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怎样的底盘才算是好底盘?谈舒适谈操控的前提是谈安全!
2018-09-12   DearAuto

2017年3月5日下午,一辆小轿车途经206国道丁庄村段时,因躲避突然窜出的小狗,轿车司机急打方向盘,导致车辆失控侧翻;


2018年6月16日傍晚,沪蓉高速公路无锡段南京方向也发生一起小车侧翻事故,小车司机因躲避前方突然变道的小车,也是猛打方向盘,导致车辆失控侧翻;


……


这样的侧翻事故还有很多很多,据沪蓉高速公路交警大队透露,上面这起事故已经是他们在6月份处理的第8起侧翻事故,也就是说,平均每两天就有一起单车侧翻事故发生。


为什么我们如此强调侧翻事故?是因为侧翻事故往往会造成巨大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却鲜少有国内的媒体或机构给予关注,不管是C-NCAP碰撞测试的项目,还是像km77.com这种专门针对麋鹿测试的媒体同行。


我们必须承认,如今大部分汽车在安全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这进步也太过依赖电子系统了!为了不让车辆失控,我们有ESP、ABS等主动安全技术,也有一些主动刹车、车道保持等先进的驾驶辅助技术来进一步保障我们的安全。


可是,这足够吗?


就在去年,在我参加过的一个场地试驾活动中,有一位经验十足的媒体老湿为了进一步探究车辆的操稳极限,在绕桩的时候把ESP关了,可没想到车辆侧翻了,打了几个滚。事后很多人把这起事故怪罪于ESP off,ESP这黑锅也是背得不要不要的。


仔细想想,在以60km/h时速绕桩的这工况下,车辆出现如此严重的失控侧翻事故,其背后底盘操稳的安全性不是更值得让人探讨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而不是给你一大堆装备。


所以,当汽车安全把电子安全技术这块遮丑布拿走之后,还会剩下什么?



底盘操稳带来的不仅是驾驶乐趣,更是安全性!

121

“我们在安全领域的关注度是市场上少有的,国际上一些出名的汽车品牌可能在这一块的关注度还不如我们。”在祺技万里行出发站的专访中,广汽研究院首席技术官MARCO自信地说到。


这种自信还真的应该有!因为我们看过太多在km77.com和瑞典消费者杂志《Teknikens Värld》的麋鹿测试中,两个轮胎,甚至三个轮胎离地的惊悚视频了,不管是Jeep、日产、西亚特、亦或是丰田,这样的视频在网上一搜一箩筐。



可是,对于广汽传祺来说,这似乎是不太可能发生的,因为在研发当中,广汽研究院就已经采用更为严苛的测试来杜绝这种情况的出现!


在传祺车型的研发当中,不管你的车身有多高,整备质量有多重,它们的底盘操稳需要进行很多种极限的测试工况,双移线、蛇形、J-turn……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他们的双阶跃测试,这个测试起源于美国的90年代,但因为测试难度太大而被弃用。如今,广汽研究院不光启用了这个测试项目,甚至还把难度进一步提升。



所谓双阶跃就是车辆以大于80km/h的速度(从80km/h~100km/h,逐步提升)行驶,测试人员突然以720-1000度/秒的速度先逆时针把方向盘转过180°,再顺时针转过360°。在这样的极限动作下,工程师必须保证车辆不会有侧翻的可能,也就是车上的防滚架不能碰地,这样的工况显然不是麋鹿测试所能比拟的。



与双阶跃相类似的,国内大部分车企都采用一种“鱼钩”测试,这个的测试标准会相对低一些,譬如它的转向速度只是720°/秒,远低于双阶跃,而车辆的时速只需80km/h,也同样远低于双阶跃的测试。


除此以外,广汽研究院还有很多更为苛刻的要求,例如每一台测试车辆都必须是满载状态下,而且其胎压也都调到了国际胎压监测开始报警的胎压值。


就是这样,广汽研究院用更高的测试标准来要求自己,从而获得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底盘操稳,而这目标,并不借助任何的电子安全技术!



