努力让用户在接触到手机那一刻心动,也要在长时间使用之后依然有一种“双手无负担”的体验。


为此,一加6 的后壳采用纳米工艺印刷了 5 层,这也是手机行业第一次。虽然喷涂次数的增加,很难单纯地从视觉上感知出来,但当真正拿在手里的时候,就可以很敏锐地分清 3 层和 5 层的细节差异。


商业社会发展至今天,消费者对物质的评判标准已经变得非常敏感,挑剔。但即便如此,也并不是每一个精心设计的细节都会被用户所发现,不过这并不妨碍设计团队对好设计的不懈追求。


因为从本质上来讲,精致使用感的提升,就和阿尔托的设计一样,具有历久弥新的力量。


每项设计在创意阶段都可以非常明确,但在实施时,却会被各种因素所影响,选择的过程是非常痛苦和困难的,就像一加创始人所讲的一样:“做产品其实就这么简单,关键就是你能不能做到。





聊聊你生活中那些

让你用起来“无负担”的好物吧~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https://www.scandinaviandesign.com/alvar-aalto-paimio-sanatorium/

https://hiveminer.com/Tags/paimiosanatorium/Recen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alto_Vase

http://atlasofinteriors.polimi-cooperation.org/2014/03/19/alvar-aalto-paimio-finland-1929/

http://alvaraaltosarchitecture.blogspot.be/2014/09/the-paimio-sanatorium.html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