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银翔,龙二爷有关梦想的烦心事
2018-09-14   autocarweekly

文|女青鯰

 

最近,龙二爷的烦心事有点多。员工拉起横幅,在北汽银翔总部大楼门口讨要拖欠的工资,是其中一件。

 

在“北汽银翔吧”里,有一段来自现场的短视频,目测有十余位保安排成人墙,和拉着横幅、前来讨薪的员工产生推搡。

 

 

关于北汽银翔拖欠工资一事,在“北汽银翔吧”里也得到了证实。

 

 

而往前翻看过往的帖子,在此前的一年时间里,有关银翔汽车大规模裁员和停工的事情是贴吧里讨论最多的话题。

 

 

 

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翔集团)建于1997年,从摩托车生产一步一步发展成为商业投资、家居建材、地产开发在内的多元化集团,其中也包括汽车的生产制造。说起来,多元化是重庆摩帮的共同特点:既是为了获得更多做大的机会,也是提前做好了快速抽身撤退的准备。

 

从银翔集团的股权结构来看,公司的股份分属于张平、张先利二人。而这两个人都相当神秘。“张平1971年7月出生,重庆南岸区人。银翔集团法人张先利(女),1968年11月生,重庆渝北区人。”这是网上能够找到的为数不多的资料。

 

 

不过提起银翔集团,外界通常最先想到的还是银翔集团董事长龙富勇。

 

我一直以为,重庆是中国最有性格的城市之一,粗粝、磅礴又市井。重庆人则像极了麻辣火锅,GAI爷的一首《火锅底料》方言rap把他们的火爆、豪爽唱得淋漓尽致。


龙富勇就是典型的重庆人,他在家中排行老二,重庆摩帮里外号“小龙”,重庆人口中人狠话不多的社会我龙哥。曾公开谈论自己沉迷赌博,出庭作证自己在陈明亮洗码公司6次拿码、输掉2.4亿港币,后又戒赌的经历。

 

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

 

 

踏入江湖是我的命

不是甘愿做坏子

……



 “有胆识,看得比较远”——

 

如同他的自我评价,1972年出生的龙二爷很早就下海经商。最初靠运输和贸易起家,1993年投身摩托车配件生产。1997年,重庆摩帮进入发展的“黄金十年”,数十家民营摩托车企业同时崛起。龙二爷和他的银翔是彼时不折不扣的黑马。2005年,银翔集团摩托车产业的产值,在重庆民营制造业中仅次于力帆、隆鑫、宗申,在全国摩托车行业中出口排名第六。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随着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汽车进入寻常百姓家,龙富勇又把目光投向汽车生产。

 

2010年8月,银翔集团与北汽集团合资组建了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2014年幻速品牌诞生,在之后的三年时间里,实现了累积销量66万的越级式增长。所以说,北汽真是中国最开放最大度的企业,合作伙伴的多样化简直令其他国有企业汗颜。


幻速品牌面世的第二年,银翔集团依葫芦画瓢,复制了旗下第二个自主汽车品牌——比速汽车,成立重庆比速汽车有限公司。

 

 

 

失速是从2017年开始的。


当年北汽幻速销量为15.21万辆,同比下滑43%,2018年其销量持续下滑,上半年累计售出11.49万辆,同比下滑15.41%。而比速汽车由于2016年底才推出比速T3和比速M3两款车型,错过了SUV市场的井喷期,销量一直都不太理想。即使有黄教主加持,今年上半年累计销量也仅为1.83万辆,月平均销量仅为3000辆。

 

 

以幻速品牌销量腰斩为起点,龙二爷就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闹心的事一件接着一件。

 

7月13日,一份名为《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恳请银行业金融机构继续支持的函》流传开来。落款为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时间是2018年7月5日。

 

 

大致说的是,销量不佳使得资金紧张,加上部分银行抽贷累计10亿多元,导致银翔集团出现较大资金压力,因此不得不向债权委员会发函求救。短短百余字,“恳请”两字出现四次,银翔集团的焦虑和迫切显而易见。

 

查看网上的信息可以看到,2018年7月17日起,法院已经对银翔集团持有的北汽银翔股权进行了冻结。

 

 

唇寒齿亡,北汽银翔面临的问题,也波及到了包括天运股份、大凌实业在内的众多与其保持着合作关系的公司。以向北汽银翔提供汽车电子产品的大凌实业为例,截止2018年6月底,仍有2448万元的应收款未收回。

 

几乎在同一时间段,一份因企业经营困难导致银翔汽车停工待产40天的通知,引起了业内关注。但很快北汽银翔在《致销售服务商伙伴的公开信》中否认了这一消息,并表示工厂停工待产只是因为“高温假期”,并表示“销售服务所有业务正常开展。”

 

 

但是这家企业的销售状况真的正常吗?据我司胖哥说,北汽银翔有一个奇怪的玩法,挑选4S店销量表现最好的城市开办厂家直营店,直营店的进货价比当地4S店便宜许多。但即使这样,每年每家直营店仍会在账面上大额亏损。这种迷之亏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另外一件怪事是,就在银翔集团向债权委员会发函求救的三个月前,也是北汽银翔“高温假期”事件发酵的三个月前,比速汽车南充制造基地正式开工建设,其中包括年产5万辆的新能源乘用车、15万辆燃油乘用车以及10万辆轻型卡车的整车生产基地。龙二在现场致辞中把南充项目称作“举全集团之力打造的汽车制造基地”。

 

一边是砸重金新建工厂,并大刀阔斧地向新能源汽车领域迈进,一边是资金紧张四处求援,所以,银翔集团到底是有钱呢?还是没钱?

 

或许真如以下这位仁兄所说的,由于不得已的苦衷,银翔集团决定弃一保一?

 

 

根据贴吧里一则暂不能确定真伪的爆料:北汽银翔从2018年9月20日开始将由合川政府、重庆一家基金公司、昌河汽车三家成立一家新的公司来组织后续的生产运营工作,简称第三方托管。


如若属实,加上南充项目和已经开工的新能源“三电”产业园项目,政府对于龙二爷的支持力度还是相当给力的。

 

 

这样说来,龙二爷的处境似乎又没有那么糟心。

 


彼得·伯恩斯坦的《风险》里说:“企业兴盛或衰落、股市繁荣或奔溃、战争与经济萧条,一切都周而复始,但它们似乎总是在人们措手不及的时候来临。”


说回到企业slogan是“践行·梦想”的北汽幻速,面对下行的市场大环境和收紧的宏观经济,未来龙二爷将如何推进他的汽车梦想,会是一个值得持续关注的话题。


毕竟社会我龙哥,什么风浪没有见过。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