从逆向开发到自主研发,再到如今的品牌DNA,自主品牌的底盘研发之路

2

曾经,我们DA采访过一位自主品牌的高管,他说:“过去,自主品牌和外资车企相比,差距最大的地方,底盘调校算是一个。”因为底盘调校涉及的零部件之多,参数之复杂是外行人所无法想象的,单单就一个减振器就需要尝试上百组方案。


遥想十年前,我们绝大部分的自主品牌还在拿着外资车企的图纸来模仿、生产,美其名曰逆向开发,实际上就是缺乏核心技术的研发实力。


最近几年来,广汽研究院把祺技万里行作为其年度活动,以宣传它的技术品牌,告诉国人,现在自主品牌的技术不比外资的差。


广汽传祺在创立之初也引进过阿尔法166的底盘,他们对它以及其他的一些对标车型的底盘性能进行了各种研究测试,再通过理论分析和性能仿真,然后重新搭建了新的底盘,并且做出实车进行评价验证。那时候的广汽研究院还没有完整的试验验证体系,底盘调校也要联合第三方来做的。


当然,逆向开发确实是很多后来者的必由之路,即便是国际上一些外资车企也都走过,譬如早期的日系企业,在1940s~1960s,不也疯狂抄袭过美国的一些车型吗?



但是,正如前不久咱们大大在两院院士大会上讲话时指出的:“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从无到有总是艰难的,逆向开发也算是一种捷径,走一走也无妨,但一直走很容易走进歧途,这显然不是传祺想要的。


广汽研究院很早就认识到这一点了,所以从第三第四款车开始,阿尔法166这台车的影子就已经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属于自己的一整套开发体系和一个跨平台模块化架构——G-CPMA。



正如一直陪伴广汽研究院成长的底盘分析科胡浩炬科长所说的:“从逆向开发到自主研发,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但既然说要自主研发,那就不能一味地沿用别人的东西,要有自己的理解和定义在里面,事实证明,我们做到了,而且走在国内的前沿。”


如今,广汽研究院已形成主观评价、客观试验、仿真分析及虚拟调校等集成化调校手段。在整个开发体系里面,单单就底盘调校就需要长达两年时间,经历三轮,骡车一轮、ET试验样车一轮、PT生产样车一轮,而且还要分别在四个地方进行,以充分验证其底盘操稳性能。



而国内首个自主研发的底盘模块化平台——G-CPMA,也逐渐衍生出两个平台,一大一小, A0和A级这两个在一块,还有B和C在一块,从而覆盖了A0、A级、B级、C级车市场,譬如GS4和GA4同属一个平台,而传祺旗舰的三“8”,GA8、GS8和GM8则同属一个平台。


有了成熟的架构和体系,接下来就应该开发出有自己品牌调性的东西,我常把底盘研发比作是厨师做菜,是因为每一个厨师做出来的东西都应该有自己味道在里面,千篇一律的菜式造就不了一位大师。



自主品牌不应该还一直强调自己是正向研发了,因为这个放在当下早已不是什么优势,而取而代之的,是拿出更多的品牌DNA出来!而对于传祺来说,他们的底盘调校的DNA正是上面所说的安全性!


也许,我们日常很难去理解这个底盘操稳的安全性,因为大部分时候,我们的ESP还是开着的,我们也不会去模仿他们的测试工况,但它带给日常驾驶中许多的驾驶乐趣,譬如更高的过弯速度、更灵敏的转向、响应更及时的车身动态等等。在安全情况下带给消费者驾驶乐趣,也许是传祺在消费者层面上的品牌DNA。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广汽研究院就一味地去把所有重点放到安全性上。目前,传祺的车型大部分还都是以家庭用车为主,舒适性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如何去均衡这两者成为了一大棘手的问题,广汽研究院也付出了极大的努力。



在很多人眼中,舒适性和操控性是一个矛盾点,譬如舒适性+操控性=100,那么舒适性增加10分,那操控性就得减去10分。而广汽研究院要做的,并不是顾此失彼,而是增加等号右边的数值,让舒适性+操控性>100。


譬如在很多零部件上,广汽研究院都采用了自主设计,供应商生产的方式,而不是简单的采购。譬如底盘性能的调味剂——衬套,衬套的整个结构,广汽研究院都是自主设计的;而在轮胎上,他们还会跟供应商联合,开发一种新的纹路,保证横向的抓地力能够适应我们的车身。


不得不说,这需要非常深厚的研发实力才能引导供应商!这也是广汽传祺在众多自主品牌当中的优势所在!


文 | 李建豪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DearAuto立场。)





————  END  ————









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李国勇律师


//所有站点 //公用网站